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斗罗开始捡魂过活 > 第二十四章 教皇密会玉小刚 史莱克六怪
    斗罗历韦斯曼六年3月10日,在大师到达后,史莱克的学员们接受了大师的训练,虽然大师还是很急切的想要弄清楚自己的修炼,但唐三毕竟是自己的弟子,还是不能放下对他的教导。同时史莱克接收的学院都很天才,在他们身上自己的理论应该能实现,这也能为自己正名。

    虽然远在天斗边境,但这次陵茺的信件送的很快,这次陵茺的信是给教皇的。玉小刚的眼药已经上完了,本来就是一步闲散棋,能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也好,不能也不影响自己的总体计划。

    和陵茺想的一样,教皇在收到信的第三天就到了索托城武魂殿,前前后后距离陵茺和大师的冲突也就过了五天左右的时间。教皇到了索托城武魂殿就直接找陵茺了解了情况,而后就直接告诉陵茺这被列入机密,自己会处理的。

    当天晚上,教皇果然自己出门了,陵茺直接跟上去,顺便带了一包瓜子,准备看戏。毕竟斗罗这边没有电视,自己很久没看到八点半的胃病爱情剧了。教皇比比东果然直接潜进了玉小刚的房间,看着眼前这个日思夜想的男人,比比东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男人。他窃取了武魂殿的机密,自己应该动手铲除他,但自己下不去手。

    比比东思考了很久,但还是决定现身问清一些事情。不过大师好像预感到了比比东的到来,看着现身的比比东,直接开口道,“东儿,一别多年,没想到贵为教皇的你回来找我。”

    比比东做了多年的上位者,虽然听到玉小刚叫像以前一样叫自己很开心,但还是很平淡的看着玉小刚,说到:“东儿?若不是你提起,我都快记不得自己原来还有这个名字。不过,还请你称呼我教皇,或者冕下。看在我们过去相识一场,我原谅你对我的不敬称呼。但请记住,没有下次了。还有,玉小刚,我接到武魂殿长老的报告,你似乎通过一些途径知道了我武魂殿的机密。告诉我是谁告诉你的,我可以给你留全尸。”

    玉小刚看着面前的比比东,面色柔和的说,“一个我也不知道的势力,他们帮我的武魂完成了二次觉醒,并告诉我这是武魂殿一个叫陵茺的研究理论,他们也只拿到了一部分。”比比东听完有些不信,大陆上的已知势力里没有一个可以做到在武魂殿安插间谍的,也没有谁可以不通过自己批准拿到武魂殿的核心资料。直接对着玉小刚说到:“我给你一次机会,把给你资料的人说出来。”

    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实际面对比比东这种态度,听到她亲口说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话语,大师依旧感觉到一股浓浓的苦涩,已经到嘴边的话,突然就说不出来,突然脑海里响起了一个声音:“她在撒谎!你看她发现了你知道了武魂殿机密直接亲自过来了。不要被她的伪装欺骗!她现在对你有多冷漠,实际上心里就有多在乎你!”

    陵茺的话疗成功,大师想到了自己一个明面上29级大魂师,即使知道了武魂殿的机密,也不值得教皇亲自出动。意志大幅度强化,深情地开口:“东儿,我不会骗你,我所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如有欺瞒,不得好死。”

    “玉小刚!”比比东看着对着自己深情款款的玉小刚,顿时有些站不住,提高音量,权杖在地面一敲,魂力波动变得高昂:“请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你这种鬼话怎么可能是真的。”

    “那你看看我的武魂和魂力,我花了大半辈子研究,一直不得寸进,我所说的句句属实,我没必要骗你,东儿。”大师放出武魂和魂环,慢慢地向比比东靠近。

    比比东双眼一瞪,一股大约五十多级的魂力从她身上放出,化为压力压到大师身上:“你以为,我不会对你出手吗?虽然你现在武魂确实发生了异变,魂力也变强了不少,但这也不能真的证明有一个势力可以从我武魂殿拿到机密资料。”

    大师是真的没用,魂宗修为,黄金龙武魂,区区五十多级的魂力转化的压力,就让他的双脚无法继续向前迈进。

    比比东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但是不这么做的话,她一定没办法继续拒绝眼前的男人,如果这个男人还不说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自己也保护不了他。

    大师脑海中的声音再次响起:“这种时候你还在犹豫什么?她一个封号斗罗却只用五十多级的魂力,明显是不想看到你受伤!连这么点小压力都顶不住,你好意思说自己爱她?上啊!武魂和魂环都放了,直接魂技用上,拼上你所有魂力,冲上去抱住她啊!”

    陵茺看戏看的坐不住了,直接用精神力提醒到。

    大师猛地抬起头!魂环现!魂力全开!增幅魂技套上,最高速度,趁着比比东愣神的功夫冲过去抱住了比比东。

    比比东浑身一软,一点魂力都提不起来,也不敢提起来。“东儿,二十年前那天,我放手让你回去,结果你再也没有回到我身边。今天,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放手了。我知道你面领着很多压力,但我现在能修炼了,我会努力站到你身前去守护你。我不会骗你,我也没有骗你的必要。”

    “放开我…”

    “不放。”

    “我最后说一遍,放开我!”

    “不管你说几遍,我的回答都一样,不放。”

    比比东身上突然爆出六十多级的魂力,强行把大师弹开。感觉到大师的手被自己的魂力冲开,比比东好像看到自己心里在滴血,一边责备自己,一边立即收回魂力,并且暗中在大师可能摔倒的地方聚一团魂力。最后大师只是后退十几步,没站稳,一屁股坐到地上,没受伤,让比比东松一口气。

    比比东居高临下,俯视大师,眼神冰冷:“你认识的那个比比东,早在二十年前就死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武魂殿现任教皇!不要再对我抱有那些不切实际的妄想。而且我知道你是想借我的手拿到召唤魂师的理论吧?”

    大师喘着气,缓缓地开口:“为什么,要故意说这种话?为什么,没有直接让我失去行动能力?想让我放弃的话,那样不是更快吗。”大师慢而坚定地站起来,再一次朝比比东走过去:“为什么你突然想转移话题问我是不是想通过你拿到理论?”

    “糟糕!难道刚才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失言了。”比比东一惊,握住权杖的手下意识放松一些,与此同时,她心里情不自禁地一喜:他的观察能力还是这么强!紧接着马上否定自己的想法: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都过去二十年了,又有柳二龙那个女人在身边陪着,为什么小刚见到我会突然这样?而且态度这么强硬!糟透了!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忍不住回到他身边!不行!绝对不可以!我已经,没有资格陪在他身边……心中突然闪过的某人可憎的脸,神情变得扭曲了起来。

    玉小刚看着自己面前发呆的比比东,再次冲上去,抱住了她,“东儿,当年发生了什么我不在意,我们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有些遗憾还是能弥补的。”大师伸手拍着比比东的背:“我来了,我就在这里!从今往后,我会一直陪着你!你可以不用再一个人承受那些。”

    比比东再次用魂力将玉小刚弹开,但实际看起来,已经有点欲拒还迎的感觉:“我现在可是武魂殿的教皇!居万人之上!就连两大帝国皇帝见了我也要礼让三分!不用一个人承受?你是妄图和我分享教皇的位置吗?!而且你一个四十级三环魂尊,凭什么站我身边?”

    之后的陵茺直接恶趣味上身,在脑海里不断的引导大师,让他讲出了隔壁剧组的著名台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东儿,等着我,我会站到你身边的。”喊下这句话,玉小刚并没有觉得羞耻,反而觉得获得了奇怪的东西。

    比比东看着眼前的玉小刚,仿佛回到了两人初识的场景,但还是脸色一冷,“既然问不出什么东西,看来这次的机密泄露与你无关。那么打扰了,小刚。”说完教皇便凑到了玉小刚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就飞走了,留下了热泪盈眶的大师。

    至于比比东说了啥,很老套,不过是一句我等你,但这是对玉小刚最大的肯定。最初肯定自己的人再次肯定自己,玉小刚这步闲棋动起来了,最终将带来的效果令陵茺很期待。

    之后的大师继续修炼和教导唐三他们。最近几天大师的精神状态都出奇的好,研究热情也变得很高,教导学员也更认真了。看来比比东对他的影响的确很大。

    史莱克的学生们训练进行地很快,虽然剩下的六人之间存在些许不愉快,但总体还保持一个整体,就是小舞不愿意让唐三过多接触戴沐白。为了让唐三他们充分得到训练,大师临时把自己加进了史莱克六怪的队伍,给他们凑团战人数,由于大师的武魂的强力,以及史莱克这群天才的努力,史莱克六怪的名声越来越响。之后和原著一样,他们动用暗器射杀了凶神战队的人,完成了见血任务。(凶神跑来赚外快,提前遇到了唐三他们)

    在史莱克不断的训练扬名过程中,皇斗战队的一行人到了索托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