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真桃花石帝国 > 正文 第三十章 龟兹镇(7)再会白孝德
    几日后,军官拔擢、任命的手续全部办好了,不过由于需要到长安兵部备案,他们的文牒、令牌、令旗还没有,只有在兵部职方司备案通过后,节度使府司马下辖录事参军才能安排人具体制作。

    不过孙秀荣手中也拿到了一份文牒,上面写着“……哥舒迷奴权知怛逻斯折冲府副尉,元丰权知曳建城守捉副使,等等”,权知,就是代理,等正式任命一到,那就无须权知了。

    至于六千套冬季、夏季战袍,自然就由八百少年兵自己带着了。

    孙秀荣已经决定明日一早就出发回怛逻斯,今日眼看无甚事,便在城里闲逛起来。

    作为大都护府所在,龟兹城的规模自然最大,东西两座军营完全可驻扎一万马步军,整个规制类似于长安,城北是大唐官吏、豪商居住之处,其中西边是龟兹王府所在,东边是大都护府兼节度使府所在。

    孙秀荣带着耿思都信步来到了西街,也就是胡人众多的街市,刚到那条最热闹的街口,前面便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没多久,从街市里面出来了几骑,都是白衣白袍,一幅典型胡人打扮,为首一人面向英俊,身材挺拔,身后背着一长一短两支长枪,正面带着笑意向周围的人点头示意。

    白孝德!

    “这厮怎地也调回来了?看这幅打扮不应该是唐军,而是当地都督府的胡兵!”

    带着心中的疑惑,孙秀荣沿着街心走了过去。

    “镇将!”

    “……,孙郎?!”

    孙秀荣是不愿意忘本的人,在胡弩镇时,若是没有白孝德的支持和配合,他不可能得到前往沙沙尔山口对敌拉鲁多吉的机会,说起来他与前世相比就幸运多了,在葱岭时有喻文景,胡弩镇有白孝德,都是他命中的贵人。

    骑在一匹高大白色大宛马上的白孝德见到孙秀荣后也是有些意外,但孙秀荣见到他面上更多的是惊喜——“这厮果然非同寻常”。

    ……

    在西市最大的一座胡人开设的酒楼里,整个二层都被白孝德包了下来,满桌的酒菜、白孝德让随从从自己家里拿来的极品葡萄酒,二人已经酒过三巡了。

    “孙郎”

    白孝德端起了一杯酒,“我果然没看错你,但我没想到的是,仅仅三年,哦,三年还未到,你就从一个伙长飞升到都督的高位”

    喝到现在孙秀荣还没有问起他为何回到了龟兹镇,便没有回答他这个有无数人感叹的问题,而是问道:“白兄,你不是在胡弩镇担任守捉使吗?怎地又回来了?”

    只见白孝德苦笑了一下,先是一口将琉璃杯中的殷红色葡萄酒一饮而尽,接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白孝德,龟兹国国王唯一的弟弟,十五年前在观看龟兹镇唐军操演时便被震撼住了,打那时起便起了加入唐军历练的心思”

    “七年前我加入了跳荡营,并以整个磧西第一名的名头成为了节度使的牙兵,跟你一样,也是先从外行官做起,等心智历练成熟了,就被调到胡弩镇担任副镇将,在极短的时间里由于功勋突出就提升到了镇将,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托你的福,我升为守捉使”

    “守捉使,好多将领终其一生也升不到这样的位置啊,可我在二十出头就做到了,本是非常值得开心的时候,不过有你这个明月在前,我这个萤火也开心不起来”

    “但是,我在得知你升为纳伦都督府的司马以及碎叶川都督府的都督后还很是为你开心了一阵子,大郎,我说的是真心的……”

    孙秀荣也有些动容,有些人,不需要披肝沥胆,一开始就会知晓他是什么样的人,喻文景如此,白孝德何尝不是如此?!

    “白兄!”

    “大郎,莫说了,你走后没多久,家兄因为突然病重,便将我召回来,让我们担任龟兹都督府司马,统管都督府的本土兵马,咳咳,大郎你是知晓的,四镇之中,每座城池虽都有两座大校场,但主要是唐军在镇守,本土兵微乎其微”

    孙秀荣点点头,这一节他倒是门清,拿下四镇后,大唐虽然优容有加,让四地以前的贵族继续存在,还让其继任国王,并兼任都督府都督,但大唐对其军制有颇多限制,大唐让国王与镇守使同处一城,说好听的是和谐共处,不好听的自然就是就近监视罢了。

    白孝德这个司马手底下应该没多少兵,几乎都是国王,也就是他哥哥白孝节的亲兵,大约有两三百而已,白孝德文武双全,又英俊潇洒,回来后自然成了一众男女的偶像。

    四镇胡兵真正做大还是要到安史之乱后,由于大唐对西域管制的松懈,丁口较多的地方,比如于阗镇,才会出现尉迟胜那样纠集几千兵马前往长安“护驾”的情形。

    孙秀荣心里也有些默然,暗道:“若不是安史之乱,白孝德也没有机会进入史家的视线,再者,自从我的出现,魏龙国横空出世,若是没有别的意外的话,吐蕃国也没有机会渗透到大小勃律了,因为他们中间隔了一个历史上从未出现的魏龙国”

    “于是,高仙芝就没有机会施展他那跋涉几千里奇袭小勃律的惊人功夫了,没有这个大功,他能否当上节度使还是一个问题,而没有当上节度使,就没有机会拿石国开刀,进而引发怛逻斯之战,当然了,没有了高仙芝版本的怛逻斯之战,孙秀荣版本的怛逻斯之战……”

    “不不不,晦气,既然是我在碎叶川都督府都督这个位置上,岂能让大食人打到怛逻斯来,自然是要御敌于国门之外才是”

    “大郎?大郎!”

    就在孙秀荣习惯性魂游天外时,白孝德的呵斥将他又拉回了现实。

    孙秀荣讪笑道:“白兄,对不住了,一时有些走神。对了,怛逻斯你应该知晓了,除了侯琪两千府兵,剩余的全部是我从周围诸部搜罗的少年郎,眼下成军的已经有三千人之多”

    “以前在葱岭时,诸人都说我是‘契丹狗崽子’,我都是敢怒而不敢言,眼下倒是坐实了,我就是这些胡人少年郎的头目,我倒是看得淡,只要心向大唐,何分胡人、汉人?白兄若是在这里不开心……,对了,尊兄眼下如何?”

    “好多了,不过那一场大病让我吓了一跳,也不准备再回到唐军里去了……”

    孙秀荣瞧他说这话时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三世为人的他自然知晓究竟,“他兄长无论如何还是龟兹国的国王,就算兄弟情深,也比不上大权独揽,等他大病痊愈后,对这个回到龟兹的兄弟自然是多加防范,而白孝德的气度、勇武恐怕更是会引起他的嫉恨,西市胡人对白孝德的爱戴恐怕更是祸福相依啊”

    他敬了白孝德一杯酒,试探着说道:“白兄,你的境地兄弟全部知晓,不是在下狂妄,碎叶都督府,大部分地方都在天山余脉雪山北麓,雪山上流下的溪流众多,从高山的草甸子,到优质山坡草场,一直到河谷绿洲地带,宜农宜牧,比河中有所不如,但也是西域上佳之地了”

    “前汉时,国家曾那里屯垦,后来废弃了,石国曾短暂恢复了一些田地,但还是被突厥人再次变成了草场,眼下由兄弟我掌管,自然不会轻易让其再次更易,从怛逻斯到碎叶川,八百里碎叶川,可养活几十万丁口,雪山矿物众多,完全可自给自足,若是打理得当,可建成大唐牢不可破的根基之地”

    “该地地理位置异常重要,北有不时从大漠迁过来的游牧部落,东有大唐,西有在七河流域、两河流域来回变更的游牧部落,南有昭武诸国,真乃形胜之地,眼下由于在下力量有限,百废待兴,白兄若是有意,今后若是在此地厌倦了,无妨去怛逻斯走一趟”

    “兄弟我的大门永远对你打开,届时,必定倒履相迎!”

    说到这里时,孙秀荣也是有些感慨,暗忖:“我的手下,除了荔非守瑜,都是些自己从民间发掘的人才,能否成才尚不知晓,但像白孝德、段秀实、李嗣业、马璘等眼下就已经崭露头角了,今后成为名将那是肯定的了,段秀实、李嗣业、马璘都是汉家男儿,深受儒家传统影响,想要招募谈何容易,在眼下这种情形下也做不到”

    “但白孝德就不同了,他本就是胡人了,无非是心向大唐罢了,但那也是表面上的,大唐进入西域时,也不光是怀柔,无论是侯君集还是薛仁贵、苏定方,自然还是以武力为主,施恩为辅的,他白家身上难道就没有半点与唐军的仇怨?”

    “肯定不是,无非是大唐军威太盛,不得已暂时隐忍罢了,就如同石国,若是大唐压榨太甚,比如高仙芝那样的,自然会倒向大食人,后来因为大食人强迫彼等信仰天方教,又偷偷摸摸到长安‘朝贡’,对彼等来说,自身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大唐、大食,都是虚与委蛇罢了”

    无论如何,他在今日的一席话实际上已经接近“披肝沥胆”了,白孝德作为在历史上留名之人,肯定有所领悟的,有些话不能说得太透,你知我知罢了。

    果然,听了孙秀荣这一番话,白孝德顿时若有所思。

    半晌,他才说道:“多谢大郎,到时我会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