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真桃花石帝国 > 正文 第二章 先军怛逻斯(2)新募兵制
    “再就是那些少年兵了”

    “职部正想说此事了,不如将彼等都纳入府兵吧”

    “不妥,若是在内地,纳入府兵影响不大,但这是在异域,离大唐最近的直属镇守府疏勒镇超过千里,若是从拔焕城出发也要七八百里,更兼山川阻隔,就算八百里加急也要三日才能到”

    “故此,必须让都督府时刻保持一支能够震慑诸部的常备军,不是新到四千户胡汉农户吗?从中同样挑选一千人十五岁到十八岁的少年加入少年兵”

    “大郎,既是要压服诸部,不如挑选十八岁以上成丁之人”

    “不行,封兄,你也见到了,大唐想要在此地屯田十分不易,天山南北各出一队府兵已经是使出了全部的力气,这也才一千人,而周围的胡人部落加起来肯定超过十万户,以千户对十万户,我不是班超,也不是陈汤,实在支应不过来”

    “故此,利用在下在纳伦时建下的些许名声暂时将南弓部、哥舒部,对了,还是哥舒别部,正部还在怛逻斯河两岸呢,将两部暂时压服,短时间尚可,时间一长肯定会出问题,故此,就必须充分利用彼等人力”

    “南弓部出自霫部,面目与我等相似,只是语言不同,若是不趁着彼等年少,教授其修习汉文汉语,遵守汉人规制,反而蹉跎于怛逻斯一事无成?合纵连横自然是好,不过眼下大唐在西域并非一枝独秀,尚有吐蕃、大食在一侧掣肘”

    “徐徐教化,入华夏则华夏,何分胡汉?如此一来,彼等必定心向华夏,有了南弓部、哥舒别部,自然会有其他诸部渐次而来,比如上次我在雪山下面祭奠阵亡将士来的葛逻禄、阿利施部落,彼等人数不多,夹在突厥大部中瑟瑟发抖,我等既然已经在怛逻斯立下了旗号,岂能让这些部落都投靠了突厥大部?”

    “少年是各部的未来,假以时日,这些少年都功成名就了,正好给各部做出榜样,然后会有更多的少年络绎而来,先是少年,若我大唐在怛逻斯立住了脚跟,青壮也会前赴后继,不是本督开口,我有信心在三年之内将诚心归附于都督府的部落扩大到两万户,加上汉人府兵,稳固整个雪山北麓也不在话下!”

    “整个雪山北麓?大郎莫非对碎叶城也有想法?”

    “那是自然,眼下朝廷一来没有意识到整个雪山北麓的重要性,二来也是对莫贺达干有一个交待,而将整个北麓分成两半”

    “但莫贺达干也只有两万户,其东北边是盘踞伊丽河流域的胡禄居大部,东边是两大哥舒部落,都不是好相与的,故此,彼等便只能向纳伦地、怛逻斯扩展,放心吧,以莫贺达干的心思,绝对是不会眼看着雪山北麓被大唐生生分出去一半的,本督所辖区域一定首当其冲”

    “那干脆灭了莫贺达干,将都督府的疆域彻底与大唐连接起来?”

    孙秀荣心理一凛,暗忖:“那可不是我愿意看到的,隔着处木昆部,大唐的人就不会频繁到都督府来巡视,若是处木昆部没有了,自己岂不是被夫蒙灵察手拿把掐?不行不行”

    嘴里却说道:“谈何容易?西突厥灭亡后,突骑施兴起,尤以右翼为重,左翼现在只剩下三部,阿悉结的都摩度肯定也有一统哥舒、拔塞干两部的心思,右翼中除了突骑施,便是胡禄居、处木昆两部,另外两部都被突骑施兼并了”

    “都摩度、莫贺达干号称突骑施汗国黑姓大将,东、西叶护,手里头肯定还是有两下子的,彼等不像我等,从牧户里抽调兵力时思前想后,一旦大的战事发生时,肯定是全数动员的,那最少也有一万五千精骑,若是联络上右翼其它部落,更是了不得,以都督府眼下的形势能占住怛逻斯,分隔阿悉结、哥舒就不错了,想要彻底消灭莫贺达干,并稳住热海南部的形势,至少要有一个军团才行”

    “何况,一旦将莫贺达干消灭了,其它大部必定不安,人家会想,连被大唐册封为突骑施可汗的莫贺达干都被消灭了,遑论其他?反而会让步彼等汇聚在一起,若是其中有一位雄才大略人物,重建西突厥汗国也不是没有可能!”

    封常清点点头,“确实如此,不过这常备军就达到了三千人,规制如何?是否效仿京师卫军?”

    孙秀荣摇摇头,“自然不是,京师卫军实际上还是府兵,不过是抽调的府兵精锐罢了,轮值时间也长一些,在怛逻斯,我决定让这些少年兵成为职业兵……”

    “职业兵?”

    “咳咳,就是采取募兵的法子,在我大唐府兵序列里,只有管辖一百五十人的队正以上军官拥有职田,一万人里面最多百人拥有固定的俸禄,对于这些少年兵,只要彼等见到当兵的收益远大于放牧,自然会甘心在军营里待下去”

    “就拿队正来举例,其一年俸禄是:奉钱十五贯,奉料五十石,职田两百亩,仆役钱一年五贯,不少了,养活一大家子完全不成问题,而队正以下者全部是自筹粮饷、武备的府兵,若还是用府兵的规制来打发彼等就不行了”

    “西域职田有限,但奉钱、奉料还是不应该少了,否则彼等何必在此当兵?非但如此,我等给予的奉钱料钱应该高过彼等喂养牛马所得才行,先不说牛羊,就说这奉料”

    “眼下汉人农户,一户人家耕种五十亩土地正好,再多就有些吃力了,再少又只能养活自己,不能贡献国家,一户往往有壮丁、壮妇三口,平均下来就是每人可耕种十五亩田地,这里的小麦若是拾掇得好的话,亩产一石还是做得到的”

    “十五石,三成上缴的地方作为田赋,还剩十石,抛去种子、谷壳,还有八石,每人一年下来最多吃上四石,这就余下四石,这里粮食价格稍贵,约莫一贯一石,他就可以留下两石应急,卖出两石,这就是两贯钱”

    “两贯钱,按照西域的物价,可置办棉布、麻布各一匹,加上一口横刀,就没有再多的余钱了,但若是八石全部卖出,则可以置办起全套武备,马匹另算”

    “故此,我等给普通士兵的俸禄不能少于八石,彼等衣着、马匹、吃食都由官府度曹支应,每年还能落下八石粮或者八贯钱,这才有奔头”

    “这样,没有品级者,每年十贯,年过二十五岁还可成家,成家后家属也可以调到军营附近,可就近照顾”

    “我算过,在怛逻斯附近有二十万亩田地,我已经拿出五万亩作为公田,也就是各级官员的职田,十五万亩都是纳税田,三成就是四万多石,每年三千常备军每年需要消耗万余石,加上奉料的发放,刚刚好”

    “打下怛逻斯时,我缴获了尔微特勒大约两万贯,每年再收购一万石作为储备就是了”

    “大郎,若是这钱财用完了……”

    “那是我接下里要同你说的。怛逻斯附近可开垦良田五十万亩,眼下只有二十万亩,不是土地不够,而是人手不够,八千户牧户抛去刚才所说的三千府兵,还剩五千户,里面能够在参与战事者最多三千户,眼下都安置在怛逻斯城附近方圆两百里的范围里放牧”

    “没有谁是天生的农夫,这里的胡人,也就是粟特人就是大月氏的后代,以前也是游牧的,但眼下却以耕种为主,放牧为辅,更是有大量的人经商,从事各类匠户的也不少,故此,南弓部、哥舒部就不能种地?”

    “我准备先让其中的一千户变成农户,每户分五十亩田地,这也才五万亩,这几年,随着大食人不断向北逼迫,想必会有更多的粟特农户会逃到这里,而在大唐腹地,封兄你不是外人,我就直话直说了,听说京畿、河南、太原三地的府兵制完全破坏殆尽,大量的无地农户孤苦无依,四处飘零,以作仆役、打短工或者租种过活”

    “封兄作为长史,自然有责任向朝廷上书,向这里迁徙更多汉人农户,三年,若是每年能有一千户,整个西域的形势就完全稳定下来了!”

    “对了,葛逻禄、阿利施都是农牧皆宜的部落,干脆与彼等结盟,让其农户到怛逻斯来种地,我问过葛逻禄大萨满…..”

    “大萨满?那是何物?”

    “咳咳,忘了告诉你了,这些小部落都是信仰山川日月的部落,部落里有一些人专门通过某种祭祀舞蹈仪式来与上苍沟通,或占卜,或治病,不一而足,上次我在雪山下祭奠阵亡士兵时曾经请他们来到怛逻斯一起观摩,彼等深为感动”

    “我阿耶跟着一些被发配到葱岭的契丹人学过这些仪式,也传给我了,故此……”

    “大郎!”,封常清脸色变了,“你教娃娃兵读书识字,学习汉话也就罢了,那是教化有方,但这……”

    孙秀荣说道:“非也,这里的部落众多,信仰繁多,有些已经深入骨髓,想要旦夕纳入教化范畴谈何容易?暂时虚与委蛇,让彼等为我所用岂不更好?眼下我等四周险象环生,自然要有权宜之计!”

    “唉”,封常清叹了一口气,“大郎说的在理,也罢,既然是权宜之计,那就管三年再说吧,对了,你老是在说三年,为何有这一说?”

    孙秀荣笑道:“封兄,三年后,这些少年兵最小的也有十八岁,最大的二十一二岁了,经过三年的修习、操练、历练,早就成了一支精锐之师,若是铠甲等配合得上,就以这三千精锐,我都有信心与莫贺达干干上一仗!”

    “原来如此!这么说在三年内你还是会与莫贺达干相安无事?”

    “也只是一个大概的算法,一年之内自然不行,其实到了两年后也有了一战之力,到时候再说吧,若是莫贺达干老老实实臣服我大唐,我等岂不更好?”

    封常清暗忖:“从你一路来的行径,就没有安分的时候,信你才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