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60章 第六十章
    帝星已是夏季,夏季的风温暖舒适,晚霞余晖给灰色的云镶嵌上浅金色的边缘,似少女发丝间轻巧灵动的装饰。

    端羽只看着天空,就不自觉的轻笑了一声。

    “你还记得你向我求婚那天,我们在路上看云结果被开了罚单的事情么?”端羽笑吟吟的用手指勾了勾克莱因的掌心。

    “…记得。”克莱因一头官司的闷声道,“好像是二百星币的罚单吧。”

    那天是他人生中一个瑰丽的梦,这段小插曲他当然记得,端羽嘟囔着一直训了他五分钟,气得差点自己走回去为他逝去的二百星币默哀,他的求婚计划也险些因为那张罚单化为泡影。

    “五百星币,你实线停靠悬浮车再加上行驶期间无故停车造成后续车流堵塞。”端羽强调道,“一共罚了五百星币。”

    克莱因:“……”

    两百星币都足够端羽生气一整天,五百星币够他生气一周的了,自己竟然毫发无伤甚至不知道这张罚单,这不合理。

    果然,端羽撇了撇唇,却又不小心牵动了唇角上的伤口,但身体上的伤口难掩他心底逃脱危险重新回到爱人身边的愉悦,他半掩着唇笑道,“看在你那天终于向我求婚的份上,我就当这五百星币是给艾克联邦市政厅缴结婚注册费了。”

    端羽时常感慨自己博大宽广的胸襟。克莱因感受到了伴侣的好心情,唇角也不自觉的扬起,往常这张罚单足以让他让他一周费尽心思的哄端羽展颜,结果竟然被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谁见了不说一句“上天眷顾”。

    克莱因怀揣着一颗感恩的心,不将所求当作应得,而是以平常心面对生活,在端羽的事情上他向来尽力做到最好,从不计算自己的付出,然后将端羽的任何回应都看作是意外惊喜。

    端羽笑吟吟的解下脖颈上的项链,将穿在银色细链一端提高,戒指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残影,端羽掌心微拢,戒指顺着项链较低的一端落在了他的掌心。

    “还好没让他搜了去。”端羽着将戒指重新推回到无名指指根,克莱因轻瞥了他的手指一眼,忍不住问道:“你担心戒指?难道…”

    克莱因说到一半,声音越来越小,自己噤声了。

    ”什么?“端羽不解问道。

    克莱因目视前方下颌线线条紧绷,一副“我在专心开车不能分神再被开一张罚单”的模样,端羽却不肯放过他。

    他也不开口,只是侧首双眸视线困惑的注视着克莱因。

    ”好吧。”克莱因自己绷不住了,他在端羽面前已经没有过去良好的心理防线了,端羽心思赤诚的面对他,他也不想再用情侣间alpha应付omega不说话就不会犯错的套路,只得举手投降,驶入别墅区,他手指在方向舵上哒地一扣,转过头缓缓道,“我以为你会更庆幸莫克没有压断你手指的事。”

    手指都断了,他就是婚戒毫发无伤也带不上去了啊,何况端羽是艺术家,画画是他与外界沟通、宣泄情绪的渠道,失去了双手就像飞鸟没有翅膀,比起失去一枚婚戒,这才应该是他无法承受的代价?

    端羽笑容一僵,趁悬浮车停下的功夫,从腰后抽出抱枕砸在克莱因挺拔的鼻梁上,边凶狠的殴打他,边咬牙切齿道:“我想起来了!对了,你肯定是早有准备,那还看着我把手放进去?”

    他以为走投无路,为了给克莱因谋求一条生路,才将手放在了废弃发动机下,但悬浮车发动机落下时,克莱因快若闪电的撞开了自己,轧断了莫克双臂。

    想起莫克的惨状,再想到埃迪的下场,端羽恍然意识到克莱因并非自己想象中忠厚老实,他一般仇不过夜,有仇当场就报了。

    端羽愈发生气,却不是因为见到了克莱因的另一面,而是克莱因竟然敢瞒着他事情,端羽解开安全带,跪坐在克莱因双腿上,用抱枕压在他脸上,恶狠狠的问道:’你是不是早就安排好了?霍兰…对,霍兰上将是你找来的对么?”

    “唔是的,孩子,你小心些注意别伤到可可。”克莱因举起手任由他泄愤,在抱枕下面含糊道。

    端羽心头一软,以他软弱的性格若不是想着克莱因和还是一粒小绿豆的可可,他绝不可能坚持到克莱因来救他。

    “下不为例!”端羽放下抱枕,凶巴巴的鼓着腮道。

    克莱因唇角微带着一个弧度,用食指轻轻一戳他鼓起来的腮帮,端羽就像是个气球,被轻轻一戳,怒气就随之飞上天穹,只能趁余怒未消之际,用最后的怒火瞪视克莱因,他的视线却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温暖。

    克莱因莫名觉得他的眼神,像林间的星光一样美。

    “你这么傻…我怎么放心?”反射弧太长了吧?克莱因抬起手臂,手指轻覆在他的眼睑上又一次轻声感叹道。

    不管是他们过去住在冰澜星的贫民区,每天为了次日的食物奋力求生,还是他现在已经拥有轩羽公司和西亚集团的掌控权,能为爱人提供较为优渥的生活环境,克莱因内心都充满了焦躁感与紧迫感,谁都不知更美好的未来与灾难哪个先降临。

    他无法想象自己不在端羽身边,端羽要如何生存。

    不够,还是不够,雄狮在克莱因内心烦躁的踱步,克莱因暗下决心他要为端羽准备即使异变陡生自己不能再陪在端羽身边,也足够他下半生衣食无忧的星币数目。

    “我一点都不傻!“端羽气鼓鼓的反驳道,谁喜欢被自己的alpha这样评价。

    “你当然不傻。”克莱因一怔,无奈摇头,每个人都说谎,那不说谎的那个人就是异类;每个人都提防警惕着旁人,愿意坦诚面对外界的人自然与外界格格不入。

    端羽大约早就意识到了他与外界的不同,才将自己封闭在他的小世界里,只用画油画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情感与外界接触。

    选择接受自己,让自己进入到他的小世界里,也许是端羽做过最大胆的决定了。

    他纵有无双智谋,还是一心栽在了端羽这个敛着一泓清波的小浅坑里,是因为他从始至终都很清楚端羽的爱有多难得,他能找到一个相爱的人相守已经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幸运了。

    许多人自诩聪明,却看不清真正想要的东西,时常是走一段路又回过头去在黄沙里跋涉,想找到先前丢弃的,但黄沙滚滚早已掩去前尘踪迹。

    克莱因不同,他满足并且感恩于这样的生活,他所努力追求的一切,都是围绕着端羽而建立的,只有将他围在中心才能抵御环境侵扰,永远令他清晰可见。

    克莱因打开车门,又绕到端羽一侧为他开门,单手撑在悬浮车上缘,低声道:“这车比较低,小心不要撞到。”

    端羽走下悬浮车,才发现已经站在了一片花园里,车旁就是石雕喷泉,一群胖乎乎的丘比特手臂似两截莲藕挽着弓箭,有淙淙流泉从他脚下飞溅,发出悦耳的鸣溅声。

    三层别墅两侧都有尖顶阁楼,墙外攀着绿植点缀着细小的浅紫色的花朵,生机盎然,墙体被刷成了浅灰色,却并不暗淡反而衬出几分低调沉稳。

    “我们住这里?”端羽抚着小腹诧异问道,他现在确实不适宜通过星际航行回到艾克联邦但住别墅也太奢侈了吧?

    “你租下来的么,还是退掉吧。”端羽心疼星币道,克莱因揽着他的肩膀向室内走去,手指在终端上一点,别墅大门自动向两侧打开,风轻云淡道,“这是西亚集团名下的产业之一,现在是你的了。”

    西亚集团主要商业份额都在艾克联邦了,自由联邦产业不多,在帝星的别墅也只有这一套勉强能住人。

    端羽下巴都要惊掉了,维持着唇张成o型的形状跟着克莱因参观别墅,这套别墅有十一个卧室,室内外各有一个游泳池,还有一个小型影院和私人瑜伽室。

    主卧所有寝具一应全都是奢侈品牌。

    “这以前是莱西先生的度假别墅,不过他好几年没有来过了。”别墅还有两个佣人,其中一个介绍道,“平时我们住在花园另一侧的住所里,按照莱西先生的要求,每天打扫别墅,每隔一周就将所有床单被罩都换成新的。”

    “再换一次吧,他不喜欢新床单烘干剂的气息。”克莱因用手指轻捻床单不禁皱眉,又直起身道,“床也不要了,我给你们一个地址,联系穿梭舰回冰澜星…”

    “你不会是想把我们家的床搬过来吧?”端羽坐在床上无奈打断他道。

    克莱因一顿,转过首来深邃宛若凝着翡翠流转光泽的双瞳疑惑望着端羽,像是在说是啊,有什么问题么?

    克莱因用实力说明了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

    端羽无语凝噎,大佬,有钱也不是这么个花法啊?

    他也不想一下,将他们家那张三米的大床拆开跨越星系运过来,再重新组装需要多少星币。他的alpha出身贫寒,但却像是个败家公子哥似的,花起星币来一点都不手软。

    他有时候真想采访克莱因,还记得你以前住在贫民区搬钢筋一天下来,手上都是摩擦出来的血泡,有时候撕下手套时,粘连在手套上的血泡也会随之破裂,弄得他满手都是血痕的模样么?

    最应该知道赚星币不易的就是你呀,为什么反而在他们中间,克莱因是花钱如流水的那个,丝毫不知心疼。但端羽想起他在冰澜星吃到的克莱因下班回来带来的草莓,顿时噤声,他忽然意识到,克莱因的星币好像都花在他身上了。

    端羽有一点点心虚,但更多的还是茫然,他从没要求过克莱因要为他提供何种生活,但克莱因总是沉默着让他们两人的生活质量一步步提高。

    “我挺喜欢这张床的,这套别墅所有家具都没有问题。”端羽收起迷茫心思,单手压在床上强调道。

    “好,那就不换了,请将自动清洁机器人打开。”克莱因转身对佣人道,“厨师在么?请他做一些清淡的晚餐送过来。”

    “好的。”佣人确认了克莱因的要求后微微躬身离去。

    端羽单手枕在脖颈后,仰头望着雪白纯净的天花板,嘴里念念有词。

    克莱因凑到他身边凝神细听,不由得轻笑一声,他念叨的都是”开源节流缺一不可,不知节省以后肯定受穷”之类的自创谚语。

    “放心吧。”克莱因拥住端羽,眸底染上一抹温和,像辉映着灿烂星空的海水深沉而又温柔:“你不用再为星币烦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