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正文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 阴阳化生
    “前方就应该是白头山地界了。”

    昊空青蜈摇头晃脑从虚空之中钻了出来,知行道尊眯着眼睛,满脸煞气的朝着一片灵光闪烁的山头望了一眼,他才对身侧的大势和大至法师说了这一句,突然之间他就变了脸色,感到那白头山地界之中出现了一股异常可怖的灵压波动。

    那灵压波动和寻常的修士施法或是大型法阵激发的灵压波动不同,完全就是带着茫茫的天道威严,带着一种漠视苍生的气息。

    天劫气息!

    昊空青蜈背上的这四名修士都是化神期大拿,在天空之中的劫云还未真正生成的刹那,他们便已经反应了过来。

    “这不是金丹晋升元婴,是元婴晋升化神!”

    景琅道尊浑身肌肤涌起一层细密的疙瘩,越是像他们这种大拿,就越是不敢轻易牵扯在别人的天劫之中,尤其此时按照这灵压波动和那种恐怖的雷罡气息,他可以肯定这不是低阶修士渡劫,而是有元婴巅峰的修士在进行天道的大考,在尝试踏入他们已经踏入的领域!

    “白头山怎么可能有人到达元婴巅峰,晋升化神?”

    知行道尊目光剧烈的闪烁,他觉得这其中肯定有鬼,按照之前那些回到仙蟾宫的金丹修士的仔细描述,这王离虽然雷法诡异至极,但终究也只是聚集了一群准道子级的小辈人物,又哪里来一个晋升化神期的大拿?

    “这王离得三圣圣赐这白头山时日极短,他们竟然敢直接挑战元婴晋升化神的劫数?”景琅真君不可置信的看着白头山之中开始不断聚集的雷云,他觉得知行道尊现在考虑的根本不是重点,重点是按照之前那些返回的仙蟾宫修士的详细描述,这王离虽然雷法诡异至极,体内真元好像取之不尽一般,但他毕竟只是纠结了一群准道子级的人物。现在不管哪里冒出一名元婴巅峰的修士,但就凭着王离这帮人,竟然敢直接挑战这种级别的天劫?这些人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无知者无畏么?

    轰!

    也就在此时,异雷山之中的那一团劫云却是伴随着恐怖的雷光绽放而彻底形成。

    一种极为阴森和令人感觉污秽的雷罡气息弥散开来。

    “居然是玄煞阴雷!”

    大势法师眉梢微挑,他直接就判断出了这一重是什么劫雷。

    “玄煞阴雷?”景琅道尊眼睛一亮,顿时冷笑起来,“我就说这玄天宗王离绝非正经路数的修士,他不仅是修行魔道法门,而且结交的修士恐怕也是什么妖邪修士,否则我仙门正统的修士,怎么可能一开场便是这样的劫雷。”

    “不错!”知行道尊也是面有喜色。

    此次他们虽然孤注一掷的请动大雷音寺两名大拿来对付王离,但他们自然还是觉得有些后顾之忧,但若是抓实了王离勾结妖邪魔道修士,那他们对付这王离就是彻底的名正言顺,告到三圣的面前都没有用。

    大势法师和大至法师两个人互望了一眼,都不说话。

    景琅道尊和知行道尊只道这两名大雷音寺的大拿原本便是如此不苟言笑,但他们所不知的是,大势法师和大至法师此时心中和他们所想的并不相同。

    “这…..”

    异雷山之中,陶伤墨等人完成布置之后自然是已经远远避开,但骤然看到形成的是这样的劫雷,陶伤墨却是瞬间目瞪口呆,他可以肯定孔雀法王虽然被归为混乱洲域的邪修,但实则修行的却是佛门正法,按理而言,他引动的劫雷断然不可能是这样的阴雷。

    这怎么自己之前和王离说了这样的劫雷,现在就直接落下了这样的劫雷?

    那如此一来,自己要不要牵扯这孔雀法王的因果?

    陶伤墨固然心惊胆颤,天劫中心的孔雀法王也是心神震动,“怎么是这样的阴雷?”

    “没事,什么雷不是雷。现在我帮你抵挡这劫雷,你这天劫早就不是你一个人的因果,什么异雷都有可能。”

    王离却是满不在乎,他直接祭出了那避雷圆筒,和孔雀法王安生的躲在了这圆筒之中。

    本来他操控劫雷还要想自己如何应付,现在有了这避雷圆筒,他连这个脑筋都不需要动了。

    对于他而言,这玄煞阴雷可能对形成雷击晶有大用,但最为关键的是,这玄煞阴雷不就是阴雷伞一系?

    按照他之前汲取那些阴雷元气的经验,他猜测这种阴雷可能会对他师姐有用。

    唰!

    这玄煞阴雷坠落时和寻常的劫雷也不相同,寻常的劫雷坠落时灼烧着空气,如同烧红的铁鞭抽打着虚空,但这种阴雷坠落,却就像是道道寒气坠落,一下子就毫无阻碍般冲了下来。

    他经历的劫雷多了,两相对比之下,便瞬间就发现了这阴雷的独特之处,这阴雷冲击虚空,似乎损耗更小,而且速度也比寻常的劫雷要快得多。

    “还好有这种不可思议的法宝。”大量的玄煞阴雷就像是无数阴冷的雨线瞬间沉降下来,孔雀法王身在避雷圆筒之中,只觉得有种凉飕飕的气息往骨子里钻,其余倒是没有一点妨碍,他顿时彻底松了一口气。若是让他现在自己来抵挡,恐怕这第一重玄煞阴雷他都坚持不过去。

    这种阴雷关键在于能够污秽修士的元气,这修士浑身元气若被污秽,道基蒙垢,那接下来神识和真元恐怕都如同陷入重重污泥之中。

    “王山主,你这?”

    然而让他瞬间又变了脸色的是,他发现王离竟然好像作死一般,竟然反而试着用真元去汲取阴雷,竟像是主动汲取阴雷入体。

    “没事,无需紧张。”

    王离原本就打着这阴雷的主意,此时阴雷一坠落周围,他便直觉这阴雷似乎对自己无害,他此时试着汲取阴雷,果然这阴雷一进入自己的体内之后,就瞬间如冰凉的气流涌入灰色道宫之中。

    “我这雷法特殊,这种阴雷也可以汲取和镇压在体内。”看着孔雀法王呆若木鸡的模样,王离便又随便找了个借口。

    “竟然连这样的阴雷都可以镇压和利用,这是何等逆天的雷法。”孔雀法王倒是信了,此时他体内的神魂和肉身开始处于奇妙的气机震荡,就像是整个神魂和身体都要一分为二,变成两个同样的自己。

    这是分化身外化神的前兆,孔雀法王便也不敢再胡思乱想,他索性不管外界的劫雷,只管仔细感知和控制自己体内的气机。

    王离不断的汲取阴雷,他汲取的阴雷数量越来越多,汲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孔雀法王此时不管身外的世界,所以到时没有觉察到这避雷圆筒周围的很大一片空域竟然几乎变成了阴雷的真空地带,所有靠近这避雷圆筒的阴雷,竟然完全被王离汲取。

    此时的王离却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心中反而开始充斥怪异的感觉。

    先前他汲取可以转化阴雷的元气,都是出于灰色道殿的暗中操控,而且那些灵材之中蕴含的元气数量相比于这种劫雷也实在太小,所以他体内的灰色道殿瞬间汲取那些元气,他自己都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就像是一颗枣子囫囵滚入了肚子,都没咂吧出什么味道。

    但现在这阴雷滚滚被他汲取入体内,他却是开始清晰的感觉到了这阴雷入体和他动用寻常的雷罡不同。

    他清晰的感觉到,这灰色道殿似乎本身就十分需要这阴雷,似乎这阴雷之中的极大一部分,都被这灰色道殿悄然吞噬了,还有一部分,则是让他感知到了一些师姐的气息。

    也就是说,他现在汲取入体内的阴雷,是被这灰色道殿私吞了大半。

    阴阳转化….

    他蓦然浑身都是一颤。

    他脑海之中骤然灵光闪动,想到了一个可能。

    任何入了门的修行者恐怕都听过师长的唠叨,天地之间,无论是细如蝼蚁还是巨如星兽,生时都是在汲取天地精华,若是各种生灵长生不死,那只有汲取没有反哺,天地自然无法平衡。所以天劫的真意便是平衡,落下杀生劫数,就是要让许多争得更多寿元的灵长陨落一部分。

    那对于天道法则控制下的天劫而言,各种劫雷便是它杀生的武器,而被它杀死的生灵,浑身精气便重归天地之间。

    阴阳转化,便也是生死转化。

    而修真界的诸多阴冥之物,包括这阴雷,也是伴随着死亡而生,是许多生灵死后释放出的元气的聚合之物。

    之前他已经觉得灰色道殿和天道肯定有着惊人的联系,因为它本身就像是一个容纳所有劫雷的雷海,现在这阴雷却似乎反而是它的动力源泉。

    那如此一来,岂不是正好暗合了天道法则阴阳转化之道?

    死亡产生的阴气在天地间转化,变成各种生灵能够汲取的阳和精气,这是天地间的大道,那和这灰色道殿的大道岂不是完全相同?

    这灰色道殿现在自然运转的,不就是这样的无上大道?

    “我草草草….”

    王离在心中一阵歇斯底里的叫骂。

    这灰色道殿,难道就是天道本身?

    古往今来,谁都知道天意难料,谁都知道天道渺茫,天道永远是至高无上无法揣度的东西,谁也说不出它到底有没有具象,难道这所谓的天道,它长得就是这一个灰色道殿?

    但关键在于,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

    王离此时正在抓狂,景琅道尊和知行道尊却是在各施手段设法窥视。

    他们两个人各自祭出一件法宝,同时施展法门想要窥探到底是何人渡劫,但他们生怕沾染因果,却又不敢触碰那些坠落的阴雷,所以此时倒是有些干捉急,根本看不到天劫中心是谁在渡劫。

    相反他们身旁的大势和大至两名大雷音寺的大能,仿佛根本就没有施展什么法门,但两个人却是眼瞳之中异芒闪烁,两个人忍不住互相看了一眼,却是都已经各自传音道:“看来师尊推演得果然没有错误…天劫中心形成虚空,此人连阴雷都可以吸纳入体。”

    两人再朝着异雷山中那天劫中心看时,眼中的神色已经截然不同,带着一种近乎虔诚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