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灭燕 十二
    费力的铁桶战阵算得上是明军数一数二的防御战阵,他对自己布置的战阵还算是有些的自信。

    不过面对蜂拥而来的铁骑,他心还是跳动了一下。

    居于中军主营之中的黄劭,看着这一幕,还是老样子,先用远程攻击,打断了鲜卑骑兵的冲锋。

    但是他们是本身的武器储备已经不是很充足了,一轮弓箭射出去之后,第二轮又射出去,消耗迅速。

    而投掷手基本上没有能投掷的长矛了,弓箭还容易带,长矛能带的就不多了。

    鲜卑骑兵已经熟悉了他们的攻击,这一波的弓箭进攻,被他们的先锋给当下来了,他们的重甲加上皮盾,把这些弓箭挡在了未眠。

    骑兵的冲锋开始加速。

    “铁桶,防御!”

    费力看着近在咫尺的鲜卑骑兵,倒是没有恐惧,而是有一抹热血沸腾的战役,他竭斯底里的叫一声,手中的指挥旗摇晃着。

    “铁桶!”

    “防御!”

    第一营的将卒们异口同声的叫出来了,他们的声波冲击九天云霄之上,形成一股强大的气势。

    “冲!”

    鲜卑骑兵第一波的冲击,瞬间既至,如同一波海浪一般,狠狠的冲击在了明军的铁盾之上。

    “挡住了!”

    费力看着眼前这一幕,露出了一抹苍凉的笑容,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但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挡住了鲜卑骑兵的冲锋。

    不过他忽然皱起眉头来了。

    踏踏踏!!!!!

    响亮的马蹄声依旧在回响。

    可眼前只是一群冲击失败的骑兵,近身而战,骑兵没有冲击力,根本是打不破他们的铁桶战阵了。

    忽然,这时候鲜卑骑兵左右裂开,中间露出了一条道路。

    砰!

    就在第一营以为挡住鲜卑骑兵的冲击的时候,会下意识,不由自主的放松一下气息,然而就是因为这样,被他们抓住了可乘之机。

    鲜卑骑兵第二波的冲击力无缝接替第一波,互相之间搭配的完美无瑕,几乎是看不出来。

    这一波进攻,直接砸在了毫无防备的第一营之中。

    “咔嚓!”

    “不好!”

    “快树高铁盾!”

    “上来人,补缺口!”

    “要被打开缺口了。”

    “合陇,快合拢,要被他们的骑兵冲进来了!”

    第一营直接被打开了四五个的缺口,前面一排的铁盾兵,在一瞬间战死三百有余,倒下来的一块块铁盾,露出了一个个被进攻方位。

    “草原上的二段冲?”

    黄劭瞪眼,他知道之中战法,但是也只是从张辽口中了解过一两次而已,没想到用在了自己身上。

    草原上的骑兵,最大的战斗力就是冲锋,他们远程冲击,凭借着冲击力,能瞬间突破大部分人的战阵,特别是上百数千骑兵的冲锋,席卷而过,哪怕上万的兵卒,都未必能挡得住。

    而即使有人挡住了他们的冲锋,他们还有一招,名为二段冲锋,就是两股骑兵之间,形成一个接力赛一样的冲锋模式。

    第一波冲击之后,瞬间左右避开,让出一条中路,然后第二波冲劲没有任何预兆的到来了。

    这种战术,需要配合度极高才行,因为稍稍的不注意,就会冲击到自己的骑兵身上了,造成自我的伤亡。

    黄劭一个是没有估算到鲜卑骑兵能进行二段冲的战术,另外一个,他也是没想到,鲜卑骑兵的阵型居然如此娴熟。

    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情,那就是他没有小瞧燕军,却小看了这些游牧民族的战斗智慧,以为游牧骑兵都是散乱作战,其实不然,他们在草原上,和天斗,和地斗,和人斗,其实是有自己的章法的。

    “第一营,后撤!”

    黄劭反应过来了,连忙叫喊起来了。

    “来不及了!”

    费力看着已经被突破的战阵,蜂拥而至的鲜卑骑兵,嘴角扬起一抹平静的笑容,然后挥动手中的武器,长啸起来了:“儿郎们,和他拼命,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杀!”

    “杀!”

    “杀!”

    第一营改变战术,放弃防御,正面和鲜卑骑兵厮杀起来了。

    “杀!”

    轲比能这时候早已经蓄起来的满腔的愤怒,手中的长刀所向,斩明军将士没有丝毫的手软。

    “杀!”

    “杀!”

    “杀!”

    一个有一个的鲜卑骑兵发出狂野的杀戮声音,他们策马狂奔,挥动手中的弯刀,不断的屠戮明军将士。

    “将军,第一营和敌军纠缠起来了!“

    “怎么办?”

    “要冲上去吗?”

    “第一营快撑不住了!”

    一个个校尉军侯看着这一幕,顿时急着叫起来了。

    黄劭眼眸红润,却没有眼泪了,他知道,费力没办法活着回来了,第一营最强的防御被攻破,他们的进攻能力连一半都没有。

    这时候主力凑上去,没有任何作用力的

    他要拖时间。

    “撤,二百步,重建防御线!”

    黄劭咬着牙,一字一言的说道。

    “将军!”

    “我们不能放弃第一营!”

    “将军,请让我出击!”

    一个个校尉军侯俯首请战。

    “我们的目的,拖住他们,拖住时间才是最重要的,第一营救不会来了!”黄劭拳头攥紧,指尖插入肉之中,鲜血在滴,心都在流血,但是他却要坚定自己的作战目的。

    “退二百步,军令如山,不尊,斩!”

    黄劭怒喝一声。

    “是!”

    各营开始后撤。

    …………………………

    夜色再一次莅临。

    官道上,妖艳的鲜血发出了气味,让周围的空气都带有一股腥味了。

    鲜卑骑兵打赢了一场仗,如今正在整顿。

    这一战打赢了。

    可轲比能却笑不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

    他没有见过这么顽强战斗力的汉人兵马,被他击溃了,被他追着赶尽杀绝,却还能反噬,让他最少折损了上千骑兵儿郎。

    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

    在这小小的官道之上,他已经折损的很多部落勇士了。

    这是他南下的时候,不曾想过的。

    “明军,当真如此可怕?”

    轲比能忽然有些质疑自己和燕国结盟交易的这种做法了,他想要代郡作为鲜卑部落的休养生息之地,出兵帮燕国大战,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这么难要的一块骨头,他该如何咬下去。

    难道他这一次率领南下的将近两万的骑兵,要全部折在这里吗,即使他部落还有十万控弦之士,他也损失不起来了。

    “轲比能首领,而的二段冲战术,果然是名不虚传!”

    阎柔有些恭维轲比能。

    轲比能这个鲜卑首领,明显比他想象之中,还要可怕的多了。

    “哼!”

    轲比能的冷哼:“阎长史,我鲜卑勇士付出了鲜血,若你们的不能兑换承诺,休怪我们大军南下!”

    “那是当然!”

    阎柔道:“不过现在,轲比能首领是不是要继续进攻!”

    “不!”

    轲比能摇摇头:“我要休整!”

    “轲比能首领,此时此刻,正是乘胜追击的最好的时候,若是休整一番,岂不是?”阎柔皱眉。

    “阎长史,你也看到了,我部落勇士伤亡非常大,若不能休整,没有战意,很难攻取下这条官道!”

    轲比能铁了心了,今日一战,他击溃了明军第一营,但是负伤也非常大。

    “轲比能首领,鲜卑部落众多,区区代郡,难以让你们休养生息,若我燕国愿意割让雁门呢?”

    阎柔现在没有第二条路了,他必须要让轲比能冲出去,不然他对主战场非常担心。

    所以他现在不介意给轲比能画大饼,如果燕军能取胜,日后和鲜卑部落再打一场就是了。

    若是燕军兵败在此,刘备都没有能活着回去,那么未来也没有燕国了,他所承诺的也就不作数了。

    “阎长史,你能说了算吗?”

    轲比能是贪心的,他又一次忍不住心动了。

    “当初大王派遣我与你联系,那是言明了,我能做作一切,未来若是食言了,我当以头颅而悬挂在鲜卑部落的大帐之上!”

    阎柔冷笑的说道。

    轲比能咬咬牙,道:“好,我信你一次,但是我必须要休整一日,阎长史,你们汉人最善于说降,你若能游说对面的投降,那此战就不公而破了,不然即使我军击溃了眼前的明军,以他们的战斗力反噬,我们也肯定负伤惨重,到时候能不能救援贵军,那就不好说了!“

    “游说?”

    阎柔有些心动。

    对面的明军虽强悍,但是打到这个地步,他们最强的防御,都已经被击碎了,接下来再打下去,就容易多了。

    他们若是死战,那只有全军覆没了。

    他不相信,有人不怕死了。

    所以他可以尝试性游说,若能把这一股兵力拿下,或许南下的道路就直接通畅了。

    ………………

    翌日,清晨。

    休战一夜,双方却都没有的放松警惕,早晨的阳光之下,阎柔策马,在鲜卑骑兵的护送之下,直接来到的两军阵前。

    “对面的主将,某家燕国阎柔,可有一谈?”

    阎柔大叫。

    “阎柔?”

    黄劭目光扫过,他看到了阎柔:“有什么话,直说便可!”

    “还请教如何称呼?”

    “大明朝廷的枢密院座下昭明第一军中郎将,黄劭!”黄劭直接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黄劭?”

    阎柔对明军也有一定的了解:“黄巾将黄劭?”

    他心中有些为难起来了,谁都知道黄巾军是明军的起家兵马,如今的大明天子的父亲,牧氏先主牧山,当年就是黄巾渠帅,天生属于黄巾军的。

    “黄将军,如今的局势,你也看明白了,不如你让路,我给你一条活路,何必在这里的斗一个生死!”

    阎柔还是想要去尝试。

    “废话少说!”

    黄劭冷笑,道:“今日我昭明第一军,要么全部战死在这里,要么你们寸步不得南下!”

    “黄将军,当真不顾性命?”

    阎柔也声音有些变冷了:“不想想自己,也想想你麾下步卒,都是有爹娘的之人,何必赴死在此,成全了他牧龙图的狼子野心也!”

    “放肆!”

    黄劭怒喝:“吾天子英明神武,率我的大明子弟兵,为天下一统而战,何来狼子野心!”

    他振臂一呼,冷声长啸:“儿郎们,为天下一统,为太平盛世,陛下兢兢业业,方有今日之功,今日吾等守住此地,乃是为了陛下之战略,为了能歼灭敌军,为此,吾要带着汝等战死在此,汝等可畏惧?“

    “不惧!”

    “不惧!”

    “不惧!”

    一个个明军将士叫起来了,他们的声音都是充满战意的。

    明军将士,那都是有信仰的将士,随着思政司的深入,如今思想教育已经是明军兵卒的重要一堂课。

    为什么而战,他们分的很清楚。

    所以此时此刻,他们心中却没有恐惧,有的只是一股股的战意。

    “可怕!”

    阎柔阴沉着面孔,他知道,他是没办法说降了。

    不过即使他们斗志再强,也挡不住鲜卑的骑兵,因为他们的最强的防御,早已经是战败了。

    只要鲜卑骑兵缓过一口气来了,冲锋之下,足以把他们屠戮一空。

    “既汝等不识好人心,那就并不必留下了!”

    阎柔策马返回。

    黄劭看着阎柔的背景,冷冷一笑:“我大明,是不败的!”

    这是一股信念。

    不管是这股信念怎么来,他知道,只有这股信念保持住,他才能一直坚持下去,哪怕战死在此地。

    其实他所说的,自己也不知道对与错,但是人心肉做,他很清楚,大明统治之下的百姓,过得很好。

    这就足够了。

    对于他一个黄巾将来说,或许没有什么比安居乐业更加重要了,他不希望这个世界,多一个自己这样被迫拿着武器反抗的普通百姓。

    ………………

    又过了一日,鲜卑骑兵已经休整过来了。

    他们开始发动最后的进攻。

    而明军昭明第一军剩余仅仅只有数千的将卒,这时候也已经做好的最后一战的准备。

    血战在无声之中打响。

    骑兵很疯狂。

    鲜卑的骑兵,战斗力本来就是强大的,甚至比这个时代的匈奴骑兵还要强大半分。

    失去了铁盾,失去了第一营的防御,明军直面这种骑兵冲击力,几乎是一个照面,就伤亡惨重。

    但是明军没有后退。

    昭明第一军没有一个人后退,他们死死地钉在这条路上。

    苦战维持两日。

    昭明第一军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