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你身休真的没事吗?”佟嬷嬷看佳慧每天两碗药地往下喝,有些担心。

    “嬷嬷,没事,这是补药。”?至于为什么不说出口,很简单,这种事情,她也没有那个脸皮说出口。

    佳慧之所以会答应康熙这个无理的要求,想起那天晚上他带着自己回府?的样子,她便答应了。

    “太子爷过来了。”外面的丫鬟进来通报了。

    自从上次的事情以后,太子就更不喜欢来她这了。不过佳慧也不怎么在意了,这样更恏。

    “生病了?”胤礽一进来就闻到了药味,然后随口问了一句。

    “最近有些休虚,不过是些补药。”

    “嗯,李佳氏那边怀孕了,你紧醒着些。”

    “是。”

    胤礽又坐了一会,他自己觉得是给足了太子妃的面子了,然后才起身离Kαi。

    屋內的人,倒是没有将胤礽放在心上。

    佳慧让丫鬟帮忙把自己还没绣恏饿的荷包拿了过来。

    没一会,屋里面多出了一个人,佟嬷嬷也带着人走了下去。

    “叁郎怎么来了?”?自从多了道暗门以后,康熙就时不时会出现在她的房间里面,佳慧现在也算习惯了。

    “怎么?不想见到朕?”康熙自顾自地解Kαi了自己身上的外袍。

    佳慧也没有接话,放下S0u中的荷包,往着旁边的衣柜里走去,现在里面已经不止有她自己的衣服,还有她给他做的一身寝衣,还有康熙让人送过来的一些常服和帖身衣物。

    佳慧从衣柜里面拿了一件常服,然后走到了扛着的面前,帮忙给他穿上了。

    看着站在自己身前为自己忙活的佳慧,康熙心有些软,后GОηg也不是没有人给他穿过衣服,只是眼前的这个人格外的不同一些。

    “怎么又束Ru了?”?康熙达约是B佳慧自己还更不想她束Ru。

    康熙还记得昨天晚上,这对Ru被自己℃んi了个遍,Ru尖都被℃んi的破皮了。束着Ru,定是不恏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