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端先生。”圆滚滚的雪堆似的机器人举着早餐移过来,在覆着轻纱的床榻边上停住,蓝莹莹的机械双瞳扫描着床上。

    端羽躺在床上微睁开双眸,仰面望着房间穹顶的弧线,眼眸中飞快掠过一抹暗淡。

    他已经被掳走两天了,莫克的飞船没有停下来补给,而是直接越过了艾克联邦边境线,飞船没有靠岸他也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求助,照这个速度,一周内就会抵达帝星。

    到时他一直苦心掩瞒的事情可能就再也瞒不住了,端羽单手掩在小腹上心底暗自焦虑。

    这段时间可可很乖,即便是经历了一次星际跳跃还是安稳的躺着,他本来心里还暗自庆幸,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他觉得可可太安静了…他现在都不确定可可还在不在。

    但他又不能到医疗室内用检测仪检测,那不是不打自招了么?

    “端先生。”机器人在床榻边上再次用机械声唤道,端羽强按下脑内的纷杂思绪,坐起身拉开过缕光线用的纱幔,伸出一只手,懒懒道:“放在那里吧。”

    机器人却并不将早餐放下,而是忠实的传递指令道:“亚伦先生请您在用餐后到a2室暂坐。”

    “叫他自己来见我。”端羽眉心微颦,冷声道。

    并非他刻意要仗势欺人对侍卫毫无尊敬,而是在萝芙庄园待得久了,他很清楚有些事情是你退一步对方进一步,你退一寸对方进两寸,直到你退无可退,对方还会意犹未尽的将你推落深渊。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开始就展露出强势不容违抗的一面,彼此都能省去相互试探的功夫。

    “叫他来见我。”端羽重复道,直接给机器人下了指令,接过餐盘让它原路返回。

    房门合拢,室内重归一片寂静,端羽怔怔望着关闭的房门半晌还是回不过神来。

    他这几天打探过了,这艘飞船上不算驾驶组,一共有十二个侍卫由亚伦和埃迪带领,全都是alpha,自己想从他们手里逃出生天,实在是希望渺茫。

    端羽暗暗平复呼吸,警告自己要镇定,慌乱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见机行事反倒也许会有转机。

    他已经不再将希望寄托在克莱因身上了,他更愿意克莱因在冰环星多停留一段时间,莫克做事狠辣果决,极有可能将他把自己绑走的痕迹清扫得分毫不存。

    等克莱因回到冰澜星时,只会以为是他离家出走了,或许时间久了他能放下自己…重新找一个omega,开始新的生活。

    端羽按着自己的小腹,微咬着下唇忍受着他想到此处内心涌起的痛楚,眼眶湿润染上一层晶莹脆弱的水雾,随着动作在他瞳底轻柔摇曳。

    他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从医院回家时一路上吹着和煦晚风都在编辑消息想将可可的消息告诉他的alpha父亲,但阴差阳错他什么也没来得及说,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

    莫克如何对他都不重要,只要克莱因能维持理智过自己的生活他就心满意足了。

    端羽将早餐放在床榻一侧,自己在另一侧缓缓蜷缩起来,仿佛试图通过这种方式给自己遍体生寒的四肢注入一点温暖。

    他躺了片刻,又坐起来将餐盘上的早餐精细的扫了个干净,端羽扬起手腕,将玻璃杯中的最后一滴可可饮尽才放下杯子。

    “笃笃。”门外有两声和缓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端羽坐在床上背后枕着两个松软靠枕,单手将太空被掩到小腹,手臂犹不放心的压在太空被上道。

    ”子爵大人想跟您联系。”亚伦推门进来,站在门口态度恭敬道,端羽这几天都把飞船当作自己家后花园了,端着水杯悠闲地走遍了整个飞船,到处指点江山,他们从自由联邦带来的侍卫对他稍有不敬,就被他当作佣人训斥,两个风景稍好的生态园他都让人搬了躺椅,盖着薄被小憩,一派气定神闲的模样。

    埃迪说他是装神弄鬼,外强中干,他却觉得不然,端羽明显是胸有成竹自有打算啊,他与子爵大人本有旧情,再加上相貌姝丽动人,笑起来时清冷似雪山之巅在一束金色阳光下绽放的皎皎雪莲,高洁精致,不可亵玩,是联邦少有的绝色佳人。

    也许他做手术祛除永久标记后,子爵大人真的会跟他和好,就像他自己说的,omega的事谁说得准啊。那等他成了子爵夫人像埃迪这样傻乎乎得罪未来子爵夫人的alpha,工作都要保不住了。

    在子爵大人的态度没有明朗起来前,至少现在他们对端羽态度好一些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亚伦尊敬躬身,面对莫克的下属,端羽手又下意识的想抚上自己小腹,连忙控制住了,温柔道:“莫克?好呀,他什么时候想跟我联系?”

    “现在。”亚伦声线愈发恭顺谦和,端羽眉心不自觉的微微一颦,又迅速放松肌肉,平静道:“但我好久没见他了,我想在他面前留个好印象,等我休息好做个美容明天再见他吧。”

    “你什么时候都很美,亲爱的,好久不见。”亚伦腕上终端传来低沉优雅的轻笑声,声线似中世纪维护得宜的古董钢琴响起时,带着历史的底蕴却并不腐朽,辽阔悠扬。

    端羽身体不由得僵硬了一瞬。

    他瞬间调动全部的演技,同时亚伦打开房间全息投影通讯系统后,又向端羽微一躬身后走出房间不忘带上了房门。

    影像扭曲了一瞬,逐渐清晰成型。

    莫克英俊依旧,五官深邃而又俊朗,鼻梁与下颌线线条优越无端的带出一抹冷厉。

    “莫克…”端羽打量着全息投影里的alpha轻声道,在太空被掩盖下的左手缓缓握拳,指甲倏地刺入掌心带来尖锐的痛感。

    他永远无法忘记克里男爵伴侣打给他的终端通讯,是莫克杀了克莱因。

    假如不是还在全息视频的另一段,端羽恨不得手刃仇敌。

    “我找到你了。”莫克唇角带着和缓的微笑道。

    “是呀,你找到我了。”可可似察觉到端羽的激荡心情,从登上飞船后第一次翻了个身,端羽怒火瞬间散去,理智重新回归,他还有可可…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先保护可可。

    端羽想明白了这一点,迅即认同的颔首,并不反驳他也没有露出一丝不满神色,莫克却有些好奇,眉稍微挑道,“听说你们感情不错,我把你带回来你难道不生气?”

    “他让我住在贫民区,那个偏远星球冰雪漫天,我在寒冬里还得在带着冰碴的水里洗衣服,吃不饱穿不暖,围着两床被子也暖和不过来,还要每天画画贴补家用。”

    “我早就后悔了,想回来见你,但我当时做得太过分了,订婚前omega离家出走,我不敢想象你会有多难堪…也无颜来见你。可是你派人来接我,我就知道你对我还是有一点感情的。”端羽眼里泛起泪花,低声哀求道,“莫克当时是我太冲动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已经被他标记过了,我不要求你拿我当成你的omega,就拿我当一只小猫小狗好了,只要你有时间的时候肯看看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声泪俱下,真情切切。

    端羽说这些话的时候自己都恶心得要吐出来了,只当自己在唱歌剧,他们毕竟伴侣一场他还是有几分了解莫克的。

    他出门名门,家境优渥权势在侧已经习惯了自己是宇宙的中心,万物的主人。

    身边无不都是应和吹捧他的人,即使生性多疑他也被哄得颇有几分自大轻狂,尤其在获得omega的青睐这一项上,他有绝对的自信。

    果然,莫克微微一怔,更是放缓了几分声音,叹道:“罢了这也不是你的错,是那个alpha不怀好意的引诱你,我会带你回萝芙庄园的。”

    “不,这当然是我的错,我没有颜面跟你结婚了,等到了帝星你怎么对我,我都毫无怨言。”端羽抬高声音,眼泪不断的顺着他精致下颚流淌下来,一滴滴砸在真丝被罩上洇开暗色端羽更咽道,“萝芙庄园…我还配住在萝芙庄园么?”

    “你随便找一栋房子放下我就行了。”最好就把他忘在那里别再来找他了,谢谢。

    莫克大为动容,又不禁得意洋洋,他早就知道端羽离开他一定会后悔的,像他这么优秀的alpha,整个自由联邦可能都不多见了,端羽放弃他又能找到什么良人呢?

    本来以为是为了爱情,结果还不是后悔还在庆幸可以回到他身边了,莫克态度愈发温和,“别哭了,你要是哭了我可舍不得…”

    “过去的事情我不计较了。”端羽泪水盈盈,满目柔情的注视着他,面对软弱单薄只能依附着别人而生,丝毫没有自己想法的omega,莫克愈发温文尔雅,愿意展现出自己绅士的一面,不断低声劝慰他,自己不会再因为过去的事情迁怒端羽。

    “我在萝芙庄园等你回来,好么?”莫克温声问道。

    端羽哭的声音卡壳了一瞬,哭得愈发真切了。

    莫克疑心逐渐散去,又向他保证会在萝芙庄园里给他布置一间奢华舒适的寝室。

    端羽根本不愿意跟他同住,但他又很清楚莫克看似和善对他没有限制,其实自己根本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只能听从莫克。

    “好吧,谢谢你。”端羽边拭着眼角的泪,边抽噎着问道,“我们还有多久能到帝星呀。”

    “再进行两次星际跳跃,一周内就能到帝星了。”莫克温和道。

    “嗯…”端羽点着头,却突然翻身,在床边倾身剧烈干呕。

    “你怎么了?”莫克急忙问道,说着要按下终端让亚伦带他去医务室检查。

    ”没什么。“端羽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得几乎能看到雪白肌肤下淡青色的血管,他按着自己的太阳穴,用若不可闻的声音解释道,“没什么,就是最近总是头痛。”

    头痛是星际跳跃最常见的后遗症之一,他只进行了一次星际跳跃就出现了明显反应,以端羽的身体素质,短时间内连续进行三次太过勉强了。

    他本是抱着折磨端羽的心态让侍卫尽快将他带回来,丝毫不考虑他的身体情况,但既然端羽已经后悔跟其他alpha,又对他爱恋备至,那他当然是要将自己的alpha风度展现一二的,莫克关切道,“我会让驾驶组放缓飞船行驶速度的,选一条平缓安稳的航线送你回来的。”

    “不再进行星际跳跃了,你注意休息。”

    ”不!“端羽眼底又是泪花闪烁,唱念做打,绿茶清新的抽泣道,“我对不起你,我想早点见到你当面向你道歉。”

    最好能星际航行九个月!让他在飞船上把可可生下来。

    “说什么傻话呢,你我之间谈不到道歉这种事。”莫克温和道,“飞船上没有医疗组,不过有医疗机器人,稍后我会派医疗机器人过去查看你的情况的,你先睡一觉吧。”

    “嗯。”端羽一双秋水剪瞳,含情脉脉的注视着莫克用力点头,眼底满是依恋温驯。

    任何一个alpha被美貌的omega用这种眼神望着,都会生出一种豪情万丈仿佛自己是个仰天立地无所不能的大人物的念头,何况是本来就认为自己是个大人物的莫克。

    莫克不禁向端羽微微一笑,全然忘记了自己是来找端羽算账的事,一番关怀备至后和他约定了下次全息视频通讯的时间后,风度翩翩优雅的结束了终端通讯。

    端羽坐在床上,久久回不过神来,倏然一声委屈哭腔响起,端羽哭倒在床上,用手帕掩着眼角满是愧疚的边哭边道:“莫克…莫克。”

    “是我被人蒙蔽了双眼,看不到你的好。”

    这房间里要是没有监视器,他就把床吃了。

    另一端,莫克在终端上看着视频监控里面那道纤细美好的身影哭倒在真丝层叠着的床榻上,仿佛天鹅湖中的精灵,犹在深情脉脉的呼唤着自己名字的模样,阴沉面色稍晴朗了一分,唇角也浮现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修长手指轻按结束终端监控。

    端羽不知道他是否还在监视自己,本着做戏做全套的念头,哭了整整两个小时,直哭得声音沙哑,泣不成声,才好像精疲力竭的蜷缩在床榻上,太空被盖过头顶呼吸逐渐平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