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宣德大帝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四章 皇帝授课(四)
    学生们都在仔细的思考着皇帝所提的问题,为何佃户拼命劳作竟然还要倒欠着地主的钱,这是什么原因?

    不都说天道酬勤,怎么拼命干活的人反倒欠下坐享其成人的钱了呢?

    朱瞻基看着学生们纠结的样子,笑了笑继续说道:“感觉很荒谬吧!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你们想不到吧,这朝廷的赋税就是靠着盘剥这些本来就快活不下去的百姓获取的,诸位觉得大明的这些百姓有多少能力支撑大明的税收?”

    所有人都有一个清晰的答案,根本不可能,李昊想了想问道:“陛下!这天下除了农税之外,还有人头税,而且还有官府的各项摊派,我家不过做一点小生意,每年获得一点儿收益大半都被官府与青皮混混要走,一年到头也剩不下多少钱,也就比种地的农民强上一些。

    就这样我家也是低贱的商户,学生连参加科举的资格都没有,若不是陛下这次的告示明示所有人都能参加,学生根本就没有参加的资格。”

    “李昊!你家的情况在大明是普遍存在的现象,除了在京城和特定的几个由朕主导的地区,进行了商税改革,其他地方还是维持着原来的商税政策,也就是三十税一的税率。

    可是这只是明面上的税收,这钱是上交给朝廷的,大部分商家背后都有官员撑腰,可以堂而皇之的免税,只剩下你家这种没有后台没有背景的小商人就成了官府和青皮混混盘剥的对象。

    这些来跟你家要钱的胥吏是不是连一张完税的凭证都不会给你家出啊?”

    “陛下真是慧眼如炬,确实如此,家里本就是小本经营,哪里敢得罪这些胥吏,他们有的是办法让学生家里倾家荡产。民不如官斗,不是不想斗,是真的斗不过啊!”

    “你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自古都是如此,当官的不欺负老百姓,怎么能体现出当官的威风。”

    朱瞻基摇摇头,这个李昊看起来是最灵醒的一个,依然无法看透这种权力的迷雾。

    李昊看到皇帝摇头就知道自己的回答皇帝并不满意,可是自古不就是如此吗?难道说的有错吗?

    李昊说的当然没有错,自古确实如此,皇帝问的是为何会如此,明明朝廷规定的是三十税一的商税,到了实际操作中却恨不得是三税一。

    官府胥吏为什么敢违背祖制多收这么多钱,这些钱最后又花到了什么地方。李昊都没有考虑到。

    这就是阶级的鸿沟,李昊的家里不过是个温饱有余的小商贩,根本无法窥探到官府的阴暗一面。他能看到的只是官府流于表面的狠辣。

    朱瞻基知道李昊也好,在座的所有学生也罢,都是普通人家出身,条件好的家庭,都会全力攻读四书五经、《朱子集注》备战科举,哪有时间去学实用之学。不管这些人经义策论上多么的出彩,都挡不住其他两科的拉分,首先被淘汰的便是这些自认为是天之骄子的官绅子弟。

    “不知诸位有没有去过衙门,去过的对衙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这些学生大多数都没有去过衙门,在老百姓的眼里,衙门不是一个好地方,没有非必要的事谁会去衙门找不自在。

    有几个举手说去过衙门的也表示说,衙门小吏太过贪婪,不给钱根本不给办事。至于对衙门的印象就是不花钱根本进不去。

    朱瞻基点点头道:“朕告诉你们,每个州县衙门的八字墙上都有四句话‘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这样四句警句是太祖亲书,为的就是警醒官员不要做残民害民之事。

    可是挡住了官吏盘剥百姓之心了吗?这样的警句并没有起到警示的作用,就连你们这样的老百姓也不会把这句话当成是官吏应该遵守的准则。

    为什么会是这样,就是因为老百姓与官员的信息不对等,老百姓不知道自己交多少税。老百姓认为官府来收的一定都是朝廷要征收的。

    实际上朝廷替地方上的贪官污吏背了多少黑锅,老百姓并不知道他们收的钱不是朝廷要的,也不是朕要的,他们就认为是朕要的,是朝廷要的。

    那么要想改变这种状况,首先要做的是什么?”

    “陛下!学生觉得朝廷应该让老百姓知道,老百姓该交什么税,不该交什么税,不能让胥吏想怎么要就怎么要。”

    “如何才能让老百姓知道呢?”

    “将朝廷要收多少税提前告知百姓,在胥吏收税之前,老百姓就已经知道了今年该交多少税。”

    “谁来提前告知,告知之人是不是还是胥吏,如何保证胥吏之间不会串通一气?”

    这个无人能够保证,一个人今天的行为与明天的行为都不会一样,更何况不同的人,最难把握的是人心。学生把目光都投向了皇帝,希望皇帝能够出一个完美的答案。

    “税收的本质就是掠夺,掠夺别人的额劳动成果,健康的税收是损有余而补不足,不健康的税收是损不足而补有余。

    既然都是损害人的利益,是人都反感交税,这是人之常情。朝廷制定税收政策的时候首先要考虑的就是百姓的接受程度,制定出合理的税率。

    税收的制定越简单漏洞就越少,制定合理的税率,然后便是提高透明度,让老百姓清楚的知道自己该交多少税,而且收税的人必须给纳税人出具完税税票。

    若是胥吏不给开具税票,老百姓可以拒绝交税。这里就有一个非常难以解决的问题,老百姓不识字,胥吏写了什么,老百姓并不清楚。如何才能让胥吏不敢给百姓胡乱开票呢?

    这不仅仅需要律法的制约,更需要提高百姓识字水平。若是一个村子大半的百姓都识字,胥吏还敢胡说八道吗?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地方与朝廷的税收分配制度,地方上该拿税收的几成,朝廷该拿税收的几成这些都需要进行精确的计算,才能给出更加精准的答案。地方上拿的太少,根本就不够维持地方官府的正常运转。拿的太多了又会造成强枝弱干的问题,朝廷的国用也会不足。”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