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姑娘,请自重
    黑暗的屋宇之中,韩宇跪坐而待。

    “义父!”

    韩千乘握着一把长弓,连衣服都没有换,便急匆匆走了进来。

    韩宇睁开的眼睛,一双眸子在黑暗之中显得雪亮。

    “如何了?”

    “白亦非与赵爽同坐马车,被百越的人所阻,但他们之间似乎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

    韩千乘一直暗中盯梢,但因为百毒王的毒瘴,他不能靠得太近。

    直到城门前的那一段。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本来白亦非已经将百越的人围困住,可是赵爽却忽然出现,被百越之人挟持而去。”

    “劫持?”

    “义父,你要我找个机会试试这个赵爽,探探他的底细。只是,这个人,让我看不透。”

    “赵国的将军在我新郑被百越之人抓走,无论如何都是重大的事件,我必须掌握他们的行踪。”

    “是!”

    .......

    紫兰轩。

    彩蝶慌慌张张跑进了紫女的居室之中,因为她从客人那里听到了一个惊天的消息。

    赵国将军赵爽在赴宴归途中被人挟持,下落不明,韩军正全力搜捕。

    “紫女姐姐,赵爽他......”

    彩蝶打开了移门,却见紫女的屋室窗户大开。

    一阵风吹了进来,紫女一身黑衣,似乎刚从外面回来。

    紫女的面容很是平静,对着彩蝶散发出了温和的笑容。

    “什么赵爽,我认识这个人么?”

    “可是他现在的处境好像...挺危险的。”

    不知道为什么,彩蝶看着紫女此刻平和而又亲切的表情,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声音越来越微弱。

    “不过就是一个几面之缘的小胖子,他就算死在那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女人的手里,跟我们有关系么?”

    什么女人?

    正在彩蝶疑惑的时候,她的肩膀被紫女双手一碰,轻盈身体后转,被轻轻推了出去。

    “好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要休息了。”

    “那个小胖子的事情我一点也不在意。”

    移门被缓缓关闭,彩蝶站在大门之外,有些不知所措。

    很快,屋子传来了一阵碎裂声。

    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砸碎了。

    彩蝶有些不明白,一向谨慎的紫女姐姐怎么这么不小心,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大概是累了吧!

    彩蝶心中猜测着,缓缓离开了这里。

    ........

    百越据点。

    焰灵姬给赵爽送完了饭,一脸不爽地走了出来。

    “你怎么了?”

    驱尸魔看着气呼呼的焰灵姬,问道。

    “那个小胖子骚扰我。”

    焰灵姬很是不满,让其余人感觉很是奇怪。

    “他怎么骚扰你了?”

    “他朝我笑!”

    朝你笑怎么了?

    一时间,在场的人更加难以理解。久之,驱尸魔似乎明白了什么。

    “焰灵姬,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吧!”

    焰灵姬在一众不理解的目光之中,终于找到了一丝理解的目光,本是郁闷的心情好转了许多。

    只见驱尸魔咳嗽了一声,走到了焰灵姬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看,百毒王这个老家伙一向和些毒虫毒草在一起,整个人都快变成了毒物。我整日里和些尸体打交道,而无双鬼形状怪异,性情古怪。你整日里和我们这些异常的人待在一起,突然间遇到个正常的人,有些应激反应很正常。”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以你的容貌身段,放在外面绝对是绝色美人,要学会和正常人相处。”

    “你才不正常!”

    焰灵姬本来以为驱尸魔靠谱,谁知道他是三个人中最不靠谱的。

    “你们跟我来!”

    大门碰的一下,焰灵姬走路带风,拉着驱尸魔走进了关押赵爽的屋子。

    赵爽拿着双筷子,正在夹着一根野菜,准备送入口中。

    看着气势汹汹的焰灵姬,赵爽夹菜的动作停止了。

    “小胖子,把你刚才对我做的表情再重复一遍。”

    “什么表情?”

    焰灵姬松开了驱尸魔,一把扯着赵爽的领子,面色不善。

    “就是你刚才那有些恶心的表情,再对我做一遍。”

    “这位姑娘,莫要如此。”

    却见赵爽一把撒开了焰灵姬的手,整了整衣衫,正襟危坐。

    “古语有云:‘男女授受不亲,礼也!’赵某虽是一介楚囚,可尚知礼义廉耻四字。”

    赵爽此刻,就差没有将‘一身正气’四个字写在脸上。

    “望姑娘自重!”

    “你!”

    焰灵姬被赵爽气着了,挥着拳头要将他揍一顿,却被百毒王拦住了。

    “焰灵姬,不要冲动。此人对于我们来说,是重要的筹码。”

    “行了,现在看也看了,记得关门啊!”

    说完,百毒王、驱尸魔和无双鬼便回头走了。

    一边走,嘴里还嘟哝着。

    “焰灵姬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正常的男子,躁动了?”

    “不会吧!见到这个小胖子也能躁动?”

    “这谁能说得准,在这里憋得久了,公猪也能变猛虎。焰灵姬这个年龄,正是躁动的时候。”

    “这么说也是,焰灵姬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只要见到一个男的,总是骚里骚气的。说不定还真是跟我们仨混得久了,失去了正常的审美。”

    焰灵姬将这番话收入耳中,双拳紧握,身体好像有一股火一样。

    她回过了头,看向了赵爽,咬着牙憋着口气。

    “小胖子,算你狠!”

    却见赵爽一手支撑着下巴,看向了焰灵姬,流露出一个让她一颤的笑容。

    “小胖子,我告诉你,刚才他们说得都不是真的。姐姐的眼光高得很,审美也很正常,更没有躁动!”

    “别说是你这号的,就是比你俊美百倍、千倍、万倍的男子,我都瞧不上!”

    焰灵姬拉着赵爽的领子,此刻显得异常暴躁。她极力想说明一件事情,可是对方却丝毫不在意。

    “你要是再用这个姿势看着我,信不信姐姐抽你!”

    焰灵姬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点,额头上的井字越来越明显。

    听了焰灵姬的话,赵爽换了一个手撑着下巴,用另一个姿势,继续看向了眼前的焰灵姬,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我不理你了!”

    碰的一声。

    焰灵姬来也似风,去也似风。

    大门关闭时剧烈的碰撞声,跟放炮仗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