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那可是西亚家族的家族产业,奢华程度在冰环星和冰澜星内恐怕也只有杜克夫人的轩榕庄园能够与之相提并论了。

    有些人出生在起跑线上,而另一些人出生在罗马,天堑无法僭越。端羽依偎在克莱因怀里,微仰起首亲呢的吻着克莱因下颚道:“别想啦,买西亚庄园这件事还是交给我们的曾曾曾孙辈去做吧。”他们是做不到了。

    “曾孙?“克莱因掌心摩挲着端羽背后顺着他的动作微凸出肌肤表面的肩胛骨,仿佛一双振翅欲飞的蝴蝶,克莱因低声在他耳边道,“那你至少要先有一个孩子吧?”

    “哈哈别闹了。”端羽笑着闪躲,握住克莱因的手在他手背上轻吻了一下,柔声道:“我不在乎星币,家里的梅花开得很好…”

    他能有现在的生活已经是出乎意料了,他很满足。

    克莱因微微挑眉,不再打扰他休息,手掌轻拍着端羽脊背陪他入睡,脑海中却不断推演倾覆计算着各种可能,眸光在暗夜中流转,耀金色的狭长光芒在他双目中心灿若晨辉,略微收缩时又带着开普狮特有的贪婪与见到鲜血时的兴奋。

    西亚就像是垂死的动物,或是在海洋中被破开腹部鲜血融在水中的鱼,纵使他们还能挣扎,但野兽和鲨鱼会寻着气味前来。

    雄狮是野心家的代名词,克莱因瞳孔微一收缩迅速掠过一丝狠戾,他要在别人发现这个惊喜前先将为这块鲜肉吞吃入腹。

    *

    窗外掠过一阵柔和的微风,送来花园里犹带晨露的蔷薇的淡雅花香,双翅嫩黄的鸟雀站在窗台上婉转啼鸣,明媚阳光温柔漫进房间,细小的微尘在淡金色光束里旋转飞扬,似一曲和谐的协奏。

    端羽半阂着眸,阳光融在他卷翘浓密的眼睫上宛若纤薄的鸿羽,他下意识的从太空被下探出手臂,手掌覆在身侧床榻上,那半边床不复温暖,温度也已经完全褪去。

    克莱因一早就离开了。

    “什么呀。”端羽活动着脖颈掀开太空被起身,走到窗前完全拉开薄透的窗纱,漫不经心的抱怨道,“起来就找不到人影了…”

    克莱因每天晚上跟他一起吃晚餐然后共枕而眠,对他体贴备至,平心而论他在履行丈夫的责任上已经做得比大多数alpha要好了。

    端羽微抿着唇,可他却很少能得到一个早安吻,白昼里从不见他的人影,而且他虽然睡眠质量好,但寂静深夜里他半睡半醒的翻身,总能看到克莱因亮起的终端全息屏幕,映亮了半边夜色。

    茱莉见克莱因的时间都比他多,如果不是见到茱莉已经脱下她的高跟鞋,长裤上都是溅落的浅褐色泥点不知道每天从哪个工地里滚出来的灰头土脸的模样,他早就要求克莱因随行了。

    端羽不满的轻颦着眉心,手指轻触落地窗侧的控制键,三扇落地窗自动向一侧收去,他沿着楼梯拾级而下,一层料理台上放着两个覆着银质餐盘盖,端羽用指背触在餐盘盖上,想象中微凉的触感没有出现,而是还带着七八成的温热。

    他打开盖子,里面是什锦粥伴两件点心,外皮呈半透明的半月形虾饺和摆放整齐炸得金黄酥脆的香芋卷,都是他随口提到想吃的,这些都是传统点心,肯定不是西亚提供的,在偏远的冰环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的。

    他手边还有一盘清洗干净还沾着水珠的新鲜草莓,端羽拾了一枚,修长白皙的手指搭在红艳的草莓上,贝齿微合,香甜汁水在齿间迸发。

    端羽些微不满顷刻如朦胧晨雾在阳光照射下自然散去,坐在高脚椅上轻触终端,一壶茶水送到他手边,端羽悠闲吃着早餐,脑内还在思索他正在画的一幅油画。

    终端亮起,端羽下意识的拂过领口掩去吻痕才接通终端。

    “你怎么才回复我啊!我都给你拨了一整天的终端了!”终端接通,对面焦急的声音迅速传来,“你现在在哪?”

    “冰环星,我在睡觉呀,是有什么事情么?“端羽手里握着匙羹笑道。

    “有事?你都不看终端的么?”凯尔气急败坏道,“你们家被偷了呀!”

    “什么?!”端羽诧异道,陶瓷匙羹掉落在粥里,在碗壁上轻触发出一声清脆响动。

    他腾地一下从高脚椅站了起来,迅速查看终端通讯,果然在他设置的终端休眠时间里,一小时前有许多归属苍兰区警察局的终端号码拨入记录。

    购买房产时克莱因在持有人一栏只填了他的信息,警局自然会联系自己,但是克莱因作为他的伴侣,在联系不上自己的情况下苍兰区警局应该会联系克莱因吧,他收到消息了么?

    “那我家少了什么东西么?”端羽匆匆问道。

    “你应该问你家还有什么东西…”凯尔幽幽道,“我今早想带你去冰澜星艺术馆的画展,接过没有拨通你的终端号,就去了珀尔想找你。”

    “但你没有我家的访客权限吧。”端羽疑惑道,他出门前取消了所有人的访客权限。

    “你重点错了吧!”凯尔被说中心事,虚张声势的抓狂道,他才不想告诉端羽,他是因为太久没见到端羽,给他发消息端羽回复的也很慢,心底焦急今天早上不知道怎么走到了珀尔,想进去看看端羽。

    结果被安保拦下了,结果因为对方说话不客气还跟人吵了一架,他在画廊工作,来往接触的都是衣香鬓影言笑晏晏的哪受过这个委屈啊,气得他绕了一圈□□进去了。

    端羽大约也猜出来了,倒抽冷气道:“不是吧,珀尔有机械守卫巡逻的,他们带的□□能电倒一匹马了,你也不怕。”

    “我又不是窃贼,为什么要怕?”凯尔嘴硬且心虚道,他一路上都跟做贼似的躲着机械守卫,就怕被□□电倒,全身抽搐,连自己的膀胱都控制不住,他没有颜面因为想去看单恋的omega这种理由进医院啊。

    他们同样遭到盗窃的邻居也报警了,他到端羽家门外还和接到报警来查看情况的警察撞了个迎面,差点被认为作案后返回现场查看情况的窃贼拘留。倘若不是亮明身份,他现在就该在看守所里被无条件拘留二十四小时了。

    凯尔强行将已经偏移的话题拉回,尴尬按了按自己眉心道:“你快回来一趟吧,警方让你提供失窃名单,然后你就可以跟保险公司索赔了。”

    “你有买房屋保险吧?”

    “有…有买的。”端羽这才有了一种自己家失窃了的真实感,慌乱点头道:“好,我这就回来。”

    “冰环星是吧,那我去空间港接你。”警察回来示意凯尔可以走了,凯尔起身抓起外套边穿衣离开警局边对端羽道。

    端羽连连点头,上楼收拾行李同时拨给克莱因,克莱因没有接起终端通讯,他只好给克莱因发了一条消息告诉他事情经过,买了最近一班的星际飞船匆匆返回冰澜星。

    凯尔已经等在空间港外,午后见到端羽提着行李出来,连忙向他招手,他相貌俊朗气质拔群,在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快步走过来想接过端羽手中的行李。

    “警局报告出来了么?”端羽仍自己提着行李,侧首询问身边的凯尔道。

    “还没有,不过珀尔不止你们一户失窃了,警局目前一共统计出了十一户失窃。应该是社区安保系统出现了故障,被人乘虚而入。”凯尔收回手,摇头含糊道,“难怪遇到的守卫情绪暴躁…”

    这么严重的工作失误,工作都可能保不住了。

    “什么?”端羽疑惑侧首,凯尔不愿意向他提起自己跟守卫吵架,然后守卫吵不过他气得要放机械狗咬他的事,忙转移话题道,“好在你没有收藏名贵饰物的习惯,你邻居家丢了一颗近两克拉的深空晶体呢,现在还在警局里登记。”

    “对了,幸亏你出门前刚把画完的油画送到画廊了吧?否则估计也会被偷走。”

    端羽的画应该是他家里最值钱的物件了吧。

    端羽脚步一顿,随即想起什么,纤细手指紧紧攥在行李提手上,紧张喃喃道:“不…”

    他母亲的首饰!

    端羽头仿佛被被一根烧红的钢针穿过,向悬浮车停靠位置迅速跑去,被地面凸起的石块绊的一个踉跄。

    “小心!”好在身边的凯尔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

    “我们快回去。”端羽勉强站住,单手撑在凯尔的悬浮车上焦急不已道。

    “好,你也冷静一点。”凯尔安慰道,“保险会赔偿你的损失的。”

    端羽神经紧绷着闻言惘然摇头,保险公司赔他多少钱都无法弥补遗憾,悬浮跑车一路飞驰将沿途景色迅速抛在身后,只看得到一道残影。

    悬浮车驶入珀尔和驶出的警车擦肩而过,端羽一路上还能看到几辆警车停在其他居民的花园前,不由得意识到事情严重性,愈发心焦。

    悬浮跑车刚在端羽家门前的花园停下,端羽就急忙打开悬浮车门跑到院门前,隔着院门的铁制栏杆端羽都能透过落地窗看到家里被翻箱倒柜,物品散落一地,一片狼藉的模样,顿时身子微微一晃,头晕目眩。

    警方已经来过了,端羽指尖微微颤抖着解锁生物认证,安保系统已经恢复了。

    【验证通过】

    端羽将行李箱放在廊下,脚步虚浮的进入室内,随手扶起已经倒在茶几上的花瓶,将散落梅枝插回到花瓶里,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看一下…”你是天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