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斗罗开始捡魂过活 > 第二十章 武魂城
    斗罗历韦斯曼五年7月20日,陵茺终于踏上了前往武魂殿总部武魂城的路。

    夕阳下,马车正在缓缓的前行,当到达星罗城门之时,天边的那轮红日已经是落下,皎洁的明月升起,星光璀璨的繁星清晰可见。不远处一个黑发小女孩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眼里含着泪光,下定决心要变的更强,狠狠收拾一个家伙,同时把自己的老师带回来。

    马车一路平缓的走着,花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终于到了武魂城。当然陵茺的运气不错,路上还是没啥劫匪。下了马车,陵茺看着巨大的钢铁城墙,朝着城门走去,城门的两侧站着两排身穿着厚重铠甲的士兵,他们手持长枪,尖锐的枪尖散发着寒芒,身上散发着的铁血肃杀之气,让路过的行人都为之胆寒。

    陵茺一边走着,一边鉴定术往这些城门卫兵的身上一扫,也清楚了他们的实力。

    基本都是四环魂宗级别的高手,而领队的人,已经有了魂王级别的实力。

    这看得陵茺有些心惊,这种实力的魂师,放在别的势力中,也是一方强者了,要知道,魂宗级别的魂师,要是在帝国,那可是能够赐予爵位的存在,完全有能力担任一些小城市的城主,拥有属于自己的领地。而在武魂城,这样的人,却只能当城门守卫。

    守城的卫兵看见陵茺,一个年轻的士兵立刻走向前来,拦住了他。

    “请出示入城证明!”魂宗故意大声的说道。

    看对方是个十几岁的孩子,穿的还不错,家里应该有背景,而且没有大人陪同,自己威逼一下应该能赚几个银币去喝一杯。哪怕对方背景在强,但这里可是武魂城,大陆上,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敢在这里撒野。

    作为武魂殿的总部,虽说偌大的武魂城里,里面的人不可能全部是武魂殿的人员,也有一些云游的魂师,各国的商队等等。

    所以,要进入武魂城,就必须要接受武魂殿的严格检查。

    每一个进入武魂殿的人,必须要持有武魂殿颁发的专属武魂令,才能进入。

    不然,即使是封号斗罗,也不行!

    所以守城的士兵可以向一些看起来好欺负的人索要过路费已经是个默认的潜规则了,基本就是索要几个银币,对能每月至少领到一个金魂币的魂师来说也出的起。

    其他人或许怕武魂殿,但陵茺可是武魂殿自家人,他只是呵呵的笑了几声,从怀里拿出了自己的长老令牌,向魂王队长递了过去。

    魂王队长接过这块令牌,定晴一看,差点吓得跳起来,赶紧恭敬的把令牌怀给这个看起来平凡普通的陵茺,也不检查了,立刻转身向着其他人挥了挥手,示意放行。

    陵茺就这样慢慢悠悠的走进了武魂城,默默的观察着这座城池。

    至于接下来守城队的事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他要先去找自己的老师。至于说见教皇,自己一个名誉长老,也不是玉小刚,没有教皇令。想见教皇就见,洗洗睡吧?

    之后的几天陵茺都在老师家住着,整理一下自己这些年的理论,补充修正一番。就这样花了一周整理完资料,教皇才派人来传召自己。

    进了教皇殿,在专人的引导下来到教皇面前,来到教皇面前,陵茺就直接鞠躬拜见,这是长老见教皇的行礼要求,自己必须遵守。“见过教皇陛下。”

    行礼的同时,陵茺一发鉴定术朝比比东丢过去,

    姓名:比比东

    身份:武魂殿最后一任教皇,武魂帝国女皇,罗刹神神位继承者,斗罗系列最初的反派(气运加身)

    年龄:五十五岁(不知道那些穿越者怎么下得去手的)

    武魂:第一武魂:?死亡蛛皇

    第二武魂:?噬魂蛛皇(蜘蛛中皇者,都丑,不好看,目前都是十万年以上)

    魂力等级:九十八级(罗刹神神第五考,实力无法完全发挥)

    魂环:第一武魂:黄紫紫黑黑黑黑黑红(十万年柔骨兔的魂环,斗罗一女主小舞的母亲所化)

    第二武魂:黑黑黑黑黑黑

    魂骨:外附魂骨·六翅紫光翼(得自一只魂兽紫翼蛛皇,附带技能飞行,可进化?)

    精神免疫头骨(魂技:真实世界,效果:免疫幻觉、魅惑。任何迷幻类技能在其照耀下将失效?)

    死亡蛛皇左右双臂骨(十万年死亡蛛皇所产的两块魂骨,双臂化为两柄巨大地黑色镰刀?)

    比比东看着眼前的陵茺,开口到,“陵长老可真是年轻有为,这些年的游历不止研究了理论,还突破到了三环魂尊的修为。你在星斗的经历我不多过问。但我想知道陵长老目前才十岁,为何在星罗收了朱家的小姐做弟子。我武魂殿这么多天才不值得你教导吗?”

    陵茺看了眼教皇比比东,不卑不亢地说到,“教皇大人,收下朱家小姐我有自己的考量,不过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能否借一步说话。”

    比比东明白陵茺话里的意思,便带着陵茺前往自己的书房。然后语气略显沉重的说:“这里不会有其他人听到我们的谈话。说说看吧,我给你时间说出一个令我满意的答案。不然即使你对武魂殿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即使再天才你今天也别想从这走出去。”

    陵茺只能假装恭敬的回答到:“教皇大人你也知道,我出生在一个天斗边境的一个小村庄,我的父亲为了成为一名魂师,自己去猎杀魂兽,之后再也没回来过。我的母亲也因为父亲突然离去一病不起最后撒手人寰。我当时就在想为什么我的家会变成这样?

    后来我觉醒了武魂,负责觉醒的魂师大人认为我是废武魂,没有修行的可能。我没放弃,最后通过一些关系拜在老师门下,跟着老师学习,慢慢了解了武魂,也喜欢上了武魂研究。那时候我的答案是我的父母缺少知识才这样的。后来为了研究我开始游历大陆,遇到了很多因为贵族发生的不平之事,就这样一边研究一边观察着这片大陆的国家。我发现了答案,是天斗和星罗的那群贵族让我和我的父母经历了那样的悲剧。我要改变这一切。

    所以当我到达星罗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要运用我的智慧,将星罗的贵族消灭。但我一直没找到什么好机会,直到我偶然间听到了星罗城的一个传闻,于是我便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这就是我收朱竹清的原因?”

    比比东听完,看着陵茺,眼中流露出一丝心疼,“好孩子,以后武魂殿就是你的家。你刚刚说你有什么大胆的计划,能让我听听吗?”

    陵茺听着比比东的语气,知道她已经上钩了,直接说到:“我到星罗城第三天,我去一个茶馆吃东西的时候听到了这样一个传闻,星罗皇室三皇子,是个懦弱胆小的家伙,为了躲避皇位争夺,跑到了天斗帝国下属的一个小王国里躲着。之后我花了点银币从别人那套来了更多情报,之后我就在观察着那个被抛弃的女孩。直到有一天发现她打算潜逃,随后被家里的仆人追捕,然后我就出手救下了她,并暴露了身份收她为徒。

    然后我再通过自己的身份,加上一些计谋,解除了联姻,然后那位三皇子失去了皇位争夺的权力。

    再过几年我会去看看哪位三皇子,帮他恢复信心,并给他一些支持,让他直接造反掀起星罗内乱,等他们打的差不多了我们武魂殿再出手,就能直接吞并他们。”

    比比东听完称赞道:“很不错的计划,不愧是武魂殿当代最强智慧。但你现在已经来到武魂城了,这些事就不用做了,安安心心的在这里修炼研究,武魂殿会保护你不被贵族侵扰。”

    陵茺听完就知道比比东觉得他是个小孩不该做这些,而且武魂殿现在的野心还没暴露,只能激动地说到:“教皇大人,武魂殿的光应该照到大陆的每一个角落,而不是只照着武魂城,那些贵族不能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好的发展,只有武魂殿才能给这片大陆发展。”

    比比东看着陵茺,确定了这孩子对武魂殿的忠诚,陵茺很聪明,和聪明人讲话没必要藏着掖着,“你说的对,武魂殿的光应该照到大陆的每一个地方。但你只说了星罗的计划,天斗呢?”

    陵茺直接开口到,“天斗的计划比星罗简单,过段时间我会前往武魂城,花时间观察雪清河,将他的一言一行记住,然后干掉他,扮成他。”

    听到陵茺要干掉现在的雪清河,比比东脸上出现了怒容,但比比东很快调整好说到,“这个计划武魂殿已经实行了很久了。如果你的计划就这样,那天斗这边你就不用操心了。武魂殿会处理。”

    陵茺听完比比东的话也不在意,继续说到,“教皇大人,原本根据我的了解,雪清河应该是个伪装的很好的枭雄人物,能给自己的父亲下毒,并弄死其它有竞争能力的兄弟,所以我才想杀死他。不过你现在说武魂殿早就在做这种事了,那估计雪清河应该是我们武魂殿的人假扮的,目标应该是直接通过这样的方式将天斗直接收入武魂殿的手下。

    但我必须要说,教皇大人你们的计谋并不好。现在天斗下属的王国已经开始有些不服管制了,这种情况下不如把水搅混,让天斗内乱,我们直接坐收渔翁之利。”

    教皇此时也好奇陵茺究竟是怎么计划的,便开口到,“那你的计划又要如何实施?”

    陵茺便开口到,“原本我打算干掉雪清河自己伪装,现在雪清河是自己人就更好办了,我只需要雪清河配合自己演一场戏。我们首先要表现出雪清河也中毒的样子,之后把罪魁祸首的嫌疑往雪星身上引,并在适当的时间接触四皇子雪崩,把皇帝和皇子中毒的‘真相’告诉他,再安排一些‘证据’让他发现。之后雪清河只需要再撑两三年,并在此期间多联络一下雪崩,之后只需要看着天斗乱起来。”

    听完陵茺的计划,比比东不得不感叹这个陵茺是才能出众,还是自己武魂殿的人。

    比比东想了一会儿,说到,“陵长老真是当世之才,现在你把计划写下来,我会派人执行你的计划。陵长老以后还是把精力放到理论研究和学院的工作上吧。”

    果然比比东不愿意再放自己出去,不过没关系,对他来这些计划自己可以不用出手。直接把针对的天斗计划写下来交给教皇,星罗的计划以后自己动手。

    之后的陵茺就按吩咐在武魂城呆着,教导一下教皇安排过来的学生,修炼,理论暂时就整理归纳补充。慢慢等待着剧情的开始,盯着唐三大师那边的人也一直都留着,方便自己下一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