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襄阳城丢了也没关系
    身为北府兵主将,不必别人提醒,谢玄也会保持主将的派头。得胜堡的信使远道而来,他决不能用疲惫担忧的姿态来迎接他。

    谢玄挥起马鞭,让坐骑跑的更快些,并且调整了坐姿,做出了全力以赴的模样。

    虽然北府和氐秦军队还未交手,但是,谢玄已经拿出了与之决战的勇气。

    这个姿态,不只是做给目力所及的北府兵的,也同样是做给即将到来的得胜堡信使的。

    据他所知,这位快马好手,竟是王谧从得胜堡的堡民之中挑选的,此人精于骑射,尤其是耐力上佳。

    据说他曾经有过三天三夜连续跑马不停歇的记录,这种长途奔袭送消息的差事,最适合他不过。

    而这一次,这位信使也拿出了他十成的功力,自从得胜堡里奔出来,便几乎是一刻未停。

    不仅是一顿饭都没吃,就连喝水也全都在马背上解决,就是凭着一股子韧劲,他一路从得胜堡狂奔而来。

    吁……吁吁……

    那一身斑驳的骏马,直冲向北府军阵,它矫健的步伐,开合的胸廓,正把他绝世千里马的姿态,展露无遗。

    当它载着它的主人飞奔在襄阳城外的黄土地上的时候,它飘逸的鬃毛,四散飞起,正展示了它无穷的力量。

    正是因为有它这样一匹好马,信使才能马不停蹄的在恰好的时间赶到谢玄的面前。

    好的骑手就是要搭配这样的骏马才能展现他绝佳的骑术,而千里马也同样需要好骑手,才能让它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只见那信使在马上勒紧了缰绳,随着他熟练的吆喝,那马身便一个急停,横过了身子。

    要么说是艺高人胆大。

    这位信使,绝对是足以称霸襄阳城的好骑手,就在他勒紧缰绳,把全力奔跑的马匹逼停的这一刻,它当当正正,刚刚好好的就停在了谢玄的面前。

    “好身手!”

    从军多年,从不轻易夸人的谢玄,也禁不住发出了感叹。

    “禀将军,得胜堡的急报!”

    那信使取下背囊,将盛有消息的竹筒双手奉上。

    谢玄身边,刘牢之、何无忌、桓冲等人也悉数就位。相比以往的几封书信,现在的这一封,它的内容,显然更为重要。

    几位主将,不管是来看热闹的,还是真的很关心,全都不约而同的走到了一起。

    拿着这封信,就连谢玄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大军已经开拔,这是襄阳城那边完全不知情的,如果他们的部署与谢玄的设想有出入,亦或者是,襄阳那边发生了突发情况的话,所有的计划都将被打乱。

    对于行军打仗来说,有的时候是易静不易动,如果现在大军还在乔山附近安营扎寨,那么不管将来如何调动,都将是比较方便的。

    而现在,为了追求速度,谢玄已经将大军调动了起来,如果中途改变方向,那一定会引发极大的骚动。

    说不定甚至会影响襄阳的战局,若是如此,那就大事不妙。

    谢玄心中也不可抑制的掠过了不祥的预感。

    吾等欲突袭襄阳,望将军速援!

    那封薄薄的书信上,如是写到。谢玄倒吸了一口冷气,登时大叫:“快!”

    “加快脚步,驰援襄阳!”

    过了好一会,谢玄终于开口,他的面容沉肃,似乎并没有因为这突然而来的消息而欢欣雀跃。

    其余众人全都不明所以,尤其是桓冲,那颗脆弱的小心脏立刻咯噔一声就沉了下去。

    “看看!”

    “老夫早就说了,计划赶不上变化!”

    “你们还偏不相信,得胜堡的异状一定是被氐秦发现了,他们在向我们求援呐!”

    “石民,石虔,我们也快点跟上!”

    桓冲一马当先,在他身后,桓石虔和桓石民也纷纷带兵前行,何无忌望着脚步突然加快的士兵们从自己身边跑过,还是不死心。

    “有王谧在,得胜堡怎么可能出问题?”

    “桓将军,你相信吗?”

    此桓非彼桓,那老一些的桓冲将军已经奔到前面去给谢玄添堵心了。此刻与何无忌并肩前行的,正是公认的持重之人桓伊。

    何无忌素知桓伊和王谧关系甚笃,也就把心中的想法照实说了出来。

    桓伊叹了口气:“我虽然不相信,但也要看襄阳城的真实情况,王秘书颇具智谋,可毕竟还没有大战的经验。”

    “若遇困难,无法解决也是正常的。”

    桓伊的一句话,让何无忌也担忧了起来。

    而另一边,得意洋洋,正准备落井下石的桓冲,终于紧赶慢赶的追上了谢玄。

    余光一扫,谢玄就发现了他,却根本懒得搭理他。

    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狗改不了吃那啥,就此刻桓冲心中所想,不用他开口,谢玄也能猜到几分。

    只看他暗搓搓的表情就知道了。

    “谢将军也不必太心急了,这一回我们统领十几万大军,实力雄厚,必定能把襄阳城夺回来!”

    “老夫多年经营荆州地区,也算是有经验,襄阳城中的氐秦军队虽然不容易对付,但我们也不是没有机会。”

    “如果得胜堡真的陷于氐秦,也不必过于忧虑,我们只需要集中精力,攻占襄阳即可。”

    “襄阳既下,那周边的地区,还不是尽入我手。”

    桓冲笑的欢快,丝毫没有注意到,谢玄的脸色已经相当不好看。

    他有什么经验?

    不过是临阵脱逃的经验罢了!

    别说是与氐秦交战,他恐怕连氐秦的军旗都没见过!

    “谁说得胜堡要丢?”

    在疾驰的骏马飞奔之中,谢玄的声音被风吹过来,桓冲一愣。

    “得胜堡不是来求援吗?”

    “襄阳城里的氐秦军队竟然没有攻占得胜堡吗!”

    谢玄皱眉:“桓将军,你到底是向着哪一边的?”

    “这还用问!”

    “当然是晋军!”桓冲端正脸色,一脸一本正经,谁敢怀疑老夫的真心!

    “你还知道就好。”

    襄阳战事将起,谢玄也没空和他纠缠。

    “得胜堡确实是在求援,不过,不是因为他们受到了氐秦的进攻,而是因为他们要突袭襄阳城!”

    抛下了这句话,谢玄就连抽了三次马鞭,将桓冲远远的甩在了后头。

    滚滚黄尘之后,空留桓冲一人,在风中凌乱。

    攻打襄阳?

    就凭着得胜堡里的一万人马?

    疯了!

    全都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