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真桃花石帝国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疏勒镇风云(3)种子田事件(下)
    等孙秀荣来到二楼时,顿时被这里的场景吓了一跳。

    原本也能摆上三四张桌子的楼上只在靠窗的地方摆了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肴,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瓶,有普通陶瓮的,有烧制的光洁锃亮的白瓷瓶,也有来自西域一带的琉璃瓶。

    双眼赤红、衣冠不整的边令诚歪坐在窗边一大张胡椅上,他的一边坐着一个千娇百媚、坦胸露乳的胡女,一边却坐着一个异常俊俏的小宦官,看那岁数,肯定不到十岁。

    在二楼的门口,还站着两个约莫二十出头的宦官,他们身上都挂着横刀,一看就是边令诚的护卫。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脂粉混合着葡萄酒酸甜的味道,门口站着的两位宦官身着青色幞头袍衫,边令诚穿着一身绯色袍服,那位小宦官却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鲜艳衣服,瞧他那模样,多半是汉胡混血,皮肤白皙,面容姣好,你如果说他是一个小女孩也不会错。

    孙秀荣很快就明白了,在葱岭时,他常听守捉使喻文景说起边令诚的事情,此人来到西域后除了贪财弄权,最大的嗜好便是收养长相俊美的胡汉孤儿,阉割后一律收为义子,其中最得宠的是一位叫做边令徽的孤儿,当然了,这自然是边令诚亲自起的姓名。

    再看那胡女,多半是本店的老板娘,胡人风俗开放,边令诚又是两镇监军使,区区一个小店,须臾之间就能让你家破人亡,他来了,肯定得包场,还要老板娘亲自做陪才是。

    “拜见边中丞”

    孙秀荣将长刀递给门口的宦官侍卫,走到离边令诚约莫一丈远的地方施了一礼。

    “坐”

    边令诚的声音响起来了,与之前惯有的阴冷、尖锐相比,此时倒多了一份温和。

    眼下矮桌三面都有人,孙秀荣无法,只得在边令诚正对面跪坐下来了。

    “中丞,还在疏勒镇观察?”

    (观察,唐代用语,监察、视察之意)

    孙秀荣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哼!”

    边令诚的声音又恢复到以往的冷酷带着讥诮的味道。

    “你等刚才不是在楼下说到咱家?”

    孙秀荣心理一凛,暗道:“我等在楼下说话时,特别是提到他时都是凑近了轻声说的,别说高高的二楼了,我与侯琪说话时,一旁的杨守瑜也不一定听得清楚,边令诚竟然在二楼听到了?不可能”

    又想到,“都说阉人极为敏感,但要想听到也谈何容易,多半是他陡然降职,自怨自艾,敏感心发作,到了怀疑全天下的人都在谈论他的地步?”

    于是孙秀荣面便露出一脸莫名其妙的神色,“中丞,这……”

    他相信,一开始他说话时由于声音较大,多半被边令诚猜出来了,但眼下肯定是在套自己的话。

    边令诚冷冷地盯着他看了许久,边令诚是一个保养的很好的三十多岁的白皙汉子,身为宦官自然没有胡须,但仅仅三十多岁的年纪却有了吊梢眉和三角眼,面相与他的声音极为相衬。

    半晌,边令诚说道:“孙郎,你很好,为我追回了桃花石,不过……”

    孙秀荣自然知道想说的是眼下忠王李亨已成为太子,寿王应该没有希望了,对于这些宦官来说,只有依托帝室才能施展权威,除此之外,就是帝室中意的儿女了,但对于宦官来说,一旦跟定某位帝室子女,若是再改换门庭(在位的皇帝除外)那也是不会很容易的。

    安史之乱后的乱象现在还很少出现。

    孙秀荣心里一动,暗道:“既然边令诚已经驾临疏勒镇监军,自己想要安安稳稳用上那些金饼肯定不行了,但这些金饼价值一千贯,虽然对于边令诚来说是一笔小钱,但对于自己来说却是一笔大钱,何况自己今后的筹划都离不开钱财,岂能让其白白地藏在荒郊野外发霉?”

    于是,他一咬牙端直了上身,“中丞,我有罪”

    “哦?”

    若是在以前,边令诚在用从索元礼那里得来的招数审问人犯时听到这话肯定眼睛大亮,但在现在,他的声音里透露着一丝终于释然又或者不出意料的味道。

    “中丞,在山口之战时,在下俘获之物除了这桃花石,还有一些其它的东西……”

    “哦?”

    “当时那人身上除了桃花石,还有十枚金饼,在下从小穷苦惯了,哪里见过真金子,还是黄澄澄的金饼?故此,便将那十枚金饼偷偷藏起来了”

    “哦?那十枚金饼现在藏在何处?”

    “就在疏勒城外废旧军堡的石缝里,我用泥土封好了,中丞可派人前去搜寻”

    “哼!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东西了?”

    “皇天在上,在下不敢再隐瞒了”

    “…….”

    半晌,边令诚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随即他拍了拍手,只见正在门口驻守的两个宦官中的一位从身上掏出一个小包裹,然后呈递给了边令诚。

    边令诚扔到孙秀荣面前,那个包裹虽小,但里面的东西却很沉,砸在桌子上发出“咣当”的巨响。

    “揭开它!”

    孙秀荣只得将其解开了,刚一揭开包裹,一阵明晃晃的亮光便从其中发射出来!

    金饼!

    孙秀荣一颗心沉到了谷地,虽然不能明确这些金饼就是他藏起来的那些,因为边令诚身上肯定不止在瓦罕谷地丢掉的那些财宝,他在龟兹以及其它几镇多半还有私藏,但他作为两镇监军大使,到区区胡饼店吃饭为何要携带这么多金饼?

    若是他一早就看穿了自己,但又如何得知我今日会到这里来吃饭?

    只有一个解释,自己不但在这里,就是在胡弩镇,私藏金饼的举动也没瞒过他,也不只是什么原因,此人竟然饶过了自己,自己进入疏勒城之前,一路上虽然人数不多,但其中肯定有边令诚的人!

    自己进入镇守使府后,他的人就将金饼起了出来并呈给了边令诚,而边令诚恰好在这里吃饭,不不不,应该说借酒浇愁。

    若是自己再隐瞒下去的话肯定是讨不了好去,区区一个荔非元礼就让自己头痛不已,何况是两镇的监军大使?边令诚虽然失势了,但依旧是两镇名义上的最高长官!

    若是边令诚要对付自己,孙秀荣相信夫蒙灵察是会毫不犹疑将自己扔出去的。

    “我就问你一句话”

    边令诚声音还是带着惯常的讥诮,但少了一丝冷酷,多少让孙秀荣有些安慰。

    “你为何会将桃花石献出来,而单单留下金饼?”

    “回禀中丞,我……以为桃花石无论如何都没有金饼值钱,故此……”

    说这话的时候,他暗自运了一口气,脸上很快显出了红晕。

    “哈哈哈,好你的孙郎,如此悍勇,却贪图一些小钱?你这厮,你可知道,在我眼里,再多十倍的金饼也比不上桃花石?”

    孙秀荣憨笑道:“中丞,这是何故?西域一带鲜艳的瑟瑟石多得是,比桃花石鲜艳的更多,我在葱岭时,那里的胡人独爱红色的石头,那桃花石不白不红,无非是中间……”

    “咳咳”

    随着边令诚这咳嗽声响起,孙秀荣赶紧打住了,桃花石在西域一带虽然罕见,但也并不是没有,但内中有蝴蝶琥珀的桃花石是极为罕见的,边令诚肯定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

    “你这憨货,也罢,瞧在你追回桃花石有功的份儿上,咱家今日就饶了你,对了,你不是去夫蒙灵察府上当差了嘛,怎地到了这里?”

    孙秀荣心里一动,干脆就将他进入夫蒙灵察府邸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部说了。

    听完此话,边令诚笑道:“区区千亩种子田有什么紧要?只要我跟夫蒙灵察说一说,荔非元礼他们肯定乖乖地将田地还回去”

    孙秀荣说道:“多谢中丞美意,还是算了,我初来乍到,若是因为种子田的事情与镇守使的亲兵有了龃龉实在不美,此事我已经同侯琪说了,将置换回来的旱地种上草料或棉花也就是了,实在不行,我可以协助彼等用水车引水,虽然比不上以前的种子田,但当做中田使用还是可行的”

    边令诚点点头,他的眼里也有了一丝赞许的意思。

    “那住处呢?你现在是镇将,从七品下,按说也应该有独立的宅子才是,岂能与那些白身牙兵混在一处?”

    “回禀中丞,在镇守使没有做出最终安置之前,在下还是住在马厩旁边好了”

    “也罢,你下去吧”

    孙秀荣向边令诚再施了一礼,整整衣袖就往楼梯口走去,还没走到那里,便感到有一物向他袭来。

    若是在以往,他肯定是能躲过的,但在今日,他故意没躲开。

    等他转过身来,只见那个装着金饼的小包裹正掉在地上。

    对面的边令诚笑道:“看在你这厮还有些许功劳的份上,这金饼就赏给你了,还有,里面有一串钥匙,在城西靠进赤河的地方,在闹市里有一处两进的宅子,现在就是你的了”

    (赤河,后世克孜勒河,环绕疏勒城而过)

    “这……”

    “还愣着作甚,大大方方住进去,我看那夫蒙羌奴能将你如何?!”

    ……

    送别侯琪后,孙秀荣、杨守瑜走到那处闹市区,只见是一处大多数是疏勒人住的胡区,在闹市的正中间,四面都是街市,十分热闹,一座幽静的唐式小院静立其中。

    小院只有一处房门,孙秀荣用边令诚给他的钥匙打开了大门,只见第一进的马厩、杂物、地面都很干净,一看就是有人经常过来打扫,第二进的院门并没有上锁,一推院门就打开了。

    第二进正中有一间客厅,一间书房,两间卧房,两侧还有各两间卧房,房间里一应家私、被褥等物俱全。

    院子里还有一处凉亭,四处载满了花草。

    杨守瑜开心地在院子里跑着,一边跑还大笑道:“大郎,我等有住处了,我等有住处了”

    孙秀荣却说道:“回去吧,现在还不是住在这里的时候,不过却可以在这里待一会”

    “这是为何?”

    “等下你就知道了”

    在边令诚这处小院子待了约莫一个时辰后,两人来到闹市区,用一枚金饼换了五十贯铜钱,以及五个银饼,一贯铜钱就是六斤,五十贯重达三百斤,不过两人都是力大之人,一人扛着一百五十斤铜钱回到了镇守使府。

    等他们回到镇守使府有着四杆大旗的镇守使府大门前时,夫蒙灵察的管家带着康怀顺、荔非元礼笑吟吟地对他们说道:“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