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
    他再次醒来时发觉自己被塞在一个狭小闭塞的空间里,双腿蜷缩着侧卧在这个困住他的牢笼里,四周一片漆黑,头昏沉的疼痛着,扯不出一丝清明。

    他试探性活动了一下,全身上下的每一块骨骼都传来绵长的痛觉,端羽觉得自己像是被粉碎车碾碎了,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还活着。

    端羽下意识的抚向手腕上的终端,但却只抚到了自己微凉的皮肤,他微阂双眸试探性的回忆,记忆在脑海里一幕幕闪过。

    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朝自己迎面袭来的地砖…端羽陡然睁开双目,不敢置信,不是吧,苍兰区的治安已经差到这个地步了么?两周内先是窃贼然后又是绑架。

    端羽暗骂,等克莱因回来了他就让克莱因睡在门口,谁进来就放狮子咬他!他一定要搬到香雪兰区去。

    可他很快就察觉出不对,地面有轻微的颤动,像是连接处不断的扩张又回缩,不像是什么囚室,倒像是…在一艘飞船上。

    端羽瞬间惊慌了起来,用手不断撞击着他仰面躺着正面对他头顶的囚壁,高声道,“放我出去,我喘不过气来了!”

    他边叫嚷着边不时停下来凝神细听外面的动静试图判断出更多的信息,但始终一片寂静。

    端羽毫无睡意,他自己无法挣脱牢笼,只能焦灼的等待着。

    几个标准时后,直到端羽又气又累,才天光乍亮,一道光束从上自下照射而来,撕裂了完全黑暗的环境。

    端羽微侧过首躲避光线,须臾转过首来,浓密得像两把鸦羽扇子似的眼睫颤动两下,微眯着双眸打量来人。

    “出来透口气吧。”alpha面无表情道,端羽僵硬的手脚并用的爬出来,alpha搀了他一把。

    端羽出来才发现,关着他的是一个特制的箱子,内衬的颜色是反射着冷光的银白色。

    “这是哪?你们要带我去哪?”端羽活动着手腕,靠在箱子上试图拉开一些和alpha的距离。

    “不要问那么多。”alpha把水递给他,端羽望向窗舷,窗外是一片深邃浩渺的宇宙,璀璨星辰似波光粼粼的河水蜿蜒流淌。

    端羽的心无止境的沉了下去,他舔了舔干燥的唇,紧张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alpha一言不发,又将水杯往他面前推去,端羽接过水杯却不敢喝,只道:“你们如果想要星币,就联系我的alpha,只要你们放我走他会付款的。”

    “你的alpha。”绑匪重复着嗤笑一声,倏地房间墙壁上的提示灯光亮起,边发出刺耳的声音边旋转着放出红光,alpha不再和他废话,三步并作两步,单手从他手里抽出装满水的水杯,另一只大手铁钳似的捏着端羽的两腮,逼迫他张开嘴。

    端羽剧痛之下,无意识的仰首启唇,alpha直接将一杯温水都灌进了端羽咽喉。

    “咳咳…”端羽被呛得不住的咳嗽,alpha又是一脚踹在他膝关节上,端羽向后躲避,腿被箱壁绊倒,倒栽葱的摔在箱子里。

    “你要老实点就不会吃苦…否则。”绑匪在箱子外的触摸屏上点了两下,箱子又自动锁上恒温恒湿。

    端羽蜷缩在箱子里,下意识的双臂回收抱紧了他的小腹,倒不是可可在向自己抱怨,他像检测报告上看到的那粒尚未萌发的小绿豆,安静的沉睡着仿佛完全没感觉到外界的波澜。

    反倒是自己紧张不已,这伙歹徒太凶残了,一言不合就把他装在箱子里,还离开了冰澜星在星际间航行,他们要带自己去哪?

    医生叮嘱过他要让克莱因回来给可可提供了属于alpha父亲的信息素,又警告他不能进行星际跳跃,可是他已经在宇宙中航行了,这伙绑匪会不会进行星际跳跃也不在他的掌控内啊。

    端羽心急如焚,短时间内他既无法让可可得到alpha父亲信息素的安抚,又控制不住可能会伤害到可可的行为,额头逐渐有冷汗渗出,一层细腻水雾似的覆在光洁额前,鬓发缠绕在一起打着卷粘在他纤长脖颈上。

    他只能蜷缩着身躯,指尖微微在小腹上抚动,试图安慰可可。

    “出来吃饭。”同一个alpha再次打开箱子。

    端羽手脚都已经完全麻木了,他在里面不知道时间流逝,含糊不清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不该问的少问。”alpha不耐烦的把木叉子和餐盘塞到端羽手里。

    是一盘豆子和意大利面。

    嗅到食物香气,端羽腹间传来咕噜噜的低鸣,他实在是饿得狠了,端羽盘坐在箱子里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alpha粗鲁的拽着他的手臂想将他从箱子里提起来,端羽吃痛,“呃…”

    “你轻点,他毕竟是个omega。”不远处有一道不赞同的声音传来,端羽感激的转过首去想用自己的眼神道谢。

    他落在这伙丝毫不讲情面的绑匪手里已经吃了不少苦头,他又带着只有三周大的可可,只能准备配合一点让自己好过些,再令他们放下警惕见机行事了。

    看是否能在下一个补给星球逃下飞船求救,克莱因只要发现自己失踪了,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找到自己,端羽不断安慰着自己。

    但他头刚转过去,视线落在斜靠在餐桌上的alpha上时,目光就寸寸有如实质化的凝固了,渗出了莫大的恐惧,连指尖都微微战栗起来。

    他认识这个alpha,他是莫克的侍卫之一。

    前世他一直在萝芙庄园负责自己的安保工作。

    莫克找到他了…端羽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他心底盛满了畏惧,似环山中的湖池随着雨势水面不断上涨,漫过层峦叠嶂,青山绿林,淹没了一切曾经秀丽美好的存在。

    恐惧像暗夜中的张开宽大羽翼的梦魇,居高临下用幽黄色的双瞳凝视着他,缓缓勾起残忍笑意,一点点啃噬吞噬他的内心,将他过去平静安定的生活刹那间击得粉碎。

    几分钟前他还期待着克莱因尽快找到自己,但他现在希望克莱因永远不要来找自己。

    端羽嘴唇微微翕动着,半晌他哑声开口道:“莫克让你们来的吧。”

    先前对他举止粗暴的alpha诧异回过头去与同伴对视,亚伦走过来道:“你说什么?”

    “不必跟我装糊涂了,我向来与人为善,只得罪过他一个alpha,不是他还能有谁。”端羽疲倦的微阂双眸道,“给我找间房间休息吧,我见到他自会跟他解释的。”

    “让你出来?就怕刚放你出来你就想逃跑吧。”身型健硕的埃迪俯身打量着端羽嘲笑道,“别做梦了,我们已经离开了冰环星带,即将离开艾克联邦。”

    “没有人能找到你。”

    “那最好了。”端羽冷笑一声,从箱子中迈出来,活动着酸痛无力的手脚往房门口走去,埃迪在他背后眉梢一挑探臂就要来抓他肩膀。

    “你尽管试试。”端羽仿佛背后也生了一双眼睛,语气淡漠道,“我离开自由联邦莫克都要找过来,你们就该知道他放不下我,没准我们重修旧好,以后你们还要为我工作呢。”

    “呸!”埃迪嫌弃道,“你还想蒙我?门都没有,我们也是alpha一见到你就知道你已经被标记了,你还想重获子爵大人的好感么?”

    一个已经被标记的omega在alpha眼里会失去所有吸引力,再加上这个标记他的alpha就是他们在珀尔嗅到的另一个主人的信息素,他们已经住在一起了,估计子爵大人知道这两件事后见到他后也是折磨大于疼爱,他想翻身那是绝无可能的。

    端羽顿住脚步,微微侧首,唇角缓缓绽出笑容,皎若明魄,艳若桃李。

    明眸皓齿盼睐生姿一时万物褪色,两个alpha都不由自主的看得痴了。

    “哦,这就是你们不懂了,omega有omega的办法。”端羽浅笑着目光盈盈似一池秋水潋滟的扫过两人,语气温柔的轻声慢语道。

    埃迪顿时哑口无言,端羽自顾自的缓步出了房间,在飞船上找了一间客房打开房门。

    莫克财力雄厚,他的飞船内部装修也极为奢华,除了关押自己的房间外,每一间都堪比五星级酒店。

    端羽随意进了一间客房,径直走向浴室,他打开温水系统,让水流飞溅在地面上发出哗啦啦的响亮水声,雾气氤氲,端羽背靠着冰冷磨砂墨色装饰板,平复着心如擂鼓的心跳。

    他哪有什么办法呀,连这两个侍卫都快唬弄不住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端羽怕外面有监控器,只有在浴室敢稍流露出软弱姿态,他是个没什么主意的人,遇到复杂的情况更是处理不了,端羽手指颤抖得抚向口袋,这两张纸贴身放着,又太过轻薄。

    莫克派来的侍卫瞧不上自己也没有仔细搜身,只拿走了他的终端,没有找到这两张纸。

    端羽就在缭绕着湿润温暖雾气的浴室中匆匆读着医生给他的注意事项,不太好的记忆力在这一刻变得前所未有的高效,在确保自己记住注意事项后端羽看一张撕一张,将纸屑在水下冲得软了几乎化为纸浆,才张开手指让纸屑顺着水流沿浴室地板一路冲刷进下水道。

    他迅速脱下衣裳丢到外面,站在水流下做出洗澡的模样来,手指挽在发丝间,一缕发丝忽被指间的婚戒勾住,端羽将手臂收回到面前,曲起修长手指,隔着雾气注视着他精致璀璨,打磨成一颗心形状的钻戒。

    端羽怔了片刻,缓缓取下钻戒,又解开自己的项链让钻戒顺着项链一路滑落到底部,和他家人的照片安静依偎在一起。

    克莱因,你千万不要来找我…

    我们结束了,端羽在心底轻声道,比起不能和心爱的alpha在一起他更担心克莱因的性命,莫克就像是克莱因天生的克星,在旁人面前锐不可当的克莱因到了莫克面前,只有任他决定生死的份。

    克莱因已经死在莫克手上一次,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

    端羽眼底迸出一丝决然,可转念他又下意识的抚在自己的小腹上,面上流露出一丝苦痛与不忍之情。

    他也想保护他们的孩子,但他只有三周大,莫克的飞船可以连续进行星际跳跃,一两周内就能回到帝星,即使这个孩子他能承受得住空间跳跃与失去alpha父亲信息素安抚的情况,自己又怎么保护他到平安降生呢?

    更不用说莫克一旦发现要怎么对付这个孩子,对这些问题,端羽全然束手无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外面有机器人送来新的衣物,端羽深呼吸,穿着浴袍走出去,边擦着头发边吩咐道:“你过来一趟。”

    机器人指示灯闪烁了两下,很快亚伦在房门外叩门。

    端羽打开房门让他进来,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坐在客厅沙发上淡淡道:“我要真丝床单密度至少要八十支的,爱仕的洗漱用品,窗帘换成浅蓝色的,要冰蓝色不要湛蓝色对好色卡再拿过来。”

    “我每餐必有水果,牛排只吃肋眼,对了,我喜欢可可,每天随餐给我准备可可。”

    亚伦无语,即使是好脾气的他也忍不住道,“你凭什么会觉得我们会满足你的要求,你是被抓过来的还记得么?”

    “现在不是了。“端羽抬眸望向他,双瞳徐徐染上浅薄并不深入眼底的笑意,“我还没有见到莫克,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成为…”

    “子爵夫人。”端羽一字一顿道。你是天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