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可可…端羽在太空被里睁开哭得红肿的双眸,眼底一片清明,他单手抚着小腹暗道,莫克心机深沉,不过是认为自己头脑空空才会一时对他失了警惕,不知道这套能唬住他多久。

    端羽焦躁低叹一声,又抬起手,掌心轻覆在胸前的项链上,已经被他取下的婚戒就贴在他胸膛上,伴随着呼吸起伏血液流淌,是离他心跳最近的地方。

    端羽呼吸逐渐沉静下来,内心莫名也变得平静,纵使他们不能再重逢,他也会独自珍藏着这段回忆,他不会再爱上别的alpha了,因为除了他没有另一个alpha叫克莱因。

    这些麻烦从始至终都是他引来的,他不会再牵连到克莱因,端羽指尖摩挲着纤巧的婚戒,不禁自嘲一笑,他曾以为感情这件事离他太远了,远没有星币可靠。

    他永远也会将自己的安全、利益置于首位,就像杜克夫人警告他的一样,但当事情真的发生时,他才发现自己所牵挂的尽是克莱因的安危。

    端羽唇角扬起,握着掌心的婚戒缓缓绽出柔美缱绻的笑容,只要你能安全,我就没有什么可畏惧的…若是此刻莫克见到他的笑意,恐怕刹那间就能明白端羽让他陶陶然心猿意马的笑容不过是敷衍了事,只有克莱因才能令他展露真正甜美瑰丽的笑容。

    他从不后悔跟克莱因私奔,也不后悔度过许多艰难的时光,他还记得自己跟克莱因离开g2行星时他有多快活,记得克莱因向他在废弃游乐场里求婚和他们在冰澜星市政厅注册的场景,工作台的桌面是一种染着朝阳的玫瑰金色,伴着钻石糖的甜蜜如冰河消融碎玉叮咚,他画了那么多油画,但这是他见过最美的颜色。

    他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光都在冰澜星,端羽唇角噙着无尽的温柔。

    端羽在飞船过上了安静修养,食脍精细的生活,每天跟莫克聊天烹茶,然后吃吃喝喝。他心知莫克一旦知道可可的存在还不知道要怎么大发雷霆呢,到时候没准要一周不让他吃饭,他得趁现在多为可可积攒点力气。

    所以将厨师指使得团团转,从面包甜点到主食肉类,奶油蘑菇到芝士对虾只要他想吃到的食物,不管厨师用什么办法都要给他弄来,甚至还要了些四喜水晶海参饺,这种食物在g2行星都不好找,更不用说是在空寂浩渺只有星河璀璨的宇宙里了。

    但莫克还是弄了补给船来,端羽边喝着可可边遗憾轻叹,莫克还是提防着他,始终没有让飞船停靠到空间港,几次补给都是让补给飞船从空间港起飞,在太空中通过对接管道为飞船补给的。

    他根本找不到机会逃离飞船。

    端羽鼓励自己,男性omega的孕期是六到七个月,就可以取出来在人工子宫里进行培育了,如果可可足够健壮的话,他甚至都不需要人工子宫就可以自主呼吸。

    还有六个月,他只要再哄住莫克六个月就可以了。

    就像他的邻居内森说得一样,克莱因是一个足够强悍的alpha,也许他的孩子分外强壮,没有医疗没有来自孩子alpha父亲信息素的补充,甚至还要经历宇宙射线的暴露和星际跳跃的干扰,面对这些他无法解决的困境,端羽此刻也只能苦中作乐,寄希望于克莱因强大的开普狮基因能帮可可度过这一切。

    【滴———】

    ”预约检查时间,请您躺下进行身体检查。”纯白色的医疗机器人移进来,上半部打开,推出一块折叠金属板层层打开,呈拱形停在卧室中央。

    端羽走下床,先将医疗机器人调整到静音模式,然后躺了进去,机器控制板自动回收,将他挪进医疗仓内。

    “大脑正常。”

    “脊椎正常。”

    “脏器正常…正在进行进一步检查。”医疗仓被调到静音模式,医疗仓内部显示屏幕上字样不断转换,开始更加仔细的扫描他的腹部,端羽面无表情的等待着进一步检测。

    【检测到怀孕,omega男性孕期四周+】

    端羽不禁由衷松了口气,可可一直太安静了,他甚至担心可可已经不在了,现在看到检测结果才放下心来。

    医疗机器人自动要发送检测报告,同时端羽手里攥着一把小螺丝刀已经拆下了控制面板,手里螺丝刀一旋,轻轻一挑显示数据字样便一阵扭曲。

    【脏器正常。】

    数据被修改了,端羽珍惜的注视着显示屏上在一片昏暗中安睡的光斑,可可,我会保护你的,端羽内心陡然涌起一种清晰的保护欲,让他觉得自己是个能为可可撑起一片天空的omega父亲。

    螺丝刀再次旋转,图片变得模糊随即消失不见,端羽换了一张医疗机器人储存的正常图片。

    物理修改,端羽双眸中腾起一抹带着感叹的怀念,以前他还在g2时就经常用这种方法篡改机器人的数据跑出去和克莱因约会,想不到现在这招还能派上用场,端羽暗自唏嘘。

    飞船在太空中的星轨上平缓前行,因为飞船材质昂贵发动机组数值强劲,即使已经放缓速度不再进行星际跳跃,还是以较快的速度逐渐逼近帝星。

    “端先生,请准备下飞船吧。”亚伦亲自端着托盘来见端羽,谦和道,“还有一个标准时我们就能抵达帝星了,子爵大人会在萝芙庄园等你的。”

    “好的。”端羽拾起他托盘上金属杯里装的热可可一饮而尽,神情平静。

    全高强复合金属材质的大型飞船在空间港靠岸,端羽久未用过的终端又回到了他的手腕上。

    【身份信息:端羽】

    站在帝星的土地上,端羽望着这行字不由得微微一怔,他现在更习惯旁人叫他辛西亚,明明只过去了半年多,却是前事种种,恍若隔世。

    亚伦以一种极为殷勤的态度跟在他身边,帮他登记生物信息,又指挥手下侍卫将小型穿梭舰开过来,自己一路小跑着亲自去放下舷梯。

    埃迪嗤之以鼻,亚伦是白费心机了,他始终认为端羽不像他展露出来的那么对子爵大人心生爱慕,他们都亲眼见到了端羽和那个alpha在苍兰区的家,采光装修、饰品家具无一不精,连地板上都没有一丝灰尘。

    假如端羽当真一心惦记着回到帝星享受泼天富贵,他还费劲收拾偏远行星的家做什么?

    这不是自相矛盾么?埃迪看起来壮硕粗笨,但内心却是与外表不符的心思敏捷。埃迪粗壮双臂交叉环抱在胸前,注视着端羽的纤细背影,眸光逐渐变得深沉幽邃,他觉得端羽身上笼罩着一个巨大的泡沫,看不清他真实的所思所想,在这个泡沫的光环之下,他藏着一个一旦抹去遮掩就足以引发海啸山崩改变一切的庞大秘密。

    莫克的小型传说舰体型比克莱因曾经带着他离开g2行星时用的纽西尔号略小一些,只是作为帝星内部的交通工具,但内部装潢精致奢靡,无一不透露出主人的高雅品味。

    穿梭舰徐徐升起,气流在下方安稳的推动他们上升,亚伦只当端羽不常来帝星,还在向他介绍着穿梭舰掠过地面时看到的景物。

    “莫克是怎么找到我的?”端羽打断他,睁开双眸缓缓侧首问道。

    他自问行踪藏得隐秘,克莱因没有留下任何踪迹,又遇青礞星崩解这样不可预料的灾难,借机换了身份,就算是莫克权势通天一心要找回自己,隔着一个星系,他的能力也很难发挥出来吧?

    这件事他一定要问清楚了,死也死个明白。

    亚伦一顿,含糊道:“子爵大人很思念您呀,派了很多人在每个小行星带里寻找您的踪迹,前些日子就在其中一条小行星带得到了您的消息。”

    “这么简单?”端羽反问道。

    “是的。”亚伦颔首,端羽嗤笑一声,知道问不出什么来了,将座椅放倒些许,双眸微阂闭目养神休息。

    莫克是个疯子,他做出什么事来自己都不奇怪,他能做的就是在事情还没有变糟前尽量多积攒储蓄精力,给可可做准备。

    *

    小型穿梭舰从空间港到萝芙庄园,行驶不过半个小时,却已从热闹喧嚣穿梭舰密如繁星的帝星上空,来到了绿草茵茵芳菲遍地的萝芙庄园。

    莫克特意让飞船停在萝芙庄园花园里,舷梯放下,端羽单手扶着栏杆扶手,缓步走下来,望着站在下面等他的莫克不禁泪盈于眼睫,像一颗婉约的星辰。

    ”莫克…“踩在像厚绒毯子似的草地上,端羽轻盈跑到莫克面前,又近乡情怯的站在离他稍远一些的位置上,试探性的唤道。

    无数情思牵挂隐约浮现,如丝缕牵挂着在莫克身上,莫克的自信心立即得到了充分的满足,他含笑注视着面前怯生生又满怀爱意的注视着自己的omega,笑意顿时真切了几分,温柔道:“你以后就住在这里了,走吧,我带你到处看看。”

    “嗯。”端羽温驯的跟在他身后应道。

    萝芙庄园是一个大型城堡,由主楼和东西两侧构成,内部有一百多个房间,四面被花园环绕,占地面积二十平方千米,即使是在郊外,帝星这样大的古老庄园也不多见了。

    端羽曾经对这里的一草一木无比熟悉,但是重新回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心底只剩下厌恶,若非还怀着可可,他现在就用花瓶敲碎莫克的脑袋。

    莫克绅士优雅的为他介绍了花园沿途风景与城堡内部的房间用途,他在三楼的一个房间前停下脚步,推开门道:“这里就是你的卧室了,你可以先看看假如哪里不满意,可以告诉管家让他给你换其他房间。”

    “已经很好了。”端羽充满感激的动容凝视着莫克英俊的侧颜道,“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

    我在苍兰区住得好好的,却被你掳过来,你是不是有病?

    ”嘘,不必和我这么生分,亲爱的你是犯了一个小错误,但那都过去了,安心在这里住下吧。“莫克轻抚着端羽发丝,在指尖缠绕着上一圈,低声道,“过两天去洗掉和他的永久标记吧,我们重新开始。”

    任何一个omega听到曾经被自己抛弃的alpha愿意重新接受自己,甚至不在乎他已经被标记了的事情,都会被他打动,升起一种”我在他眼里是特殊的,我不能辜负他的”感觉。

    但端羽心底一片沉寂,只有冷笑。他心知莫克就是这样,爱你时捧你入云端,不爱时便弃你如敝履。

    不对,他根本不爱任何人,他浅薄的感情并不能称之为爱,他像个孩子似的,只是享受满足于omega的钦慕与旁人追捧艳羡的目光,感情就是他新的玩具,为此他可以对一个omega稍展露几分柔情,但随着时间推移热恋褪去,感情也随之褪色,莫克就会毫不犹豫的舍弃他。

    重新追求会令他感到优越的事物将自己放在聚光灯下,享受外界的掌声和鲜花。

    “嗯。”端羽心底虽然一清二楚,将莫克的心理分析得恐怕比他自己还要清楚,但面上却分毫不露,不愿激怒莫克连忙点头,却顺着颔首的动作不自觉的轻抽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按住自己太阳穴的位置。

    “还是头痛得厉害么?”莫克关切道。

    “已经好些了。”端羽虚弱的摇头,苍白面庞上面对莫克浮现起一个浅笑,满是依恋柔情的轻声道:“你去预约医院吧,明天我就会做手术祛除永久标记…”

    端羽虽然这样说着,却是心如擂鼓,他只有以退为进赌莫克不愿撕下面具暴露出真面目这一张牌,倘若祛除永久标记,可可也保不住了…

    “再等等吧。”幸好,莫克微一沉吟不想让这个乖顺听话,对他极为爱慕的omega觉得他过于心急,破坏了自己的形象,他隔着衣裳单手摩挲着端羽的肩膀,温声道:“我们还有很多时间,还是你的身体重要。”

    端羽有如溺水的人终于浮出水面,在心底长舒一口气,空气划过喉管与胸腔接触,氧气浸润着他的身躯。

    端羽温驯颔首,轻声道:“那我先休息一下,可以么?”

    为了稳妥起见,他本来是应该拥抱莫克安抚住他的,但是觉得太恶心了…还是有点难以克服心理障碍。

    莫克一怔,一个绅士是不会拒绝omega的要求的,他下意识的微微颔首,端羽在他面前虚弱浅笑着关上了房门。

    *

    几天前,玫瑰色的晚霞涂抹在天穹上,像揉了月华般绚烂瑰丽,克莱因在门外就脱下外套,单手抱着文件,同时另一只手不断掸着身上沾染的细小灰尘。

    他们一别十天,他全部心神都放在了工作上,终于将冰环星的事情全部处理妥当,带着他允诺的西亚庄园归来。

    克莱因虽然疲倦但内心还是充斥着满足感,他走到廊下,又整理了一下衣衫,才推开家门,欢欣唤道:“端羽,我回来…”

    他话音未落,视线微垂,看到躺在地面上覆着一层灰尘已经干枯的梅花,顿时目光凝滞迅即噤声。

    克莱因蹲在地面上,手指一抹,扬起时指尖上沾染的灰尘清晰可见,端羽是绝不会允许家里变得脏乱的。

    刹那间克莱因手中文件滑落,他迅速冲到客厅,在全息电视边缘上摸索了一阵,全息面板弹出,他输入密码,电视升起,露出后面的显示屏。

    十几个监控器同时监视着前院和客厅的动向,但几乎全部监视屏幕都是黑色的,显示不出任何信息,他在家里装的十二个监控器里已经被拆掉了十一个,只有一个没有被找到。

    克莱因立即将这个监控屏幕放大,将监控时间调回前几天,短暂搜寻后监控画面上出现了几个alpha的身影…

    他们在家里一番搜寻后,拆掉了监控装置,然后在门口安静的等待。

    黄昏,端羽回家毫无察觉的进门,直接被等候在门后的alpha击昏,手里拿着的刚采下来梅花也跌落在地,另一个alpha快速接住他,几人带着端羽迅速消失,全程行云流水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

    莫克…只看了一遍监控,克莱因双眸微阂,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这几个alpha应该是埃布尔家族的侍卫。

    克莱因毫不犹豫的转身出门,他要去找回自己的om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