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真桃花石帝国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光明使者(5)光明尊者与众使者(下)
    孙秀荣不为所动,他笑道:“失去了东曹国,你还有康国、中曹国、西曹国,在河中一带,实力依然仅次于石国,石国,乃河中首屈一指的大国,你就连第一继承人都不是”

    “唉……”

    黑暗中的人叹了一口气,咄曷听了赶紧重新跪坐下来了,还将头伏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那人说道:“既然到了这一步,本尊也不隐瞒了,石国二公主金丝凯亚是我的徒弟,也是五使者中的妙水使者,大唐道家一些东西本尊也了解过,本教与道不同,在五使者中,水的力量最大,妙水使者乃五使者之首,岂是普通信徒的大公主所能比拟?”

    “咄曷,也罢,既然都督如此说了,你与金丝凯亚的婚约就取消吧,我让史泰染缅去向石国国王分说,康国以南就是史国,本教的总坛现在就在那里,史泰染缅的妹妹也十四岁了,你若是愿意,我可以再破例一次收她为徒弟,等他出师后你再娶她,如何?”

    咄曷的眼睛一开始有些失望,不过一闪而没,他朝向那人磕了一个头,“全凭师尊做主”

    “我不同意!”

    院子里又出现了一个声音,听到这声音,不仅咄曷眼睛一亮,连孙秀荣的眼睛也是大亮。

    金丝凯亚!

    金丝凯亚进到房间后,先是朝黑暗中那人施了一礼,然后说道:“师尊,你让我嫁给哥舒迷奴也行,不过在此之前有些话要与都督分说,能否让妙风、妙火两位回避一下”

    那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咄曷虽然有些不愿意,不过在史泰染缅的拉扯下还是出去了。

    就在史泰染缅刚才那个蒲团上,金丝凯亚跪坐了下来。

    “都督,你为何要让哥舒迷奴娶我?”

    “哥舒迷奴是贵教少有的人才,文武双全,不过在河中一带并没有什么人脉,如果娶了石国公主,这身份地位自然不一样,首先,他就成了史国王子史泰染缅的连襟,驻扎在康国境内,咄曷也不能拿他怎样”

    “那你就没有考虑到我的感受?”

    孙秀荣心里一动,“难道你还是愿意嫁给咄曷?如果是这样,我倒是无话可说,或者里自己心目中已经有了心仪之人?如果是那样,我也愿意说服教主、你父亲成全你”

    金丝凯亚盯着他看了一眼,冷冷地说道:“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想问的是,你既然将我送来送去,就没有想到自己娶了我?”

    孙秀荣笑道:“我对公主也是十分向往的,不过眼下已经不可能了,我娶了大唐的郡主,就只能以她为正妻,你是尊贵的石国公主,还是贵教五大使者之首,无论哪方面都不可能做小妾,哥舒迷奴是史泰染缅的弟子,跟着我又历练了两年,不是我夸大,他将来的成就不在你等之下”

    这话让黑暗中那人的身体再次动了一下,虽然很轻微,不过还是被孙秀荣捕捉到了。

    金丝凯亚笑了一声,声音明显有些凄凉。

    “也罢,那我就嫁给哥舒迷奴,不过我好奇的是,你让哥舒迷奴一个人在这里,就这么放心他能掌控全局?”

    “不是要他掌控全局,而是让他作为大唐驻军首领存在,让周围诸势力,包括大食人在内都不敢妄动,这就行了,昭武诸国,如果联合起来实力还是很强大的,别的不说,百万丁口,胜兵三万还是能够做到的,有人统一指挥的话,不见得打不过大食人”

    “不过眼下这情形明显不可能,大食人一来,安国、曹国、康国二话没说都投降了,留下史国、石国勉力支撑,若不是本督到了,估计多半全部被纳斯尔拿下了”

    “有哥舒迷奴在,纳斯尔就得小心一些,至少眼下的他知晓了唐军的厉害,而他在新败之后在未来三年内是不会发动新的攻势了,三年,足以让哥舒迷奴将那三千人训练成一支劲旅,于是河中的局势也就安稳下来了”

    “本督知道你等的想法,不过老实告诉你等,我碎叶川都督府眼下的实力还不大,还没有一举协助你等收服乌浒水北岸全部领土的实力,眼下能做到这一步就不错了”

    “好”,金丝凯亚继续说道,“哥舒迷奴是祆教徒,还是师尊徒孙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眼下又成了明力使者,他有了三千人为何还要听你的指挥?就不能自立为王?”

    孙秀荣点点头,“这一节我也想过,不过,他是突厥人,不是粟特人,能够在河中立足,凭的不是祆教徒的身份,而是大唐给他的身份,若是没有了这一点,别说大食人了,他连咄曷也打不过,于是,他只能依附于大唐而存在”

    “就这一点就够了,我需要时间,若是哥舒迷奴能够为我带来三年的时间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三年后,你就能与大食决一死战?”

    “我不敢保证,不过三年后碎叶都督府的实力更强了那是肯定的”

    “都督,我有些心里话,不知……”

    “但说无妨,反正你师尊也在”

    “好吧。都督,以我观察,你虽然是大唐的官员,不过自从你出现在众人视野以来,我就仔细思虑过你的一举一动……”

    “哦?”

    “你不是典型的大唐官员,以前的大唐官员,无论是监军大使,还是外行官、守捉使等,只要诸国保持着对大唐上国的尊敬,彼等无非是索要一些子女玉帛罢了,你完全不同”

    “你的部下大多是唐人眼里的胡人,而你虽然长得像汉人,但行事方式却不像汉人,反而像胡人,而你也能很好地将所有来自不同部落的胡人捏合在一起,当然了,汉人也在其中”

    “对于周围部族,从未听说过你索要贿赂的,反而都安排的妥妥当当,有的被你纳入到府兵里,有的被纳入到农户里,赋役也与汉人一模一样,而不像大食人,对非天方教徒课以重税”

    “而大唐对你的态度也十分奇怪,除了给你派遣监军,倒是放纵你为所欲为,或许是因为你没有花费大唐一兵一卒一文钱就稳定了西部疆域的缘故,但如果大唐真心想羁縻你,封你为王才是正经,但他们也没有这样做”

    此时,孙秀荣身边的油灯突然暗了下来,或许是灯芯需要挑一下了,也或许需要加油了,但孙秀荣没有安排人做这些,只是静静地听着。

    此时他的面容也藏在暗色里了,金丝凯亚也不清楚他眼下的神情。

    “这样的关系是非常罕见的,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呵呵,说吧”

    “都督回去之后,肯定不会将这一次的战事上报给朝廷的……”

    孙秀荣心理一凛,这金丝凯亚完全说到他心坎里了,这次击败大食人后,他准备悄没声息地回到怛逻斯,除了将荔非守瑜那里的五百人补充到怛逻斯旅,就没有另外的想法了,最多让康国再挑选一些农户跟着他北上。

    “这是为何?我立了大功,自然要禀告朝廷的,然后得到朝廷的封赏就是我这样的官员所想的啊”

    “呵呵,都督说谎了。都督才二十一岁,就连续立下了大功,若是正常的唐人,都督眼下最小也能位列镇守使,抑或四镇兵马司也说不定,但这一切多半不会发生,都督自从崭露头角以来,太过灿烂,让其他人都相形见绌,都督若是上报,被彼等弄一个擅启边衅,无视监军的罪名是可以想象的,故此,我猜都督一定不会上报”

    “那我为何要前来救援史国?”

    “这就不是在下所能揣测的了,说不定都督有另外的盘算也说不定”

    “咳咳”,黑暗中的人这时说话了,“好了,无论如何,都督都是我教贵人,有哥舒迷奴在,本教至少能在河中再安稳两三年,这就够了,嗯,这次都督回去之前可有什么要求?”

    “自然是有的,我救了史国,自然是需要回报的,我的回报也很简单,不要钱财,听说史国、石国、康国都是生产棉花的大国,我需要一些棉花,从俱密、解苏、骨咄、洛那以及乌浒水沿岸诸国逃到这三国的农户应该不少,我那里需要不少,上次承蒙史泰染缅、那俱车鼻施二王子关照,为本督弄了一些,但还远远不够”

    “我这次南下救援史国,虽然战力强横,不过杀敌三千自损八百,我精锐的少年兵也有五百牺牲,这五百人可是我费劲心力才练成的,故此,若是有家里男丁众多的农户能够北上那最好不过”

    “好”,那人接过了话茬,“你说的对,那些地方北上的农户几有十万之众,大多都是本教教徒,我会让本教中人四处联络,等你北上时,最少五百户,最多两千户,无论如何,本教看好的五百户是最少的,他们能够很快对你的少年兵进行补充”

    孙秀荣点点头,“那就多谢教主了”

    一个月后,教主承诺的两千户农户,其中包括祆教忠实信众五百户都到齐了,孙秀荣自是喜不自胜,除此之外,能够再制作三千套棉甲的棉花也备齐了。

    孙秀荣决定次日就出发,当天晚上,一人来到了他房间。

    次日出发时,孙秀荣罕见地有些魂不守舍,面上带着一些惋惜和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