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ulclass=tent_ul>

    帝星医院花坛里有大片的玫瑰,飘渺的花香揉进清新的风里,寻着半启的窗棂送入略带消毒水气息的诊室内。

    端羽还是第一次来做关于omega孕期的检查,他坐在铁质长椅上,修长双腿不自觉的轻轻摇晃着,手撑着椅面有些紧张的打量着周围的人。

    来人无不是成双成对的,面容温和眼带笑意的伴侣们边低声交谈边步伐和缓的走过长廊。

    端羽忽然有些羡慕,转念间又想到克莱因已经回到了自己身边。

    “嘶,”端羽将自己的手举过肩头,手心向上的轻勾了两下,克莱因不解其意,将一杯温水放在他手心里,端羽轻抽了一口气忍不住抬首瞪他,把水放在椅子上,没好气道,“手。”

    “别怕,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家了。”克莱因终于反应过来,恍然大悟在他身边坐下,握住他的手低声安抚道。

    “我当然知道,我是来做检查的又不是来做手术的。”他们又不准备今天就把可可取出来放进人工子宫里,端羽无语道,常规检查他为什么要害怕?

    端羽虽然嘴上雄赳赳气昂昂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手心却渗出汗水来。克莱因牵着他的手能感受到他纤细手指的温度在逐渐上升,指缝间也有湿润的水意传来,像是溪壁上沾染着露水的青苔。

    克莱因安静的等了几秒,端羽是个藏不住事情的人,他忍不住靠在克莱因肩头上,有些心虚道:“我做过星际跳跃又在星际中航行了那么久,接触到的宇宙射线含量肯定超标了。更不用说可可长时间没有接触到你的信息素。”

    “我应该选一个更好的时间的。”

    虽然克莱因已经向他保证过开普狮的强大基因,足以令他们俯瞰这些渺小困境,但端羽心底仍溢满了悔恨之情,他现在很后悔没有照顾好可可。

    他们本来还有很长时间可以要孩子,假如不是自己完全没有考虑到穷追不舍的莫克,决定在那个时候要孩子,而是推迟一段时间,等事情完全处理好了再迎接可可的到来,也许一切都会不同。

    他心绪纷杂说得也没头没尾,克莱因却听懂了。

    “不会有绝对恰当的时间,眼下永远是最好的时机。”克莱因拾起端羽的手,在他白皙隐约透出纤细青色血管的手背上虔诚落下一吻,他微一沉思又补充道,“我们的孩子肯定足以面对这一切。”

    “足以面对一切?”端羽本来还算平静,听到后半句面色微微一变,半垂着首掩饰住面上的神情温柔道,“这是什么意思呀?”

    克莱因一心想要哄他,根本没有意识到平静湖面下掩藏的波涛汹涌,毫无察觉道:“我的兽型是毋庸置疑的草原霸主,可可是我们的孩子,他也将成为一方霸主绝不会被一些小困难打倒。”

    端羽怒从心起,迅速将自己的手从克莱因的大手中抽出,别过身去闷声道:“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我说错什么了么?”他们是vip区,前面的omega已经拿着检测报告和自己的alpha并肩从走廊尽头缓缓走来,克莱因摸不着头脑,像在水面上吐泡泡的鱼似的半张着嘴奇怪问道。

    “难道只有强大的可可才配做你的孩子么?他不可以是娇弱需要保护的么?”端羽站起来向前匆匆走去,将克莱因甩在身后,委屈道,“我对可可没有其他的要求。”

    “我只希望他能健康、快乐。”没有必要一定要成为璀璨夺目的明珠或是什么天才,能做一个寻常人每天有愉快的心情就很好了。

    “我也是啊。”克莱因非常冤,他对可可的愿景与伴侣完全一致,不过是因为端羽经常担心因为被莫克掳走的那段时间对可可的发育产生了影响,他才不得不几次提到开普狮的强大基因。哪想到提起开普狮强大基因的次数多了反而会对端羽起到反作用,让他认为自己只想要强悍的可可。

    克莱因连忙追上端羽想去牵他的手,端羽愤愤再次甩开他,大踏步走进诊室。

    “您好,我来做检查。”端羽怒气冲冲地往就诊沙发上一坐,柔软的沙发都发出嘭地一声响声。

    医生吓了一跳,转过椅子看到端羽和终端上的全息病历才放松下来,微笑道:“端羽先生是吧,你的alpha已经跟我介绍过情况了。”

    “是么?”端羽冷笑一声,略带几分讽刺道,“他跟你说过没有三头六臂的,一拳可以打死虫族的能力不配做他的孩子这件事么?”

    “啊?”医生迟钝道,完全不知道该接什么。

    克莱因在他身边坐下,手臂虚揽着他低声哄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起来!”端羽冷声道,像个军校教官似的果断。

    医生差点站起来,幸好他起身前,看到对方的alpha以闪电不及的速度起身,笔直似青松般站在omega身侧,不敢再坐下。

    家教就很出色。

    “我错了…”克莱因微微躬身迅速认错,声音中暗含着真诚的懊悔与愧疚之情,又对着端羽的小腹道歉道,“可可,我没有正确认识到自己的职责,对你施加了不应该由你承担的过大压力。”

    “现在我深切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你只需要健康平安的长大,其他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端羽面色稍缓,“他还用成为一方霸主么?”

    “不用。”克莱因迅即摇头表示否定,真挚道,“我应该要求自己为可可提供更好的生活,而不是给可可规划成功的道路与奖牌,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仅应由他决定。”

    “与旁人无关。”

    克莱因的道歉反省深刻,剖析到位层层推进堪为致歉范本。

    beta医生目瞪口呆,暗道我得记住这对伴侣中的omega是怎么做到的,学会这一招,他们伴侣间他就能一生占据上风受用不尽了。

    “以后我不想再听到什么霸主之类的了,可可就是一个寻常的孩子。”端羽重新恢复平静,强调道,“天才是少数的,平平无奇甚至平庸的人才是大多数的。做一个普通人有爱他的父亲和阿姆他也可以过得很幸福。”

    “我们才应该是为他创造生活的人,而不是他为我们创造生活。”

    “好的。”克莱因不住颔首。

    端羽盈着一潭清泉的双眸无奈瞪视过克莱因,眸光流转浮现起一抹温柔,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克莱因这才坐下。

    端羽转过首望向医生,示意他可以开始工作了,医生仍回不过神来,端羽身姿修长但在他健壮威武像座小山峰似的alpha面前就显得较为娇小了,可是看起来玲珑温柔,气质又有几分清冷的omega,短短几句话就能训得他的alpha头也不敢抬,低声下气的哄他展颜,气场两米八。

    医生微微迟疑了一瞬,才开始询问端羽的身体情况,然后给他开了一份检查清单。

    护士带着他们在医院里穿梭做检查,克莱因陪在端羽身边,等待发育报告出来的时候,坐在等候区的端羽又有些忐忑。

    “可可也没有什么动静,他不会是低于正常标准没有力气折腾了吧。”端羽垂首捏着自己并不存在的小肚子纠结道。

    “我是不是比其他正处于孕期两个月时的omega身材要好一些呀?”端羽单手将衣裳拢在身后,平坦的小腹透过夏季轻薄的衣衫印出曼妙的痕迹,纤细腰肢清晰可见。

    克莱因觉得鼻腔涌下一股热流,连忙抬起首视线望着远处的医院安全提醒。

    他们初到冰澜星时,虽然同床共枕端羽也暗示他可以进一步发展,但他没有星币也没有守护两人生活的能力,只能故作不知。后来结婚水到渠成,端羽却又刚过结合后的信息素紊乱期就被莫克掳走,回到他身边后自己又得知了可可的存在。

    虽然一波三折,但总归一切都是向好的一面发展,克莱因认为自己是应该觉得幸福的,他也确实感受到了这种幸福,但欢欣外还有一种淡淡的忧伤,他又不是圣人和自己确定想要共度余生的伴侣结合不久,二人世界就被打破了。

    克莱因暗叹一声,手臂微展,拥着端羽道:“可可会很健康的…”

    端羽听出了他声音里隐藏得很好的一丝感慨,好奇抬首却见克莱因英俊眉宇中带着一抹忧郁,情不自禁笑道:“可可的父亲,你怎么啦?”

    说着,他还动作轻盈自然的用小腿轻撞在克莱因的腿侧,像一个无声的亲昵暗示。

    “但我不只是可可的父亲啊,我还是你的alpha。”终端微微一亮,显示全息报告已经发送到克莱因终端里,克莱因边说边要起身,他并没有抗拒新的身份,只是他拥有年少时最瑰丽的梦,这一生最想与之相守的omega,本应是缱绻缠绵的时刻,却只能远远的看着。

    雄狮匍匐在草原上,守护着一株细幼的花,潮湿的呼吸带着露水轻拂在花茎上,带着绒毛倒刺的青绿色枝干柔和轻颤。

    雄狮收敛起利爪与锐齿,担心伤到这株与粗旷荒蛮却又充满生机的草原截然不同的脆弱鲜花,只能卧在鲜花面前,注视着舒展柔软的浅紫色花瓣在绿草如毡的沃野上随风摇曳。

    xxxxxl号的雄狮很委屈,但他不说。

    端羽霎时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拉过克莱因肌肉微凸的粗壮手臂,笑吟吟的在他脸颊上轻啄了一下道:“我知道我最近说了很多可可的事情,可能有些忽略你了,但是没有你,我无法想象自己成为阿姆的模样。”

    “克莱因,你永远是我最重要的人。”端羽在他脸颊落下一串眷恋细碎的亲吻,起身双臂撑在他肩膀上,专注低声道,“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他性格不算温柔,更不会像其他omega似的哄着自己的alpha,往往是你强他更强,假如对方态度强硬那不管是谁的错,他都绝不认输,定要挺直着脊背说出无数伤人的言辞来,也决不暴露一丝软弱。

    但面对克莱因,端羽却是情难自禁的流露出柔情缱绻的一面,大约是因为他知道克莱因不会借他的怯弱的瞬间来伤害他。

    克莱因知道他的脾气,心底刚浮现起的一抹怅然不禁刹那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淙淙流泉与月下的海洋似的平静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