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真桃花石帝国 > 正文 第十四章 婚礼(下)礼物
    跟着边令诚来的还有一位专程从长安过来的鸿胪寺官员以及专司公主、郡主嫁娶事务的内谒者太监一名,孙秀荣见过后自然有一袋瑟瑟石奉上。

    皇帝也有礼物赐给孙秀荣,既然是皇帝钦赐,肯定也是有诏书的:

    “……特赐金饼十枚,银饼二十枚,新钱五十贯,宫绸一百匹…..”

    这些都是皇帝从自己的私库大盈库调拨出来的,专司打赏文武官员用的,虽然差强人意,但人家从长安千里迢迢运过来这心意还是不可怠慢了,孙秀荣赶紧跪下来谢恩。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孙秀荣的内行官宇文邕奴便当起了那专门登记礼物的人,一般人将礼物交给他后,他会在账簿上写下来,但有头有脸的人物肯定是要将礼物当面交给孙秀荣的,这也是此时婚礼上的重要环节。

    等着内谒者太监宣读诏书完毕,接下来各人就要将各自的礼物唱出来了,眼下虽然像夫蒙灵察、程千里等高管没有亲至,不过他们的外行官是他们的代表,按照职位高低,大家都正等着边令诚,但边令诚却说道:“还是司马先说吧,咱家的最后再说”

    独孤峻只得站起来说道:“大郎,当时你在纳伦地立下大功,并荣登纳伦都督府司马一职,当时你才十九岁,我就觉得至少还有好几年你才会立下新功,没想到才区区两年,你又高升为都督,可喜可贺啊,今日是你的大喜日子,老夫没有别的”

    只见他的手上托着一个用青色绸布包裹着的书匣,约莫五寸长、三寸宽、三寸厚,正面还有几个大字——“论语”。

    “你身在胡地,在纳伦时就知晓要用微言大义感化胡人少年,我见你身边并无半本书籍,这套论语跟着我已经有些年头了,上面有我多年的心得,如今就便宜你了”

    孙秀荣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还是还了一礼,然后接过了书匣。

    “多谢司马”

    康怀顺说道:“都督,来之前节度使说了,‘你是由节度使亲自从跳荡营拣拔出来的,如今高居都督之位,他老人家高兴得很,听说你又招收了两千胡人少年,总数达到三千,足以支应大小事务,准许你安排人手去龟兹镇领取军服三千套’”

    此一节倒是孙秀荣没有想到的,无论如何,夫蒙灵察对他依旧有知遇之恩,他赶紧回道:“多谢节度使,在下没齿难忘”

    “还有呢”,康怀顺笑道,“今日是你与郡主的大喜日子,节度使听说你家里只有一对边中丞送给你的老仆,这哪儿能够,钱财等物对你用处不大,特选了五队年少童仆,五男五女,胡汉皆有,今后就留在你这里伺候”

    孙秀荣暗道:“莫非里面有他的眼线,不管了,先收下再说”

    便道:“多谢镇守使”

    马璘上前说道:“孙郎,你是历届跳荡营最杰出者,在下甚为佩服,节度副使托我给你带来了北庭骏马十匹作为贺礼”

    “多谢节度副使”

    “还有,上次你我去拔汗那,我见你对我的流星锤有些兴趣,便让人又打了一副,都是用精铁打成,手柄是镀金的,孙郎,在下只是小小的外行官,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另外对于如何配合长枪使用,我也写了一些心得,希望能对你有用”

    孙秀荣内心十分感激,上次他对流星锤只是顺口一说,如今有了骑兵用的短弩,他肯定是不会再用流星锤了,但马璘的拳拳之心、殷殷之情不可辜负了,他赶紧抱拳说道:“马郎有心了,多谢”

    段秀实笑道:“瞧你个马璘,人家新婚大礼,你不送金银珠宝也就是了,如何巴巴地送来一个流星锤,难道要孙郎用此锤对付郡主?”

    此话一出,自然哄堂皆笑。

    不过马璘似乎也不着恼,也笑道:“我倒要瞧瞧段虞候有什么大礼送上”

    “虞候?”

    “呵呵,段郎眼下既是高镇守使的外行官,还兼任着对吐蕃方向的虞候之职”

    “原来如此”

    “孙郎,高将军送给你的是一对正宗和田玉制成的玉如意,一阴一阳,你和郡主正好一对,另外,你也知晓,镇守使是高丽人,那里出产高丽参,这次一并给你带来了一匣,据说都是百年品相”

    “多谢镇守使”

    “另外,孙郎你是知道的,我家并无余财,不过得知你既精于兵事,对农事也很上心,特托人从沙州弄来一部《齐民要术》,愿此书对你有所裨益”

    孙秀荣自然大喜,贾思勰的《齐民要术》可是与后世徐光启的《农政全书》一时瑜亮啊,那里面对于各种作物的种植方法有详细的记载,对于各种食物的做法也有所涉猎,还有各种酒类的制作方法,这本书别人不在乎,他孙秀荣却是十分看重的。

    “多谢段郎”

    等唐人这边的礼物送完了,石国的王子那俱车鼻施、史国王子史泰染缅联袂上前说道:“上次哥舒迷奴与你的度支曹来到石国、史国购买棉花、粮食时,迷奴曾说其怛逻斯附近田地虽多,但农人缺乏”

    “恰好了,安国、康国等国由于陷于大食人手里,不少信奉祆教的农户逃到石国、史国了,我等农田也有限,就算让彼等全部租种也不够,便说你这里正好缺人手,还与长史打过赌,便凑了两千户过来了,眼下还在阿斯哈堡附近”

    这下孙秀荣有些感激涕零了,虽然知晓彼等已经将自己视为所谓的拯救光明的使者之一,不过人家一下花费如此大的心血将农户送过来还是异常难得的,无论如何,他们对自己都有大恩。

    “多谢二位,请回去之后替我向国王问好”

    史泰染缅笑道:“孙郎,我这里尚有礼物送上,明日再说与你听”

    孙秀荣倒是有些诧异了,他暗忖:“史泰染缅是祆教的妙火使者,难道又接到了教主的什么任务需要我协助?以我现在的能力,是没有办法对大食人下手的,那会是什么?”

    又想到他既然不在此说出,自然有些隐秘,便说道:“那好,王子有心了”

    接下来就是各部的礼物了,都摩度拿下珍珠河下游的药杀水流域后,领地就极度靠近咸海了,他送给孙秀荣的礼物是“细盐”十石,“骏马”五十匹,而藏在沼泽地的乙室钵让乙失密给他带来了如今极为珍贵的黑麦种子十石,用黑麦酿造的酒水十坛,上次与乙室钵会面时孙秀荣就提出来要向他购买黑麦的种子,没想到这次他竟然让乙失密送过来了。

    “多谢特勤

    当着大唐诸人的面,孙秀荣是不好当面说出“多谢大汗”四字的,乙室钵自称特勤,干脆就以此称呼他。

    哥舒海的礼物也是骏马和上等皮毛,在怛逻斯河两岸的山上,紫貂、野狐、豹子、黑熊众多,这次他给孙秀荣的礼物是一百匹骏马,十张品相极佳的貂皮、狐皮。

    而阿利施部落的大萨满阿史那骨啜给孙秀荣的礼物则是骏马五十匹,都是白色的,青牛五十头,显然也是知道青牛白马的贵重的。

    莫贺达干的礼物是玉马一对,银锭十颗,倒也符合他占据顿多银矿主人的身份。

    孙秀荣是第一次见到这位突骑施新任可汗,虽然眼下他只能管束处木昆、斛瑟罗两个部落,不过一个两万五千户的大部在实力上依旧位居西突厥各部之冠,这样的礼物不好也不坏,对于他这样的人物,孙秀荣自然在面子上不敢怠慢。

    “多谢大汗”

    莫贺达干凑近他说道:“今日是你的大喜日子,就不与你啰嗦了,明日是否有空?”

    孙秀荣暗道:“这才是你来这里的真实目的吧,也罢,与你见上一见,倒是要看看你到底在想什么”

    “大汗,自然有的”

    “那好,哈哈哈”

    达奚文明也带着笑意上来了,他是一个典型的吐谷浑人模样,身材中等,看起来还有些精瘦,但此人的双手骨节都很粗大,一看就是长期练武之人,四十左右,留着发辫和山羊胡子,一双小眼睛不时散发出精光,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左手拇指上戴着一枚雕刻着骷颅头的白色骨戒。

    “难道此人也加入到了苯教?”

    正想着,达奚文明开口说道:“都督,听说你是契丹之后……”

    他是用鲜卑语说的,在场的没有一个听得懂,但孙秀荣还是听懂了,虽然有些别扭,但他依旧听懂了,因为这种语言与契丹语有些接近,而契丹语与后世的蒙古语、满语也有些接近,对于孙秀荣来说,就好像后世一个说普通话的突然遇到一个说粤语的,虽然有些难度,但依旧能听懂一些。

    作为一部之长,达奚文明自然会说唐语,但他如此做派,肯定是从某些人那里听到了孙秀荣的消息。

    “我送你一对上品猎鹰,一对獒犬,十名美女”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带着些许坏笑,“都是处女”

    孙秀荣倒是一怔,对于女人他并不特别在意,但此人送他猎鹰和獒犬(吐谷浑部落送的就是后世的藏獒),肯定是别有用意的。

    “多谢可汗”,孙秀荣同样用契丹语回答了他,当然了,这是一种被他改造了的契丹语,达奚文明听到后也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而被孙秀荣亲自劝说迁徙过来的弓月部,则由萨哈连出面了,“都督,你在南弓部就纳了三千少年兵,怎地在我部就要了一千?我部男丁众多的牧户多得是,除开那一千,与索葛大汗商议过后又凑了两千户,还望都督莫要推辞”

    这真正是重礼了,对于南弓部、哥舒别部,由于自己有威望在先,加上又要迎娶南弓晓月,自己已经将他们当成自己的部落了,如何行事都能直言无忌,但但对于刚刚迁过来的弓月部他就不能这么做了,一旦压服过甚反而适得其反,本来是想徐徐图之的,没想到萨哈连竟然如此识相。

    “多谢”,孙秀荣紧紧抓住了他的手。

    当晚,当宴会过后,边令诚叫住了他,“孙郎,我的礼物已经在你手中了,你可要好好看管才是”

    孙秀荣心理一凛,“难道他要将寄存在我这里的桃花石送给我?”

    正想询问一句,边令诚却在小宦官的扶持之下远去了。

    等他回到卧房,那些诸人送给他的贵重礼物都堆在角落里,独孤峻送给他的《论语》和段秀实送给他的《齐民要术》则放在桌子上。

    而南弓晓月已经躺在床上了,床前的纱帘里影影绰绰的,让他不禁有些按捺不住。

    不过他还是来到书桌面前拿起了独孤峻的那套《论语》。

    将书匣打开后,放在最上面的确实是三册《论语》,但在最下面还有一本书。

    “大唐世家名录?”

    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书,不过当他略略翻了几页后不禁大惊失色。

    原来这是大唐版的护官符!

    而他自己的身世也在这本书里记载的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