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口如愿井 > 第三章:弥天大谎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作为愿成如许井的直接受益者,苏恒泉觉得自己是最有发言权的。

    是不是返老还童,他能不清楚么。

    在寿宴之后,他第一时间找了面镜子,也明白了为什么席上众人看他的眼神会如此怪异。

    他现在的皮肤状态,年轻得有些吓人,但这些年养出的上位者气度,却分毫不失。

    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交融一起,使他现在姿容非常出挑,甚至比年轻时更俊朗。

    如果说容貌这点可以作假的话,那么精力这块却是瞒不住人的。

    男人一过了三十岁,精力便会一天不如一天,年轻时候御使法宝几天几夜连轴转都吃得消,如今只消半天,体力精神都会受不了。

    而在神光照射之后,他仿佛又回到了那种不知疲倦的青春岁月。

    先前应付了寿宴宾客,又紧急招来堡中兄弟议事。

    一顿操劳丝毫不觉疲惫,看着恢复青春的夫人,甚至连渐渐平淡的火热,都有再次抬头的悸动。

    如果这都不是返老还童,那什么才是!?

    苏辰井在说完话后小心观察着苏恒泉的脸色,虽说知子莫如父,但这话其实反过来也成立。

    儿子看父亲,其实比父亲看儿子仔细的多,也准确的多。

    苏辰井一看苏恒泉的表情,就知道父亲根本没有相信自己。

    连当事人都深信不疑,这当然意味着计划的成功。

    但过分的成功,也会给解释带来些许麻烦,所以苏辰井只能这样解释道:“如果年轻与否,只是用眼睛来分辨,那么父亲确实返老还童了。但这种返老还童,只是“看起来”返老还童,并不是真正的返老还童。”

    闻言,苏恒泉皱眉:“你的意思是,为父现在的年轻容貌,只是幻术,障眼法?”

    “不是不是,老爹您现在的英武容颜,全都是因为您底子好。”

    苏辰井捻着手指,留出连凑近都看不出的一丝空隙,以示谦虚:“儿子给您解释下哈,人的皮面其实就像面团,时间久了表层就会皱巴在一起,所谓老纹,就是这些褶皱的痕迹。所以,只要用外力将它们撑开抚平,人就会看起来年轻。

    如果再补点儿水让这面团光滑,再加上一点点疗愈之光的即时修复,就会出现返老还童的视觉效果。这就是为什么您看起来返老还童的原因。若是您仔细回忆,大概能想到,在神光透体时,浑身都有拉扯和灼烧的感觉对吧。”

    “......”

    苏恒泉听完,摸摸自己紧致的脸颊,还是不可思议,结巴问道:“那..那为父的精力焕发又怎么解释呢?”

    “肾元主精神!”

    苏辰井露出一口大白牙,竖着大拇指道:“儿子这口井好歹也是十年练就的法宝,总不能全是坑蒙拐骗的套路不是。愿水都用干了,总会有效果的嘛!”

    “所以...这不是返老还童?”

    苏恒泉不敢置信的呢喃后,又问道:“那你之前在院里说得,能够青春永驻,活死人,肉白骨...”

    “当然也是假的啊!”

    苏辰井理直气壮:“苏嬢嬢的圣雪莲台,三年才结一颗的圣莲子都做不到,我怎么可能做得到,这法宝才刚刚炼成啊!”

    “所以,寿宴上发生的一切,我和你母亲的返老还童,还有如愿井神效的酒后真言,全都是假的?”

    苏恒泉盯着苏辰井的双眼,寒声问道。

    “也不全.....”

    “回答我!”

    逼近两步的苏恒泉双目怒红,盯着苏辰井喝问道。

    “是...全是假的。”

    随着苏辰井给出的答案,苏恒泉的身形一阵摇晃。

    他担心各方觊觎,担心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都是出于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爱护。

    虽然他刚刚好像很严厉,但其实只是想让苏辰井明白这件事的严肃性。

    可另一方面,他已经召集了苏家堡的众人,开始应对这件事。

    世间偶尔会有神效非常的法宝出世,苏恒泉本以为苏辰井是那个幸运儿。

    虽然如愿井的效能太过神异,但出于为人父母的心情,苏恒泉忽略了一些法宝根本能力上的漏洞。

    本以为苏辰井的愿成如许井,最多就是限制比较多,使用条件比较苛刻。

    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坏的一个答案。

    作为受用者,连苏恒泉都对如愿井的神效信任非常,何况寿宴上那群见证奇迹者。

    最多半日,不,就是现在。

    苏辰井的大名和如愿井的神效报告,应该已经摆在边城所有势力首脑的书案上。

    而明日一早,如愿井的大名,必将通过这些人的口,使边城所有人都知道。

    “啪!”

    “你怎么能这样糊涂啊!”

    重重的耳光后,是苏恒泉痛心疾首的悲呛,他的身形有些摇晃,却死死抓住苏辰井的手臂:“我带你去同他们解释,你将刚刚同我说的话,再向他们说一遍,就说是我让你开的玩笑!”

    缜密从容的苏家堡主消失不见,祠堂里只有个忧心忡忡要为儿子擦屁股的焦躁父亲。

    仓促说完,苏恒泉便欲将苏辰井拽走,却发现拉他不动。

    “老爹,谢谢您。但没用的,他们不会相信。”

    被狠狠打了个耳光的苏辰井站在原地不动,眼神坚定,语气从容,甚至面带笑意:“这个名,儿子出定了!”

    闻言,苏恒泉的身子一僵,他回过头,打量着苏辰井,就像第一次认识那样。

    看了良久,苏恒泉再次开口:“你...是个聪明的孩子。”

    看着那双像极了自己的眼睛,男人满是痛苦和不解:“但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我要让边城所有人都相信,我,苏辰井,有一口许愿井!”

    苏辰井挣开苏恒泉的手,打了个响指,白玉砌成的八面井出现在他头顶,而那口先前干涸的愿成如许神井中,竟又泛起点点微光。

    苏辰井指着那片亮光,朝着父亲苏恒泉认真答道:“因为它需要数十万甚至上百万涓滴意念日夜不停,汇成井中愿水;

    因为我要让这件法宝,成为真正的,愿成如许井!

    所以,老爹,你会帮我的,对么?”

    苏辰井从小就是个鬼主意多的调皮蛋,但苏恒泉总觉得自己能接住儿子的所有淘气,这只是帮忙圆个小谎而已,应该...可能...也许...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苏恒泉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点头的,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是苏辰井欢呼着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乐呵呵的跑了出去。

    苏恒泉捂了左心室好一阵儿,又向苏家的祖宗牌位呢喃了半晌。

    等他从祠堂离开时,目光坚定,神色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