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太平客栈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太阴太阳
    李玄都不知在广寒宫中沉浸了多久,待到他“回神”的时候,人间已经是日上三竿,秦素就站在他面前。

    原来秦素一早过来寻找李玄都,发现李玄都状态不对,虽然体魄气息如常,但好像失魂落魄之人,神魂不知去向,秦素大惊之下,不敢离开,紧紧守在李玄都身旁,直到李玄都“回神”,这才松了一口气。

    李玄都“回神”之后,神魂还未彻底归位,仿若大梦初醒,有几分恍惚,如梦呓般喃喃道:“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秦素听他忽然吟出这首《水调歌头》,越发感觉奇怪,轻声问道:“紫府,你认得我是谁吗?”

    李玄都听到秦素的声音,恍惚渐消,终于是彻底“回神”,道:“当然认得,你是素素。”

    秦素轻轻拍了下胸口,说道:“你吓死我了,你刚才是怎么了?”

    李玄都没有立刻回答,内视己身,发现自己身上不知何时结了一层淡淡的白霜,想来是那冰寒月光的缘故,竟然通过神魂和体魄的无形牵绊,隔着千万里之遥作用在自己的身上,这等神通当真玄妙无比。

    李玄都化解白霜,这才回答道:“昨夜我机缘巧合之下竟是神游天外,造访紫霄宫,夜游广寒宫,仿若置身梦中。”

    秦素先是吃惊,继而又是恍然:“难怪你要问‘明月几时有’,竟然神游月宫。”

    说话时,秦素不由流露出几分向往神色。这也在情理之中,广寒宫的真正主人太阴真君已经渐渐少有人知,可寄居在广寒宫中的广寒仙子却是鼎鼎有名。对于许多女子而言,月宫有许多别样意味。

    李玄都已经知道秦素要问什么,说道:“月宫一片死寂,有许多桂树,却没有伐木的神将和抱着玉兔的仙子。”

    见秦素有些迷惑,李玄都将自己的经历大概讲述了一遍,同时将神仙的三重死亡详细解释了一遍,秦素这才明白其中关键,又问道:“你没有元婴妙境,还能进入其中吗?”

    李玄都道:“不能随意进入其中,不过可以看缘分。”

    秦素皱起眉头,说道:“按照你的说法,老爷子也能进入其中,而且老爷子已经跻身元婴妙境,可以随意出入,你们还是无法拉近距离。”

    李玄都道:“在里面神游还是看机缘的,说不定我下次就能找到金液大还丹,直接一步登天也未可知。”

    秦素无奈道:“天底下的好事都让你占尽了?我可不信。”

    李玄都也知道这种希望渺茫,不过随口一说,并不当真,自然不会反驳秦素,只是一笑。

    不过话说回来,不考虑李道虚如何,仅就李玄都自己而言,一夜的收获,更甚于多日的苦修。他过去因为心魔的缘故,修炼“太阴十三剑”可谓是一波三折,不算完美,“太阴剑阵”的部分更是全部依靠“阴阳仙衣”得来,等同李玄都根本没有修炼过。虽然李玄都有长生境界的修为和“太平青领经”,能够运用自如,但与当年的地师徐无鬼还有很大的差距。

    过去李玄都修炼“太阴十三剑”,一直有一个困扰,一味极阴会破坏阴阳平衡,也与金丹大道背道而驰,他当然明白阴极阳生的道理,可明白这个道理是一回事,具体怎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太阴真君所化明月让李玄都有了些许感悟,太阴本无光,其光来自于太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不是阴极阳生,而是阳极阴生。放在神道一途来说,当然不是说太阴真君的神力来自于太阳真君,而是说太阴真君将至阳的神力转化为至阴的月光。

    至于太阳真君,已经找不到踪迹,就连神域似乎也彻底泯灭了,其中原因与佛门有关。佛门有佛陀象征大日,取代了太阳真君的位置,双方争夺香火愿力,便如老农争水,这家多一分,那家就少一分,如今世人只知大日如来而不知太阳真君,加上日光菩萨再争一分,佛门的兴盛加速了太阳真君的灭亡,甚至会使得太阳真君彻底被遗忘。如今太阳真君可能已经进入第三重死亡,也可能还在第二重死亡之中。

    不过佛门中并无象征月亮的佛陀,只有一位月光菩萨,倒是让太阴真君有了极大的喘息余地,至今只是停留在第一重死亡的状态之中。

    太阴真君假死,身化明月高悬广寒宫之上,李玄都借此感悟,终于明白了太阴真君是如何转化阴阳。

    香火愿力来自于人,天生属阳,所转化的神力也是如此,故而佛门佛陀才会显化大日,而不是显化明月。从这一点上来说,太阴一道是反其道而行之。

    其中关键关键就在于“心魔 ”,神力象征太阳,修炼此法之人象征人间,那么心魔便是太阴,太阴绕人间而动,又将太阳之光化作月光洒落人间,也就是说心魔是阴阳转化的核心。

    李玄都心魔不全,最契合“太阴十三剑”的心魔被地师拔除,如今在上官莞体内,后来李玄都自行补全的部分又牵涉到“长生石”和“帝释天”,而且被李玄都大肆修改,早已背离了“太阴十三剑”的主旨,变成类似于身外化身或是元婴雏形的存在,固然没了心魔反噬的危险,再想依靠其阴阳转换,那也是行不通了。而且心魔一途修到最后是需要神力的,当年地师可以通过青阳教汲取神力,如今李玄都去哪里寻找神力来源?

    不过要说这条路彻底堵死了,那也不尽然,李玄都已经明白其中原理,便可以寻求替代之法,既然内里走不通,便从外部着手。

    李玄都所学其他功法,无论是“龙虎剑诀”,还是“太平青领经”,乃至于“北斗三十六剑诀”和“南斗二十八剑诀”,都是阴阳调和,以此为基础,只缺一门至阳至刚之法来中和“太阴十三剑”。

    李玄都忽然想起地师在五行洞天中施展的种种手段,凝聚大日如来法相,佛掌浩荡,不由生出恍然大悟之感。

    当初大天师和地师都凝聚有身外化身,不过大天师是以宝物、仙物为依托,而地师则是以神力为依托。待到地师炼制“帝释天”,将全部神力注入“帝释天”之中,必然造成体内阴阳失衡,故而地师才专门修炼了此法来调和阴阳。

    如果李玄都想要修炼此类功法, 倒是不必花费心思,在剑秀山的藏书楼中就有。

    李玄都记得很清楚,佛门四宗的藏书远超辽东五宗和正道八宗。

    静禅宗被收录了“金刚不坏法”、“易筋洗髓金经”、“坐忘禅功”、“大金刚拳”、“金刚之身”、“般若功”、“万佛掌”、“千佛掌”、“佛陀法相显化法”。

    慈航宗只有一部“慈航普渡剑典”的“剑字卷”残篇。

    金刚宗被收录了“大宝瓶印”、“大手印”、“大宝瓶之身”、“金刚法身”、“大威伏魔拳”、“伏魔袈裟功”,缺少了“金刚神力”、“金刚大力”、“移山大力”、“尊胜宝瓶印”。

    最后是真言宗,有“大欢喜禅”、“施无畏印”、“大日如来法相显化法”、“不动明王显化法”、“大暗黑天法相显化法”。

    除此之外,李玄都本身也学了一门出自道门的至阳功法“太上丹经”。

    有地师的先例在前,李玄都照此修炼不会出现什么纰漏,而且有“太平青领经”的协助,定然是一日千里,甚至能够媲美还未渡过天劫的徐无鬼。

    至于李玄都为何不考虑将“帝释天”带到帝京,是因为“帝释天”的神力乃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没了青阳教作为补充,用一分少一分,待到消耗殆尽,“帝释天”倒不至于如神仙一般金身崩坏,却也威力大减。

    大真人府一战,“帝释天”激战宋政,已经损耗极大,如今未必经得起李道虚的几剑,倒不如将“帝释天”作为一个退路,就算李玄都输了,还有“帝释天”坐镇剑秀山,儒门中人也好,其他人也罢,投鼠忌器,不敢大举反扑。

    在此情况下,有秦清的照拂,秦素很容易就能继承李玄都留下的各方势力,虽然难免人心浮动,甚至是四分五裂,但最为核心的客栈部分不至于就此消亡。

    这是李玄都做的最坏打算,正所谓不虑胜先虑败,李玄都身上所系早已不是他一人的命运,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更是李玄都所不为。

    想到此处,李玄都将自己想要修炼一门纯阳功法的想法大致告诉秦素,让秦素代他坐镇齐州会馆,然后身形化作阴火消失,重回景陵,通过邀月洞天,前往中州的龙门府北邙山,最终无声无息地返回剑秀山。

    剑秀山中无人知道李玄都回来,李玄都也无意惊动其他人,直接来到藏书楼中,寻出关于大日如来的法门。

    这一次,他要重走地师老路,修炼传承自大日如来的大日如来法相,用以调和传承自太阴真君的“太阴十三剑”,以此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