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人生重开模拟器 > 正文 第六章 赤阳法会,灵鹿道君
    玄都一边走,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道:“还用怕吗?你难道不是另有所图?”

    被看出来了,明矾心中一慌,自忖自己好像...好吧,他表现的确实好像也比较明显,看不出来就是傻子了。

    毫无疑问,现在的玄都,未来的玄都大法师,肯定不是傻子。

    “那为什么?”他更不解了,既然都看出来了,为什么还这样对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们都是人族。”玄都只说了一句,没有详细解释,明矾立刻了然。

    “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不管。”

    “过分的标准是什么?”

    “记住自己的身份。”

    “...明白。”

    .......

    赤阳法山,赤阳法界之中,寒鸦岛岛主冠秋立福,归元山山主灵鹿道君,飞云洞洞主白玉仙子,三人踩着云头,突破法界而来,各施手段,打出三道灵光。

    灵光落入界中,生出三方通道,三色斑斓,玲珑闪耀,不多时,无数的身影从其中出现。

    首先出现的是一群穿着制式道袍,手拿法器的道人,一排排,一列列,按队列站好,手中法器扔出,迎风见涨,化为一方方少则十丈长宽,多则百丈方圆的台子。

    法器样式不同,刀枪剑戟,扇子,葫芦,棋盘,茶壶,甚至还有水火,放大之后,更显奇异与神异。

    在众人放大法器之后,各自于法器中央站好,法力鼓动,化出一道道灵光,自身上飞出,飞入高空,在法器上空,形成一道闪耀光芒的光球,颜色不一,极为神异,观之似乎悟道。

    在众人完成这一切之后,那三方通道有了变化,无数身影,鱼贯而出,或高或矮,或胖或瘦,或大或小,或人或兽或花草鸟兽。

    他们眼中或是震撼,期待,好奇,或是忐忑,不安,孤注一掷...生灵心念之复杂,在此,可见一般。

    短短的时间内,原本空洞虚无的赤阳法界,一瞬似乎变成了一方小红尘,立刻就有了烟火,生活之气,由简单变的复杂了。

    归元山山主灵鹿道君,望着赤阳法界的变化,满意的点了点头,眼中带笑,手不断的摸着自己雪白发亮的胡子:“不错,不错,这次赤阳法会来的人比以往数届更多了,想来是我等之前举办的时候,名声传了出去,这次才引来如此多生灵。”

    飞云洞洞主白玉仙子,身姿绰约,肌肤雪白,玉手捂嘴,轻轻笑了,接话道:“想来是如此了,却也没想到,我等当初一个无心之念头,今日竟然能给我等带来这般大的收获。”

    “看样子,这一次我们所能获得的气运,怕是之前数届加起来都要多了,或许,这次之后,我们就能着手突破了。”

    寒鸦岛岛主冠秋立福肩膀立着寒鸦,栩栩如生,灵动非凡,虽有寒鸦之名,却不见寒冷之意,更有炙热之气散出,烧的他身周虚空都隐隐有些扭曲。

    他盯着赤阳法界的变化,不断进入的生灵,眼中也带着笑意,却并未曾放松,依旧保持警惕:“不得大意,我等虽证得仙神之道,却只是小仙,小神,比不得那些大神,上仙,做事不可肆无忌惮。”

    “传道之法虽可助我等获得气运,加速修炼突破瓶颈,修炼神通,然则气运太过珍贵,怕引来其他仙神的觊觎,还是小心为上。”

    “那怕什么,我等都是等价交换,可没逼他们,行事最是堂堂正正,又能怕的谁来?”灵鹿道君不以为然,摇头否定说道:“现在玄门大兴,天地间讲究的是一个正义,行歪门邪道之事,都不等其他,那些玄门中人就该蹦出来了。”

    洪荒广大,有诸多势力,但却公认玄门第一,皆因玄门之祖是道祖鸿钧,其收下的六名弟子,更是各个证道成圣,也因此,玄门一家独大,其以正义之名行事,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子,那这洪荒天地间,就绝没人敢在明面上反对。

    “呵呵,话是这样说不错,可,要是真有怀着侥幸心理的人出手,我们能撑到玄门中人到来吗?”

    “再说了,你真当那些玄门中人就没有贪念了吗?这可是气运啊!”

    白玉仙子说着,更是惊奇不已,他们三人也是相交数十元会了,算是老友了,但这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灵鹿道君竟然如此天真,忽然有种巨大的惊奇感。

    不光是她,冠秋立福也是一样,目光怪异的望着灵鹿道君,良久,就在灵鹿道君快要承受不住他们怪异的目光,要说话的时候,先开口问了:“那个,灵鹿,你是怎么成神的?”

    白玉仙子一双美目闪闪放光,很是好奇,眨也不眨的盯着灵鹿。

    真的很难想象,这样天真的妖,还能活着,而且还成神了,实在是洪荒一大奇事啊!

    在他们的认知中,这般天真的生灵,要不就被人吃的渣都不剩,要不就在一次次打击之中,变了模样,要不就有绝大的背景。

    他们盯着灵鹿,在心中想着。

    “我诞生就在归元山山中,得山中气运,因山中生灵祭拜而生,至于说成神...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就突破了啊?”灵鹿道君眨眼,眸光纯净,带着疑惑,不解的反问:“有什么问题吗?”

    冠秋立福与白玉仙子身子齐齐一震,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的无言与羡慕。

    相交这么多年,他们也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灵鹿道君不是和他们一样是自无尽劫难之中闯出来的,而是天地所生,算是先天神邸,这个先天不是指的先天地而生,而是自天地而生,天生地养,不与他们这等自轮回,由胎中而出的生灵一样。

    先天就高上一筹,从各个层面上来讲。

    这样也就能解释的通了,若是如此跟脚,出生,经历,根本也就没经历过什么,自然而然能说出这般话,也就不奇怪了。

    冠秋立福拍了拍灵鹿道君的肩膀,很是感叹的说道:“你有个好出生啊,真不错...不过,我们是不会害你的,小心一点没有错。”

    “天真不是问题,可太天真就变成了自我为中心,会引出大祸的,你能过到现在,也是厉害,不过以后,可要小心了。”白玉仙子接着说道,很是感叹,想起自身过往的经历,再看灵鹿道君,差距之大,就是她,一时也是心情复杂。

    “你得天独厚,有仙山气运,自然能庇佑你遇难成祥,但气运是会被消耗的,我们不清楚你过往经历了什么,但可以想象,你原本的气运,肯定是被消耗了不少,若是还不改变心态,引来大祸,再幡然醒悟,就晚了。”

    灵鹿道君听着两个老友的劝说,知道他们是为了自己好,也知道他们说的没错,可没经历过,感悟终究还不是那么深,更不是那么的以为然。

    “咦,不好,法界中怎么会出现大气运垂青之人...要出事!”

    “奇怪,大气运垂青之人旁边怎么还有一只...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