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不是真的想惹事啊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新入伙要学会负债(求首订)
    “哥,要不要这么狠?这跟我骂黑山老爷,根本没有半点关系啊?”红毛男子一下子夹住了双腿,惊恐的反驳。

    柳金笑了:“你看,你承认你骂我大哥了吧?”

    红毛男子:“……”

    “叮:撩拨成功,火毒+199.”

    “大哥,不带这么玩的,我就是打个比方,我……”

    “嘿,我大哥小名就叫比方,原来你不仅骂,还想打,好家伙,走,我带你去见我大哥。”柳金一瞪眼,伸手抓住红毛男子,就要往外拖。

    红毛男子:???

    “叮,撩拨成功,火毒+199。”

    “哥,哥,听我解……”红毛男子急了,但是话没说完,突然一股恐怖的力量降临,然后红毛男子毫无反抗的崩溃,化作一缕缕淡红色的气息散去。

    “你继续,说一个,我拍一个,有本事让我把这卧龙镇清洗一遍。”这时候,黑山老人的话突然响起,非常冷漠。

    不是喜欢玩嘛。

    来呀,我对你家族有顾虑,但是对这些小家伙们没有,你找一个,我灭一个,看谁更快。

    柳金:???

    我去。

    老黑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精明了?

    这是要断了我的念想啊。

    似乎看到了柳金懵逼的表情,原本郁闷的黑山老人露出了笑容。

    “大王,小的这条计谋如何?”一旁,幽冥叫魂鸡嘚瑟的邀功。

    “不错,跟了我千余年,你总算是进步了。”黑山老人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幽冥叫魂鸡顿时美的不行。

    小犊子玩意儿,还想吃我?哼,让你吃瘪去吧。

    得。

    看来这卧龙镇刷怪,暂时是没啥指望了。

    毕竟无冤无仇的,为了变强所以不要脸,但不要脸,也不能把人家害了吧?

    果然,到了分别的时候了吗?

    卧龙镇的小可爱们。

    咱们……十年后再见。

    沉吟片刻,柳金果断招呼仨孩子跟狗子,离开了房间。

    老黑啊老黑。

    你以为这么威胁我就完了?

    你错了。

    老子跑它几百几千公里外,看你手能不能伸的这么长。

    这一次,柳金直奔家中。

    到家的时候,就看到了大黑牛和大青。

    大黑牛扒着牛魔角,还在感悟中,不过能看的出来,大黑牛的灵性更强了一些,似乎短时间内,进步不少。

    而大青在晒太阳,柳金回来都没动一下。

    上前拍了拍大青,这货才仰起头,迷茫的问道:“主人,你怎么回来了?”

    柳金没好气的道:“咋?不想让我回来?”

    “没呀,人家超想你。”大青回过神,连忙射到了柳金的肩膀上,还蹭了蹭柳金的脖子,表示亲近。

    “它们呢?干嘛去了?”柳金问。

    “在我肚子里扎金花呢。”大青回答。

    柳金无语。

    这特么还越赌越大了?

    果然,还是要尽快离开。

    看看这群货,天天开场子,修行都不管了?这要是再逗留几天,可特么算废了。

    “通知它们一声,咱们现在就走。”

    “啊?去那?”

    “还能去那,离开卧龙镇,继续流浪。”柳金没好气的说。

    “哦,那我现在就去说。”

    之后,没用多少时间,整理妥当,让仨孩子跟小京巴都进了大青的肚子,柳金不客气的骑在大黑牛身上,优哉游哉的离去。

    这一幕,被黑山老人和万灵观主看到,都感觉有些恍惚。

    之前在卧龙镇,总觉得时间很慢,很无聊,只是为了追求更高,只能在这里逗留。

    然而现在看看。

    这两天才特么是度日如年啊。

    以前的日子,太清爽了好不好。

    “走了,可算是走了,今天,可以睡个好觉了。”万灵观主,露出满意的微笑。

    “要不要,一起喝个茶?”黑山老人的话在他耳边响起。

    万灵观主一顿,悠然笑道:“正有此意。”

    柳金悠然离开。

    而在大青肚子里,也有故事发生。

    这时候,四个新人正在被围观。

    仨九世怨灵一起,大毛二毛躲在初月背后。

    初月很淡定,丝毫不怂。

    小京巴仰起头,更是一脸桀骜。

    看出来了,大家都是一样的身份,谁也别装逼。

    “小狗子,我认识你。”大青元神看着小京巴,开口说。

    “切,那条讨人厌的小蛇,要不是那天大佬阻止,早把你撕的粉碎了。”小京巴一脸不屑。

    “你确定?”敖姝贞也开口了,目光幽幽看着小京巴,身上的龙气,弥漫出来。

    不知道为啥,相处久了,敖姝贞发现柳金那种欺负弱小的行为,好像挺有意思。

    小京巴:???

    怎么还有蛟龙元神?

    这不是只有一条吗?这条哪里冒出来的?

    一时间,小京巴感觉浑身不得劲。

    “贞姐,跟它废话什么?新来的还敢这么飘?抽它。”海大胖看热闹不嫌事大,反正它是老幺,现在甚至还有些期待,这来了新人,是不是就不用自己干杂活了?

    “你说什么?找死是不是?”小京巴瞪视海大胖。

    “果然野性很强,需要调教。”小纸人也跳出来,叹息一声。

    “嘿,一张破纸,也敢教训我?”小京巴越发生气,身上开始冒出黑气。

    然而很快,小京巴就感觉不对劲了。

    黑气缭绕身体,怎么也扩散不开,甚至,它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小狗子,忘了告诉你,这里是我的本命神通,腹中乾坤,在这里,我说了算。”大青这时候开口了。

    小京巴:“……”

    “姐,刚才算是初次见面的排练吗?我觉得这样交流不好,咱们正式认识一下,我叫狗子,主人起的名,我超爱,我也很愿意融入这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哇呜。(*^-^*)”小京巴。

    “哟,挺有原则的啊。”大青嗤笑。

    “那是,狗子我处世的原则就俩字,真诚。”小京巴一本正经的回答。

    “行,那你以后就是我们这个小圈子的一员了,你排老五,以后叫你五狗子,没意见吧?”大青询问。

    小京巴心中腹诽你特么才是五狗子,嘴里却是回道:“没有没有,五狗子好,我也超爱。”

    “那你们就靠后排,看你们是一起的,自己定顺序吧。”大青又看向初月仨娃子。

    “我想当老大。”初月开口,傲娇抬头。

    大青一顿,看了初月片刻,道:“有志气,不过主人不喜欢我们内斗,会生气的,咱们换个方式,扎金花吧,输了的就听话。”

    “什么是扎金花?”小京巴茫然。

    海大胖眼睛一亮,连忙道:“很简单的,输几次就会了。”

    “输?笑话,我狗爷的字典里就没有这个字。”小京巴又嘚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