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66章 第六十六章
    <ulcss="tent_ul">

    “我哪个都不喜欢!”端羽头痛道,别的小朋友说我叫杰克、麦克,可可介绍自己是大家好,我是迪尔多内.端。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刚喝过热可可烫到嘴了,端羽无法想象,脸色也变得很精彩。

    要是克莱因还想再选一个中间名,可可的生活就更艰难了,光是介绍自己叫什么就要用时三分钟。

    端羽无奈道:“再想想其他的名字吧,你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可以考虑。”

    “嗯。”克莱因似乎很满意他选中的名字,几个名字都被端羽否决后不由得露出一个失落的神情。

    “好啦,我也没有说一定不可以,我们先把迪尔多内和阿尔伯特作为名字备选,你再选几个假如没有合适的我们还是可以用迪尔多内这个名字的呀。”端羽单手抚着小腹上柔声劝道。

    其实已经下定决心倘若可可最后真的被克莱因注册姓名为迪尔多内,他一定会冲到联邦公民信息管理署,给他改成麦克.端。

    宁愿天上掉下一块砖头砸死三个麦克,也决不让可可叫迪尔多内!

    端羽心情复杂,从没想过会有人不在乎自己的姓氏,更不用说这是一个充满荣耀的姓氏。

    二十年来不断折磨着端羽的梦魇,他痛苦的根源之一,竟然几句话间轻而易举的就被克莱因解决,决定让可可跟他的姓了,克莱因给他买草莓还是葡萄需要考虑的时间都比这个长,反倒是他们在可可名字上争论不休。

    克莱因决定回去再查阅书籍资料,看能否找出其他符合他们心意的名字。

    “找几个女性的名字吧,也许可可是个小公主呢。”端羽耸肩道。

    克莱因微微一怔,随即不自觉的露出爽朗笑容,真心实意道:“那就再好不过了。”

    他喜欢女儿,仅是想象一下像端羽一样温柔的可可就控制不住的微笑,一个穿着公主裙拥有如织着月光般柔和似水的长发的可可抱着自己的大腿,用崇拜孺慕的视线望着自己,克莱因心底就不禁升起豪情万丈。

    端羽好奇望向他,含笑道:“笑什么呢?”

    克莱因的嘴角都要咧到后脑勺去了。

    悬浮车驶入别墅区,安保上前准备接替克莱因泊车,克莱因解开安全带,又微直起身越过中控台,修长手臂轻揽为端羽解开安全装置,温和道:“雄狮从不是狮群的核心,雄狮代代更替,广袤草原的领地上其实狮群中的雌狮才是领地真正的主人。”

    她们是血脉相连的姐妹,守望相助的战士,雄狮皆是过客。

    雄狮始终都是浑浑噩噩的,他们去争夺领地守卫狮群,看似君临天下实则一无所有,外界不喜雄狮的贪婪与薄情,而兽型属于同一种族的雌狮又将他们看作工具,一件随时更换的消耗品。

    他虽然姓兰开斯特,却与真正的兰开斯特家族没有半点关系,虽有一身血脉赋予他的能力与特性,但他和所有的雄狮没有什么不同,内心始终有一个无法填满的巨大空洞,无论往里面扔什么都没有一丝回响。其他雄狮选择用酒精、sex和自我放逐,令每天清醒的时间小于两个标准时来缓解这种痛苦,也许没有认识端羽他也会走上这条路。

    但流浪到自由联邦与端羽相识后,他的生命才有了意义。

    克莱因和端羽相偕向别墅走去,那是羁绊他的锁链,也是他的礼物。

    望着面前有着大理石门柱,连接着古罗马穹顶式长廊的精致别墅,端羽忍不住问道:“但你和别的…雄狮都不一样呀,他们不是都喜欢睡觉,不愿意出去工作么?”

    他刻意压低了声音,生怕被旁人听到他提到雄狮会联想到开普狮,杜克夫人因为说错话早就知道他们身份的事情,还是让端羽学到了一些教训。

    克莱因视线轻瞥向他,却只觉得他放低声音的模样格外可爱,令人联想到在花园里晒太阳翻出肚皮让人摸肚肚的小狗,有着湿亮的鼻尖和粉红色的舌头。

    “也许我是只特立独行的大狮子。”克莱因情不自禁的垂首在他脸颊上连吻两下,笑吟吟向前走去道。

    端羽站在原地不禁迟疑,为什么这句话听起来有点耳熟?

    “这不是我跟你说过的话么?”端羽反应稍显迟钝想了半晌恍然大悟,试图追上他,却被地上的一块碎石绊了个踉跄,克莱因步伐一顿像背后生了一双眼睛似的适时转身,端羽恰好跌进他怀里。

    端羽下意识抬首,光影交错朦胧轻拂在克莱因硬挺深邃的相貌上,均匀切割出绚烂浅金色的光辉,他眸底明亮璀璨倒映得皆是自己的身影,像乘着清晨的微风,缀着星点金色的雨闪耀在阳光森林枝梢上和缓流转的光彩。

    端羽一时看得痴了。

    “脚踝没事吧?活动一下。”克莱因还在低声问他。

    端羽一把推开他,一瘸一拐的迅速向室内走去,他脚只是猛地扭了一下,并没有伤到,随着走路速度加快连瘸着的腿也恢复了正常,克莱因不明所以的追在他身后。

    “端先生。”佣人在门口微微躬身。

    “噔噔噔。”端羽却越过他,脚步轻盈的顺着回旋楼梯上了二层。

    “砰!”端羽进了画室,克莱因想要跟进去,画室的门却在自己面前被砰地一声关上了,克莱因下意识按住自己险些被砸中的鼻尖,向后推开一步。

    “先生,端先生他还好么?”佣人端着一个托盘跟在克莱因身后上到二楼问道。

    “没事,他应该是想要画画了。”克莱因摸着鼻子道。

    克莱因不由得暗叹这就是艺术啊,灵感来了就要赶紧画下来,艺术家的生活真是高雅。

    “那准备好的餐食呢…”佣人微抬起手中的托盘。

    “等等吧,如果过了三点他还没有出来,就用机器人给他送进去。”克莱因难得在家里休息一天,本来想和端羽在阳光房伴着低矮的花丛晒着太阳,摇椅轻轻摇晃,身边是氤氲着水雾香气清新泠冽的茶水度过的。

    克莱因遗憾摇头,回书房处理工作了。

    华灯初上,克莱因几次在画室门口伫足,低声劝他先开门吃饭,端羽都不耐烦的让他先吃。

    克莱因没有办法,只能让厨房重新做了晚餐,亲自端着站在画室门口,叩门道:“端羽,我给你带了晚餐过来,先吃完再画吧。”

    克莱因一连说了几次,室内寂静一片,没有一丝回应,克莱因耐心渐退,心底涌起一丝焦急,就在他准备破门而入时,画室的门在他面前向内打开,端羽发丝蓬乱,一手拿着画笔,手臂上还带着油画颜料的色泽,双眸却亮晶晶的发着光,拽住克莱因手臂道:“快进来。”

    画室内还算整洁,但端羽正在画的风景画已经被推到了一旁,重新撑在画架上的是一幅绷着洁白亚麻布的长方形画框。

    画布中间有一个人站立着,虽然身边还是一片空白,也能看从底色中看出已是深夜,他身形高大挺拔,头微微仰着半边面颊温柔的沉醉在夜色里,右半边容貌在月光下的清辉中清晰可见,每一个细节都处理得完美无瑕。

    他深绿色眼瞳内仿佛沉浮着月霜和翡翠的光泽,道不尽的温柔情深。

    “怎么样?”端羽难掩激动,连指尖都微微颤抖着,悬停在半空中虚抚着画中人的身影。

    “我以为你不想画出相貌。”克莱因瞬间认出这幅画,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那夜爱人的低语,他也忍不住放缓了声音轻声道。

    “我不是不想,而是不能。”端羽放下画笔,侧首望着克莱因英俊的面庞低声道,“我能画出你的长相,却画不出你眸底的光。”

    “我告诉你,也告诉画廊那是适当的留白,足以让所有人将目光集中到画中人身上,去想象他的相貌。”

    “其实不是这样的,画中alpha的相貌才是整幅画的点睛之笔。”是整幅画毋庸置疑的中心,端羽面上浮现起激动得红潮,又逐渐暗淡下去,凯尔早就看出来了,所以他才要求自己补上画中alpha的相貌,但他实在不知从何落笔,只能胡乱涂抹将画卖给了画廊。

    当时他在别的画布上试了几次都不成,莫说接近了,根本连一点相似之处都没有,像是假娃娃脸上镶嵌的劣质玻璃,他不想毁了《月色》就选择转而用光影处理了空白处。

    “有的画师,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年轻经验不足的画师,其实我们并不能完全掌握自己的作品,他虽然是出自你的笔下,但着色过半时,它就有了自己的灵魂。”这并非画师所能掌控的,端羽解释道。

    “那你现在知道该怎么画了?”克莱因默不作声,沉郁双眸深深凝视着画作又将视线移到画作身边的纤细的omega身上不禁浮现起一丝笑意,片刻从背后拥着他道。

    “嗯。”端羽顺从的靠进他肌肉坚实的怀里,像是被暖煦的阳光拥住,他眼眸轻阂低声应道,坦诚、包容没有一丝算计,计较自己得失的爱,像一团炽热的火又似月下染着玫瑰清霜的清冽溪流。

    他是不可捉摸的,却也是时刻陪在自己身边的。

    他每一次抬首,其实都能从克莱因望着他的澄净眸底捕捉到这束温暖醉人的光,《月色》其实早已是再无瑕疵的成品了。

    “只是可惜《月色》的油画被杜克夫人收藏在轩榕庄园,我应该不会有机会重新将它画完整了。”端羽遗憾道。

    “其实…”克莱因陷入尴尬漫长的沉默。

    “什么?”端羽没听清,从他怀里挣出来转身问道,在看清他面上的神情后无语道:“不是吧…”

    克莱因手指轻抚过鼻尖,艰难颔首道:“轩羽公司的地产业务还在冰澜星,我让茱莉给杜克夫人出了价格,让她将画卖给了我。”

    “我说过你不能骗我。”端羽有些恼怒道。

    “没有骗你。”克莱因连忙强调,声音又不自觉的缓缓低落了下去,心虚道:“你只是没有问…”

    “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你还学会钻漏洞了?

    “你还记得我们在冰澜星贿赂登记难民的工作人员,换了布莱克和辛西亚身份时你给了工作人员一件首饰么?”

    “你怎么知道的?”端羽下意识反问,迟疑道,“等等,你不会也…”

    “嗯。”克莱因颔首道,“一个月前我就找到了那个工作人员,买回了首饰,现在那些首饰都在银行保险箱里。”你是天才,:,网址</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