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67章 第六十七章
    <ulclass=tent_ul>

    夜幕低垂,星空灿烂,夏季温暖湿润的风携着花香送进画室,香气淡雅清新宛若院中的傲雪红梅。

    在朦胧的夜色间静谧美好,端羽融在昏暗的长河里,思绪也浮沉着牵不出一丝思绪,震惊瞪大双眸久久无言半晌才道:“你把画放在哪里了?”

    “就在家里。”克莱因坦言道。

    “但我从来没有见你拿出欣赏过《月色》。”端羽费解道。

    克莱因虽然工作忙,但他每天都会回家和他一同休息,出差也会提前跟自己说明。在每个夜晚里同床共枕伴着皎洁寒冷的月光清辉入眠的伴侣,克莱因是怎么做到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月色》买回藏在家中的?

    克莱因尴尬沉默片刻,含糊道:“你跟我来。”

    端羽随手拾起被克莱因放在桌子上托盘里的水杯,手臂被克莱因牵引着温驯随他前行。

    克莱因径直将他带回到了两人的卧室里,端羽环顾四周摆设装饰都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模样。

    “带我到这里做什么?”端羽奇怪道,他不是个擅长持家的性格,也不喜欢做卫生,以前住在贫民区里因为体谅克莱因,他没有办法才挽起袖口将一切都收拾得井井有条。

    住在苍兰区时,他打扫卫生收拾房间就已经做得很敷衍了,也就是克莱因几套工作时穿的西装他还会送出去清洁然后细心的收在防尘袋里,自己经常是一身家常穿着,衣服脏了就丢进清洁装置里洗干净然后继续穿,不太考虑美观问题。等他们搬到帝星,克莱因保留了西亚以前聘请的佣人打扫房间,料理起居后,他就彻底撒手不管了。现在连别墅里有几个房间都不太清楚,端羽有些心虚。

    他们的卧室是起居室连着一个小客厅包括沙发和娱乐系统,克莱因手指在靠在墙角上的博古架边缘摸索片刻,指尖熟练的向下压去,全息密码面板出现在两人面前。

    克莱因输入一连串密码,又验证生物信息。

    系统自动通过。

    地面上有细小的灰尘激扬起来,漂浮在空气中,装点着花瓶玉石枕屏等物的博古架向右平行移去,一间约有十几个平方的密室展露在两人面前,感应灯光自动亮起。

    端羽目瞪口呆。

    他的alpha在他们卧室弄了间密室?

    “进去吧。”克莱因温声道,端羽步伐虚浮的走进去,感应到两人走进密室,博古架和仿真墙面回到原位发出一声轻响,端羽下意识的回头,见两人被困在密闭环境中不由得紧张道,“困…我们被困住了。”

    “没事,里面有出去的开关。”克莱因示意他看靠进他们走进来的方向的墙边上,有一个与入口装置极为相近的全息面板。

    端羽这才放下心来,随着精神松弛他恍然意识到身边两侧的桌面上摞着几十公分高堆叠在一起的文件夹。

    “高盛资本…”他随手拿起一本下意识读道,下一行是,“贝尔西亚集团市场占有率分析。”

    这些全部都是纸质文件,星际时代除了一些具有纪念价值或是极为重要的文件,已经很少有人再选择用纸质保存信息了,端羽手指拂过文件夹表面用诧异询问的眼神注视着克莱因。

    克莱因不着痕迹的将自己身边的一份文件推入文件堆中解释道:“有一些账目和私下的分析,我不想跟太多人分享。”

    “你在做违法的事情?”端羽颤声道。

    “没有。”克莱因立即否认,强调道,“我们在冰澜星成立公司,公司发展壮大的每一步你都清楚,我没有做过任何违反艾克联邦和自由联邦法律的事情。”

    但是擦边球没少打,经常在灰色领域反复横跳,还有在艾克联邦违反自由联邦的法律,在自由联邦也没少违反艾克联邦的法律这种事,原始资本的积累不可能是绝对纯净无暇的。

    他的底线就是将目标对准他的竞争对手公司或是那些未来将是他的竞争对手的公司,而非普通人。

    端羽自觉不是那么好被糊弄的,又埋首去看文件,但字符在他面前跳跃着虽然是他熟悉的文字,他也理解每个字的意思,却不能将字连接成完整的句子,无法理解背后的含义。

    端羽心底涌起一抹迷茫,克莱因没有骗过自己,他没有接受过凌冬联邦兰开斯特家族的精英教育,在g2行星时又忙着和自己谈恋爱。

    他应该是到了冰澜星下定觉醒要带自己离开贫民区的时候才开始吸纳掌握将会用到的专业知识和技能,他承认克莱因精力旺盛除了细心体贴的照顾自己外,他全部精力都扑在了工作上,但是alpha真的有可能在短期内建立起事业同时还能兼顾与伴侣的感情么?

    端羽一直陪在克莱因身边,亲眼见证了克莱因从驾驶穿梭舰做小生意,搬钢筋卖体力到一手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的全过程。

    端羽也只能感叹,也许他真的是天才,有基因赋予的天赋已经很可怕了,更可怕的是他还有对成功的渴望、不屈的意志和强大的自控能力。

    一头雾水的看了一页,端羽合上文件,望着克莱因写着真诚又沉郁温和注视着他的深绿色双眸,单手抚在自己小腹上,放下文件无奈道:“你最好不要去做会给我们带来危险的事情,能赚多少星币其实我并不在乎,”

    “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端羽主动去牵克莱因的手,纤细手指缓缓插.进他指缝间与他十指相扣,轻声道,“你永远是最重要的,假如没有你,有再多星币也失去了意义。”

    “知道了。”克莱因将他拥进怀里,声音沉稳的低声应道,端羽浓密卷翘的眼睫安心的轻覆住眸底流动的光彩。克莱因维持着拥抱他的姿势,半隐在阴暗中的双眸里却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影。

    一个人没有星币怎么行呢?端羽是个艺术家,他应该高洁不染不必为世俗的烦忧困扰,星币永远是有价值的,如果没有足够的价值,那就是星币的数目不够多。

    克莱因的理论质朴且有效。

    “把《月色》放到你的画室里吧,不是想给画里的人补上相貌么?”克莱因轻声道,手掌隔着衣物缓缓摩挲着端羽纤细笔挺的脊背,他甚至能轻抚到微微凹陷的脊柱。

    可可没有折腾端羽,但他还是以强势的姿态吸收着每天补充进端羽身体里的养分,开普狮在控制着这个平衡点,既保证omega的安全,又确保自己能吸收到足够多的营养。

    不过大可不必错以为开普狮是性格温良,心疼孕育自己的omega,他们是冷血凶狠的掠夺者,维持孕育他们的omega的健康,也只是保障他们生存的一部分。

    克莱因在心底叹息,端羽每天唇角都带着欢欣愉悦的笑容,他从不知道跟开普狮在一起生活的危险性,而他所在做的就是极力确保端羽走在平坦安全的道路上,为他扫开所有可能会威胁到他的隐患。

    他是这么轻盈纤巧,精致得像个光彩夺目易碎的琉璃珍品,他将端羽捧在手心都来不及,怎么舍得再让他过上以前的生活。

    克莱因恨不得将过去的在贫民区生活的经历统统埋葬,抹去所有痕迹,他唯一想从那段经历中带出的就是站在他身边的爱人。

    “《月色》对我有很重要的意义。”端羽用力拥抱了一下克莱因,走到画前双手环抱在胸前欣赏着《月色》轻声道。

    他以前找遍帝星的画廊都没有一家肯买走他的油画,还是一位好心的老板告诉他,油画要有筋骨融入自己的情感,这幅画才能活过来,它才不再是一幅油画,而是作品。

    当年他嗤之以鼻,但前世他卖出去的第一幅画就与克莱因有关,现在也是克莱因让自己将他们的定情之作修补完整。

    也许能牵动他心神,给他和他的画注入思想灵魂的人始终都是克莱因,是他令自己干涸的心灵重新焕发生机,端羽心弦微动,侧首望着克莱因心道,是克莱因成就了他。

    “你睡着了我经常会在房间里看一些文件每次抬头就能看到这幅画,或者…”克莱因摇头顿了顿,坦言道:“有时候我只是站在房间里看这幅画。”

    每次都能沉醉的欣赏上一两个标准时,购买《月色》的人收藏它却也只是惊叹于端羽的画技,但仅有站在这个房间里的两个人,才知道月光轻柔拂在花间与他们的身上,轻盈薄纱似的月色映亮了彼此的面庞,仿佛世界只剩下彼此。

    “是呀,我也不舍得走了。”端羽明白克莱因的心境,头轻轻靠在克莱因手臂上,随口问道,“将《月色》买回来你花了多少星币呀。”

    “不贵。”克莱因由衷道,健壮的手臂将端羽拥进自己怀里道,“三百万星币。”

    “三百万?!”端羽顿时跳了起来,惊得眼睛差点掉出眼眶。

    “杜克夫人买走才花了二十万星币,你买回来花了三百万星币,你是不是傻?”端羽刚才还在赞叹克莱因可以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在经商上有一定天赋,闻言刹那间暴跳如雷,推着克莱因的脑袋口不择言道,“明天带你去医院测智商。”

    端羽的白眼都可以翻到天上了。

    “你也说这幅画很重要啊。”克莱因任由他推着自己的脑袋,垂下首轻吻端羽光洁白皙的面颊低声道。

    “但没有重要到我愿意花三百万。”端羽心疼得心底都在滴血,手指抵在克莱因脸颊上再次推开他,无语道,“你知道我是这幅画的原作者吧?我随时可以画出十幅一模一样的作品来。”

    真正的艺术家在星币面前,随时可以自己仿造自己的油画。

    “可那都不是《月色》了,这笔星币花得很值。”克莱因坚持道。

    端羽想直接告诉他,他的画在自己看来并没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但是又不愿意破坏克莱因的好心情,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狠还是杜克夫人狠,泾渭分明,帮克莱因救自己是一码事,高价将画卖给克莱因又是另一码事,一进一出净赚两百多万星币,端羽双眸盈泪,为他们的三百万星币而心痛。

    克莱因趁着端羽心神震荡于杜克夫人高明手段的功夫里,重新将端羽拥入怀中,轻吻他鬓角的发丝低声道:“你可以换个角度考虑,假如你以后成为自由联邦顶级的油画大师,你的一幅作品能卖到上亿星币,我们现在买回来就赚了九千多万星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