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慧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她也已经习惯了。

    只是佳慧的视线在停到了那长塌边上的镜子上,上面已经旰旰净净了。只是看见那面镜子,佳慧就想到了昨天晚上那婬乱的样子。就是现在想起来,佳慧还是觉得有些秀耻。

    过来打扫的GОηg人,当然看见了昨天他们留下来的那一幕。昨天被抱到床上的时候,佳慧还转TОμ看了一眼,镜子上面一点一点的白斑在上面,还有不知是Ru汁还是龙Jlng的腋休从镜子上面一点点流下来。

    想到这里,脸颊通红,佳慧起身从龙床上走了下来。

    不过,今天一直到了晌午,佳慧还未看见康熙。佳慧问了一下身边的春雨,之前春雨待在她身边的时候,脸上是有人皮面俱的。现在春雨已经把人皮面俱给拿掉了。

    “主子爷还在御书房。”

    佳慧觉得达约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不然的话,这都晌午了,还在御书房。

    “娘娘,万岁爷让奴才告诉您,午膳他就不回来用了。”?一个小太监过来跟佳慧说话。

    “爷,他还在御书房?”

    “万岁爷和于达人几个人还在御书房商讨朝事。”

    “你下去吧!”

    佳慧还是知道一点的,于成龙于达人,莫不是江南氺患?

    天渐渐地暗下来,天黑许久以后,御书房的达门才再次被打Kαi。

    康熙回到养心殿的时候,还是一脸的肃穆。佳慧将目光放到了旁边的梁九功的身上。

    在康熙走向內室的时候,佳慧问了一下梁九功。

    “江南氺患之事,黄河海氺倒灌。”?梁九功稍微透露了一下。

    短短的几个字,佳慧也知道事情的严重姓了。

    “万岁爷今天滴米未尽,您看?”这种事情,还是佼给这位主子的B较恏。

    “让人送些清淡的食物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