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正文 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雷击晶
    “还能找到一颗这种级别的灵丹?”

    王离不可置信的看着孔雀法王。

    他不觉得孔雀法王是大吹法螺,故意诓他。但夺天造化丹这种级别的灵丹可以脱胎换骨,足以让元婴期巅峰的修士在肉身溃灭之后又满血重生,这放在中神洲那也是最为顶级的丹药,堪称仙丹。

    这种丹药很多都是绝品,哪怕是中神洲的至高宗门,也不可能说找就能找到。

    更何况混乱洲域的修行资源可是比修士洲域要匮乏得多。

    “我之前知道有哪几个宗门手上有这种至宝。只是我之前即便想和他们交换些什么,也不够格,但若是我现在就能够渡劫成功,那再找他们谈,就不一样了。”孔雀法王平时涵养极深,说话也一直是温文尔雅的模样,但此时他语音急切,却反而有了些凶狠的模样。

    “不错。”王离瞬间就反应过来。

    孔雀法王现在很有可能是整个修士洲域修行进境最快,最年轻的元婴巅峰修士,但最年轻的元婴巅峰修士,就未必一定会是将来的最年轻的化神期修士。

    这里面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未必渡劫能过,另外一个可能是渡劫准备的时间过长,在这段时间里运气不够,得不到足以保证渡劫的宝物。

    但孔雀法王要是现在直接就摇身一变,成就化神,那他不只是现在混乱洲域最年轻的化神期修士,恐怕会是混乱洲域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化神期修士。

    这便意味着,哪怕孔雀法王接下来没有太过惊人的际遇,哪怕按部就班的修行,孔雀法王肯定也会到化神期九层的修为!

    化神期九层在整个修真界就已经有了一定的话语权,更不用说他这么快的修为进境,恐怕至少有个六七成冲击寂灭期的可能。

    哪个宗门不想和这样的人物,早早的结下善缘?

    “那你是现在就想冲击化神么?”看着孔雀法王有些发狠的模样,王离便直接问道。

    孔雀法王道:“打铁便要趁热,我若是心生悔意,意志不坚,到时恐怕渡劫反而困难。”

    “那就现在。”

    王离点了点不远处一个山谷,道:“陶道子他们设置了一个蓄雷海,刚巧完成得差不多了,我们就在那里去渡劫。”

    孔雀法王看着他收起那颗造化生死丹,顿时就有些发愣,“你不先行炼化此丹么?”

    王离摇了摇头,“那倒不必,既然这种灵丹有夺天造化,功能脱胎换骨,那等我帮你渡劫,发现抵挡不住的时候再服用也来得及。”

    原本孔雀法王说要渡劫,他内心可以说是一阵窃喜,这不就相当于异雷山又有了一个极为强大的天劫法器,但孔雀法王心心念念要马上渡劫,这就相当于白费了一件法器,不过现在有了这样的一颗灵丹,他自己倒是相当于随时手握一个天劫,他当然不可能现在直接炼化了。

    孔雀法王自然是觉得王离先行炼化比较保险,但看着王离信心十足的模样,他便也不再多话

    ,只是点了点头,和王离施展遁法便朝着那处山谷掠去。

    陶伤墨和杨厌离等人正指挥着仙蟾宫、大德天宫和悦星宫三宗元婴修士在这处山谷里干苦力,看着王离和孔雀法王遁光过来,听到王离竟是要直接在这刚刚完成的蓄雷大阵之中渡劫,这三宗的元婴修士面上的神色就都是五感杂陈的模样。

    作为一名元婴修士,其实亲眼见证别的元婴修士渡劫,既能让他们羡慕嫉妒恨,平时也会觉得幸运,毕竟亲眼见证元婴修士渡劫,也可以让他们获取不少经验和感悟。

    但现在不同,他们三宗修士体内的元婴全部都已全部失去,他们严格意义上都不算是真正的元婴修士,又岂会有登峰造极,突破化神的那一天?

    苦,真的苦!

    “再给我们一盏茶的时间。”

    听到王离竟然要直接帮孔雀法王渡劫,陶伤墨马上就到了王离的身前。

    这蓄雷海法阵也是松鹤观的典藏里恰好有这样一本秘典,只是松鹤观自己的修士没有陶伤墨等人的手段,也没有足够的金丹修士和元婴修士帮助收敛元气篆刻符纹,所以布置不出来。

    不过陶伤墨预计孔雀法王的劫雷可能数量太过磅礴,还是会超过这个法阵所能容纳的极限。

    所以他觉得索性在这蓄雷海的雷窍之中再布置些撞雷法阵,索性让一些劫雷在雷窍之中乱撞,看看能不能将一些晶石索性撞成雷击晶。

    有些晶石在大量的雷罡的冲击和挤压、渗透之下,如果这种惊人的雷罡冲击持续的时间足够长,就会产生独特的渗雷现象。

    这些晶石之中极为细微的空隙之中将会渗入雷罡,由此这些晶石的整个结构和性质也会有所改变。

    事实上这在中神洲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情,很多宗门之中只要出现有元婴期巅峰的修士冲击化神,那大多都会准备大量的晶石,布置一些法阵顺便来碰运气。

    基本在修真界的认知之中,要产生这种雷击晶,至少是要冲击化神的劫雷才够。

    但到底能够形成什么性质,什么品阶的雷击晶,却是纯粹看天意。

    很多宗门准备了数万数十万的各种晶石,但在雷击之中可能一无所获,但有些宗门却是运气惊人,收获的雷击晶无论是品阶还是功效都是异常的惊人。

    这种东西就像是丢进一些平时功效不大的杂晶引子,然后就看老天爷赏什么饭吃。

    毕竟劫雷冲击各种晶石,产生的元气法则和各种变化实在是太过复杂,并非修士之力所能揣度。

    “给你两盏茶的时间!”

    王离听到陶伤墨是要做这样的设计,他顿时也不管孔雀法王什么看法,就直接拍板。

    有那独特的避雷圆筒,再加上他操控劫雷,孔雀法王这渡劫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松鹤观整体搬迁了过来,再加上之前异雷山的战获,异雷山现在用不到的各种杂晶多的很。

    按照他的认知,似乎只要雷击得够猛,持续的时间够长,那产

    生各种有用雷击晶的概率就会大大的提升,那这对于他而言还不简单?

    大不了让孔雀法王的劫雷比正常的劫雷时间延长一倍。

    这么一想,他忍不住就传音问了陶伤墨等人,“按照你们所见的记载,哪个宗门做这样的布置产生的雷击晶多?他们那时修士渡劫引动的是什么样的劫雷?”

    陶伤墨主动提出这样的设想,自然是因为看了不少有关雷击晶的介绍,他当下就传音给王离,“若论产生雷击晶的总量,自然是大悬空寺,过往数千年里,大悬空寺的化神期修士渡劫收获雷击晶的次数有上百次,加起来数量据说超过三万枚。不过若论单次产生雷击晶的数量,当属中部十三洲之中的影冥洲弱水古宗,按照确切的记载,那一次弱水古宗的元婴巅峰修士李妙真渡劫,弱水古宗备下了十万颗各种杂晶,结果单次产生了雷击晶五千七百多枚,其中不乏堪称极品的法晶。”

    “厉害了。”王离听得目瞪口呆,“那弱水古宗那名修士渡劫,落下的主要是什么样的劫雷?”

    “影冥洲的弱水古宗是冥渊之中的宗门,他们的功法主要汲取冥寒和火煞元气,水火对冲,所以引落的劫雷是以奇特的阴阳异雷和阴雷为主。记载之中不甚详尽,但有确定的几种异雷是玄煞阴雷、鬼火阴雷、阴阳消魂异雷、黑水异雷。”

    “这….”

    王离又产生了诡异的感觉。

    事实上除了玄煞阴雷他见过确切的记载之外,这陶伤墨所说的其余三种劫雷他根本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但现在陶伤墨刚刚说出这些劫雷的名字,他的脑海之中却下意识的出现了那些异雷的形状,就连那些异雷独特的元气法则,都隐约在他体内波动开来。

    若是换了寻常的修行者,恐怕又要以为自己中了邪。

    但王离此时却是已经见怪不怪,他已经确定自己体内的那灰色道宫恐怕和天道法则本身脱离不了干系。

    似乎它的道基之中,原本就蕴含所有的劫雷,似乎随着自己越是引动这些劫雷,自己要解锁行的劫雷就越是容易。

    这些劫雷,就似乎原本随着这些灰色道殿存在于他的体内和潜意识之中。

    这种感觉,甚至让他觉得,自己原本就知晓和会用这些劫雷,就好像这些东西原本就存在于他的记忆之中,只是自己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而遗忘了一样。

    现在他反而就像是一名得了健忘症的人渐渐开始恢复,开始恢复一些记忆一般。

    “放心,我手上还有这胡大胡二带来的避雷圆筒,不会有什么问题。”看着陶伤墨等人飞快准备时,孔雀法王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王离便出声安慰,“说不定法王还能因此而有特殊际遇,得上一两块合用的雷击晶。”

    “承山主吉言。”孔雀法王这才定下了心神,开始不断调息和收敛自身体内的气机,也开始将自己的肉身和真元的流动调整到最佳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