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御影 > 正文 第十七章.忧愁与喜悦
    翌日。

    我去,头怎么感觉要炸开了一样啊...

    不会有人趁我睡着给了我头上一脚吧...

    我的妈呀,这钻脑门子的疼呀...

    在一阵极端的痛楚之中,陆子诩是迅速地用双手死死地按住自己的太阳穴位置,然后是在一阵龇牙咧嘴之中,是逐渐地睁开了双眼。

    当阳光顺着那厚实的窗帘是映射到床上一丝光亮,陆子诩这才是艰难的坐了起来,然后望着这屋内的一切,看着这些熟悉的东西,她竟然是陷入了每个人在早上起来都会必经的时刻。

    发愣...

    没错,陆子诩这会儿就是陷入了神游发愣的精神状态。

    就仿佛是有人抽走了陆子诩的魂儿一般,她就这般双目失神的弓着腰坐在床上,而那床常人无法接受的怪异大绿色被子,是老老实实的盖在她的下半身上,至于她的上半身,就只剩下那件被她睡了一整夜而皱巴巴白色短袖。

    叮...

    一声清脆的声响,倒是将神游四方的陆子诩是快速的拽回到现实中来。

    这个声音,陆子诩是相当的熟悉,因为这个声音源自于她的手机,是她最喜欢的聊天软件所发来的最新消息。

    而陆子诩之所以会这般心急的去在床上寻找自己的手机,全因为他,全因为那个跟他在聊天软件里聊了大半年的网友。

    因为他的存在,让陆子诩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像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每天他都会雷打不动的给陆子诩发来早安的问候。

    每天他都会跟陆子诩分享自己新的喜悦和故事。

    每天他都会告诉陆子诩一个并不怎么好笑的笑话来逗乐对方。

    每天他都会告诫陆子诩,要她按时吃饭,因为她的胃并不太健康。

    每天他都会给陆子诩发来很多很多的心灵鸡汤,以至于陆子诩一度认为他是不是掉进了什么非法组织里去了。

    每天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他又会向陆子诩发来那句暖人心的问候。

    就这样,他的坚持,一发就是大半年的时间。

    而陆子诩也逐渐地在对方的这份坚持下而被其感动,现在可以说她已经是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了,哪怕她并没有见过这个与自己聊了大半年的阳光男孩。

    可是当陆子诩这好不容易才从自己的那堆被堆成小山包一样的衣服里是找到了她的手机,当她心心念念的期盼着那个男孩的讯息的时候,现实却是狠狠地给她浇了一大盆冷水。

    ‘您本月的余额已经不足,为了避免您的通话质量被影响,请您尽快完成充值,令我公司现在推行5G全新体验活动,充值话费即刻获赠手机活动...’

    看着自己手机里的这一条触目惊心的讯息,陆子诩原本的好心情顿时就烟消云散。

    毕竟是个人在满心期盼的喜悦之中等待着幸福的降临,却发现降临到自己面前的并不是什么幸福,而是一条简单到不行的催费信息,这种失落感,当真是让人极度的无语。

    可生活不就是这样吗?

    不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细微折磨之中,让自己的锋芒棱角逐渐被生活的平淡所磨平,让自己那一腔对生命的热衷逐渐被岁月所稀释,直至自己最终老去,直至自己看破生死,直至自己笑望曾经。

    所以,这般的平淡并没有什么,它只是平凡岁月里的一种调味剂罢了,可有,也可无。

    但是,因为这条讯息不是那个男孩所发来的,陆子诩的心,依旧还是有些失落的。

    而就在这时,陆子诩手中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是他吗?

    是他给我打电话吗?

    我之前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发给了他,会是他打给我的吗?

    心情激动之余,陆子诩是连看电话号码的时间都没有,就这般的接通了电话,而电话的那一头却是...

    “喂,请问是陆小姐吗?我们这里有地铁旁准现房销售,您看您是否...”

    啪...

    (快速的挂断了电话,然后置气般的将手中的电话是狠狠地摔在了被窝上面...)

    “啊...救命啊...这骚扰电话...我是服了啊...”

    无力的趴在自己的枕头上,陆子诩欲哭无泪。

    不断地让自己的脑袋是用力地拱着怀中的枕头,就好似家猪用猪鼻子不断地拱食槽一般,而这也能从侧面说明,这会儿的陆子诩,心态已是有点崩了...

    而就在这时,一声轻轻地敲门声,却是从陆子诩的屋外踹了进来。

    “子诩,醒了吗子诩?”

    这是钱小飞的声音。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钱小飞还当真是特别的照顾陆子诩,难怪像葛天这样的八卦嘴,是一直嚷嚷着他是不是喜欢上了陆子诩,而每一次换回来的,便只有他的一顿胖揍,而每当葛天被他是揍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自己再也不敢胡说话的时候,这第二天一睡醒,葛天可就又把头一天的承诺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等一下小飞哥...”

    只听到屋内传来了陆子诩那略显得有些慌忙的声响后,门口的钱小飞就知道,对方口中的等一下,可得一小会儿工夫。

    拿起手机,打开聊天软件,登陆自己的小号,然后点开那个熟悉的头像,快速的打上一小段充满了温度的文字,这才发送出去。

    依旧是那并不怎么好笑的笑话...

    一分钟...

    两分钟...

    十分钟...

    半个小时...

    当钱小飞是已经玩完了两局当下最火的那一款实时对战的手机游戏,陆子诩依旧还是没有出来,甚至在门口蹲了大半天他这会儿还能隐隐约约的听到屋内那时不时就会传出来的洗澡的声音。

    这女人,真是有够慢的啊。

    看了看自己手上拿的那个信封,钱小飞当真是一阵得无语。

    这要换作是他,从起床穿衣服到收拾好发型,可能连五分钟都要不了,尤其刷牙跟洗脸,怕是一分钟就搞定了,可是当这般简单的事发生在陆子诩的身上,竟然可以耗费这么久的时间。

    当真是令人咋舌...

    从钱小飞不断低头看时间的动作能看得出来,他这会儿应该是有点焦急了,也许是因为他约的会员马上就要到了,他要给会员去代课了,又或者是他被冯杰安排了别的重要的事去办,所以他不能一整天都蹲在陆子诩的门口而无所事事。

    总之又过了几分钟,钱小飞便不再等了,只见他将冯杰让他转交给陆子诩的这封信件是顺着门底缝儿是夹了个角后,自己便一声不吭的火速离开了。

    当陆子诩打开门的时候,钱小飞已经离开了,只不过他在离开的时候,还是在门口的地上给陆子诩留下了一张字条。

    老板找你,速去!

    就这么简单的六个字,却让陆子诩赶到一阵压力,因为她猜得出来,为何老板会单独找她。

    那个巨大的身影,那个背后长着一双暗色羽翼的御影。

    昨夜那一场连自己都看不懂局势的战斗。

    昨夜那一场连自己都感到震惊的现实。

    而现在,冯杰竟然会选择在隔天的一大早就把自己叫到办公室去,在陆子诩看来,可能十有八九冯杰会跟自己谈论起昨夜所发生的一切。

    既然躲不掉,那就选择直面吧。

    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可是这家健身会所的健身私教,而冯杰可是自己的听头上司。

    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陆子诩这才将手中的纸条是随手给叠好,然后快速地将其塞到了自己的裤兜里,待做完这一切之后,她这才反手将屋门给关上,是朝着老板的办公室走去。

    只不过她的心情会是如何,或许只有她自己才能明白。

    忐忑不安?

    还是泰然自若...

    (咚咚咚...)

    (一阵短暂却又快速的敲门声...)

    “进!”

    过了一会儿,门外的陆子诩这才听到屋内老板的声音。

    不同于俩人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亦不同于俩人第一次在这间办公室交心的那份忐忑,可以说这会儿的陆子诩,她进冯杰的办公室已经是轻车熟路了,不存在说什么忐忑不忐忑,尴尬不尴尬的了,毕竟在这将近一年的训练自我的时间中,她可没少进这间办公室。

    只见陆子诩闻声之后,便快速地将那扇闭着的门给打开,然后自己整个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给晃了进去。

    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就看到陆子诩是一屁股坐在了冯杰对面的真皮椅子上,二郎腿这么一翘,这才安静地等待着对方的质问。

    看着陆子诩这般嚣张的样子,冯杰不仅觉得有些好笑,只不过他的身份决定了他不能对陆子诩表现得太过于平易近人,要不然等陆子诩摸清了自己的脾气和秉性,那还不翻了天了。

    所以此时的冯杰哪怕再是心情愉悦,可是他都不能让自己的这股小心思是表露出来,最起码不能让陆子诩一眼就能从自己的面部表情上看得出自己的喜悦。

    “今天你倒是起来的蛮晚的啊。”

    思来想去了一阵子,冯杰这才以陆子诩赖床迟到为由头,是轻轻地说着。

    “额...昨天回来太晚了...”

    陆子诩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冯杰竟然会以这样的开场来打破二人尴尬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