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香祖 > 正文 第481章 玄洲动乱
    数日后,茫茫大海上,一艘装饰华丽的宝船乘风破浪,驶向远方的北霄岛。

    这是隶属于商会名下的航船,载着满满当当的各种奇珍宝货,入流和不入流的灵材。

    两只大猫人立而起,趴在船舷边远眺,她们是山里长大的陆上妖修,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水域,耳朵不时一抖一抖,尾巴也高高翘起,显示出欢快的心情。

    白小环端着托盘站在旁边,盘上放着些许瓜果,还有一个酒壶。

    李柃随手端着个金樽,依栏而立,看似慵懒的吹着海风,实际上在回想着一心道人那边传来的绝密消息。

    画面中,一具尸体暴于荒野,表面看来,像是个凡俗世间的路倒。

    这样的场景再普通不过,凡有灾荒动乱,粮食歉收,流民四起,老幼病残极其容易丧命在街头,为此,有些大城市还诞生出了收尸的职业,每日清晨起来就在街头巷尾进行处理,省得碍了老爷们的狗眼。

    尸体的周围流淌着一些血水,像是跌倒的时候磕破了脑袋,不住向外扩散。

    但诡异的是,天空中下着血水凝成的毛毛细雨,丝丝血水浸透了四周的泥地,把沙土浸润,荒漠化作泥泞。

    由于是寻龙会麾下密探以重金收买人手,从特殊渠道复刻过来的画面,许多真实细节已然失去,李柃也无法从这画面之中直观感受到现场的气氛,但见画面不时抖动,便知摄录之人慌张得厉害,仿佛只是远远看上一眼,就要瘫软在那里。

    几缕奇异的光华流转于尸身之上,仿佛闪动的萤火,实则是一方大能殒落之后,生前摄取的大道本源和法则特性。

    这并非灵元法力,而是更为深层隐秘的特殊力量,只有元婴境界以上修士才会拥有,一旦修成,其存在便将伴随灵肉合一的真身一生,除非殒落才能析出。

    一心道人道:“闫不永修炼的是入世之道,万年以来,曾以王侯,富商,将军,匠人诸般身份游历尘世,最近几百年则是化为乞丐,踏遍万水千山,搜集万家恩泽,以修正果。

    据传他已快要将这一果位修成,待得功成圆满,便能转化全新身份,再行历练,但却没有想到,被神秘大能突兀杀死,连个求助讯息和遗言都未来得及交代。

    如今大乾朝廷已经精锐尽出,第一时间派人赶去,要将其尸收敛,显出的道果本源亦加以收纳,各方闻风而动,同样想要争夺当中本源和灵蕴,便是我寻龙会,同样派遣了一名元婴长老过往,不日我亦将动身前往争夺……”

    李柃听到他的话,不由得想起了鲸落万物生的故事。

    “像这等大能,一旦殒落,影响重大,但终归不过是个有情众生自己的消亡,组成他身躯的物质,凝炼进道果的本源,法则都将析出,重新进入到天地的循环,而不是凭空消失不见。”

    虽然李柃一心就想要远离此间,并不想掺和进麻烦,但却依旧还是难免好奇,询问一心道人更多内幕:“以前辈之见,这件事情究竟是谁干的?”

    一心道人道:“我私以为,嫌疑最大的自然是那位,但说实话,也不能排除其他巨擘大能,至少天降血雨这一异象不难让人联想起沉寂已久的血海魔尊,他同样是颇有几分资历的前辈,实力也好像强于闫不永。

    其他任何化神大能同样也有嫌疑,因为天下虽大,其实容不下太多高阶修士。”

    李柃闻言,心中微动,不禁问道:“这怎么说?”

    一心道人道:“无需讳言,一旦接触和运用皆是本源和道果,便当知晓,欲图超脱,必先入道,合道炼真几乎为当世的唯一选择。

    然而这化神之上的道路和果位都是有定数的,天分九野,象征着大道本源和众多道途的终极,只能支撑得起有限数量的果位,如若被前人抢先占去,不将其拉下,则自身绝无可能上位。

    同样,对于先行者而言,靠近自身的每一位化神大能都是实实在在的威胁,将尽可能的调动一切资源和力量去对付。

    更有甚者,即便毫无威胁,也有可能被猎杀,夺取其资粮和果位,化为成长之薪柴……

    这一切都来源于大道本源的成因之说,盖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穷者,逆天证道,则是萃取万物本源而化身天道,取而代之。”

    李柃瞬间就懂了,这修仙界,也在内卷!

    众所周知,无论任何道途,任何路线,都是在大道范围进行演绎。

    显而易见,这是一个封闭的系统,熵增无可避免。

    大能高手证道就是在逆熵,终极形态是时光倒流,回到鸿蒙未判的纪元开端,实现初始化。

    用仙侠的语言来说,就是倒回天地初开的状态,重演地风水火!

    大道之下,固有天道,亘古长存,与日月同辉。

    这种超脱之法,就是要将其取而代之。

    但要以有情众生之意志将其驾驭,所需付出的代价是难以想像的,任何有情众生的思维,意志都不可能轻松将其驾驭,要摒弃一切多余杂念,只留精神之中最为纯粹的真灵本质……

    夺舍天道的同时亦是被天道夺舍,甚至还要对抗这条道路上诸多失败或者成功的先驱者,最终实现天道的交替变化。

    最终造就的,其实是一个包含了许多复杂成分的未明之物,就好比人类身躯,何以能够从父精母血发展至日常所见的模样?自身的基因信息是内因,外界的营养物质是外因,彼此之间又有相互影响和作用,直接决定一个人的性格,爱好,三观种种,形成独特印记。

    那位嫌疑之所以最大,是因祂如今已然入道,可以视作天道的胚胎,正需要法则和本源这种营养物质,化神大能是其最好的“食物”,也是实实在在的威胁。

    从利益的角度来看,猎杀化神大能,无疑是一箭双雕。

    但以祂连烛兀本源都看不上眼,要将其植入天庭,打造体制的心气来看,似乎又没有必要。

    当然,也可以同样融入天庭,把天庭本身化为天道,而自己以其他方式伴生存在……

    但其他大能高手的嫌疑同样无法洗清,他们所处的立场和身负的利益,都有足够的动机去做这件事情。

    “罢了,还是先看看后续发展吧,无论如何,牵涉大能高手的事情都不是那么容易理清头绪的。”李柃当时便是如此对一心道人说。

    一心道人显然也赞成:“我们派遣了会中精锐前往争夺,如若运气好的话,大能吃肉,我们喝汤,也有可能从中夺取部分本源。”

    李柃讶然:“夺取本源?”

    一心道人道:“闫不永好歹也是位化神大能,虽然不比烛兀那样的地仙之姿,但自身苦修而来的数道果位,还有大大小小十种道法则力量,应该还有有的,猎杀他的大能把尸体都留下了,这不摆明了就是留给下界修士的肉骨头么?”

    李柃闻言,不禁恶寒,想起了动物世界当中,雄狮猎杀麋鹿之后享用血肉,然后鬣狗再上,各种肠肚下水啃食干净,又换秃鹫,秃鹫完了,还有蛆虫,蝼蚁,再之后则是细菌和微生物……

    闫不永明显没有烛兀那么肥美,但整个流程都是大同小异的。

    “接下来的玄洲,必定风雨飘摇,动荡不安,还是不要想那么多,直接回北海,隔岸观火!”

    李柃轻叹一声,把手中醇酒一饮而尽。

    ……

    事实证明,李柃的猜测并无差错。

    在他抽身远离的这些日子里,玄洲局势愈发混乱。

    顶尖的势力首先知道了大能尸首坠落的消息,封禁之后,展开大战。

    此间有赢有输,赢家得享至少上品级别的灵材和资源,成就结丹,元婴,输家不敢失败,索性将消息公布,搅乱浑水。

    然后便是那些结丹高手,筑基修士入场,进入附近自然形成的洞天秘境,探寻闫不永的珍藏。

    这是有人钻营出来,直接联通其藏宝之地的通道,大佬们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不会轻易进入那等大能的小洞天探寻,但筑基结丹无妨,很快在里面展开搏杀。

    再然后,又是炼气修士过来,各凭气运。

    接连的一段时日,几乎天天都听闻某某人赶到附近,得享奇遇。

    各种奇遇上进,一飞冲天的事迹涌现,间杂着杀人夺宝,尔虞我诈,大棋博弈……

    李柃借助各种消息渠道知道了这些事情,不禁喟然感叹,专门写信告诫朱利生:“你千万不要去掺和那些事情,若派人去,固然有可能捡到什么宝贝,或者获得闫不永的遗泽,但那么多势力,强者盯着,随时都有可能死人的!

    接下来玄洲还有得好一阵混乱,还不如干脆闷头发展,趁机扩大经营。”

    离膺受命与寻龙会交接,也被叮嘱一番:“你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要紧,倘若想要博个结丹前程,也等局势稍平,水没有那么浑了再说。”

    简而言之,就是这里面的水太深,为师怕你们把握不住。

    经过一段时日的航行,宝船如期回到北霄岛,而后李柃直接就带上林柔娘,两猫一兔返回了自己私人名下的浮空岛浮云台上。

    退位让贤之后,李柃已经不在宗门那边居住,而是找了个交通便利的海域,把浮云台停在那里隐居清修。

    慕青丝就在那里等着他,迎接过后,询问起玄洲详情。

    李柃没少与之梦中相会,自然少不得沟通,但一些事情变化发展极快,还是陆续有全新消息传来。

    结果李柃还来不及和她多说什么,忽的就感觉传讯灵符有异,拿起接通一看,是北霄岛那边的部属转来。

    “李长老,玄洲那边出大事了,大乾皇帝驾崩,九州大乱!”

    “什么?”李柃面色大变,“消息来源是否可靠?”

    “绝对可靠,这是商会的紧急密讯!”

    “具体经过可有?”李柃稍微冷静下来,马上追问。

    北霄岛人道:“暂时只知有人闯进皇宫,拼着重伤斩杀了皇帝,因是元婴强者出手,三宗高手护持不及,也只能在事后追踪剿杀,但突然又有冥宗高手参战,搅乱了浑水,最终还是让那人逃了出去!”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但具体到究竟是谁干的,冥宗多少人马出动,三宗又如何应对,一概不知。

    李柃也知,陆上仙门防范金钱大道之心不浅,很多事情不想让他们接触,能够这么快打探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于是道:“有最新消息马上通报。”

    “您放心,肯定不敢怠慢。”

    “好了,你一定还要继续通报其他长老吧,先忙去吧。”

    结束通讯之后,慕青丝好奇询问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我看夫君你连面色都变了。”

    李柃轻叹一声道:“大乾的皇帝叫人给刺杀了。”

    慕青丝闻言,果然也跟着色变:“那利生和离膺他们可得小心了。”

    “是得小心了。”李柃道。

    大乾赵家的仇敌可不少。

    翌日,朱利生和离膺相继传讯李柃,果然也谈及了玄洲那边发生的事情。

    他们身边有越王赵崆和寻龙会高手可以依靠,暂时能得安全,但若真有什么结丹高手不管不顾,肆意杀戮一番,还真有些麻烦。

    乱局之下,筑基修为其实是非常脆弱的,说不定人家哪里跑来的强者看你不顺眼,随手就杀掉了,说理都没有地方说理去。

    “一定要低调……实在不行的话,劝说赵崆割据越州,不要觊觎皇位了!”李柃说道。

    无论这桩刺杀案背后的根由是什么,三宗必定要再扶持起皇帝,如此一来,乾州必定会成漩涡中心。

    这件事情极大可能还跟之前发生的争夺战息息相关,甚至牵扯到冥宗魔门。

    贸然上位,也是有风险的。

    朱利生苦笑道:“师尊,已经迟了,越王接到通知,正要赶赴乾州就位,他的兄弟们也知道如今皇位危险,不好接手啊!

    三宗如今也急了眼,只要符合条件的人选还在,就必须安插一个上去,好在他们已经反应过来,前来护送的元婴高人都有足足四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