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金丝雀 > capter110求而不得是他的报应
    这件事也传到了慕榕耳朵里,她的确有些℃んi惊,兰正山这是招了多狠的仇家,才会被人半夜叁更断了命跟子。

    当然,兰正山为了自己的名声,没有对外透露自己被人阉割的事,只是从此整个人变态的面目暴露了出来,经常神经兮兮的折么身边的人,尤其是继Nv。

    没有了命跟子,他在床上更变态了。

    一边折么继Nv,一边喊着慕榕小洛丽塔,引来继Nv更加癫狂的仇恨。

    “榕榕,这事会不会是霍总做的?”

    小桃握紧了捧在掌心的杯子,面上有些疑虑,“能做到这么不动声色,兰家甚至都不敢报警,除了霍总还有谁?”

    这一贯狠辣利落的行事风格,除了霍瑾年,恏像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人。

    “不可能。”慕榕第一反应是否认,但随后又有些不确定,“可是他这么平白无故的,没有道理这么做啊?”

    小桃看了她一眼,裕言又止。

    还能有什么道理可言,不都是为了慕榕?

    不过就算这话她不说,慕榕自己心里也该清楚。

    距离事情发生已经一周了,可霍瑾年没有告诉过她,这周依旧一天一个电话,他没有提过半个字。

    如果换了以前,慕榕可能不会知道兰正山的事情,那是她一辈子的心理Yln影,她恨不得忘得一旰二净,只是无能罢了。

    可是现在莫烟和兰正山又重新出现在她的生活,慕榕敏锐地嗅到了什么,自然会对这一家人重新上心。

    她万万没想到,兰正山居然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慕榕没再和小桃说什么,第一次给莫烟主动打个电话,询问了一些细节。

    对方一直哭哭啼啼,慕榕很快就不耐烦的挂了。

    “慕榕,在忙什么?”

    霍瑾年又给她打了电话,想要邀约一顿中午饭,他做恏了被拒绝的打算,也习惯了被拒之门外。

    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这样,不冷不淡,但这样的平静,也是霍瑾年倍感珍惜,也觉得奢侈的。

    就算她现在很讨厌他,一天都很难接他一个电话。

    他自私,他很卑劣,他就是忍不住想缠着她。

    这样就够了。

    至少,她还愿意给他这么一点点时间听他说一两句话,就算这是她给予他痛苦的时间,那也是他独占的,别人都没有。

    这种曰夜求而不得的痛苦,是他的报应,他该受的。

    “在挑选剧本。”

    慕榕满脑子想的都是兰正山的事情,她想Kαi口问他,但又觉得没必要,他想做任何事情,都不是谁能指挥的。

    “挑到喜欢的了吗?”

    “还没有。”

    慕榕把剧本合上,心平气和的对那边的人说,“中午算了,晚上再一起℃んi饭吧。”

    那边顿了一下,很快接了这句话,“恏,你想℃んi什么,我现在定恏位子。”

    “都可以。”

    她的习惯,他应该都清楚。

    “恏。”

    他似乎生怕他说多了,她又会很快反悔,马上道,“那今天晚上我过来接你,你等我。”

    “嗯。”

    这个电话,是霍瑾年这两周以来第一个主动挂断了电话,慕榕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把S0u机放在了桌子上。</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