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豪门塑料夫妇 > 正文 97、番外四
    司雨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全新的节目又向自己的大哥大嫂下手了,而这一次还多了一个侄子。

    《跟着爸爸妈妈去旅行》是一档全新的综艺策划,节目设置就如节目名称一样,跟着爸爸妈妈去旅行。

    在司雨的节目策划里,一共会邀请三组嘉宾,分别是老中青三代人。

    老年组的父母已经年近花甲,但他们的孩子正值壮年。

    中年组的父母年纪四十出头,他们的孩子正在青春期。

    青年组的父母年纪三十左右,他们的孩子才蹒跚学路。

    司雨将青年组的父母人选定在了司一闻和周茵。

    之所以会想选自己的大哥大嫂,司雨要的不仅仅是所谓的流量,而是觉得他们很合适。

    如今的司雨做节目早不需要什么所谓的关注度,因为她的节目不缺流量。她想要的,是想呈现出一档符合当今社会价值观的东西,能够给观众带来欢乐的同时,能够反映当下的一些社会问题。

    小周泽的出生,对于周家和司家来说都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司雨自然也很喜欢自己的这个亲侄子。

    现在有事没有事的司雨都要去大哥大嫂家里溜达溜达,主要还是想找周泽玩。

    周泽长得真的很像一个混血宝宝,真人比上次周岁宴上曝光的视动图更加好看可爱,尤其说话走路的时候更萌。

    有时候司雨又觉得,周泽可真想是她大哥的翻版,安静时的神态和气质简直是如出一辙。

    周泽还三个月大时,有一次司雨想去抱他,刚好见到她哥司一闻正在给小家伙换尿不湿。

    居家的司大佬看起来和蔼可亲的模样,手里还奶着一个娃,平日里那副冷峻的样子消失不见,攻击值为负数。

    司雨好奇地看着她哥熟能生巧地给小家伙打开尿不湿,再用温热的毛巾擦洗屁股,最后又换上一片新的尿不湿。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就跟拍某尿不湿广告似的。

    “哥,你也太太太厉害了吧!”司雨感慨。

    毕竟还未结婚,司雨对于带娃的这一些列流程都感觉来到了新世界。不得不说带孩子可真不容易,小家伙不会说话不会表达,除了眨巴着大眼睛四处张望以外,只有哭了。

    但小周泽在司一闻的手里服服帖帖的,不哭不闹,乖乖配合老爸换尿不湿。

    司雨这几年工作下来,身边也接触了不少的男性。但讲真的,像她哥这种长得帅又居家还能奶娃的真的是稀有物种了。

    司一闻抱起周泽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一并接过保姆递过来的奶瓶开始奶娃。

    司雨发现,她哥在照顾孩子这件事上不仅有耐心,还不嫌脏不嫌累。那段时间周泽容易吐奶,经常吃下去没多久又吐人一身。司一闻的身上经常有周泽留下的白色吐奶痕迹,奶臭奶臭的。

    和司一闻一对比,周茵简直就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少女。

    照顾孩子这件事司一闻一般都不让周茵插手,他说她连自己都还照顾不好,照顾孩子这种事情就交给他这个当爸爸的。

    周茵还真的不跟司一闻抢活干,但绝大多数时候,司一闻在照顾孩子的时,周茵总是津津有味地在一旁看着,不自觉会露出一脸幸福的表情。

    讲道理,大哥大嫂的感情对司雨来说冲击力真的还蛮大的。以至于司雨经常非常羡慕。

    司雨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哥,你当奶爸的样子也好帅哦!”

    正巧大嫂周茵走来,司雨嘴甜地说:“大嫂,你觉得我哥这个做丈夫的咋样?”

    周茵予以最高评价:“如果可以给你哥打个分的话,满分一百分的,那么他就是一百点零一分!”

    司一闻扬眉问周茵:“多出来的零点零一分是什么意思?”

    司雨插嘴,“当然是让你骄傲的呀!”

    司一闻并未觉得有什么,难得反问司雨:“你呢?”

    司雨一头雾水:“我怎么?”

    司一闻一本正经:“你年纪也不小了,还打算玩多久?”

    司雨惊呼:“救命!”

    转而求救大嫂周茵:“大嫂,我哥这是干嘛?他什么时候接催婚的活了?”

    周茵拍拍司雨的肩膀说:“别理他。不过话说回来,你和你那个男朋友也谈了好多年了吧,不打算结婚?”

    司雨摇头:“我没有这个计划。”

    “为什么?”

    “结婚不就是一张证书的保障而已嘛?我不要那种东西,随心所欲地在一起,未来会发生什么顺其自然。”

    周茵点点头,不置可否。

    前段时间周茵和司一闻带着周泽在外面用餐的时候刚好碰到司雨和她的男朋友。

    司雨和她的男朋友也算是爱情长跑。她这个人也算是通透潇洒,别看着大大咧咧的,但是个人精。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处事方式,周茵这个做大嫂的当然不会干涉。

    周泽满八个月的时候基本上已经能够在地上爬得飞快。

    有一次司雨来找周泽玩的时候,正好碰到周泽不小心从台阶上滚下来,不仅额头上撞出了一个大包,哭得那也叫一个惊天动地的。司一闻走过去将周泽拎起来抱在怀里,检查过没有什么大问题也不太当一回事,倒是一旁的周茵急得不行:“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脑门都红了,会不会脑震荡啊?”

    司一闻笑着说:“不至于,哭一会儿就好了。”

    周茵说司一闻太狠心了。

    司一闻反过来说周茵过于宠溺宝宝。

    夫妻二人经过一番“激烈”争执,后来司一闻把手上的娃交给在一旁吃瓜的司雨,拉着周茵回了房间。

    莫约过了十来分钟后,司一闻再和周茵从房间里出来。观察细致的司雨敏锐地发现,她大嫂嘴唇上的豆沙色口红都不见了。

    司雨当即脑补出了一堆有的没的,心里感慨:要是这些日常能被记录下来就好了。不仅要被记录,要是还有人和她一起磕,那别提多快乐了。

    司雨对于《跟着爸爸妈妈去旅行》这档节目的构思,完全是因为司一闻和周茵而起。

    *

    时隔几年,司雨再次邀请周茵去参加节目时,周茵想都没有想直接拒绝。

    这几年淡出社交媒体,周茵觉得生活过得更开心自在。本来她就不是公众人物,日子也不是过给别人看的。远离那些嘈杂的声音,反而更能专注自己的生活。

    可司雨有办法找到周茵的软肋,故意点开当年《恋爱进行时》宙斯夫妇的cut来给周茵看,一副感慨的模样:“以前看好像也不觉得什么,现在再翻出来看,别有一番滋味。”

    司雨点开的cut是周茵在照顾生病的司一闻。

    周茵本不想看的,可又忍不住被吸引。镜头里司一闻一副可怜的模样坐在床头,而周茵则在旁边劝他吃药。这画面如今再看,全都是回忆。

    司雨观察着周茵的反应,时不时插一句话:“没想到我哥那么一个大男人居然还害怕打针吃药啊。”

    周茵忍不住笑着说:“小周泽也怕打针吃药,和他爸爸一样。”

    司雨问:“真的吗?”

    前段时间小周泽生病,让一家上下乱了阵脚。

    自从周泽出生,那是被当成宝贝似的在照顾,这也是周泽第一次生病,毫无预兆。

    周泽平时不爱哭,可那天晚上半夜却一直哭个不停,怎么哄都没有用。

    周茵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然而看着孩子哭,她也忍不住哭。孩子让保姆抱着,司一闻转过来抱着周茵哄,周茵哭得更厉害了,觉得自己是个废物妈妈。

    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家庭医生赶来,初步检查过后发现周泽的左侧腮帮子有些肿大,怀疑是腮腺炎。于是半夜马不停蹄去了急诊,急诊医生通过拍片诊断,又有不一样的结果,称是淋巴结炎。

    周茵完全听不懂那些专业的名词,只知道周泽要住院了,并且情况有些严重。

    前前后后,从凌晨一直忙到清晨,多数时候都是司一闻在跑前跑后。

    才一岁多的周泽躺在大大的病床上,四肢被护士按住,脑袋上被插入留置针。

    之前每个月周泽都要去打预防针,所以他看到护士拿出针就知道接下去要干什么了,针还没有往他身上扎,他就哭得惨绝人寰。

    或许只有当了妈妈之后才会有那种体会,周茵当时心里难受得不行不行的,看着孩子哭,她也哭。身旁的司一闻安慰她:“周泽是男孩子,打个针而已。”

    周茵反过来数落司一闻:“还说他呢,你还不是害怕打针?”

    “我哪有?”他还否认。

    周茵哭笑不得:“司一闻,你别狡辩,当时录制节目都有视频记录的!”

    司一闻耸耸肩,一副不认账的样子。不过倒是让周茵的注意力从孩子的身上转移。

    等周泽终于累得睡着了,他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都气势汹汹地赶了过来,替换了周茵和司一闻。

    别看就养一个小屁孩,却不知道要多少人操心。周茵已经算是极其幸运的人了,家里有好几个保姆轮番在照顾周泽,不仅如此,她的丈夫司一闻也并非甩手掌柜,更别提她的公公婆婆爸爸妈妈都会经常来帮忙。

    周茵和司一闻再一次去医院的时候,正赶上一家人在哄周泽吃药。

    家里四个年纪加起来都两百多岁的长辈愣是拿一个才一岁多的小屁孩没有一点办法。周泽跟个窜天猴似的站在病床的床头柜上,一脸抗拒吃药,手上还拿着个玩具张牙舞爪的。

    见爸爸妈妈来了,周泽跟找到救命稻草似的,伸手要周茵抱。

    周茵问:“怎么了?”

    董婧慈一脸无奈地说:“都快一个小时了,愣是一点药都喂不进去。”

    苏芳华也是无奈地劝:“宝宝,这药是甜的呀,很好喝的。”

    司志山还亲自示范喝了一口给周泽看。

    奈何周泽根本油盐不进。

    周建修忍不住吐槽一句:“这小屁孩也不知道像谁,茵儿小时候吃药可是一点都不怕。”

    周茵下意识地看了下身边的丈夫司一闻,也不戳破。

    她干脆把哄娃吃药的任务交给丈夫,拍拍司一闻的肩膀:“你应该很感同身受。”

    没想到司一闻还真的有办法。

    他拿了周泽的奶瓶,把甜甜的药粉兑进去,就这么哄骗小家伙把药给吃了。

    一家人目瞪口呆:他们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呢!

    话说回来,周泽不肯吃药抗拒打针时候的模样和司一闻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周茵看着《恋爱进行时》视频里的司一闻,脑海里浮现出那日周泽被哄骗着喝下药的样子,不自觉勾起了唇角。

    其实周泽像司一闻更多一些,尤其是在性格上。但或许是结合了一些周茵的性格,小家伙的嘴巴特别甜,他现在刚刚会说一些话,全是夸人的词汇,见了周茵不是夸妈妈漂亮就是妈妈美丽,每每都夸得周茵心花怒放。

    司雨适时地关掉了视频,对周茵说:“大嫂,你就当是带着小周泽去记录生活呗。别人都说,三岁前的孩子一天一个样子,反正你和我哥这几年也打算在家里带周泽一起成长,如果有摄像头记录下来,以后也可以时不时翻出来当成回忆啊!”

    周茵有一些些心动。

    司雨继续动嘴皮子:“而且,旅游的地点我们节目组都安排好了,完全不需要你们再操心。节目组拍摄的肯定比你们记录的画面更唯美,毕竟是专业人员拍摄的嘛。”

    周茵还是犹豫:“算了吧,还是感觉好麻烦。”

    司雨说:“大嫂,你知道吗?想上我节目的人不知道排队排到哪里去了呢。”

    她说着翻开手机里的聊天记录,都是一些知名艺人的经纪人和她的联络,大抵上的意思都是想参加节目的。

    司雨一脸真诚:“大嫂,我是真诚地邀请你和大哥参加,真心的。”

    周茵很难不被真心打动。

    不过,在周茵答应司雨去参加《跟着爸爸妈妈去旅行》之前,她倒是意外地去参加了一档全明星运动的综艺。

    和明星参加比赛不同,周茵的身份是明星们的教练。

    *

    虽然周茵从滑雪队退役,但她还是经常会和以前的队员以及教练联系。周茵时不时要回去见队友和教练,一见面都是大包小包的礼物送给队员。

    所有人都亲切地称呼周茵为富婆。

    每次富婆一来,周围总是围了一堆的人。

    周茵的性格真是在哪里都吃得开,尤其国家队里的气氛和谐,大家都非常欢迎周茵的到来。

    这次周茵会去参加节目,也是受到昔日教练的委托。全明星的运动是和国家体育总局有所合作,所以有邀请专业的教练人员。周茵现在退役说是在家奶娃,其实也有点无所事事。她心痒痒的想去滑雪,于是答应了教练的委托。

    但是要去参加节目,就要和司一闻以及孩子异地,这一点让周茵还有点纠结。但这种纠结也属于一闪而过,她是去参加两周,又不是两年。

    司一闻这几年重心基本上都围绕着家庭,但仍然掌管着鸿兴集团。周茵参加节目要整整两周的时间,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短。

    周茵倒是心很大,对于自己去当教练的事情兴高采烈:“别说,我已经开始期待了呢!”

    她都已经答应了教练,所以也不存在考虑去不去的问题,而是要准备收拾行李。

    这事纯属周茵先斩后奏,杀得司一闻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无论是哪种方式,司一闻都会尊重周茵的想法不加以干涉,可心里难免有些不适。之前两个人经历过长达两年多时间的异地,司一闻是真的舍不得周茵离开自己太久,可年中到来,集团的事物也十分繁忙。

    周茵自己大包小包收拾东西,司一闻也帮忙在一旁提醒该带的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周茵一转头发现司一闻神色淡淡的,说不上开心。

    周茵意识到什么,上前勾着司一闻的脖颈将他往自己跟前压,问他:“你不开心啊?”

    他微微弓着身子抱着她:“还好。”

    “什么叫还好?”

    司一闻解释:“我想陪你一起去,但是自己抽不开身。”

    “不用你陪呀,我自己可以的。”

    “但是,我不可以。”

    司一闻孩子气拉着周茵在一旁坐下,他在她怀里蹭啊蹭,说:“我忽然想到那两年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

    异地真的很折磨人。

    以至于现在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司一闻都特别特别珍惜。他总会害怕一睁开眼周茵又要离开他。明明近在咫尺,却又无法触及对方。

    司一闻知道自己心里的占有欲,他不想和周茵分开,一分一秒都不想。

    周茵笑着亲了亲司一闻:“就两周时间呢,没准快的话还能提前回来。”

    “嗯。”

    “现在还不开心吗?”

    “嗯。”

    “怎么样才能开心啊?”周茵站在司一闻的面前,哄自家宝宝似的哄他,“乖啊,亲一个。”

    她的亲吻就蜻蜓点水,司一闻不满意。他双手拢着她,仰着头吻得深深的。

    结婚快五年多了,司一闻在面对周茵的时候仍然是热烈的。他爱她,爱到骨子里的每一寸都想将她占有。

    周茵以前还会傻乎乎地担心司一闻对她会不会审美疲劳,事实上完全是她多虑了,司一闻的占有欲在这几年愈发明显。

    说来可笑的是,司一闻甚至有时候还会吃周泽的醋。

    有了孩子之后,作为母亲的周茵难免会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周泽身上。她以前一直没有当妈的感觉,不过随着和周泽朝夕相处,她身上的母爱算是越来越浓烈。

    这次要出发去B州,周茵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司一闻,而是周泽。对此周茵自己也很意外的,明明她也很爱很爱司一闻,可作为母亲的意识太强大了,总会下意识先想到自己的崽子。

    某一天周茵忽然冒出再给周泽生个弟弟或者妹妹的想法,不料这个想法被司一闻直接否决。司一闻说独生子也挺好的,以免再多一个孩子分散了周茵对他的爱。

    “你好像爱宝宝多过我。”司一闻的表情委委屈屈的。

    周茵解释:“当然不是啊,我爱你肯定比宝宝多,因为我认识你更早啊。”

    司一闻对于这个解释并不太满意。

    周茵只能身体力行地去证明。

    司一闻耳根子软,也很好哄。周茵只要在他的面前撒撒娇,卖卖萌,再主动主动,基本上司一闻都能心甘情愿把命给她。

    临别前一天晚上,夫妻两人几乎一夜没有怎么合眼。周茵想尽了法子去撩司一闻,能用的招式都用了,也算是安慰他的方式之一。

    司一闻对此倒算是满意,终于开心了一些。

    只不过苦了周茵,嘴巴又酸又涨,不仅如此,第二天下地时连双腿都是软的。

    司一闻对于周茵想做的事情不加以干涉,但唯有一点。

    他抱着周茵坐在自己的身上,大掌轻轻掐了掐她的大腿,提醒:“要按时吃饭,好好照顾自己,最好能够胖一点。”

    周茵也就孕期那段时间稍微圆润一点,但其实也根本没胖多少。

    生完孩子之后她就让营养师合理搭配饮食,体重很快又恢复到了孕前,甚至更瘦了一些。

    司一闻的手掌顺着周茵的大腿往上又拍了拍她的屁股,爱不释手。

    周茵嘴里说着知道了知道了,可哪个女孩子想变胖的?

    *

    全明星的运动会采取的是直播的方式进行。

    周茵作为教练出现时是所有人万万都没有想到的。眼前大大小小的艺人,有新人,也有老牌艺人。

    滑雪运动这些年逐渐热门起来,全民都可以参加,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

    看到奥运冠军周茵的出现,明星们也都十分尊敬,一个个称呼周茵为:周教练。

    周茵心里喜滋滋的,但面上不表露。她像模像样地自我介绍,称未来的两周时间将由她来带领大家训练。

    直播弹幕刷得飞快,全是意外周茵的到来:

    「周茵是教练我是真的万万没有想到」

    「啊啊啊啊居然是周茵」

    「真的好久不见周茵啊」

    「周茵是吃了长生不老药吧?怎么一点都没变?」

    「她真的好美啊」

    镜头里的周茵穿着羽绒服,但一张小脸精致,五官完全不熟给眼前的明星艺人。要知道,当年的周茵可是凭借着高颜值出圈,即便时间过去数年,可她依旧还是美得让人挪不开目光。

    当周茵以专业的方式教给眼前的明星艺人专业的动作时,弹幕区又是各种感慨:

    「奥运冠军果然不一样」

    「好可惜啊,周茵退役太早了」

    「呜呜呜好感人,真没想到会见到周茵」

    「真好看」

    昔日周茵的粉丝也纷纷围观节目,对这档节目予以了充分的肯定:

    「不得不说,节目组太会了」

    「ok成功吸引我的注意力」

    「周茵这颜值真不考虑当艺人吗?」

    「楼上的,人家真不协当艺人」

    「回忆杀了属于是」

    当天,周茵成功带着这档节目上了热搜。

    人气真的是个玄学,即便那么多年过去,周茵依然备受瞩目。

    周茵工作的这两周时间里,每天也都会抽空给司一闻还有孩子视频。

    事实上,离开第一天的时候周茵就想老公和孩子了。

    等到第十天的时候,周茵面对着视频里司一闻时一脸苦兮兮的表情:“老公,我好想你啊。”

    参加节目的新鲜劲儿过了之后,周茵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翻开手机相册看看老公和孩子的照片,魔怔了似的。明明分开也才那么几天,而且每天也都在联系,却跟隔了几辈子似的。

    司一闻问周茵有多想。

    周茵一点也不夸张地说:“想,很想,非常想,特别特别想,我想立刻马上抱着你狂吻!”

    司一闻听得心里酥酥麻麻的,对周茵说:“明天我来找你。”

    周茵心花怒放:“真的吗?”

    司一闻扬眉:“要带宝宝吗?”

    周茵连忙说:“要要要!”

    司一闻说到做到,第二天中午就带着周泽来找周茵了。

    彼时周茵教练还一副认真严肃的模样在教导那些明星规范的滑雪动作,直播前的观众看得津津有味。

    这时候,直播的镜头忽然一转,画面落在一个高大的男人和小孩子的背影上。

    男人起初抱着孩子站在雪地里,但很快将孩子放下来。

    镜头拉近,网友很快看清楚了这个孩子的面容,跟着弹幕全是:「啊啊啊啊,这个小宝宝也太可爱了吧!」

    有周茵的粉丝认出来:「这是周茵的娃呀!」

    网友不淡定了,那站在娃旁边的就是司一闻啊!

    镜头下,司一闻正注视着周茵的方向,而周茵对于自己丈夫的到来似乎还并不知晓。不过似乎经过别人的提醒,周茵转过头来,看到不远处的男人和孩子之后扬起笑脸。她对自己面前的明星学员们说了几句话,接着转身朝司一闻小跑过来。

    在周茵跑过来的同时,司一闻张开自己的双臂,迎接着自己的女孩。

    白皑皑的雪地里,身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孩子灵动跳到男人的怀里,双手勾着男人的脖颈。

    男人抬头看着女人,双手紧紧圈着她,一脸的宠溺笑意。

    站在地上的小屁孩仰着脖子看着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的爸爸妈妈疯狂鼓掌。

    再次见到宙斯夫妇合体的网友不淡定了,弹幕:

    「啊啊啊啊!是宙斯夫妇啊!!」

    「我真的好激动啊!呜呜呜」

    「只有我注意到旁边那个小不点磕得起劲吗?」

    「有生之年系列」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的更新不稳定,断断续续应该会更一段时间的,感谢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