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从拳法大成开始 > 正文 第十二章 断绝关系
    七劫天星,拳影在周元觉面前晃动,但他却找不到任何对方出拳的轨迹。

    真正的高手,对于人体有着十分深入的了解,对格斗有着极强的经验,对敌之时,能够通过对方的表情、身体的准备姿态、肌肉的松弛和紧绷程度来预判对方的攻击轨迹。

    但玄心拳改变了发劲方式,而龚守拙又是经验丰富的知名高手,在出拳之前,无论是眼神、表情还是身体姿态都不会留给对方任何预判的机会,就连周元觉也难以抓住任何的破绽。

    就自身技艺而言,龚守拙这南江拳法大师之名当之无愧。

    拳影当前,每一拳都有开碑裂石之力。

    然而,在这关键一刻,周元觉却忽然闭上了双眼。

    “这是······”

    这似乎找死一般的动作,让龚守拙的心境都瞬间出现了一丝波动。

    周元觉的脑海之中一片黑暗,在那黑暗之中,似乎有无数的魔影在闪动。

    他知道,那是在死亡威胁之下人类身体本能产生的恐惧和幻觉。

    那些魔影张牙舞爪,似乎要将他的精神吞噬,要让他的动作和判断因为惊慌和恐惧而出现失误。

    在这种让人颤栗的本能恐惧之下,周元觉似乎又找到了最初登上决拳场时的感觉。

    兴奋、激动、热血澎湃。

    那种在刀尖上行走,在死神门前舞蹈的感觉,那种在恐惧之中让生命升华的快感。

    让人着迷。

    对面的确实是高手,不仅动作内敛,没有征兆,就连杀意都难以感受。

    风声、压迫感、气爆声,已经近在耳边。

    这一刻,他的身体某处感受到了一种刺痛感,虽然只有针尖大小,但却是如此的清晰。

    这是细微的杀意方向,也是龚守拙拳势的落点。

    抓住了。

    周元觉心中平静,手上却毫不停留,犹如蟒蛇绞杀,又像是毒蛇吐信。

    嗒嗒!!

    下一刻,周元觉的手臂已经精准的缠绕在了龚守拙的双臂之上,手指如同毒牙一般,猛地朝对方手腕啃了下去。

    蹭蹭蹭!!

    手臂麻筋被狠狠戳中,双臂暂时麻木,龚守拙脸色难看,瞬间连退数步,死死的盯着周元觉,似乎随时准备应对他接下来的攻击。

    然而,周元觉睁开了双眼之后,站在原地,却没有继续进攻,看着手臂垂落身旁,仍旧在微微抽搐的龚守拙,双眼之中充满了某种失望的情绪,道:“最后一刻,你动摇了,看来你距离‘圣觉’还有很远。”

    见周元觉没有继续进攻,龚守拙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双臂在他强行控制下快速的从麻木之中恢复知觉。

    庭院之中一片沉默,死一般的寂静。

    周时友、其他周家嫡系嘴巴微张,似乎有点不太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不过,庭院厚实的地面上留下的那一连串恐怖的裂痕和外翻的地砖,又都在时刻的提醒着他们,刚才龚守拙的攻击究竟有多么勇猛。

    即使这样,这位南江拳术大师居然还是败了?

    一道道难以置信的眼神投注在了周元觉的身上,仿佛重新认识了他一般。

    嗒嗒嗒!!!

    接着,庭院之中传来了大量的脚步声,从墙壁、庭院正门处,大量龚守拙的徒弟和手下鱼贯而入,手中都拿着明晃晃的兵刃,对着周元觉投来了警惕的眼神。

    龚守拙挥了挥已经恢复了部分知觉的手臂,让自己的弟子们纷纷退下。

    他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心中在回忆着刚刚的画面。

    在那生死一刻,此人居然闭上了双眼,用千锤百炼的直觉去感知自己拳头的恶意,以此来预判拳头的走势和落点。

    自己没有任何留手,稍有差池,他的脑袋就要被打爆,也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心境产生了一种顾虑和动摇,让那刻意收敛的细不可闻的恶意产生了波动和增强,被对手轻易捕捉。

    这种行为,就像在钢丝之上跳舞,此人对自身有着极其强大的自信,并且是一个淡漠生死的彻头彻尾的疯子。

    “贪嗔痴恨爱恶欲,生而为人,七情难却,六根难断。”

    龚守拙最终叹息了一声,在看到周元觉闭眼的瞬间,他确实产生了瞬间的犹豫,这毕竟是周家的子侄,如果死在自己的手中,必定会影响自己和周家的合作。

    顾虑一多,犹豫一起,意志就不够坚定,自然就会露出破绽。

    高手对决,胜负很多时候就在“一念之间”,龚守拙坠入凡尘,为蝇营狗苟所牵挂,心生犹豫,而周元觉忘却生死,一往无前,高下立判。

    “所以大多数人都是俗人,你的拳法很强,但是也已经到头了,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还在衰退,如果你能够放下一切,至诚至精,或许能够有机会窥见更高的境界。”

    周元觉说道。

    “现代社会了,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

    龚守拙无奈的笑着摆了摆手,如今他身后早就不是他一个人,徒弟、家人、势力、传承,很多东西,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是我多言了,这次只是切磋,因见到你徒弟,所以心念一起,兴之所至。不过既然你和周家有合作,那就点到为止。”

    周元觉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每个人活在世上都会有自己的选择,遵循自己的选择而活,只要不后悔,那就没有对错可言,他也不会把自己的选择强加在别人的身上。

    凡俗牵挂,同样是一种选择,没有对错。

    “龚老弟,还有元觉,你们这是?”

    这个时候,周时友似乎才从惊讶之中反应了过来,有些试探性的开口问道。

    “哈哈,周老哥,你瞒得我好苦啊,你们周家有这种人物,对付那些宵小,哪里还用我出手?”

    龚守拙笑着对周时友说道。

    “这?······元觉,你老实告诉大爷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时友又将目光看向了周元觉,刚刚周元觉和龚守拙的碰撞,让他极为震惊,几乎如身在梦中。

    “大爷爷,有些事情我确实瞒了你们,不过那也是不想周家因为我卷入某些旋涡之中,不过现在周氏集团发展到这个地步,开始接触那片世界,有些事情是要让你们知道了,所以我今天才会来。至于周氏集团的事情,哈雷安保我听说过,你们和龚守拙合作,那就是万无一失,家族的事情,我不会出力,因为我一出力,后续很可能会有更大的麻烦。”

    “我此次前来,一是为了见识一下玄心拳,第二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目的。”

    “那就是要和周家断绝关系。”

    周元觉缓缓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