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人生重开模拟器 > 正文 第三章 模拟完成,终见玄都
    【第五十八年:你在修炼一元丹印中。】

    【第五十九年:你在修炼一元丹印中。】

    【第六十年:你在修炼一元丹印中。】

    【......】

    【第八十八年:一元丹印修炼成功,修炼速度提升。】

    【第八十九年:修炼中。】

    【......】

    【二百零六年:感知到寿命大限,强行冲关。】

    【第二百零七年:冲关失败,一百六十道法力崩散,身陨。】

    又死了...从信息中可以看出,他本身的天赋其实是很差的,修炼两百年才修成一百六十道法力,一元丹印听上去似乎是门道法或者是神通,有什么威力不好说,但应该是可以加速修炼速度。

    反正不管怎么说,从信息中显露的情况看,他对于模拟中,自己最后冲关失败,身陨的结果,竟然不是很意外,感觉更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再来。”

    回想,思索许久之后,明矾再次重开,这次天赋选了先天道体,属性点不变,人生从头开始。

    他静静的看着,如他所料,在他没有改变属性点的情况下,他的遭遇还是一样的,依旧遇到了玄都,依旧去了赤阳法会,依旧被赶了出来,依旧跟丢了玄都,得到了玄元金丹密要,然后开始修炼。

    相比起之前的那一次,这次他的修炼速度就要快的太多,根本就不是一倍,两倍的提升。

    首先是法力洗身,突破炼精化气,原本是用了三十六年,而这次却只用了三年,其后一元丹印也很快就修成,加快修炼速度,在第修炼第五十个年头的时候,不用强行冲关,直接突破了炼精化气中期。

    也是到这个时候,他方才明白,原来自己所谓的冲关,竟然不是冲击的下一个大境界,而只是炼精化气的小境界。

    这让他难以置信的同时也很是感叹,不知道是这个世界的境界之间的长度太长,难度太大,还是因为他的天赋太低,就这么一个小境界,都需要严阵以待的突破。

    突破到了炼精化气中段之后,他开始修炼二元丹印,也是在这个时候,他也才知道,原来一元丹印只是开始,后面还有二元丹印,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三元丹印,四元丹印。

    模拟只是模拟,用文字展现,而非是他亲身经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囊括了他一年的所有经历,自然不可能巨细靡遗的呈现出来,大部分的东西都需要靠猜。

    不过,也够了。

    二元丹印修成之后,修炼速度再次提升,又用了五十年,突破炼精化气圆满境,修炼三元丹印,再两百年,水到渠成突破了炼气化神,模拟结束。

    这次没陨落,而模拟器也有了新的信息提醒。

    【恭喜模拟成功,是否以此定下人生?】

    明矾眼眸放光,心情激动,重重点头:“是。”

    模拟器消失了,隐匿在不知名的地方,再没了重开的选项,冥冥中他有种感觉,只有当他完成自己模拟的人生或者是达到模拟人生最后的结果之后,模拟器才会再次出现,开始新的模拟。

    也就是说,暂时来说,模拟器陷入了冷却时间。

    ......

    出了乌山,随便选了个方向,明矾带着兴奋,快步而行。

    洪荒是很危险的,天地灵气强大,万物启灵难度并不高,几乎到处都有成了精的花草树木,鸟兽虫鱼,而且各个都不是好惹的。

    曾经他模拟的很多次,就是死在这些看似普通,实则成了精怪的东西手中。

    大多数时候,他走出乌山都没多远,就被弄死了,结束了模拟。

    通过一次次的模拟,他也慢慢的摸清了乌山附近的一些危险之地,本能的绕着走,感觉也是躲过了很多致命危险。

    出来的时间越久,他忽然发现一件事,乌山附近的危险之地他是都知道的,可也只是那一片地域,在他走出乌山之外,竟然也没遇到任何危险。

    这不正常,乌山绝对不是洪荒最危险的地方,远远算不上,在乌山附近,他遇到了各种危险,而出了乌山,就好像是世界静好,和平永存的摸样...这绝对不对。

    明矾苦思,很快想到一个可能:“是因为我模拟器定下的人生,所以我只会经历模拟中出现的事情...上面没有显示我遇到危险,我就不会遇到危险?”

    只有这么一个解释了,心也随之松了许多,又走了许久,走过了不知多少座山,在一座插云之山的山脚下,他看到了一个人。

    灰衣长发,乌黑油亮,双膝跪地,腰背挺直,眼睛明亮,平静,直视前方,双腿膝盖旁边的地面之上,长了稀稀落落的杂草。

    这是一个青年,看面容,年纪应该并不大,约莫二十七八的模样,身上无有少年的朝气,青年的英气,也无老年的暮气,有的只是平静。

    他就跪在哪里,却不像是跪下的人,他似乎是站着的。

    天地浩大,与之相比,青年宛若蝼蚁,但,就精神上,青年却不差天地,因他本身,并未将自己视为不如天地。

    在他身上,自有一股不卑不亢,平静自然之气。

    “玄都?”

    明矾眼睛一亮,立刻就知道,自己终于是寻到了正主,快步跑了过去。

    在看到玄都的时候,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玄都能被太清圣人看中,为什么能成为人教首徒,就这份气质,就绝不是身份,天赋之类所能限制的,他注定不是凡人。

    “兄台,你这是做什么?”

    “你跪在这里...是受罚吗?”

    “还是你也和我一样是寻仙...想要靠诚意打动仙神?”

    人还未到,明矾的声音就到了,落在玄都耳中,他却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过来,依旧直视前方,目光不动,似乎一切都是幻觉,没有声音,没有人,到了跟前的明矾也不存在。

    “你应该也是人族吧,你是什么部落的,我是青山部落的,我是出来寻仙的。”

    “小时候,老人跟我说了好多神仙的故事,飞天遁地,点山分海,只手摘星...好生羡慕,心向神往,恨不能成为其中一员。”

    “以前是因为没能力,出来就会饿死,这不,长大了之后,我第一时间就跑出来了。”

    “你也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