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真桃花石帝国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疏勒镇风云(3)种子田事件(上)
    当孙秀荣、杨守瑜两人出来后,门口正站着一个彪形大汉,孙秀荣的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但此人明显比他高过一头。

    一脸横肉,约莫二十出头,留着短须。

    孙秀荣一见,赶紧行了一礼,“见过荔非兄”

    那人见了,本来眼里一闪而过的一丝妒忌转瞬一闪而没,他小声说道:“原来是孙镇将、杨伙长,失敬失敬,这边请”

    原来此人正是上一届疏勒镇跳荡营第一名荔非元礼,眼下是夫蒙灵察的牙兵头目,根据边军惯例,虽然荔非元礼并没有在镇守使府的军卒名册里,但他一旦外放,最少也是一个镇将。

    刚才孙秀荣二人是从侧门进来的,是由侧门处的门子引进来的,进来时并没有见到此人,估计也刚到不久。

    孙秀荣何许人,刚才荔非元礼那一丝妒忌不幸被他捕捉到了,心里不禁一凛,暗道:“此人是牙兵头目,那就是我二人的头目,今后可得小心一些才是,何况此人在历史上的名声并不佳”

    荔非元礼在前面带路,经过两进院落后来到了镇守使府邸的第一进,也就是牙兵、仆从、马匹所在的院落,一般情形下,第一进多半由男性下人居住,而第二进则住着管家、贴身小厮、丫环以及专门为客人准备的厢房,第三进、第四进自然是主人以及妻妾子女的住处,刚才孙秀荣等去的是第三进,应该是夫蒙灵察处理私人事务的书房。

    荔非元礼将二人带到最靠近马厩处的一间房舍说道:“节度副使府里人丁众多,眼下就这一间房舍空着,有一处大炕,住上五个人也无问题,倒是便宜了你等”

    以前无论是在胡弩镇还是葱岭守捉城,孙秀荣都有自己独立的院落,没想到了偌大的疏勒城,自己竟然还要与杨守瑜一起住,还要紧挨着气味难闻的马厩住。

    杨守瑜面色一凛,孙秀荣赶紧抓住了他的衣袖,同时向荔非守瑜笑道:“多谢荔非兄,接下来我等有何安排,还请荔非兄不吝赐教”

    荔非守瑜说道:“也没别的,这几日就熟悉熟悉镇守使府的事务再说…..”

    孙秀荣正想进一步请教,外面突然传来了喧闹声,荔非元礼一听一副怒色不禁现在面上,他丢下一句“你等自便,我去去就来”就走了。

    等荔非元礼走远了,杨守瑜向外面猛地吐了一口吐沫,骂道:“也就比我等早一届而已,倒装得像到这里许久了”

    孙秀荣赶紧掩住了他的嘴巴,低声骂道:“老二,你又犯浑了,此地不是葱岭守捉城,更不是胡弩镇,而是有精锐兵马五千,丁口一万户的大城疏勒,俗话说得好,宰相家人七品官,人家已经来了一年多,比我等懂得府里规制,也有更多的人脉,岂能轻易得罪?”

    杨守瑜却心有不甘,“大郎,我等在胡弩镇时,你是镇将,我也是伙长,而此人还是白身一名,他能在镇守使门口伺候,自然得知我等的官身,为何还如此无礼?岂不是要给我等一个下马威?”

    “罢了”,孙秀荣打量了一下这间房舍,除了一个空荡荡的大炕,里面便别无一物,这下也有些恼怒了,“最少也要在大炕上垫些干草吧,我等虽然带了行礼,但岂能将被褥直接扑到土炕上?”

    再看时,房舍倒是很大,但地上、房梁上明显是很久没有打扫了,到处都是灰尘,房梁上也架着蛛网。

    两人的马匹倒是一早就被门子牵到马厩里去了,他们携带的行礼、马鞍都卸下来放在这间房舍里。

    孙秀荣将衣袖卷了起来,对杨守瑜说道:“二郎,你去找管事的人要一些干草,若是有桌椅的话最好,其它的物件儿我等都有,对了,笤帚等物也需要,我等大小也是镇守使的亲兵,彼等总不会为难吧……”

    话还没说完,杨守瑜突然说道:“大郎,你听!”

    孙秀荣一愣,很快就明白他指的是大门外的喧闹声,眼下刚才嘈杂的喧闹声已经变成了两个人的大声说话声。

    一个自然是荔非元礼,一个却是让人十分意外。

    “侯琪!”

    这声音正是侯琪的,“他不是带着一队的轻兵伙回到于阗镇吗?怎地来了此处?”

    在孙秀荣的印象中,侯琪为人低调,在胡弩镇一众低级军官里丝毫不显眼,何况自己先是担任骑兵伙伙长,后来升任西镇镇将后,侯琪已经调回了,故此与他打的交道并不多。

    不过此人无论练兵,带兵,以及平时对待下属都颇有一套,倒是让孙秀荣高看过几眼。

    想了想,孙秀荣让杨守瑜去找管家领一些房舍的物件儿,自己来到了大门口。

    “侯队正!”

    “孙伙长!”

    在镇军的序列里,镇将自然为首,但骑兵伙伙长的地位还在轻兵伙队正之上,侯琪在三年戍边结束后,能从伙长升任对正,除了他管辖的就是一队(一百五十人)人马,实际上的副镇将孙秀荣的举荐也颇为关键,故此,侯琪对他还是十分感激的。

    疏勒镇到胡弩镇有一千多里,一千多里,在此时的人看来肯定是一个遥远的距离,两人又同在一镇共过事,这情分上就大不同,

    “侯队正,你为何在此地?”

    此时,孙秀荣才见到侯琪的脸上隐隐有些泪痕,暗道:“侯琪大小也是一个队正,在唐军的序列里,品级至少是从八品,还在身为疏勒镇田曹的封常清之上,何况大唐一向体恤边军,怎地还会受到欺辱?”

    侯琪是一个三十岁的矮瘦汉子,此时的他穿着一身大唐府兵的战袍,见到孙秀荣时倒是一喜,“大郎,由于胡弩镇孤悬于于阗镇之外,而于阗镇的屯田远不如疏勒镇,哪里有那许多府兵,于是只能从其它屯田较多的地方征调,我就是从疏勒镇调过去的”

    孙秀荣说道:“既然回来了,按照规制,你等在五年内是无须再调到他处了,也就是在疏勒镇本镇有战事发生时进城驻守而已,眼下不在家里好好侍弄庄稼,跑到这里来作甚?”

    “孙镇将”

    此时荔非元礼那高大的身躯插到了孙秀荣与侯琪之间,他先是恶狠狠地瞪了侯琪一眼,接着对孙秀荣说道:“此事与你无关,你还是进房歇着吧”

    当他插到二人之间时,还将手搭在孙秀荣的肩膀上,说完此话后还隐隐带着推劲儿,孙秀荣本来就恼火,没想到他还来了这么一出,脸上也显出了愠色,他暗地里气沉丹田,将身体牢牢地扎结实了,荔非元礼这一推他倒是纹丝不动。

    孙秀荣笑道:“荔非兄,我的房舍除了一处大炕,什么也没有,能否请大兄为我找一些笤帚、干草等物,若是有多余的桌椅就更好了”

    荔非元礼吃了一个暗亏,这才意识到眼前此人可是与自己一样是一年一届跳荡营的头名!与自己不同的是,他还是于阗镇、疏勒镇两镇的第一名,比自己这位疏勒镇的第一名好高了一级,何况他还是镇将级的人物,自己还是托大了。

    孙秀荣接着说道:“荔非兄,你忙你的去吧,我与候兄同僚一场,今日在疏勒镇相遇,也是一场缘分,有些话要说,放心,我等只是叙旧,不会理会关系到镇守使的事,如何?”

    荔非元礼自然不愿意,不过一想,“此人初来乍到,既无职权,又无人望,想插入此事谈何容易,此人虽然官职低微,不过是李泌贵人以及监军大使过过目的人,还是不要轻易得罪了”

    想到这里,他转身对着侯琪说道:“老侯,看在孙镇将的面上,今日就放过你,否则,你在镇守使府大门口喧哗,二十下杖击是少不了的!哼!”

    等荔非元礼进了大门,孙秀荣将侯琪拿到一边,“候兄,天色不早了,快到午饭饭点了,我等不如找一处饭馆,吃饭叙旧,如何?”

    侯琪见孙秀荣三言两语就将荔非元礼打发了,心里便存了一丝希望,赶紧说道:“那敢情好,疏勒城我熟,今日我请客”

    孙秀荣微微一笑,未置可否,他说道:“等一下,我叫一下杨二郎”

    ……

    在疏勒城街市上最大的一间粟特人开设的羊肉馆,二人占住了临街靠窗的桌子,疏勒城是四镇之一,镇守使府所在,还是疏勒都督府所在(也就是疏勒国国王王府所在),虽然官员很多,但像孙秀荣、侯琪这样有着七品、八品武官一起出现还是不多见的,因为像折冲府都尉、校尉以及守捉使、城主这样的更高的官员都有自己独立的府邸,一般情形下是不会出来吃饭的。

    孙秀荣进来后瞄了一下,只见对面的墙角处还有一处楼梯通往二楼,便对胡人模样的小二说道:“楼上还有空座?”

    那小儿说道:“确实是有,不过今日有贵客将二楼整个包了,实在对不住了”

    孙秀荣点点头,他也不是浑不讲理的人,便对他说道:“来一大份用皮牙子、胡椒烧制的羊肉,两份胡饼,一瓮拔汗那葡萄酒……”

    小二说道:“不巧了,拔汗那葡萄酒本就不多,今日全被楼上的贵客包了,眼下就只有疏勒镇的葡萄酒了,其实两者的口感相差无几……”

    这下孙秀荣不禁有些疑惑了,“楼上的客人有几位?怎地将酒水全包了?”

    “嘘”,小二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小声说道:“这位军爷,楼上的客人来头极大,军爷还是少惹为妙”

    孙秀荣点点头,在疏勒镇,能够有如此做派的,无非是守捉使以上的将领,以及镇守使府录事参军这样的文官才有可能,自己初来乍到,还是少惹事才好。

    “…..,罢了,来两瓮克孜勒葡萄酒,一大份葱烧羊肉!”

    见到小二走远了,孙秀荣笑道:“候兄,现在你可以说了”

    侯琪的嘴巴先是嗫嚅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大郎可知晓屯田?”

    “自然知道,我就是在葱岭守捉屯田的府兵,若不是被发配到胡弩镇,我在葱岭守捉可是一个种地的好手……”

    “唉,我说的不是这些,也罢,你年纪尚轻,以前又在葱岭一隅,自然不知晓,我国占据西域之地后,先后在碎叶、庭州、伊州、西州、龟兹、焉耆、疏勒实施屯田,其中以碎叶、龟兹、庭州最多……”

    “慢着”,孙秀荣阻住了他,“候兄是如何知晓这些的?”

    “唉,不瞒大郎,我原本是都护府的田曹,整日与文书账簿打交道就厌倦了,便想投笔从戎,于是便到疏勒镇做了府兵,由于有田曹的经历,很快就升任伙长,有都护府的经历,自然知晓各地屯田的数量”

    “碎叶、龟兹、庭州都是二十屯,十万亩以上,疏勒少一些,也有十屯,五万亩,我当时分到了包括粮田、棉田、麻田、苜蓿田、蔬菜田、油菜田在内的田地一百亩,其中临近渠道的十亩上田便做了种子田”

    “我是从河南道过来的,西域七镇,前来屯田的多半是京畿、太原、河南三处之人”

    “这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