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雄兵连开始靠算命讨生活 > 第十二章退一步越想越气
    “哎呀!

    真是手生了!最后一次竟然偏了半寸,才完美的敲了九次闷棍!

    太失败了!”

    清虚揉了揉因长期保持一个姿势,有些酸的肩膀。(一寸=3.333333厘米)

    放下手中钢管的清虚,来到自己算命摊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打算开溜了。

    其实都算不上是收拾,清虚这个懒鬼怕麻烦,直接将桌面上的东西全扫到抽屉里面,然后关好抽屉就走了。

    他轻轻的来,

    又轻轻的走了,

    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至于小巷子里的刘闯,已经完全昏厥过去了,现在他可谓是真真正正的“头角峥嵘”!

    额头和后脑勺各自肿起了一个超级大包,就跟长了两根大犄角似的。

    就是不知为何,前面的那个“犄角”不似后面那个犄角一般直直鼓起,似乎往右偏移“生长”了半寸左右。

    也不知过了多久,刘闯苏醒了过来,感觉脑瓜仁痛的要死,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坐起。

    “斯~~,痛死我了!”他用手摸了摸脑袋,感觉整个脑袋跟要炸开了一样,剧痛无比。

    他大d不是第一天出来混的了,也没少敲别人闷棍,但被人敲还是第一次。最可恨的是,他竟然连是被谁敲的都不知道。

    看到地上的钢管,刘闯越看越觉得晦气,猛地一脚将钢管踹飞,

    “给我滚远的!”

    被踹飞的钢管撞到小巷的墙上,被弹飞起来,然后又十分精准的砸中刘闯额头的那个大包。

    “哎呦

    嘶~嘶~!”刘闯痛苦的捂着,再度遭受重击的额头,那里有个大包,疼的要死,而且它好像有变大了一点。

    看着又回到自己脚边的钢管,刘闯将下意识抬起的右脚,强行按下。

    自己今天是出门没看黄历吗?

    怎么这么倒霉啊!

    进局子,那就不提了,都是常事了。

    可今天多少有点邪啊!

    先是被那个臭算命的扁了一顿,接着又是被人偷袭敲了一顿闷棍。

    一想到那个敲自己闷棍的,刘闯就火大,

    敲闷棍就算了,哪有像你这样来回敲十次之多的!

    气得刘闯青筋暴跳!

    “靠!”

    额头青筋跳的刹那,自然牵动了这个大包,让他气到不行,连发作都不能,不然更痛。

    简直不要太难受,连无能狂怒都做不到。

    “不要让老子逮到你!”刘闯吼完后,又立刻抱住了头。捂着额头和后脑勺,哎呦叫出,直嘬牙花子。

    不管刘闯怎样!

    清虚自己现在就挺开心的,躺在公园长椅上,摆弄着自己的新手机。

    还下了一个峡谷游戏来玩,

    清虚曾经玩过类似的游戏,所以玩起来还是挺寻常的。

    起码玩了两把排位,清虚都是逮住对面的人,一顿乱杀,虽然是在青铜段位。

    连赢两把后,清虚觉得有必要乘胜追击,所以又开了一把!

    清虚的昵称叫做“太虚真的不虚”。

    这一把清虚遇到了一个昵称为“虚鬼,别说话”的玩家。

    两人只看游戏id,还是挺有缘的。

    清虚玩的是射手,对方玩的是辅助,两人刚好一起走发育路。

    不过刚开始玩没多久,清虚就血压飙升,因为这辅助竟然不出辅助装,还每次趁他回城补状态的时候,偷偷去把他的兵线全吃光了。

    太虚真的不虚:“你别太过分了!”

    虚鬼,别说话:“我凭实力吃的兵线,哪里过分了!”

    太虚真的不虚:“我****!”

    清虚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忽视这个坑逼,集中精神去跟对面的射手对线发育。

    很快对方打野来gank,清虚灵活走位躲开一个技能,准备反击时,一回头发现自家辅助交闪跑了。

    据知情小兵透露,“当时就很快啊!

    那辅助一晃眼就不见了!”

    太虚真的不虚:“我和你都满状态,对面打野都半残了,而且大招还空了,二打一的局势。

    你tm给我套盾啊!你跑个锤子啊!?”

    虚鬼,别说话:“一人死总比两人死要好!”

    太虚真的不虚:“我**你个香蕉芭拉!”

    由于射手辅助的恩断义绝,发育路直接被对面打通,导致这局游戏很快就6分投了。

    “吸~吸~”清虚深吸两口气,

    “呼~~,世界如此美好,我怎能如此暴躁呢?

    一时的输赢不算什么,我们应该奋勇向前,勇于面对挑战与困难!”

    清虚又再开了一把!

    “嘶~~”看到那队友熟悉头像,熟悉的id,清虚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又是你这逼!”

    虚鬼,别说话:“一楼,我们上一局是不是匹配到过啊?”

    太虚真的不虚:“没有,你记错了吧!这是我今天打的第一局游戏!”

    虚鬼,别说话:“没事,我包你今天旗开得胜,我辅助超6,你选个射手吧!我带飞!”

    清虚决定再相信他一次,再度选了个射手跟他一起走发育路。

    还是那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出门不出辅助装,就是分你经济。

    气得清虚三尸神暴跳。

    太虚真的不虚:“你tm有病啊!宝石呢?”

    虚鬼,别说话:“不够钱!”

    看着开局买了把铁剑的辅助,清虚实在是忍不住了。

    太虚真的不虚:“你tm开局买了把铁剑,当然不够钱买宝石了,你这是什么牛马辅助啊?”

    虚鬼,别说话:“管好你自己就行了!闭嘴吧!虚鬼。”

    “我****的!”清虚爆出一句带有许多水果和器官的脏话。

    跌跌撞撞终于来到一波关键团战。

    “草拟吗给我盾啊,你躲到我后面算什么辅助??”

    “治疗治疗,给我治疗啊啊啊!”

    在清虚的怒吼声中,那该死的辅助直接将大招交在自己身上,然后果断闪现跑路。

    只留下清虚这个可怜的射手,抗下对面一吨的伤害,然后英年早逝。

    “草!”

    看着基地爆炸的画面,清虚口吐芬芳,直接将手机抬起来,就要往地上砸去。

    手停在半空中,清虚看了眼手机,最后默默的将抬起的手放了下来。

    气喘吁吁的好一会,清虚这才深吸几口气,将愤怒的情绪压下,揉了揉脸庞。

    “算了,玩个游戏而已,没必要认真。”

    他平复一下情绪,就这趟在长椅上,用手臂挡住眼睛,

    “睡觉睡觉!”

    清虚呼吸平稳,神态安然入睡。

    半个小时后,他忽然睁开充满血丝的双眼。

    “狗日的辅助,我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