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餐饮大佬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巨额利润
    搞定鸡的销路后,柳下辉便沉寂了一段时间,他要开始疯狂码字,多存一些稿。

    因为现在起点的几位创始人已经有了VIP收费的想法,虽然离真正实施还有一段时间,但他必须得存多点稿,为马甲的出世做准备了。

    后世的网络分类极为细致,最红火的一直都是玄幻、都市、仙侠这三大分类。

    柳下辉已经想好了,本尊主攻玄幻,另外两大马甲分别主攻都市与仙侠。

    玄幻作为网络的鼻祖,一直引领网络走向巅峰的类别,经典作品实在是太多了,如今柳下辉仅仅只写了《雪鹰领主》,第二部也是首批进入VIP的作品,现在也要做好准备了。

    经过一番挑选,柳下辉选择了土豆大佬的《斗破苍穹》,这部作品究竟有多牛逼,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当时是横扫起点各大榜单,更是常年占据移动阅读销售榜第一宝座的神书。

    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一直流传到后世,一句‘恐怖如斯’直到柳下辉重生前都还让书迷们念念不忘。

    可以说,这《斗破苍穹》一出,肯定又是一对王炸。

    而都市作为长盛不衰的类别,那也是牛人辈出,其中最让柳下辉佩服的,是烽火大佬,无论是那部一飞冲天的《极品公子》,还是太监了的续集《一世枭雄》,又或者是烂尾的《陈二狗的妖孽人生》,以及《老子是癞蛤蟆》,那都是经典中的经典。

    还有就是人称推姨狂魔的尝谕大佬,同样是柳下辉非常喜欢的一个作者,他的《市长大人》、《重活了》、《重生之玩物人生》、《权财》、《我真是大明星》那都是经典。尤其是影响力最大的《我真是大明星》,那装逼打脸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网文。

    只可惜河蟹大神法力无边,硬生生的把正在连载中的《我真是大明星》给和谐掉了,不仅仅让无数书迷气愤伤心,也让尝谕大佬也从此销声匿迹,直到柳下辉重生之前都没有声讯,真是让人遗憾之极。

    这两位大佬的作品柳下辉虽然都极喜欢,而且现在这个年代网络的审核并不严格,随便怎么写都可以,但这些作品到后世十有八九都是被和谐的下场,柳下辉只能无奈的舍弃。

    最后衡量了半天,柳下辉选择了打眼大佬的《黄金瞳》,这是打眼大佬的成名作,在2019年的时候更是被拍成电视连续剧播放,影响力极为不俗,选这部作品成为都市马甲的处女作,逼格也足够了!

    接下来是仙侠分类,这个分类的经典作品同样多不胜数,最终柳下辉还是把目光放在番茄大佬的身上,决定选择《寸芒》作为仙侠马甲的处女作。

    《寸芒》作为曾经打破起点订阅记录的神作,用来当处女作足够了!

    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柳下辉开始疯狂码字。

    一部,有了详细大纲之后,时速正常的作者,一天码两万字都不难。

    而柳下辉不仅仅是拥有详细大纲,更是连整本书都在他的脑海中,虽然只记得主要剧情,书里的小细节不可能全部都记得。

    但记得主要剧情,对于一个写作十多年的老作者来说,已经足够了!

    柳下辉前世码字速度慢,不是因为他打字慢,相反他打字速度快得很,主要是慢在没有大纲,也没有什么设定,情节更是要随想随写,那码字速度自然慢如龟爬。

    可现在他仅仅只是把脑海中的作品‘码’出来,那速度跟前世相比,那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那键盘被他敲打得噼里啪啦的响。

    正常时速都能达到五六千,当写到一些记忆深刻的剧情时,时速飙到八千以上也是正常。

    《雪鹰领主》、《斗破苍穹》、《黄金瞳》、《寸芒》,一共四部作品,柳下辉每部作品只码一个小时,一天四个小时的工作量,但存稿却以极快的速度增加着。

    整整一个月时间,《雪鹰领主》除去正常更新之外,还存下了六万字的稿。

    《斗破苍穹》、《黄金瞳》、《寸芒》三本分别存下二十一万、二十万、二十二万的稿。

    当然,柳下辉也不是一个月的时间都窝在家里码字,在6月中旬的时候,他特意跑了一趟帝都,然后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用灭火器救下了25条生命。

    于是,前世那著名的网吧纵火事件,就有了不同的结局。

    虽然做这事对于柳下辉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反倒还亏了路费以及浪费了不少时间。

    但俗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人生在世也不是什么东西都看利益的,像这种举手之劳就能救25条人命的大善事,换作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会坐视不理。

    从帝都回来后,柳下辉养鸡场的伪土鸡(虽然本质是饲料鸡,但因为是在坡地放养,再加上金手指100%的质量属性加成,便变成了别人眼里的伪土鸡)便开始销售了。

    梁永辉也不愧是混迹五里亭批发市场数年的三大活鸡批发商之一,他的能量还是可以的,在参观过柳下辉的养鸡场后,他便联合批发市场里的那些活鸡小批发商,进货量轻轻松松的就突破了每天3000只伪土鸡。

    柳下辉给予梁永辉的是4.3元的超低价,而梁永辉给予那些小批发商的是4.8元的价格,从中赚取0.5元的差价,就这都已经让那些小批发商笑得牙都弯了。

    毕竟梁永辉之前的销量那么高,背后的养殖场老板给予他的都是5元的批发价,而那些小批发商销量远远比不上他,能拿到5.1元的价格就非常了不起了。

    而梁永辉直接给他们降价0.3元,让他们拿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超低价格,这些小批发商当然高兴得不得了了!

    小批发商们高兴,梁永辉更加高兴,他这次是真的赚大了。

    首先是他自己的1100左右只鸡,价格对比之前直接降低了0.7元一斤,这里每天的收入就增加了足足三千大洋。

    再加上梁永辉从那些小批发商的2000左右只鸡身上,又赚取了0.5元的差价,算起来又是四千大洋的收入。

    光是额外增加的收入,一天就有七千大洋,如果再算上销售收入,那他每天的收入轻轻松松的突破了一万,让梁永辉这几天就像是中了大奖似的,激动得给老婆连交了好几天的公粮!

    柳老板,真是他的贵人啊!!

    然而,相比起梁永辉的收入,柳下辉的收入才是真正的可怕。

    别的养鸡场老板,饲料鸡的养殖成本,每只大概要8元左右。

    而柳下辉拥有金手指的100%成长属性加成,节省了一半的饲料成本,算下来每只鸡的养殖成本大概在5元左右。

    然后批发出去的价格是17元到18元之间,也就是说每只鸡的利润大概是12元到13元之间。

    就按最低的一只12元计算,每天3100只左右的鸡,算起来就是37200元左右的收入。

    这数字,真的是太可怕了,一天三万七千多的收入,哪怕是投资最大的六福饭店,跟这收入相比也差得远了。

    当得出这个数字的那一刻,柳下辉不由得有些后悔了。

    麻痹的,早知道搞养殖这么赚钱,当初就不该浪费那么多时间去搞餐饮啊,全力进军养殖业估计现在都拥有亿万身家了!

    不过,柳下辉也只是想想而已,拥有金手指的成长属性加成与质量属性加成的他搞养殖,确实是所向披靡,绝对没有对手。

    但这个成长速度毕竟有些违背常理,小范围的搞搞那没什么,因为负责管理的都是自己信得过的亲戚,哪怕感觉成长速度有些不对,只要他提前打好预防针,也不会传出去。

    可如果要大范围的搞养殖,那自己信得过的亲戚肯定是不够用,必然要请外人来帮忙,到时这违背常理的成长速度,肯定就得曝光了。

    到时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柳下辉也不知道,反正他不希望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养殖方面只能自给自足,对外销售的有这一家养鸡场就足够了。

    随着养鸡场正式开始销售,柳下辉的日收入,终于正式突破了十万元!

    ……

    随着六月份走向尾声,柳下辉便开始为即将到来的‘SARS病毒’布局了!

    前世SARS病毒肆虐的时候,经历过的人都不会忘记板蓝根和醋。

    当时出现了熏白醋、喝板蓝根能预防怪病的传言,一个个就像疯了一样的抢购这两样东西。

    平时10元以下就可以买一大包的板蓝根,瞬间就飙升到了三四十元一包,堪比当代神水,从此畅销了足足17年。

    就不说那些四处兜售的小贩了,就连卖服装的小店都在门口竖起了“有板蓝根售”的广告。

    甚至一些修单车的、卖鞋的小贩以及路边卖光碟的小贩也卖起了板蓝根……

    而白醋就更加可怕了,特么的2元一瓶的白醋,最高记录卖到了1000元你敢信?

    当时板蓝根成了神药,街头巷尾都是酸溜溜的醋味儿……

    除了板蓝根和白醋,还有盐、抗病毒口服液、大米、食用油、调味品等商品的价格也在全国暴涨,全面引发了抢购狂潮。

    柳下辉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去阻止这些事情发生,但他可以提前布局,然后狠狠的阻击那些趁机发国难财的商家。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得提前大量的囤货,必须有充足的资金支持才行。

    如今柳下辉的赚钱速度并不慢,日收入已经突破了十万,而距离非典真正的爆发还有足足半年的时间。

    这半年的时间里,柳下辉至少能赚到两千万以上。

    拿出两千万的资金来运作这个事,想来应该是足够了!

    毕竟这事得派靠得住的人去做,需要大量信得过的人手,有两千万的资金投入,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

    石角村。

    江诗雨一家正在吃晚饭。

    江诗雨一共有三个孩子,大闺女宋晴再过两个月就满13岁周岁了,目前已经小学毕业,九月份开学就是初中生了。

    二儿子宋金11岁,小儿子宋飞扬9岁,都在读小学。

    自从上次夫妻俩个因为赌博把之前‘写码’赚来的钱都输出去后,宋平安就提议让江诗雨打电话给她的外甥柳下辉,看看能不能找条赚钱的门路。

    当时江诗雨怕夫妻俩戒不了赌,就说要先戒赌一个月以后再说。

    如今,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过去,眼见江诗雨迟迟不打电话,宋平安便有些急了。

    等吃完晚饭,孩子们都出去玩了之后,宋平安便忍不住说道:“老婆,这都已经等了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以来我连扑克牌都没打过一次,是不是可以给小辉打电话了?”

    江诗雨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道:“急什么?等你确定可以戒赌再说!”

    宋平安连忙说道:“老婆,我确定,我可以戒赌的,再不给小辉打电话的话,等九月份孩子们上学,连学费都交不起了!”

    江诗雨把洗好的碗筷放好,哼道:“现在知道急了?当时打几千一场的麻将时,怎么没见你想孩子们上学的学费啊?”

    宋平安心想你还说我,你跟人摇骰子的时候,一天下来的输赢不也是好几千嘛?

    当然,这话也只能在心里说说,嘴上只能服软道:“老婆,过去的事咱们就不提了,反正我答应你以后都不打麻将了!”

    江诗雨这才叹道:“其实我也是怕自己戒不了赌,所以才迟迟不打这个电话的。毕竟小辉是我们最大的后盾,除非能够静下心来扎扎实实的做事,否则这个电话肯定不能打!”

    宋平安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就像很多人遇到困难的时候,他可以在外面四处找人借钱,但就是不找关系最铁的兄弟开口。

    这其中的原因,只要有点生活阅历的人都懂。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就像很多里写的千年家族一样,不到家族存亡的关键时刻,那些最重要的底牌就不能动用。

    因为稍微遇到困难就动用底牌,那这个家族绝对传承不到千年,这其中的道理值得深思。

    “老婆,我这边你不用担心,麻将只有天天打才会上瘾,现在停了一个多月,感觉打不打都无所谓了!”

    江诗雨想了想,说道:“那好吧,我这就给小辉打个电话,看看他那边有什么赚钱路子!”

    说完,江诗雨便拿出手机,拔通了外甥柳下辉的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外甥的笑声传了过来,道:“小姨,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你先给我打过来了!”

    江诗雨连忙问道:“小辉,你找小姨有什么事吗?”

    “我的事等会再说,小姨你给我打电话,应该是有事找我吧?”

    江诗雨瞥了凑过来倾听的老公一眼,对着电话说道:“小辉,是这样的,你也知道你小姨父现在不‘写码’了,最近正忖思着做点什么,你那边有什么赚钱路子没有?”

    “原来是这事啊,我正好想叫你跟小姨父过来帮我呢!”

    江诗雨笑道:“那敢情好,需要我跟你小姨父做什么,小辉你尽管吩咐就是了!”

    “行,那小姨你就先把表弟表妹他们安排好,这次的事情比较重要,起码需要六七个月的时间,详细的等我明天回去再跟你说!”

    江诗雨说道:“哦,小辉你明天要回来啊,那就等你回来再说吧!”

    接下来,姨侄俩随便闲聊了几句,便挂掉了电话。

    宋平安虽然已经听了个七七八八,但还是问道:“老婆,小辉怎么说?”

    江诗雨说道:“你不是已经听到了吗?小辉说了,有事安排我们做,具体什么事情等他明天回来再详细说!”

    宋平安好奇的问道:“小辉到底又折腾什么生意了?”

    江诗雨摇头说道:“谁知道呢,现在小辉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前两天跟我大嫂通电话,听大嫂说小辉在省城的养鸡场,现在每天都卖三千多只鸡呢!”

    宋平安惊叹道:“我的天啊,这也太厉害了吧?就算一只鸡只赚三四块钱,那一天也有上万的利润啊!还有那么多的生意,加起来一天得赚多少万啊?”

    江诗雨闻言一脸骄傲。

    那是我外甥!

    我江诗雨的亲外甥!

    ……

    布局非典,那肯定得挑选最亲也最信得过的亲人。

    论亲近与信任,老妈这边的亲戚无疑是排在第一位,无论是大舅二舅还是小姨,柳下辉都能给予百分百的信任。

    所以,柳下辉率先跟大舅大舅妈二舅二舅妈商量这事,指派他们到非典首发区也是重灾的粤省去提前布局。

    “大舅大舅妈,你们一家去粤省首府,到那边的郊区租一个便宜的大仓库出来,然后分批分量的采购板蓝根和白醋,不要集中在同一个厂家采购,总之采购得越分散越好!

    二舅二舅妈,你们去深市,同样是去郊区租一个便宜的大仓库出来,然后跟刚刚我说的那样操作,把采购的板蓝根和白醋给我囤到大仓库里面!

    至于到什么时候才出售,我会电话通知你们的!

    另外,这个事你们要把它烂到肚子里,对谁都不要提这个事,也不要多问,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大舅等人都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外甥莫名其妙的囤积板蓝根跟白醋干什么,而且还搞得如此郑重与神秘。

    不过外甥已经有言在先,让他们不要多问了,所以大舅等人尽管一肚子的疑问,也不好多问什么,只能点头把这事揽下来。

    反正,以外甥那神乎其神的赚钱能力,既然如此郑重的对待这个事情,那想必是可以赚到很多钱的,只是他们不明白这个怎么赚钱而已!

    把大舅一家与二舅一家安排好后,柳下辉又打电话回去把三舅公一家五口以及大舅公的几个儿子叫上来,顶替大舅一家与二舅一家的位置。

    毕竟省城这养鸡场是目前柳下辉名下最赚钱的生意,肯定是不能马虎的。

    搞定这个事后,柳下辉便回老家,安排小姨与小姨夫,让他们夫妻到莞市去,做着跟大舅一家和二舅一家同样的事情。

    等老妈这边的亲戚安排妥当后,就轮到老爸这边的亲戚。

    老爸这边的姐弟确实多,可惜柳下辉那三个姑姑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再加上前世与三个姑姑的关系平常,今生虽然有所改善,但终究是差了点意思。

    所以率先就排除了三位姑姑。

    接下来是伯父伯母,关系同样一般,如今让他们负责管理老家的鱼塘就够了,布局非典这种重大的事情就不让他们参与了。

    然后是三叔三婶,其实三叔三婶的能力是最强的,只可惜夫妻便都是公务员,而且三叔还有着远大的前程,同样不适合参与这种事情。

    如此算来算去,就只剩下小叔小婶了。

    小叔目前还在开货车,小婶在老柳鱼庄当大堂经理。

    这些都不是问题,随时可以找人替代。

    因此,在跟小叔小婶详谈过后,就把小叔小婶派到佛市,做的工作跟大舅他们一样。

    反正,目的就只有一个,囤货!

    之所以要提前那么长的时间,而且要求分批分量的采购,自然是为了不引人注目。

    无论是大舅二舅还是小姨小叔,柳下辉都给了他们一个承诺,只要这个事情做好了,一定给他们一人一个大红包,十万起步!

    听到柳下辉的承诺,大舅等人都惊呆了!

    短短六七个月的时间,把那么简单的事情做好,一人就能拿到十万起步的大红包?

    这待遇好得过份了!

    憨厚的大舅二舅都连忙拒绝,死活不同意外甥给他们这么高的待遇!

    小姨跟小叔也拒绝,不过语气没大舅二舅这么坚决。

    当时柳下辉就笑哈哈的分别对他们说道:“你们别嫌多,等把这个事做好了,你们知道我赚了多少钱,到时不嫌我给的红包少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