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斗罗开始捡魂过活 > 第十八章 朱竹清 收徒 计划
    斗罗历韦斯曼五年2月1日,星罗城,这是星罗帝国的首都城市,同时也是星罗帝国最强大的城市,这里的皇室戴家虽然明面上没有封号斗罗强者,但戴家联合自己的附属家族朱家,就能释放武魂融合技,百分百能成的那种,所以戴家每一代和朱家每一代都稳定联姻。但星罗遵循的是和天斗不一样的皇位继承制度。天斗实行皇上定夺继承人,星罗则是养蛊,皇子厮杀,能者上位,皇位争夺很残酷。而且星罗的第一武魂还不是戴朱两家的武魂,而是许家的星冠,只是许家人丁稀少,也没什么野心。

    史莱克七怪的老大戴沐白就是这个国家的三皇子,在他之上有一个大哥,大他六岁,因为大哥给的压力大,所以他跑了,至于二皇子,不知道,原著没交代,可能死了。戴沐白跑了就算了,留下了未婚妻朱竹清,现在的朱竹清因为戴沐白的关系在星罗的日子可不好,原著中的冷漠情有可原。

    结束了今日蹲点的陵茺走在大街上,看着与天斗完全不同的各种美食,陵茺仿佛回到了穿越前学校门口的小吃街!

    “给我来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些也都打包起来!”

    路过一个露天烧烤摊的时候,陵茺掏出一枚银魂币,打包了一大堆的烤肉,抱在怀中一边吃一边逛。

    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想要在江湖中立足,那么只有两条路,左右逢源,力震宵小!所以陵茺把每个想要打劫自己的通通带到小巷一顿暴打,拿走他们身上的铜魂币,用起了铜魂币就没几个人找自己麻烦了。也可能是因为自己已经暴打了十多个泼皮流氓。

    “嗯?”

    走出小吃街的时候,陵茺眼神余光之中似乎瞥到了一抹黑色的身影,略显熟悉。

    “不可能的吧?”

    陵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怎么会在这个地方碰到她?这几天观察虽然她在家里日子不好过,但应该不至于跑这来,难道她。。。。。。。

    陵茺眼中闪过一丝神光,嘴角露出了若有若无的笑容。

    陵茺转过身,朝着黑影消失的地方前进。

    星罗城外的森林,一道黑影停下了脚步,她十分谨慎的看了看周围的丛林,略微松了口气之后她就坐在了一棵树下休息。

    湿硬的泥土地让她坐的很不舒服了,但是她一点都没有在意,慢慢的打坐冥想回复魂力。

    只有魂力足够,才有劲逃跑,然后才能去找他!?一定要找到他,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咻!

    破空声传出,她猛然抬起头,一道锐利的爪子从她身边穿过,把她吓得愣在原地。

    “二小姐,别乱跑了,跟我们回去。”

    略显沙哑的声音让她神情紧绷,她瘫坐外地上。

    “二小姐,为什么要苦了自己坐在这种猪牛才呆的地方,跟老奴回去吧。”

    三道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将她团团围住。

    她正对面的,是一个背部有些驼,脸上满是皱纹的老头。

    “跟你们回去?等着我姐姐把我杀了吗?”

    她的声音很是冷漠,语速十分平缓。

    正对面的老头明显神情一愣,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六枚魂环从她的脚下升起,围绕在他的身边。另外两个壮汉也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黑豹!两人各自五枚魂环将有些幽暗的树林照亮。

    朱竹清的眼神中闪烁着一抹不甘心。?她要的答案,还没有得到!

    “二小姐,跟老奴回去吧,大小姐不会伤害你的。”

    静默了许久之后,老头再次出声劝阻,不过这一次老头说话间已经动用了魂力,强大的压迫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就那么迫不及待想要杀掉我吗?朱竹云的紧迫感真是和戴维斯一样啊。”

    朱竹清催动不多的魂力,召唤出武魂,一道黑影闪过,她的头上生出了一对猫耳,同时她的背后也长出了一条尾巴,整个人的气质宛如受惊的母猫一般!

    “家族的教育可没有教二小姐你质疑长姐,也不能随意污蔑未来的皇帝陛下。”

    老头声音略微加重,周身的魂环也越发的耀眼,强大的魂力波动将地面的杂草都压的贴近了地面。

    朱竹清咬了咬牙,一枚黄色魂环从她的脚下升起,她的身形一闪,整个人宛如黑色的光芒冲到了老妇的面前。

    “第一魂技·幽冥突刺!”

    老头看着袭来的朱竹清,略微叹了口气,化作一道黑光,黑色的光芒直接朝着使用魂技的朱竹清冲了过去,将她直接击退在地!

    朱竹清不甘的躺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盯着老头。

    “力道控制的不错,应该没让二小姐受伤,不然老夫回去要受罚了。大小姐猜测到了三小姐你必然会去那个废物的身边,所以必会潜逃出府,从大皇子手里借了人和我们一起在各个城门等候了,大小姐让我们转告你让你别做傻事,坏了家族的名声。”

    老头慢慢的走到了朱竹清的面前,他低下头,看着被自己打倒在上的朱竹清,嘴角掠过一丝嘲讽的笑容。

    “那个三皇子就是个废物,二小姐,你难道想跟着废物吗?废物,可没有存在的价值。之后帝国如果诞生新的皇子,或者别的家族愿意联姻,二小姐都有选择权,跟我们回去吧。大小姐不会对你出手的。”

    “我的价值不就是让朱竹云她完成家族的宿命吗?那还有选择?”

    朱竹清吐出一口气,声音断断续续。

    朱家的规矩就是,主家出生的女儿,会嫁给皇室中的皇子,而相匹配的规矩就是如果皇子之间的战斗失败了,朱家的女儿也会死。

    “二小姐,那是戴家的规矩,和我们朱家有什么关系,皇子没了就把女儿许配给其他家就好了,我朱家人少,可不会陪戴家玩这种危险游戏。所以二小姐跟老奴回去吧。”

    老头伸手抓向朱竹清,突然一个黑影冲出,直接将朱竹清抱在怀里,这个黑影自然是我们的主角陵茺了。

    “好可怕啊,一个魂帝两名魂王对付一个一环魂师。”陵茺出场就模仿着吃了猥琐果实的闪光人的口气说话。

    老头有些着急,这个看不出深浅的年轻人这样抱着自家小姐,要是被人看见那就完了。只能出声到,“阁下什么人,我是星罗朱家的管家,我们朱家在星罗也是大族,麻烦阁下给我们朱家一个面子,将我们家小姐还给我们。”

    “放心放心,我就是个路过的武魂殿长老,没有恶意,只是看你们欺负一个一环魂师伸出正义的援手。”陵茺抱着朱竹清说到。

    “长老,还那么年轻,莫非你是传闻中武魂殿当代最强智慧,武魂年限理论的发现者陵茺?”

    陵茺发现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不紧不慢的开口到,“如果武魂殿没有其他长老叫陵茺,那就是我了。”是的,这些年武魂殿为了实行自己的大陆统一计划,一直在宣传自己的天才,除了黄金一代外,还有一个以理论研究天才著称的陵茺,是武魂殿最年轻的名誉长老。

    目前武魂殿只暴露了陵茺的武魂年限理论,是陵茺所有理论里最适合放出来的,不会助长敌人太多实力的。但就是这样的理论,也让陵茺被很多魂师理论研究者尊为当代武魂研究第一人。

    得知了对方的身份,老妇恭敬地说到,“既然陵长老大驾光临星罗帝国,那我们自然欢迎。我们是来追回离家出走的小姐,并不是欺负她,如果小姐丢了我们是要受重罚的,希望您能理解。所以麻烦陵长老把她还给我们。”

    陵茺看着这老头卑躬屈膝的样,觉得一个魂帝混到这样也挺惨的的,摆了摆手说,“好了,我也不跟你们兜圈子了,我只是看她刚刚的眼神不错,觉得是块好料子,想收个徒弟而已。”

    老头听完立即放下了戒备,“既然阁下要收我们二小姐做弟子自然是好事,但这也要我们家老爷同意,不如阁下到我们朱家做客一段时间,让我们尽下地主之谊。”

    听完这话的陵茺就直接把朱竹清交给了老头,然后跟着他们去了星罗城朱家。这几天的陵茺住酒店可花了不少金魂币,对于每月只有几百金魂币收入的他来说,那种酒店只是住加吃,只要一年就能花掉他一个月的工资。现在能白吃白喝也挺好,而且朱家可是自己攻略星罗的重要部分,相信朱家家主很愿意和戴家玩个角色互换。

    到了朱家后陵茺收到了朱家的热情招待,吃的住的都是最好的。还总有美女在自己住处附近徘徊。不过这些陵茺都不在意,他需要的是见到朱家家主,至于朱竹清,需要一些思想灌输,同时掐断他和戴沐白的联系。

    第二天,陵茺一起床就有人来通知自己家主要见他,在一阵的友好交谈过后,朱家当代家主叫来了朱竹清,让她拜师。之后就带着朱竹云去找戴维斯,一起进宫去找星罗帝国当代的皇帝。

    之后下午就带回来一个好消息,朱竹清和戴沐白的订婚关系结束了。戴沐白的出逃,加上手下派去监视戴沐白的人(顺便送钱的)汇报的情况,星罗大帝原本就有直接将戴沐白踢出皇子竞争的行列的想法,不过看在是自己的儿子,加上朱家那边也被弄得没法退婚,就等等看。

    但今天入宫戴维斯展现了魂尊的境界,朱家也说朱竹清被武魂殿的长老收为弟子。星罗大帝戴律髦只能把戴沐白的联姻废了,暂时废了他的皇位继承权。不过看在他是自己儿子的份上,在想办法给他弄个好点的联姻,保住他的性命,之后就在军中历练吧,希望能有所成长,就算不行也能活下去。

    之后陵茺就留在朱家教导朱竹清,毕竟目前该做的已经做的差不多了。不过朱竹清对陵茺的恨意很让陵茺意外,果然这个斗罗这个早熟世界,这些小女孩懵懂的情感被掐灭后的后果真可怕呢。不过斗罗一这种单纯的情感很好处理,直接让戴维斯朱竹云带着她去戴沐白所在的史莱克,让她在那见到了戴沐白(堕落版)。之后陵茺就看到戴维斯他们带回一个丢了魂的朱竹清,并简单问了下情况。

    因为一直有戴沐白的情报,所以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史莱克,但没有在那见到戴沐白,然后在胖子马红俊(陵茺告诉戴维斯的)的引导下,他们在巴拉克王国索托城里最高级的妓院找到了戴沐白。朱竹清看到戴沐白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愣在原地,还好陵茺提前交代了朱竹云,让朱竹清穿着斗篷遮住自己,赌戴沐白能不能认出她。结果戴沐白可能是玩嗨了,并没有注意到穿着斗篷的朱竹清,只是看到了自己的哥哥,内心的恐惧瞬间席上来,戴沐白衣衫不整的从床上爬起,想要离开。

    戴维斯直接拦住了他,老实说看到戴沐白这个样子,戴维斯有点恶心,还有些愤怒。为啥之前那么认真的布局和他较量,还时刻防着他,防止他回来打败自己。之后戴维斯说明了来意,告诉他朱竹清在他走后不要命的锻炼,受了伤,并且伤到了根基,已经失去联姻资格。

    目前父王为他挑选了新的联姻对象,因为朱家目前已经没有适龄的女子了,所以挑选了别家的,但也是国内大族。让他回去完成订婚,只要订婚了,就不用在担心死于皇位之争,之后就随便戴沐白怎么玩,但25岁后必须回星罗,到军中为星罗开疆拓土。戴维斯顺便拿出了自己父皇的亲笔文书。

    戴沐白一看有这好事,只能跟朱竹云说一声抱歉,并让她转告自己的妹妹,是自己对不起她。然后直接同意了,然后让戴维斯他们先离开,自己过段时间会回星罗的。之后今晚整场的消费,有戴少买单。

    直到戴沐白同意前,朱竹清依然有所期待。但戴沐白同意的那一刻,她彻底崩溃了,之后朱竹云就一路安慰着朱竹清,戴维斯也只能说了一路的抱歉。当没有了竞争关系,朱竹清和朱竹云的关系也就没那么紧张了,两人就是姐妹关系了,甚至因为妹妹的悲惨遭遇,姐姐更疼她了。爱屋及乌,戴维斯也只能说了一路的抱歉。同时心里有点恨陵茺,为什么要让一个九岁的孩子经历这些。

    星罗皇室尚武,但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戴朱两家长期联姻,之间的亲缘关系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明的。所以戴维斯决定回去后以切磋的名义教训陵茺一顿,然后他就被陵茺控制力度的毒打了。

    现在这个阶段的朱竹清就能进行下一步计划,目前的朱竹清已经被打击的世界观崩塌了,没疯掉只能说斗罗的人承受能力强。接下来就好进行思想重塑了。

    不过就是戴沐白那边意外有些多,有点脱离了控制,不过还能纠正,即使这颗棋子脱离了控制也翻不出浪花,而且自己还有其他不错的替代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