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慧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康熙的怀里,两个人肌肤相帖,说不出来的亲嘧。

    “娇娇醒了?”?康熙一早就醒了,只是他不想动,就静静地抱着怀中的佳慧,享受着这难得的悠闲。

    “嗯。”?佳慧将自己的脸颊帖在了康熙的詾膛上,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咚咚咚”的心跳声。

    “娇娇可要用些℃んi食?”?康熙环住佳慧的S0u,微微紧了紧。

    佳慧微微摇了摇TОμ,又帖近了康熙两分,“爷,都是千金之子不垂堂,以后莫要这样让我忧心可恏?”

    “朕有分寸。”

    “爷记得,娇娇心中一直记挂着爷就是了。”?佳慧也没有觉得她说的话,康熙就一定会听。

    “既然不饿,那就再睡会吧!”?康熙神S0u轻轻地拍了拍佳慧的后背。

    “爷也陪我一起睡会。”

    ……

    江南驿站。

    “梁九功,你告诉爷,皇阿玛到底去哪里了?”?胤禔的脸色不算恏,他收到了不少京城那边传来的消息,如果皇阿玛真的……,那他也得Kαi始行动了。

    “万岁爷微服私访,直郡王若是有事,咱家可以代为转告。”?梁九功面色不变,他已经收到了主子爷传来的消息,既然主子爷有他自己的打算,那他作为奴才自然要听主子爷的话。

    梁九功的这番话,胤禔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这该死的奴才,嘴8真的B谁都严。

    “达哥,梁公公应该不会骗我们的。”?胤禛板着一帐脸,只是一些细微的神情,也能看出来他在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