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周卫国从雪豹开始 > 正文 217 张楚的震撼
    抬头,整个阳村的轮廓已经可以倒映在眼帘,或许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有了前两日伪军的试探,奇谷大尉对于阳村并没有太多的提防,特别是在他自以为隐蔽的摸进过后,为了达到出奇制胜的效果,他当即下令先头的日军小队快速进入阳村尾部,直接将整个阳村的出入口封死。

    就这样,日军小队的先头几个鬼子率先踩响了地雷,在猛烈的爆炸声中直接成为残肢断臂。

    奇谷懵了!

    地雷?

    怎么会有地雷,昨天伪军排不是来试探过,说阳村附近一切正常吗?

    还是说可恶的土八路又在这两天时间里,在入村的道路上埋设了地雷?

    有些恼怒的奇谷大尉下了两道命令,第一,让工兵立马开始排雷,第二,将随同日军中队作战的皇协军排派到先头部队负责开进。

    几十个皇协军在日本人的枪口威胁下胆战心惊地转移到整支日军中队队伍的最前方,日军工兵这时开始了排雷。

    这是周卫国下令埋设的第一道雷区,密度并不算大,所以十几个鬼子工兵只花了不到十分钟时间,便将所有的地雷成功排除。

    期间周卫国一直没有下达作战的命令,他在等,等鬼子触碰到第二道雷区上。

    至于第一道雷区的作用,你完全可以看得出来,一来,让小鬼子心存忌惮,二来是为了麻痹鬼子,将鬼子的注意力吸引在埋设在地下的地雷上。

    地雷炸响的时候,奇谷大尉当即拿着望远镜四处观察起来,可依旧风平浪静,阳村内更是有照旧的村民的袅袅炊烟。

    奇谷大尉推测,这里的地雷估计是土八路为了拖延自己的进军步伐,好提前转移阳村的村民以及兵工厂。

    所以,在第一道密度并不算大的雷区成功排除之后,奇谷大尉当即下令,全队向阳村全速开进,定要在八路军把兵工厂转移之前,摧毁兵工厂。

    几十号伪军被迫成为鬼子先头探路的炮灰。

    在紧接着踏入周卫国下令埋设的第二道雷区时,先头的七八个伪军直接在地雷的爆炸声中死亡。

    侥幸活下来的伪军顿时慌了,有些竟是慌不择路地往后窜逃。

    “八嘎!临阵脱逃,该死!”

    奇谷大尉怒骂,居然直接掏出配枪,一连打死了两名伪军士兵。

    鬼子从来就没有拿这些皇协军的命当命看。

    剩下被吓破了胆的伪军这才连忙停住了脚步,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向前,也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心里有没有后悔选择做汉奸这条错误的道路。

    鬼子的工兵又准备排雷的时候。

    眼见着鬼子抵达第二处雷区,已经处于伏击圈的中段,周卫国再不犹豫,时机已经到了。

    躲在道路右侧山林中的周卫国稍稍调整手中三八式步枪的枪口,将它率先瞄准奇谷大尉的胸口,紧接着缓缓扣动了扳机。

    猝然的枪声打破了阳村入口处原有的平静。

    “打——”

    周卫国的暴喝声传出的同时,不远处山路上的奇谷大尉在满目不甘下缓缓软倒。

    他犯了致命的错误,绝不该在敌方拥有顶尖狙击手的情况下穿军官作战服。

    正是他的愚蠢造就了自己的死亡,让周卫国率先盯上了他。

    随着周卫国的命令传达,阳村入口伏击战正式打响。

    猛烈的火力紧接着从山路侧翼的山林上倾泻而下,那是十挺轻机枪的火力,密集的子弹很快便在半空中交织出一张张绝无死角的火力网来。

    特别加强的三十人的投弹组更是没有闲着,一分钟的时间内,每人丢出了将近十颗手榴弹。

    将士们不遗余力地发起火力进攻,要把这突袭的优势发挥到最大。

    骤然爆发的火力覆盖之下,日军中队立马出现不小的伤亡。

    山路上。

    中队长奇谷大尉被人一枪毙命,的确造成了日军中队的指挥暂时停滞的后果。

    紧接着,替补的指挥官很快下达了反击作战的命令,训练有素的日军士兵们更是不用招呼,第一时间在山路侧翼陡坡处隐蔽,用来躲避山林上周卫国一行的火力。

    可周卫国既然对这次的伏击早有准备,又怎么可能会给小鬼子找到躲避子弹、炮火的死角?

    山林上的投弹组继续投掷手榴弹,压制陡坡下的日军的同时。

    就在日军队伍的身后,他们走过的山路上,因为天色还是麻麻亮,原本看不出什么破绽的路面忽然塌陷了一块,紧接着从那陷下去的暗道下钻出大量的人来。

    并不算宽敞的路面,竟是架设了五挺轻机枪。

    猛烈的火力从日军中队的背侧突袭而至。

    猝不及防之下,后部的几十个鬼子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内伤亡殆尽。

    这时残余的日伪军被压制在山林的断坡下,山林上的手榴弹依旧可以对他们进行压制,再加上后方延伸暗道里战士们的火力突袭。

    日伪军根本找不到躲藏的死角,只能进行跪射或者卧射反击。

    战斗进行到这里,时间虽然短暂,但周卫国一行的偷袭之猛烈,战斗力之强悍,已经让日军后续的指挥官心生绝望,他想动用机枪和掷弹筒,殊死一搏。

    独立团特种作战小队的狙击手们无声无息地从一早挖设好的散兵坑下露出头来。

    紧接着的战斗对于日军中队来说简直像是一场噩梦,但凡是敢靠近机枪和掷弹筒身边的士兵全部遭到狙杀,射来的子弹就像是长了眼睛。

    鬼子的机枪和掷弹筒火力被压制得根本无法展开。

    外加上作战的国军士兵的枪法,让随行作战的张楚为之震撼。

    这些个强悍的家伙,张楚看得出来,绝对是久经沙场的老兵。

    一个个的射击动作无比的熟练,枪法更是精准,构筑的掩体与选择的射击角度相当精妙。

    战场生存经验更是丰富,几枪打完立马缩回掩体,枪栓拉上之后,暗中转移射击方位,再寻找机会继续开枪,绝不给鬼子任何机会。

    这样的一幕看得张楚暗自心惊,他终于知道周卫国为何敢用三分之一的火力对付这支日军中队了,这支队伍虽然只有区区五百多人,可士兵们的战斗力和战斗经验,随便拉出一个,就是比起虎头山八路军中经历过长征的老兵来说,竟也毫不逊色。

    另一边,随着伤亡不断蔓延,日伪军越发地绝望,他们被堵死在了阳村入口的山林下,根本没有退路,唯一的一个方向是山路左侧的稻田,只是那稻田一片空旷,如果冲过去也只会沦为活靶子。

    换了不知第几次的鬼子指挥官,只是一名日军小队长,其他的多半已经被周卫国方的狙击手狙杀。

    他下令死战,甚至将战死的同伴的尸体堆成临时防御工事,另外紧急求援的通讯已经传递给了后方主力,只要他们继续坚持下去,援军很快就会抵达。

    “燃烧瓶!”周卫国怒吼。

    还有什么能比燃烧瓶对付鬼子构筑的人墙工事更有效的吗?

    投弹组队员们立马会意,将原本投掷的手榴弹改成燃烧瓶,向着日军人墙工事投掷。

    随着烈焰的灼烧,日军阵地传来大片的焦糊味,冲天的火光似乎连天地也烧明了,原本麻麻亮的天色彻底放明。

    燃烧起来的人墙工事鬼子再不敢利用,只得无奈后撤,远离工事,再次遭受周卫国一行的火力打击。

    独立团阵地前,范小雨正在抢救几名重伤员。

    这场伏击战,日伪军虽然处于绝对的劣势,但是在鬼子的反扑之下,周卫国一方还是出现了一定的伤亡。

    这是很无奈的事情,即便是最优秀的将军,也绝不可能保证一场战役过后,自己的部队不出现任何的伤亡。

    眼前的伤亡主要出现在清风寨的战士们身上,相比于孙鑫璞营的老兵们,他们的生存能力与战斗力还是差了不少。

    ……流弹在身边呼啸,卫生员范小宇的眼中却只剩下了自己和伤员,她不断地忙碌着,从一个重伤员转移到另一个重伤员。

    望着这一幕的周卫国有些担心,连忙下令加大进攻火力。

    当然,有比周卫国还担心的,那是跟在范小雨身边帮忙处理伤员的徐虎。

    周卫国看得欣慰,这虎子和范小雨救治伤员时配合的倒是挺默契。

    负责在后线侦查的侦查兵这时返回汇报道:“团长,后面果然有鬼子援军,离了这里已经不到两里路了!”

    周卫国喝令道:“知道了,通讯兵,告诉弟兄们,伤一个的效果远大于杀两个,把手头的手榴弹全部给我用掉,争取最大程度地创伤日伪军,三分钟之后全体撤离!”

    “是!”

    ………………

    撤退路线是周卫国一早就规划好的,当三分钟时间用尽,周卫国撤退的命令下达之后,战士们迅速有序撤离,原本如同潮水般涌进的猛烈进攻,又如潮水般迅速退却。

    山林上的队伍从小路向阳村内回撤,在延升出去的暗道作战的战士们则是重新钻回暗道,迅速向阳村回缩。

    日伪军这边其实已经死伤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几十个轻伤重伤的鬼子和十几个伪军,已经无法移动,瘫坐在继续燃烧着火焰的阵地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原本突袭自己的队伍,以闪电般的速度从视线中消失。

    懵了!

    日伪军伤员们想不明白,对方就这么放过了他们?

    返回阳村村口阵地的张楚同样想不明白,“卫国,怎么搞的,眼看着就可以把这伙日伪军全部干掉了,你怎么突然下令撤退?”

    周卫国笑了笑,看了身旁的方胜利一眼。

    方胜利解释道:“张参谋,这你就不明白了,咱们这次真正的对手是跟在这支日伪军中队后面的鬼子主力部队,咱们要是不留点儿鬼子伤员和活口,怎么用来围点打援?”

    “围点打援!”张楚恍然大悟,原来他周卫国是这个打算。

    还真是够残忍的,不过想想先前周卫国的队伍对付鬼子的手段,又是手榴弹,又是燃烧瓶,就连鬼子的尸体都没有放过,被烧成了一片焦炭,这支队伍对于鬼子的手段,还真是令人胆寒。

    想来遇见这样的对手,对于小鬼子而言也是一场噩梦吧!

    短短不到十五分钟时间的战斗,一支整编日军中队外加上一个排的伪军,愣是被彻底打残了。

    外加上只是动用了三分之一的火力,如此彪悍的战斗力,张楚想了想,虎头山八路军独立团任何一个主力营拉出来,在同样的兵力之下,恐怕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张楚,接下来你就暂时不要参与战斗了,记得我交给你的任务,这任务也只有你能完成,改造战防炮的炮弹,争取可以从地底下摧毁日军的坦克。”周卫国道。

    张楚点了点头,他先前留下参与作战,就是想要亲眼看一看,周卫国的这支中央军队伍究竟如何?

    现在有了答案,他也可以彻底放下心来,研究如何改造战防炮炮弹对付鬼子坦克的问题。

    就在这时,张楚正要离开,到后方兵工厂紧急改造炮弹,对付鬼子的坦克,不远处日军的主力先头部队已经抵达了先前伏击的阵地。

    来的先头鬼子不少,周卫国从望远镜中粗略估算也有一百多人。

    “准备。”周卫国扭头对孙鑫璞说道。

    “是!”孙鑫璞转身离开。

    张楚正纳闷着,他看到那出现的一百多号鬼子抬来了担架,开始抬送征地后的鬼子伤员。

    突然有“惊雷”炸响。

    在张楚的目瞪口呆之中,那些正用担架抬着鬼子重伤员的鬼子们,直接被淹没在骤然炸响的炮火之中。

    周卫国手中的六门迫击炮终于露出了獠牙。

    好一招围点打援,或者说是围尸打援。

    原来周卫国一早就做好了打算,先前将鬼子中队的日伪军击伤,留下来作为陷阱,紧接着率领部队后撤,迫击炮阵地一早就对准了那些鬼子伤员们,只待后续的鬼子抵达,便可进行炮火轰击。

    因为先前的战斗,周卫国一方一直没有暴露炮火。

    赶来的日军主力部队判断,土八路一向弹药稀缺,手中多半是没有火炮,这才下令让先头部队去抢救伤员。

    结果上了大当,周卫国藏这一手,就是为了此刻的突袭。

    几十枚迫击炮炮弹下去,上来营救伤员的一百多号鬼子,连对手的面都没有见着,直接被重创。

    惊慌失措的先头鬼子部队,在炮火的轰击下侥幸活下来的几十号鬼子,又连忙后撤了下去,于是原本的阵地上留下了更多急需救治的伤员。

    周卫国灿烂地笑了,“这下子可以继续围尸打援了。”

    “……”张楚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连忙道:“我去改造炮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