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锦衣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请速杀之
    怜香惜玉?

    看着钱谦益一脸认真的样子。

    张静一只觉得好笑。

    说实话,这些儒生们最有趣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崇尚女人该讲三从四德,其实崇尚也就是了,任何时代都有它的道德。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你不能又当又立,结果就是,自己将自己的妻女关在后宅里,永远见不得光,却又打量着其他女子的主意。

    于是乎,这瘦马和名妓也就出现了,这些女子自小开始培养,教授读书写字,也学习吟诗作赋,专供钱谦益这样的人娱乐。

    张静一看着钱谦益,这个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酸腐,有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滋味,当然……张静一又不得不羡慕,恰恰是这样的人,在大明却能混的风生水起,高官厚禄,整个江南的巨大名望,无数瘦马和名妓的垂青。

    说穿了,这其实就是宣传导向的问题,而舆论的宣传,恰恰就掌握在了钱谦益这样的人手里。

    只是现在……时代变了。

    当东林军轻易地叩开了孝陵卫,长驱直入南京城,钱谦益这一套,自然而然也就土崩瓦解!

    失去了名儒的外衣,他不过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因为他的那一套话术,在张静一这儿,全然无效。

    此时,张静一凝视着钱谦益道:“你既然已经说了,张溥与这些海商有关,那么……张溥在何处?”

    张静一不愿意多啰嗦,因为很简单,既然是海商,那么他们一定有出海的渠道,现在这些人已如惊弓之鸟,谁晓得会不会立即开始逃亡,到了那时……数不清的银子,可就飞了。

    当然,张静一主要也不是为了银子,而是为了替天行道。

    钱谦益一脸尴尬地道:“这……不知。”

    “不知?”张静一皱眉。

    钱谦益苦笑道:“罪官与他不熟,当然,表面上是很熟络,可实际上……彼此离心离德。”

    张静一只冷冷地看着他道:“那你就去死吧。”

    钱谦益没有见过如此不讲道理的人,又忙道:“不过……罪官从瘦马那儿得知一些……晓得……他最常去的……乃是秦淮河的贞绾楼。”

    “这是什么地方?”

    “这……”钱谦益大抵看出了张静一对于秦淮河里这些勾当的厌恶,便立即也摆出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道:“自然是藏污纳垢之地。”

    张静一再不迟疑,立即道:“来人……去秦淮河!”

    一队队的士兵,已将秦淮河两岸都围了个水泄不通。

    所谓的秦淮河,其实就是以夫子庙为中心、十里内秦淮河为轴线,东起东水关,西至西水关的数不清建筑。

    此地几乎是整个南京的娱乐中心。

    张静一飞马抵达这里的时候,刘文秀已是带着一队队的锦衣卫在此开始一家家的搜那贞绾楼了。

    一见到都督亲自来,便连忙迎上,恭谨道:“恩师。”

    张静一朝他点点头:“如何?”

    这刘文秀道:“正在搜寻,根据这叫张溥之人时常出现在贞绾楼的情况,学生以为,此人就算不在贞绾楼,也一定就住在这附近,不会太远,只要将这儿彻底的封锁,一个个甄别和搜查,总能寻到人,他们便是插翅也难逃,只是……”

    张静一挑眉道:“只是什么?”

    “那孔庙……那儿要不要让人去查一下。”

    秦淮河之所以闻名,根本的原因就在于,这里是孔庙所在地,孔庙附近有大量学习的场所,因而聚集了大量的读书人。

    而这些读书人有钱有闲,于是才催生出了十里秦淮的风光。

    说来也好笑,若没有孔庙,显然也不可能就催生出当今天下规模最大的娱乐场所了。

    若是孔夫子泉下有知……

    张静一慨然道:“孔圣人生前,何时让人给他立过庙?这孔庙不过是一群人……打着他的名义招摇撞骗的场地罢了,锦衣卫要拿人,管他是什么地方,给我进去搜抄,今日挖地三尺,也要将人拿住了。”

    刘文秀听罢,顿时精神抖擞起来,立即道:“遵命。”

    说罢,亲自指挥着人,冲入孔庙之中。

    里头祭官和文吏想要阻止,随即枪声一响,世界便立即安静了。

    数十人跪在地上,恭迎锦衣卫进去搜查,祭官甚至亲自带路,丝毫不敢怠慢。

    所有在秦淮河里的画舫,也都勒令靠岸,大量的士卒进去,只恨不得将这画舫拆了。

    那些瘦马和名妓,还有龟公和老鸨,骤然之间哭成一团。

    张静一按着腰间的刀柄,站在河堤上眺望……

    这么一搞,心里倒是颇有几分遗憾,上一世的人,难免都对这十里秦淮颇有向往,当然,向往的并非是这里的风光,而是此地的春色。

    从前的自己……大抵内心也是蠢蠢欲动的,就想见识一下,那名动天下的无数名妓和瘦马们是什么样子。

    结果突然来了这么一下,此时再看那些胭脂粉黛们乱成一团,相拥垂泪,惊叫连连的模样,只觉得大煞风景,什么寻花问柳的心思也都没了。

    至于在这些名妓和瘦马的心里,估计他的形象也好不到哪里去,大抵是张献忠那般的模样吧。

    不过张静一并不在乎,现在看来,似乎也没有什么遗憾的。

    只是静静地站着,冷眼看着那一艘艘精致的画舫,许多人押上来,许多人举足无措。

    此时,天色已有些寒了,便连河堤两岸的垂柳也已不见绿衣,身后一个生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取了个披风来,关切地道:“都督……”

    张静一会意点头,将披风披上,朝身子一裹,口里道:“如何了?”

    “正在甄别。”

    张静一颔首点头,而后道:“张溥的画像,已四处张贴了没有?”

    “张贴了。”

    张静一平静地道:“很好,今日一定要拿人。”

    其实张静一不担心张溥已跑远了,毕竟东林军的进军速度很突然,进入南京城之后,立即控制了城中,随即进行了封锁,现在这南京城,几乎是只许进不许出,这张溥除了在城中躲藏,根本就插翅难飞。

    而他要藏匿,十之八九,还是会选择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毕竟一方面,熟悉这里的地形,另一方面,也有熟人作为掩护。

    果然到了傍晚时分,有人惊喜地前来对张静一禀报道:“在一艘画舫里,搜到了一个男扮女装的读书人。”

    张静一听罢,俊目一张,随即便匆匆下了河堤,一面道:“瞧瞧去。”

    这画舫的规模很大,是一个大楼船,楼船里头,许多人早已被请了出来,只有老鸨和几个女子在此垂手立着。

    老鸨跪在船板上,早已吓得瑟瑟发抖。

    很明显……一个私藏叛贼的罪名,是她承担不起的。

    一见到张静一来,刘文秀也在此,他又上前行礼。

    张静一淡淡地压压手道:“人在哪里?”

    随即,便有几个人押了上来……却见一个穿着女衣,头戴金钗的‘女子’。

    这女子身躯颤颤,张静一近前一看,随即勃然大怒,抓着他的长‘鬓’,甩手就给他一个耳光,大骂道:“狗东西,你胡子都没刮干净,你就扮女人?”

    这人已被打得七荤八素,此时脑子晕沉沉的,终于发出了声音:“士可杀不可辱。”

    张静一勾起一抹冷笑,道:“拿画像来。”

    有人取来画像,张静一一对照,便道:“果然是你,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在京城的时候,就得知你的大名,如今,你我终于相见了。只是万万没想到,今日你我是这样相见,张溥,你是不是也觉得很意外?”

    这人就是张溥。

    他绝对是个大聪明。

    当初天启皇帝入城,谁也没有料到,东林军居然如闪电一般便杀入了南京。

    以至于所有人根本没有准备的时间。

    紧接着便是南京城被封锁,他一时也寻不到机会逃出去,便只好在秦淮河附近等待时机。

    只可惜……后头天启皇帝和张静一的军马越来越多,而且开始大规模的拿人,此时张溥才知道事态严重了。

    为了安全起见,他便躲藏于此,在他看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甚至……他还突发奇想,男扮女装,只想着只要风声过去了,再逃之夭夭便好了。

    此时,张静一目光冰冷,唇边勾起冷笑,定定地看着他。

    这张溥顿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羞辱。

    他冷冷地回应道:“我也早知你的恶名,你张静一乃昏君鹰犬,不知杀害了多少忠臣义士,今日……我既落在你的手里,也无话可说,大丈夫岂会苟且偷生,事已至此,请速杀之!”

    张静一是预料到张溥希望请死的。

    倒不是这个人特别硬气,而是这家伙身份很不一般,他自知自己做的事,绝不会被容忍,已是必死。

    更何况……他在江南呼风唤雨惯了,自然无法忍受被人这般的侮辱。

    张静一则是笑了,此时神色反而格外的平静,道:“死是要死的,但是先别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