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掌家娇女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蹊跷
    沈锦书前往展记打听一番关于江南刺绣,尤其是打探陈娘子夫家!

    三掌柜赵亮到没有直接给予答复,只说会去查查,若有什么消息立刻告之。

    沈锦书在展记坐了片刻,便起身回了威北将军府看望沐雪临,临走时还特买了一个时鲜的小玩意。

    “锦书,你可回来了!我还以为……”

    正在院中练剑沐雪临一见沈锦书回来,汗都还未擦便跑了过来。

    “唔……先去擦了汗再来抱我!”

    沈锦书略带嫌弃地伸出手止住沐雪临的相拥,随即将婢女递上来的巾帕塞到她的手里。

    “喏,擦汗!“

    沈锦书笑着说完便转身进屋,不再理会已经石化的沐雪临。

    “锦......锦书,你等等我呀!“

    沐雪临急忙跟了进去,沈锦书一把拉过沐雪临的衣袖,示意她停下!

    “雪临你先坐下,我与你说件事!“

    沈锦书说着便一把将沐雪临按压在椅子上,随后自己也寻了个椅子坐好。

    “嗯?什么事啊?“

    沐雪临见沈锦书这般严肃的神情,心里没来由地咯噔一声,但她表面依旧是毫不在乎的模样。

    “你可还记得之前我三姐带来的那幅绣作?”

    沈锦书提起之前锦瑟带来的那幅鲤鱼跃龙门的绣作。

    “当然记得,你还向我借人去找寻这副做这副绣的人,怎么?人寻到了?”

    沐雪临还以为沈锦书要说自家大哥的事,原来是这个啊,心下不觉一松。

    “嗯!但不是寻到的,而是自己送上门!”

    沈锦书在说这话的时候便没有意料中的开心,反而是多了几分忧愁。

    “自己送上门?“沐雪临闻言不禁一愣,她实在没有搞懂沈锦书话中所表达的意思。

    “怎么说?对了,锦书你昨天不是带着护院去救你姐姐么这好端端又扯上绣作?

    难不成是绣作的主人掳走了你姐姐?“

    “你先别急,听我慢慢道来,昨晚我………“

    沈锦书将昨晚以及今早发生的事情毫无遗漏地讲述了一番。

    沐雪临听完沈锦书的叙述后,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她沉吟片刻后开口问道:

    “锦书,你会不会觉得这些事有点过于奇怪了?”

    “嗯,据那个陈娘子的意思,他们应该是遭遇了人贩子……”

    “不太像………”沐雪临听了这话忍不住打断,眉毛微皱,想了一会后缓缓开口:

    “如果是人贩子,不可能绑了他们后就丢在废弃园子里不管不顾,怎么也会派个人看守!

    其次,从发现你姐姐失踪,再到找寻,最后到救人,你不觉得太过顺利了?

    你到的时候竟一个人都没有?难不成他们还会未卜先知知道你来救人就先丢下人票自己逃跑了,可能吗?

    最后,这个陈娘子出现的时间……”

    沈锦书闻言不禁陷入了沉默,她仔细想了想这两天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突然觉得事情越发地蹊跷起来。

    “所以,你也觉得这个陈娘子有问题,对吗?”

    沈锦书抬眼看向沐雪临,希望得到沐雪临的肯定。

    沐雪临微微颔首,随即食指点了点扶倚的边栏,略有所思地说道:

    “确实如此,我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我想,我们可以从她的身份入手调查一下!”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

    所以,我在来之前便嘱托展记打听江南一带是否有一位夫家是陈姓的绣娘,应该过两天就有答复了。”

    沈锦书想不到沐雪临竟和自己想到一块去,不觉笑出声。

    “等等,我们既然怀疑这个陈娘子不简单,将她安置在你姐姐,会不会有些不妥?”

    沐雪临平日看起粗粗咧咧的,可一旦涉及一些重要事情,心思却是比寻常人都转得快。

    “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目的,暂时先这样观察一阵再说吧!

    对了,枣庄的那些东西送来没有?”

    突然,沈锦书话锋一转,询问起其他事来。

    “嗯,早送来了,在你屋呢!

    锦书,你那个丫鬟怎么还没回来?”

    沐雪临听到沈锦书问话便回应了一句,随后起身朝着屋外走了走,探了探头。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就耐心等着吧!”

    沈锦书知道沐雪临问的是采菊,不觉有些哑然,摇了摇头颇感无奈。

    沐雪临听了沈锦书这么一说,便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天晓得她被关了这半个月,这日子简直可以说是度日如年啊!

    好在,采菊没有辜负沐雪临厚望,左等右盼总算是将她给盼来了。

    “快,让我瞧瞧,你都寻什么好吃的!”

    不等采菊进门,沐雪临便一跃三跳地窜到她跟前,一个心急便将食盒夺了过来。

    “锅盔牙子?!荞面饸饹?!塞上香哪?!

    锦书,这……”

    沐雪临看着食盒里的菜肴,不觉有些傻眼,这到底是哄太后娘娘呢,还是来谗自己的呢?

    这些关中美食素来都是自己最喜爱的……

    “瞧把你给谗的,采菊还不快给她拿双筷子去!”

    沈锦书捏着帕子虚隐了嘴笑了笑,她知道沐雪临平日里除了扯强好勇外,最是喜欢的便是吃吃喝喝。

    “可是……这些不是给太后娘娘准备的么?”

    沐雪临听到沈锦书这话不觉疑惑地转过头看着她。

    纵使这些美食再诱惑,可是和自由比起来……

    “嗯,即是献给太后娘娘的,自然要我们自己亲自品尝过了,觉得好,方能献上去不是?”

    “有道理,有道理,那还等什么……”

    沐雪临连连点头,还未等采菊将筷子送来,便迫不及待地抓了一块锅盔牙子,大口大口地嚼咽起来。

    “慢点……”

    沈锦书见沐雪临这副吃相不觉捂着眼睛不忍相看,还好这是在家里,若换作世家酒宴上,这还不让人看了笑话去。

    “唔……好次(好吃),锦书你怎么不次。”

    沐雪临鼓着腮帮子,口齿不清地连声称赞着,见沈锦书还愣着忙催促她快尝尝。

    沈锦书无奈地将一杯茶水递到沐雪临面前,生怕这丫头一个心急给吃噎了。

    沐雪临就势便端起茶碗,咕噜猛灌了一大口,将嘴里的面饼给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