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真桃花石帝国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奇袭”怛逻斯(1)石堡
    “大郎”

    杨守瑜正在向孙秀荣汇报石堡附近的情况。

    “这座石堡不禁锁着从纳伦过来的小道,还同时锁着从热海东面过来的道路,与其说是守卫着从纳伦过来的道路,还不如说是守着从热海西来的道路,那条道路明显比我等这里的宽阔一些”

    “哦?”,孙秀荣顿时来了精神,“说不定夫蒙灵察的大军就是从这里来的,但他若是从热海西边过来的,必定知晓有一处石堡,为何不提前告诉我?”

    便问道:“跟着你前出探路的少年兵有谁走过这条道路?”

    杨守瑜将一个身形中等,稚嫩的脸上隐隐带着一丝狡黠神色的少年推了出来,此人孙秀荣倒认识,一个逃到纳伦盆地的突厥牧户后代,原本只有一个小名,因为他父亲来自西突厥鼠尼施部,母亲来自另外一个部落阿悉结,报名参加少年兵后,孙秀荣将鼠尼施改成“苏尼施”,以苏为其姓,并根据其母亲部落阿悉结配以“希杰”的名字,合起来就是苏希杰。

    此人一幅标准突厥人长相,见到孙秀荣后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说道:“司马,以前我父亲的部落就在热海南边,而母亲的部落就在碎叶川上游,碎叶川一开始几乎与雪山平行,抵近热海附近后并没有注入此海,而是折向北,在叶支城附近再次折向西边”

    “我是五年前才迁到纳伦的,十岁的时候曾跟着父亲沿着碎叶川上游一直逆流而上,司马,你可知晓我等一侧的小河是什么河?”

    “途中小河一路上不计其数,我哪里知晓?”

    “司马,在石堡东侧的大道就是碎叶川的干流所在,虽然只是最上游的干流,但确实是干流,而从南边过来的小河是其支流,算起来它也是碎叶川”

    “若是从热海西边沿着碎叶川河谷往西走,比起我等从纳伦出发大概要多出两到三日的路程……”

    这下孙秀荣完全明白了,夫蒙灵察的大军多半是从莫贺达干控制的突骑施部落所在碎叶川上游一带过来的,难怪他说要晚到两到三日。

    但问题是,就算他们是从这条道路过来的,一旦进入怛逻斯河谷,还是无法遮蔽行踪,而一进入怛逻斯谷,尔微特勒就会第一时间知晓,也无法突然杀到怛逻斯城下援救自己啊。

    他想来想去,最终也没有明白,干脆不想了,无论如何,想要愉快地做一个合格的炮灰,还是要攻破石堡进入怛逻斯河谷后再说,否则,你连一个合格的炮灰也做不到。

    站在一座布满树木的小山上,孙秀荣从缝隙中观察了许久,回头问苏希杰:“我等所在的碎叶川支流是在石堡以东大约一百丈的地方汇入干流的,但干流在石堡的方向却消失了……”

    “司马,刚才我忘了说,碎叶川干流上游原本是穿过石堡所在的峡谷的,峡谷只要大约半里长,最窄处只有不到一丈宽,五年前这里是没有石堡的,多半是苏禄叶护死后,左翼五部与右翼五部互相提防,而突骑施本就是左翼的大部,长期处于西方”

    “突骑施取代突厥后,便以左翼为重,也是黑姓的核心地带,彼等为了控制右翼,让莫贺达干的部落迁到热海附近,但随着莫贺达干吸收了太多以前右翼的部落丁口,左翼对其也逐渐警惕起来,多半就是在去年才修建的这处石堡”

    “越过这座石堡后,还有大约五十里才能进入怛逻斯河谷,不过过了峡谷后道路就宽阔许多,可以并行四匹马,到了河谷后在怛逻斯河两岸都可以通行上万的大军……”

    “这么说,这座石堡就是建在峡谷上面,下面有河流通过?”

    “应该是的,若是我猜的不错,他们吃的水也是从河里运上来的,估计彼等在河流上修建了简易的水坝,水坝不高,但足够直接在里面将水提上来就是了,以前在突骑施各部中,在险要处都会这么干,右翼各部也是这么干的,往往有一个大桶,用绞盘提上来,一桶就可以满足堡子里所有人一日饮用所需……”

    孙秀荣眼睛一亮,“这么大的桶?”

    “是的,恐怕有一两百斤”

    孙秀荣点点头,问杨守瑜,“二郎,从纳伦出发后,我等走了几日?”

    杨守瑜说道:“十二日,差不多提前了两日”

    “够了,今晚就在石堡附近驻扎,注意,不要生火!不要发出声响,违令者,斩!”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不敢吱声了,他们都知晓眼前此人虽然才十九岁,但在胡弩镇可是真杀过人的。

    ……

    夜幕逐渐降临了。

    石堡。

    这座石堡确实是建在峡谷上面的,确切地说是先在峡谷上架好一排木头,然后再在上面建造石堡即可,在石堡正中露出了一个方圆四尺的洞口,一根粗大的麻绳正吊在这洞口里。

    夜幕降临后,石堡里的六个突骑施士兵正在费力地用绞盘将一个大桶绞上来,今日,这桶里的水似乎比往日重了一些,但也重的有限,这绞盘是粟特人设计的,而在木头上修建石堡则是留在碎叶川流域的唐人设计的。

    突骑施人确实在石堡另外一面的河水里修建了一道拦水坝,高约六尺,距离石堡底部还有两丈高,按照突骑施人的想法,想要在六尺深的水里对高达两丈的石堡实施攻击实在无法想象。

    石堡有两层,底层约莫半亩大小,只在石壁中间悬着一盏油灯,昏暗的灯光让整个下层都是昏昏沉沉的,绞盘的手柄分成两部分,一边站着三个人,在六个人的合力下,重达两百多斤的大水桶终于绞上来了。

    黑乎乎的大桶慢慢地露出了洞口!

    当大桶露出洞口后,另外两个士兵将其推到一边,然后将放在那里供众人饮用。

    果然,当大桶终于停住后,这八个士兵首先拿起了自己的木碗准备舀水喝,正在此时,变故发生了!

    从大桶里出现两个人!

    一阵刀光闪过之后,首先扑上来喝水的三个人全部捂住脖子跌倒在地上,而大桶里的另外一个人手上的弓箭箭无虚发,几个呼吸间就将剩余几个人射倒在地!

    突然的变故让石堡里的人都惊呆了,此时若是一个醒目的人砍断绞绳,用力将木桶推向洞口,这两个人都逃不过一劫,但刹那间的变故让所有的人都失去了勇气和判断力——这两个人的脸上都用白粉涂成妖魔鬼怪的模样,看起来十分吓人。

    镇住底层的士兵后,这两个人立即跳出了水桶,一人用弓箭掩护,一人将绞盘固定后,一脚将木桶踢了下去。

    此时,底层的突骑施士兵才醒悟过来,这两人不是魔鬼,而是敌人!

    但已经晚了,虽然灯光昏暗,两人中那矮一些的粗壮汉子箭无虚发,没多久底层的士兵全部当场射杀!

    而另外一人则用弓箭对准了通往二层的楼梯口,底层的惨叫声早就惊动了上面的人,可惜在那高个子的射击下,楼梯口没多久便堆满了尸体。

    在高个子的掩护下,矮个子将对面那处唯一通往外界的大门打开了,没多久,外面也传来箭枝破碎夜空形成的“咻咻”声,再过一阵子,一些人顶着盾牌从大门过来了。

    所有的人都是湿漉漉的。

    此时,只见一个高壮的汉子左手端着一面大盾,右手握着一把厚重的闪烁着火纹的钢刀沿着楼梯扑了上去。

    另外一人见到那高个子后喊了一声“司马…..”,话音未落,他便一脚踏空,幸亏被那高个子拉住了,否则他会一头扎进下面两丈远的深水里。

    原来,这高个子正是孙秀荣装扮的,那箭术骇人听闻的矮个子自然就是杨守瑜了,顶着盾牌向上攻的是左营队正哥舒迷奴!

    又是一阵惨叫声从二楼传来,此时,杨守瑜在一个士兵的掩护下也踏上了二楼的楼梯。

    随即又有好几个手持盾牌的少年兵攻了上去。

    喊杀声不断从上面传来,但只不过过了大约半刻的功夫声音便停歇了,随即从楼梯口出现了杨守瑜那张抹得惨白的大脸。

    大脸带着笑意,若不是孙秀荣知晓究竟,冷不防肯定会吓一跳。

    “大郎,解决了,一共三十人,竟然还有一个胡妓,由于灯光太过昏暗,也不幸被我射杀了”

    孙秀荣点点头,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暗道:“终于解决了,不过这只是第一道关卡,前面还有五十里的宽阔谷地,之后才是怛逻斯河谷,娘的,这奇袭还真不好做啊”

    他正要招呼众人休息,突然想到一事,便又下了命令。

    “南弓熏”

    “到!”

    “你挑出三十人穿上突骑施人的衣服继续向前赶,连夜摸到怛逻斯河谷附近,有情形立即返回来汇报”

    由于石堡拦路,马匹不能通过,南弓熏等人只能步行前往,不过他倒是毫无惧色,点起了三十人后便出发了。

    “大郎,你看……”

    “看什么看,无非是将石堡推倒,抑或将拦水坝挖掉,否则就不想顺顺当当通过了,对了,堡子里有什么缴获没有?”

    “有一些粮食和肉干、粗盐,除此之外便没有了”

    “嗯,将粮食搬到那一头的道路上,然后推倒…….”

    此时,宇文邕奴那张俊脸露了出来。

    “司马,不需要这样,一把火就解决了,只要下面的木头烧了,此堡自然毁了”

    孙秀荣冷哼一声,“我自然知晓这一点,不过若是出现大的火光,这附近还有突骑施的暗探的话,我等岂不是暴露了?”

    宇文邕奴挠挠头,脸上不禁显出了一丝羞红,不过在昏暗的灯光下并不显著。

    “耿思都”

    “在,命令你连夜推倒此堡,注意,要先从二楼开始推,一层层往下削,千万不可全部对准一个方向使蛮力!”

    “知道了”

    ……

    当东方第一缕晨曦洒向大地时,前面的南弓熏已经回来了,而耿思都的中营忙了一夜后也将石堡推倒了,露出了河岸一侧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