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遮天之意在至高 > 正文 第292章 准帝化道
    身为圣人,打爆一颗死星,并不算太难。

    但这个年轻人并非是打,而是将整个死星分解了,就像是抽出了一条条无形的脉动,失去了支撑的死星自然而然化成碎片,不再重聚。

    然而,就在死星解体的这一刹那,一块破碎的大陆中,一缕帝气,像是跨越时空,又像是从九幽而来,那恐怖的气息,简单呼啸整个星域,横扫一切。

    三人离的很近,毫无征兆的被帝气压的趴在地上,毫无形象可言。

    洛天宸抽了抽眼角,一脸无辜,两个大圣,一个圣人王绝巅的圣灵都趴窝了,只有他一个圣人像是个没事人,怎么看怎么不和谐。

    我好慌……快装不去了……怎么办?

    面对三人变幻的神情,洛天宸摊摊手,“其实……我是身具大气运之人,上不拜天,下不跪地,天上地下,无生灵能承受我一拜。”

    “你咋不说世间唯你独尊!”紫山脸色黑的如同锅炭。

    但,好在这股气息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帝气消失的刹那,三人一个比一个跑的快,几乎是瞬间冲向了古大陆。

    那里,炫烂的光芒千万丈,照亮了整片星域,耀眼无比,同时,亦有一种独属于小世界的气息流露。

    但奇怪的是,那里并无阵纹,三尊战力都在大圣级别的生灵,毫无阻碍,一头扎了进去。

    “好像不是大帝坟……应该是准帝……”洛天宸摸着下巴,一脸沉思,然而,他的袖口内却有一截蓝色的剑尖闪烁。

    他进过帝坟,也感受过不止一位大帝的气机,自然能分辨真假。刚才若是三人有任何不轨的举动,都将仰来最为狂暴的打击。

    但就在他准备前往那个小世界中时,他忽然感受到了一种压抑,仿佛暗中有无上人物在窥视。

    一直以来,他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他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多半会有大问题发生。

    但他没有转身,也没有四处观看,而是向那片小世界而去,哪怕是一尊准帝,其神藏也是举世难寻的。

    小世界极大,但法则并不完整,像是仓促间开僻,做为一个临时洞府。

    然而,这里古药极多,很多年份都在两三万年,甚至有个别的竟然达到了小药王级别!

    这很惊人,要知道,外界本为一颗死星,这里却夺天地造化,灵气浓密的逼人,简直就像是一片仙家药园。

    此刻,三人早已消失,又或许是每个人进来后都不在同一片区域。

    洛天宸对此倒也没有在意,袖袍甩动,将所见之药,连田地一同收于袖中。

    “到底是什么情况才会造就一片这样的天地……”洛天宸一边前行,一边感受着四方天地,这个世界始终给他一种很独特的气机,就像是……

    “化……道!”

    小世界的中心,三人立在一座大山前,看着前方,心情复杂。

    大山不高,只有百余米,但其上阵纹密布,血红一片,染红了整座大山。

    炽红的血,像是一片不曾干涸的杀戮之海,缓缓流动、游走,挤满了每一寸空间,让人无比压抑。

    山顶无声,一米见方的道台上,阵放着一块古皇台,同时也有几截九天玄玉断戈,许多万年过去了,其光辉至今不熄,神能不灭,散发着让几人心颤的帝之气息。

    “怎么上去……”几人沉默,不管是道台,又或者是古皇台,以及断戈,每一件都是稀世之物,举世难寻。

    “用玉块,两者间应该有联系。”白发老人开口。

    紫山却看向禸古,“道友怎么看?”

    “哼,我要断兵!”

    “你想多了,帝兵纵然断了,依然拥有无上神能,给你掌控,岂不是等于将我们的命交在了你的手中。”白发老人冷漠开口。

    禸古不傻,他面对一位大圣,自然不怕,但两位,他还真抗不住。

    古地无声,双方谁都没有退让,直到一声笑语传来,让三人的面色纷纷发生了变化。

    “几位的心境真让人佩服,面对帝宝竟无人心动,不愧是古之圣贤级别的人物。”

    三人不语,这哪里是不心动,分明是分配不均。

    “既然你们都担心有危险,不如让我替你们走上一遭。”洛天宸微微一笑,在几人目瞪口呆的情形下,直接登山如履平地。

    甚至紫山都在忍不住揉眼,一幅活见鬼了一般。

    这并非他们不登,而是其上存在着帝纹,但对方为何不受一点影响?难道圣人不受约束?

    眼看对方已经登上了山顶,紫山顿时急了,他取出玉块,灌入神力,下一刻,一股璀璨夺目的光从道台上升起,同时,还有一缕息扩散。

    洛天宸心中一惊,卷起其中的古皇台与道台,转身遁走。

    时间仓促,他没有动断兵,那几块兵刃中有杀伐之息,不是那么好收的。

    但等他回首时,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

    一个玉块,透明晶莹,不是很大,但却散发着难以想象的气机,与大山上的几截断兵争相呼应。

    同时,在那座山的顶端,几截断兵前,也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苍老的生灵,面生细密银鳞,如甲片般分布有序,将整个脸颊完全覆盖。

    他不算高大,消瘦的身体上,有一道巨大的伤口,贯穿了整个身体,差点将他整个人都彻底斩为两半。

    血液流淌,无声无息,殷红的惊人,将整座山都染的炽红一片。

    “太古的神明……无上的存在……亲手立下的大墓……竟然就葬在这片星域……”老人抬头,似望穿了层层阻碍,看向某一处,“世界没有永恒的辉煌,再强大的神明,也终有没落的一天……”

    一道道光华冲起,一片片秩序交织,一条条大道纹路齐现,化成最明亮的火焰,将老人焚烧。

    这是化道之火,也是天地秩序之火,没人愿意沾染。

    “一位准帝在此化道,怪不得这个小世界拥有如此浓郁的灵气。”

    这就像是鲸落,准帝一落,亦有相同的功效,可福泽一方,但证道失败,完全是另一番光景,会连累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