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73章 第七十三章
    <ulcss="tent_ul">

    “但你工作很忙,没有时间…”端羽下意识道。

    “如果某一件事情对我很重要,我一定会将他的优先级排在前面,排除万难也会先完成这件事。”克莱因越听越觉得奇怪,打断他微微一顿道,“其他的都是骗自己和旁人的借口。”

    他是很珍惜的想跟端羽走过一生的,当然不会自欺欺人,也不愿端羽去花时间消磨两人的感情用来自我说服。

    普通人对发生的事情的第一感受,往往是最靠近真实的答案。

    端羽沉默片刻,忽地轻笑了一声,他母亲还在的时候,手里牵着还是个小豆丁的自己指挥杨志成帮他们做些事,杨志成也是推三阻四,影响休息工作忙等就是他最常用的理由。

    他母亲无可奈何,也只能对自己说父亲忙暂时顾不上我们,但当时端氏大部分生意都是他外公在做,要说辛苦也是他外公更辛苦一些。

    何况即使是三个端氏的企业规模恐怕也比不上克莱因现在身家的一个小手指,他才应该是那个忙碌到起飞无暇顾及其他的alpha,但实际上克莱因却有时间陪他做检查哄他睡觉,给可可房间装点一新,体贴入微之处自己这个阿姆都望尘莫及。

    连别墅里每一个洗手间的马桶都装了童锁,可可房间的婴儿监护器他也亲自检查过图像效果。

    这不仅仅是时间管理的能力,更是像他说的假如一件事情在他心里确实重要,那不需要旁人提醒催促,他就会将这件事排在所有事情的前面,所谓的粗心大意、无暇分身,只是不重视的一个借口罢了。

    他其实隐约知道这个道理,但向来不愿意往深处去想,今夜被同是alpha的克莱因一语点破,他才发现有着瑰丽的外衣却脆弱无比的谎言泡泡背后藏着的真相是多么苍白无力。

    “我错了。”端羽双眸微微涣散的摇头,克莱因在他面前蹲下,单膝点着地面与他视线平视放缓声音略显笨拙的问道,“什么?”

    端羽抬眸,墨色的瞳仁与克莱因视线相触,双眸里清晰的倒影着克莱因的身影,他双眸神采逐渐重新聚拢变得清晰,双眸水盈盈的清澈透亮的注视着克莱因道:“我曾经觉得我没有办法和旁人相处,因为杨志成毁了我与别人沟通交流的能力,但你不一样…”

    他前世选择莫克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他认为自己愚蠢又迟钝,贪婪、自私、利己薄情,像他这样的omega怎么配被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有人会喜欢真实的他,喜欢华丽衣袍下腐臭生疮的躯体。

    他不想让以后共同生活时的克莱因发现他的真面目,也不想面对他失望的目光。

    如果没有感情,那有星币也是好的。

    他索性舍去了感情,选择奢侈的生活,用星币来填满他心底每一道干涸脆弱的深涧。

    但重新走过他才发觉克莱因的智谋远超常人,心思深沉缜密,也许他早就察觉了自己一直隐藏的本性,却没有提起过。

    他从没对自己用过任何招数,只是平静的去做他应该去做的事情,对他也极为坦诚,润物细无声不仅克莱因走进了自己心底,他也让自己走出了他过去二十多年一直居住龟缩其中的小小蜗牛壳。

    原来化解坚冰的方式不是堆积如山的星币燃烧时熊熊腾起映亮半边夜空的火焰,而是一池满涨的春水,湖光山色碧云相倾,波光粼粼的池水水平面随着烟雨升高,随着每一个缝隙缓缓渗入轻而易举的融化了这些年来层层叠加包裹着他的外壳。

    “能遇到你,是发生在我身上最美好的事了。”端羽没有再说下去,而是握住克莱因的手,在他手背落下一个柔和的轻吻。

    他纤长眼睫蝶翼翅膀似的轻颤了两下,徐徐掩去眸底潋滟浮动的光彩,克莱因却仍留意到了他的目光,不由得心底一动,恍惚觉得这个吻里藏着端羽许多难以言明的温柔。

    克莱因拇指摩挲着端羽光洁细腻的掌侧,低沉道:”不,你才是最美好的那个人。”

    端羽笑着摇头,眼底闪烁着晶莹的光泽,他面颊染上一层薄红,轻叱道:“说什么呢,少哄我了。”

    “快陪我睡觉去。”端羽催促道。

    克莱因将另一个甩着长鼻的大象玩具也挂在婴儿床上,指尖一碰,大象就摇晃着打着旋和长颈鹿交颈碰在一起,克莱因走到端羽身边扶起他向卧室走去。

    “你说可可会是个alpha还是beta。”端羽将重心倚在克莱因身上,轻笑道,“omega也很好呀,我们可以给他买很漂亮的衣服,将他打扮成帅气的王子或者给公主。”

    “对了,也不能让他只知道注意外表,要给他辅导功课陪他成长,让他拥有健全的人格。”别再像他一样。

    克莱因心底竟有一抹怅然,端羽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自己心上,对他的爱是毋庸置疑的,但他作为一头离群索居的开普狮,端羽不能理解他alpha兽型部分的思考推动他做出的决定。

    从这个角度看,他在整个**都是孤单的。

    “什么都好。”克莱因收回心神温声应道,昏暗灯光下两人的身影逐渐拉长融合,依偎在一起。

    *

    林夫人和昆西再没露过面,端羽醉心油画也没留意,更没想到要去询问管家,这两个对他热情吹捧的omega怎么不再登门了。

    端羽放下画笔,心情很好的轻哼着不成调的小曲,他的《衔月》已经画完了,端羽退后一步欣赏着背后秃了一块皮**黑亮的狗子与身侧的两只灵巧鸟雀在阳光下相映成趣。

    画室门口有叩门声响起。

    “克莱因?”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告诉他今天要在外面吃过晚餐才会回来的么,端羽下意识的去看腕上的终端,想看一下时间,却发现手腕上空荡荡的,他把终端忘在卧室里了。

    端羽尴尬耸肩,快步走过去打开门。

    门甫一打开,看清门外站着的beta端羽脸上就不自觉的流露出一抹失望之情,“是你呀。”

    是克莱因新聘用的管家。

    “端先生。”beta微微欠身,掩饰不住的诧异略带几分迟疑道,“有终端通讯打到别墅来,说要找您。”

    ”你处理吧。“端羽兴致缺缺随手想要关上门,他没什么朋友,克莱因有事会直接回家找他,根本不用将终端通讯拨到别墅对外的会客预约号码里。

    “但这个通讯号码是从艾克联邦打过来的。”beta管家在即将关上的门外上半身微偏顺着门缝道。

    “是谁?”端羽关门的动作不由得一顿。

    “他自称是你的油画售卖代理商,凯尔。”

    “将他的通讯接过来吧。”端羽不明所以,凯尔自从被他拒婚后,就不再纠缠除了让画廊的员工给他送了两次油画画册外再无接触,离开冰澜星后他们也没有联系了。

    怎么想起来联系他了。

    “凯尔。”端羽在画室沙发上坐下,为了避免颜料将色彩淡雅的浅灰色沙发弄脏,画室的一套沙发上都罩着白色的布料,看到熟悉的alpha不禁笑吟吟问道,“最近还好么?”

    “非常好。”凯尔热情强调道。

    第二句就是,“端羽,艾克联邦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端羽离开冰澜星后,他alpha的公司还在冰澜星运转,他也从轩羽公司员**中得知他们老板在**还有一个身份,他的omega也是。

    **和艾克联邦承认双国籍,他们的两个身份也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秘密,他这才知道辛西亚的本名是端羽。

    端羽沉默片刻,做了个向下的手势,画室自带的全息视频系统自动下移,将他隆起的小腹纳入视频画面,端羽幽幽道:“我每天都是吃东西画画睡觉,我应该知道什么?”

    他连别墅里发生的事情都不太清楚,更不用说远在艾克联邦发生的事情了。

    “你怀孕了?恭喜。”凯尔先抽了一分钟真诚的祝贺端羽,紧接着情绪激动的向他解释道:“你出名了啊!”

    “什么?”端羽脖颈微微前探着,露出茫然的神情

    “你的画,你在莫瑞斯画廊寄卖的画卖出了一个高价。”凯尔兴奋道,停顿一瞬慷慨激昂的鼓励他,“你继续画通过穿梭舰把画送来冰澜星,我给你把画卖掉。”

    “有多少星币呀?”端羽依旧提不起兴致来,还有几分得意之情,现在克莱因已经很能赚星币了,他们不再是经济拮据指望着他画油画缴贫民区房租的时候了。

    他早已非昨日吴下阿蒙,一点星币根本打动不了他好么?

    凯尔得意洋洋的比了个六的手势。

    “六万星币么?那确实不少了。”前两天他还在跟克莱因猜测他的新画能不能卖到五万星币呢,端羽淡然道。

    “不是。”凯尔手指依旧维持着六的姿势。

    “六十万星币不会吧?”端羽惊喜的掩住唇,从沙发上站起来眼底与凯尔如出一辙闪烁着星币的光辉,难掩激动。

    他现在已经不缺六十万星币了,但是谁又会嫌弃星币多呢?而且这可是他最爱的油画事业带来的成就,意义非同一般。

    凯尔却默默摇头,把手指几乎抵在全息视频上占满了屏幕的所有空间。

    端羽震惊瞪大双眸,屏住呼吸不敢相信。

    “六百万星币。”凯尔揭开答案,在对面全息视频里欢呼一声,当着他的面开香槟庆祝,又不忘叮嘱员工道,“这香槟很贵的,把大家都叫过来今天不喝完就浪费了。”

    他手持香槟走到僻静处想和端羽说两句,却见视频对面的端羽站在原地,身体微微摇晃着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端羽?”凯尔唤道。

    端羽只觉得自己灵魂都要出窍了,刹那间在浩渺宇宙中同繁星遨游又有无数礼花轰鸣着升起,在寂静夜空上开出绚烂耀目的烟花。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端羽良久才回过神来,扶着沙发侧面的扶手,颤巍巍的坐下不可思议道。

    “看到我刚才开的那瓶香槟了么?”凯尔指着全息视频屏幕外的位置,不满道,“这瓶香槟价值五万星币。”

    “我从不用星币开玩笑。”凯尔郑重强调道。

    “我的天啊。”同是财迷,端羽瞬间就相信了,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为什么会卖出这么高的价格?你又去骗人了还是杜克夫人又来买我的油画了?”端羽追问道。你是天才,:,网址</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