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权宠嫡女:将后重生 > 第862章 选秀
    初选的日子定在报名截止一个月之后,教习嬷嬷是叶宸从宫里找来的,白思宸也见过,曾经跟在苏太后身边侍奉多年。

    若想出人头地,不历经一番磨练根本不现实。

    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不是谁都能当,除了天时地利人和之外,自己本身的能力更重要。

    “思思,娘说过,只要尽力就好。”

    叶宸心疼女儿,看见女儿每天都很卖力练习,十分心疼。

    “娘放心,思思不累的。”

    白思宸这头如是宽慰着亲娘,另一头跟着教习嬷嬷却更加认真,一丝不苟。

    “嬷嬷,麻烦您把刚才的动作再做一遍,我没看清。”

    “是,郡主。”

    教习嬷嬷对永宁郡主每天的表现也十分满意,对取得的教习成果更是惊喜连连。

    永宁郡主无论什么一点就透,教起来根本不费力,成绩突飞猛进。

    是谁说永宁郡主不喜欢遵守规矩?

    根本就是假相。

    永宁郡主每天练习三四个时辰都不愿休息,一次次追求精益求精,简直就是豪门千金中的楷模。

    于是乎,“永宁郡主以前只是为了掩饰实力”这个消息不径而飞,一传十、十传百,白思宸的口碑在京城居然慢慢扭转。

    从一个纨绔懒散的假公子哥儿,变成厚积薄发实力满满的真千金,白思宸自己都有点儿不太适应。

    日子一日日过去,很快到了选秀前一天。

    晚膳过后,白擎夜和叶宸都叮嘱女儿放松心情早些休息。

    “放心吧,我一点儿不紧张。”

    白思宸自认为条件不差,信心十足。

    “那就好,既来之则安之,思思,娘说过只要你尽力了就好。”

    陪父母聊了一会儿,等白思宸回到卧房,薰儿已经把沐浴桶的热水放好了。

    窗外静谧安详,室内薄雾袅袅,沐浴桶内洒满茉莉花瓣,清香沁鼻。

    薰儿帮白思宸拆发宽衣,扶她迈入屏风后面的桶中。

    “郡主,奴婢先去收拾东西,等会儿您泡完澡就喊奴婢。”

    明儿一早宫里有人来接,如果选秀顺利,前前后后要在宫里住个好几日。

    薰儿要去查验查验,还有哪些物件没带齐。

    “记得把我绣好的荷包带上。”

    “好的郡主!”

    薰儿离开后,白思宸把上半身没入水中,只露出脑袋。

    乌黑的发很快被水打湿,几朵洁白的茉莉花沾在发隙间。

    掬些水撒下,娇柔的花瓣一朵朵打着旋儿,漂浮在水面。

    水波轻涌,花儿也随之翻滚。

    一夜好梦。

    清晨白思宸收拾妥当,准备入宫。

    马车就在门外候着,父母和大哥一直把她送到门外,薰儿扶着白思宸上了马车。

    白思宸打开车厢一侧的小帘子,探出头去:“爹、娘、哥,你们都回去吧。”

    “照顾好自己。”

    这是女儿头一次独自离开家,叶宸和白擎夜心中不知什么滋味。

    白瑾闻冲妹妹摆摆手,同站在一旁的爹娘说着什么。

    然后叶宸点点头,白瑾闻转身便往院内走去。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马车徐徐驶离王府,也带走了家人的牵挂。

    走着走着,薰儿听见渐近的马蹄声,掀开帘子一瞧,惊喜道:“郡主,是世子哎。”

    “真的?”

    白思宸刚有些低落的心忽然转晴,抬头往外一看,正是大哥绝美的容颜和潇洒的身姿。

    白衣胜雪,貌比潘安。

    “哥!”

    她冲他招手。

    白瑾闻策马来到她的车旁,和马车并行前进。

    初秋的季节天气有了一丝凉爽,走在街上,到处都是看热闹的围观百姓。

    今年有百姓家的姑娘也要入宫参选,不少人家门前喜气洋洋,大红炮竹落了满地。

    白瑾闻一路护送白思宸到了皇宫门外,门口有侍卫把手,再往里便只有参加选秀的姑娘和婢女方可入内。

    今儿这皇城门子洞共开了两个侧门,一道走民女,一道走贵女。

    白思宸从马车上跳下来,“大哥,你先回去吧,我要进去了哦。”

    白瑾闻没急着走,从马背翻身而下,叮嘱道:“思思,你要是感觉在里面不开心,就派人回府说一声,大哥随时过来接你回府。”

    白思宸嗔笑:“哥,你以为选秀是儿戏嘛?

    还能不开心就回去的?”

    “对我来讲,你能不能选上都无所谓。”

    白瑾闻神色如常,平静道:“只要我活着一日,就能护你一日。

    没必要为了入宫委屈自己。”

    “哈哈,大哥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了?”

    白思宸以为大哥是不放心自己,才破天荒话多了,便道:“皇上和我关系好着呢,安心!你回去后,让爹娘也都安心。”

    “好。”

    白瑾闻点点头,目送白思宸和薰儿跟随选秀队伍入了皇城东门。

    是啊,若不是因为皇上和思思关系好,他断不能默许了爹娘的行为。

    白思宸的身影很快在门口消失,白瑾闻准备骑马离开,这时从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呼唤:“瑾世子!留步!”

    他回头,一个俊俏的姑娘从马车上一跃而下,不顾婢女劝阻,立刻朝他飞奔过来。

    这个姑娘正是秦宝如。

    今儿宝如穿了女装,装扮素气淡雅,圆润的小脸带了些婴儿肥,笑起来脸颊上有两个小酒窝。

    “宝如。”

    白瑾闻面带浅笑,温润儒雅打了个招呼。

    秦宝如也笑笑,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举止,“瑾世子,是特意过来送思思的吗?”

    “正是。”

    秦宝如点头,“我也听说了,如此甚好。

    思思最喜欢凑热闹,这回我们四个又能凑一块儿了。”

    白瑾闻微笑颔首,提醒道:“时辰不早,宝如你快进去吧,别误了时辰。”

    “不急,对我来说早点儿晚点儿都没什么关系。”

    秦宝如眨眨眼,问道:“瑾世子,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你说。”

    “真的可以吗?

    就算冒犯到了你也没关系吗?”

    白瑾闻觉得好笑,“你明知道是冒犯,可还是想问,说明心里确实迫切想知道。

    既然如此,那就问吧。”

    “嘻嘻,瑾世子真是好人。”

    秦宝如这时候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不过就是想亲口探探当事人的口风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