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ulclass=tent_ul>

    “冰澜星那边的军用卫星通讯已经通过认可开始产生回报了,我又投资了几个相关项目。”克莱因含糊道。

    军火是最赚钱的生意,源源不断的为他提供着充足的资金。

    不过他很清楚没有足够的背景,这种星币始终是火中取栗早晚会引火上身,他现在所做的就是逐步转型将事业重心移到自由联邦来。

    他也更希望做一些安稳的生意,能陪在端羽和可可身边,他很清楚假如自己出了什么事,这段时间的幸福生活就如清风拂过流云分离般轻易消逝,他不愿意见到这种场景。

    端羽微怔,倘若不是他也曾在冰澜星卖画奋力谋生过,简直以为星币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即使如此,端羽还是忍不住愤愤不平,捏着克莱因高挺的鼻梁试图左右晃动,又吻着他面颊落下一串轻吻,在他肩窝里低声道:“为什么你赚星币这么简单?”

    克莱因笑着摇头,手指摩挲着端羽的纤长优美脖颈后的腺体,omega腺体散发着冷冽香气带着一种森林间露珠与阳光接触时光怪陆离的水汽气息,似婉约月色下沐浴着银波的湖面,浅浅涟漪荡漾着夜幕中的璀璨星河。

    “没有什么是容易的。”克莱因温声应道。

    “你看起来就很轻松啊。”端羽抿唇尚有几分羡慕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赋吧。

    克莱因唇角带着微笑,指尖轻抚着端羽光洁的脊背什么也没说。

    既不承认也不反驳。

    端羽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头伏在克莱因坚实胸膛上,手指抚着他胸肌间的沟壑投下的阴影,无奈道:“我们离开g2行星的时候,我还以为我们再也不能回到自由联邦了,就在浩渺宇宙的某个星系的角落里度过一生。”

    “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回家…回自由联邦了。”端羽微微一顿有几分心虚的描补道,克莱因抚着他的脊背,几乎能感受到掌内所及之处皮肉云亭之下纤巧精致的骨架,唇角仍有着温和的笑容,眼底也含着坚冰融化后似水的温柔。

    端羽的家应该是g2行星,而不是他算上被莫克掳过来这次一共只来过两次的帝星。

    向来心思缜密的克莱因恍若未闻仍拥着端羽,掌心轻抚着他的脊背。

    端羽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转开话题道:“今天有两个omega来找我,你知道么?”

    “是么?是什么人。”克莱因好奇道。

    “说是轩羽合作公司家族里的omega。”端羽说了两人的姓氏,询问道,“你有印象么?”

    “有一些。”克莱因皱眉道,“他们说什么惹你厌烦的话了么?”

    “没有。”端羽连忙摇头。

    克莱因微直起上半身,仔细端详怀里omega面上神情,确定他不是作伪后才稍缓了几分,闷哼了一声道:“你要是不喜欢他们,以后就不用让他们进门了。”

    省得让自己omega不快。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在他看来这两人的alpha智力都很堪忧,不提还好,想到这件事克莱因餍足后的与世无争的心态刹那间散去。

    他们毁了自己容忍废物的能力!

    “他们过来是想让轩羽把半夏星即将开启的度假村建设项目给伯克或者是柯尔吧?”克莱因难得的喜怒形于色,面露怒色道,“做梦吧。”

    他想拉陆氏的投资也是因为受够了这些自高自大效率低下还只知道拖他后腿的alpha,简直一无是处。

    他已经让茱莉整合团队,准备将轩羽的主体公司迁移过来了,等他的机器设备和人手都到齐了,他就把这些人统统踢出局。

    端羽觉得他磨牙的模样极为鲜活,和他平时面带温和微笑不动声色掌控全局的姿态截然不同,反而令他愈发怦然心动。

    端羽面颊染上一抹海棠花瓣似的胭脂薄红,轻声道:“可是今天林夫人来找我,她跟我说了很多话,是一位亲切又和善的omega。”

    “我很喜欢她。”

    “噢…柯尔是吧?”克莱因态度当即转变,微一沉吟道,“半夏星的度假村项目正好缺一个熟悉当地情况的公司负责,柯尔在那边经营多年树大根深,倒是可以交给他们负责。”

    只是要辛苦瑞查去半夏星监督项目进度了。

    “噗嗤。”端羽忍俊不禁,笑倒在克莱因胸前,手指戳着他肱二头肌上的肌肉道:“不是吧,兰特总裁这么没有主见是么?”

    刚才还一副恨不得一脚踹开柯尔的神情,现在就又变成能继续合作了?还把他们想要的半夏星项目给他。

    “枕边风也管用?”端羽半撑起身子,手掌垫在下颚上伏在克莱因胸前,柔软的一缕发丝顺着额角垂落挡住他光洁额头。

    “这不算是枕边风吧。”克莱因听懂了俚语,指尖轻拢起端羽的发丝,无奈道。

    端羽很少向他提出什么要求,他的要求自己都愿意满足他。

    红颜祸水这几个字轻而易举的将alpha一些不理智的决定或是悲惨的后果全推到爱人身上,他觉得是极为可笑的行为,没有人能操控旁人转变心意,他所作出的决定都是深思熟虑后发自本心的。

    尽管他知道这不是最好的选择。

    “这还不算?那什么才算呀?”端羽笑意盈盈的主动凑上去顺着克莱因的鼻梁唇峰一路向下延伸落下一串甜蜜爱恋的轻吻,似人间朝云芳菲,带着馥郁花香轻声曼语道。

    克莱因又嗅到了端羽身上说不清是什么花香或是水汽的信息素气息,双眸逐渐涣散他也答不上来,他在端羽面前一贯是没有什么自制力的,即使端羽闭口不谈他还想将世上最美好的一切都捧到他面前呢,更何况端羽提出了方向,他更是颔首应下。

    拥着端羽,克莱因脑海里盘旋着的却是另一件事,omega的信息素是没有固定气息的,alpha嗅到的香气,会通过他对omega的看法不断调整,融合到他的嗅觉里最终他会嗅到自己最爱的香气或是朦胧中记忆最深的气味,一般是花香,有的alpha也宣称自己嗅到了更接近大自然的清新气息。

    不过alpha匿名论坛上有alpha表示他是自由联邦第三军团轻骑机甲驾驶员的一员,他从小的心愿和目标就是驾驶机甲做一名军人,后来结识的伴侣也是在军部认识的,他的omega是维修机甲的,双方谈论最多的就是机甲。

    结果婚后他标记自己omega后发现,他omega腺体香气是机甲助燃稳定剂的味道。

    他也不敢说,oemga问起时尴尬沉默半晌只能告诉对方,他嗅到的是百合香气。

    底下回复评论都是一串哈哈哈。

    还有说让他庆幸吧,他们两人都痴迷机甲,他嗅到的不是机油味已经是万幸了,那个多上头啊。

    在一片无情的笑声和惨兮兮的alpha表示他要回去抱着omega睡觉不再回复此楼的评论里,克莱因迷茫了,他至少还知道自己omega腺体气息是什么。

    好像没有一个alpha跟他的情况类似,与伴侣完成永久标记后,还不清楚自己omega腺体香气来自什么,只能隐约判断出跟植物有关。

    按常理来讲,alpha幻想与现实结合感受到的香气,应该是存在于脑海中他嗅到过最令他魂牵梦萦的气息,但他脑海中空空如也,越是不断回忆检阅着自己的记忆却不得其法,就越是百爪挠心的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气息。

    克莱因不禁有几分抑郁。

    “别太急于求成了,我们现在的生活已经足够美好啦,其实依我看能不能得到陆氏的投资都不重要。“端羽慵懒打了个哈欠,依偎在克莱因怀里轻声道。

    “帝星,不自由联邦又有几个alpha能比得上你建立事业的速度呢?”克莱因聚集财富的速度在整个联邦应该都是首屈一指的吧。端羽半阂着眼睑,鸦羽扇子似的卷翘浓密的眼睫缓缓垂下小兽般轻声感叹道。

    克莱因的能力简直就是金光闪闪的几个大字“天纵奇才”。

    当年屈居在g2行星跟他谈恋爱,在湖边写生真是埋没了人才。

    “我不能停下。”克莱因坚持道。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现在他在自由联邦新的竞争对手可是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呢,稍有懈怠就是他被撕成碎片吞吃入腹了。

    而且他的竞争对手有向陆氏融资c轮的打算,一步落后步步落后,他虽然是半途降到赛道上的,但现在双方已经跑了九百九十米,再计较先来后到没有任何意义。双方即将在最后的十米决出胜负,克莱因眼底掠过一道锐利金芒,他势在必得。

    谁也不能拦他。

    “我说不过你。”端羽无奈道,克莱因表面上对他无有不从,其实内心非常坚定,他决定的事谁也无法更改,端羽半睡半醒间,将他的手按在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含糊道,“不过你要为可可考虑哦,不能亏本太多让他出生后连喝奶粉的星币都没有了。”

    克莱因深绿色宛若翡翠莹润光泽流转的双眸眸底野心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满足的温柔。

    “放心吧。”克莱因低声应道。

    可可消耗了他太多精力,得到克莱因肯定答复后端羽刹那间沉进甜美梦乡,修长白皙的尾指在太空被下还勾着克莱因的手指,亲密宛若一体,像一首舒缓歌曲里的和谐音符。

    克莱因轻抚着他的指尖,心底尽是温暖似洒落在雪山之巅的绵延不绝柔和的阳光,暖洋洋的令人仿佛浸泡在一池水雾氤氲温泉里。

    做生意的人最忌讳旁人提到“赔”、“跌”、“蚀本”等,端羽却是把这些挂在嘴边上,总是担忧的提醒他不可过于冒进,其实他对生意所知不多,这种来自外行的指挥更是惹人厌烦,但他每一次提起时克莱因却总觉得心中温暖。

    端羽因为在g2行星的生活过得并不顺心,总是怯懦的缩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生怕因为多话给自己招来麻烦,他很清楚自己并没有亲人护着,一切后果都要自己承担。很早就养成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性格,有时候即使明知对方犯了错误,他也不会指出。

    像现在这样伴侣亲密交谈,他将自己的想法毫无保留的提出来,甚至一再提醒他,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端羽能对他打开心扉,这种信赖难得可贵。

    克莱因感慨的轻叹一声,比起事业上的成就,能得到端羽的信任才是他最骄傲的事情。

    克莱因躺了良久,等到端羽呼吸变得均匀才抬起搭在他腰上的手臂,给他压紧被角轻手轻脚的离开下楼用餐,已经是下午了,他今天还没有吃过东西。

    他走到楼下让厨房送些食物来,佣人躬身道:“厨房已经准备了,需要半个小时。”

    “不用麻烦了,把他吃剩的给我热一下吧。”

    “是。”

    克莱因坐在餐厅等了片刻,端羽每道菜都只吃了几口,七八道热气腾腾的菜肴重新端上桌面,只是卖相不太好,克莱因也不嫌弃风卷残云的进餐。

    他吃到一半,终端微微一亮,克莱因放下手里的面包接起通讯,全息画面扭曲了几下,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全息视频里。

    “是时候了。”茱莉依旧是波浪似的长发优雅搭在肩头,微微倾身双眸似夜晚中的灯光般夺目,竟与克莱因的兽瞳有几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