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文明仙师 > 正文 第五章真相
    “假如……假如一开始我们都被杀死了!”

    苏白想到了前身,如果不是自己穿越,前身应该早就死亡了。

    “假如……假如这一切都是管家的阴谋!”

    苏白脑子疯狂的转动,瞳孔之内,隐隐有一团火红的火焰在燃烧。

    管家为了遗产?

    不对!不合理!

    管家似乎拥有某种特殊的能力,化作怪物,他在屠杀。

    若是为了遗产,根本不必如此!

    想到管家曾说过的话,苏白眼睛陡然睁大。

    “如果,管家是为了给苏老爷报仇!”

    “仇人是村子里的所有人!”

    苏白想起丫鬟的话,苏老爷乐善好施,经常帮助村子里的人。

    “升米恩、斗米仇!如果是一个快死了,还没有后人的富豪,这仇大不大?”

    苏白打了个寒颤,似乎想到了自己记忆中的身份。

    “如果……如果我们这几个继承人,就是村民们合伙推出来的后人呢?”

    苏白脑洞大开,他虽然不是逻辑鬼才,但看过的套路是真的多了,想法也天马行空,一段故事渐渐成型。

    苏老爷子并没有后人,要死了,村子里的人合谋找出了几个苏姓之人,想要把苏老爷的一切霸占。

    管家发现了这一切,所以,以老爷的遗嘱为由,想要拖延时间亦或是想要报案。

    或许又发现了病重的苏老爷,不是正常死亡,而是被人合谋害死的。

    所以管家怒了,要杀光所有人。

    “不对!”想到这里苏白猛然摇了摇头,这样子,无法解释自己脑海中的那么多记忆。

    “如果……如果我真是一个杀人犯呢?”

    苏白大胆假设,仿佛想到了什么,整个人突然颤抖起来。

    “管家不是人,所有人的尸体都是干尸!”

    “这里其实就是一个鬼怪幻境!”

    “自己本来是一个杀人犯,然后被丢到这里?”

    “县令大人?”

    苏白仿佛想到了真相,整个人越发恐惧起来。

    如果这一切都跟自己想象的一样。

    自己只是县令大人的一颗棋子,本就是死刑犯,然后丢到这个鬼怪幻境之中,达到某种目的。

    这个目的很好猜测,无外乎就是这个鬼怪幻境,影响了普通人的生活,所以要破除幻境。

    苏白脑海之中没来由的想到了血祭。

    人血属阳,前世电影中抓鬼,好像都离不开血。

    “我是一个死刑犯,被强行按上了一个捕快的身份,进入这里!”

    “进入这个鬼怪幻境,便会经历这个鬼怪幻境中的一切,脑海中多出继承人的身份,似乎也说得过去。”

    “被这个鬼怪幻境强行按上的记忆,其实……其实进入到这里以后,我们就都死了!”

    “我所看到的……没有一个活人!”

    苏白身体一抖,想到屠户、混混,自称是捕快的言语。

    “前身在死了不久,便被我穿越了!”

    “一切都说的通了!可是我不想死啊!”

    苏白整个人摊在了地上,似乎是绝望了。

    自己是一个死刑犯!

    不死在这里,哪怕出去也肯定被县令砍头吧!

    “可是我真不想死啊!”

    苏白声音越发悠长,仿佛充斥着浓浓的怨气。

    就在这个时候,庭院里仿佛传来吵杂的声音,似乎有无数人在嘶吼,在咆哮。

    “你们都该死!”

    管家的声音幽幽的传到苏白耳中。

    “苏老爷对整个村子掏心掏肺,你们有任何困难,只要开口,老爷都不遗余力的帮助!”

    “可是你们这群畜生,竟然合谋害死老爷,可笑!”

    “哈哈哈……造的孽就要还,你们都要给老爷陪葬,永不超生!”

    “只是我可怜的玉儿,她才十六岁,你们这群畜生!”

    “……”

    听到这里,苏白越发平静了,似乎一切都跟自己想的一样,这也让苏白看透了生死一般,没了恐惧,只有对求生的挣扎。

    怕死之人!

    为了活着,他可以变得很疯狂!

    透过门缝,苏白看到了院子中间站立着一个黑影,他手中拿着一个黑漆漆的小球。

    无尽的嘶喊都从小球中发出。

    似乎其中有着无数的冤魂。

    黑影把小球放在一个神似祭坛的台子上,祭坛和黑色小球开始虚化,管家整个人似乎也到了崩溃的边缘,轰然破碎,化作一团黑雾消散。

    隐隐的,苏白听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呢喃。

    “老爷、玉儿,我来陪你们了……”

    这一刹那,整个院子突然安静了下来。

    同时,一股浩瀚的鬼气,从那虚幻的黑球之中爆发,如同能够撕裂一切的狂风,又似无穷无尽的海水倒灌,瞬间弥漫整个鬼域。

    在苏白眼中,这里的一切,眨眼间被这无形的力量摧毁,一股极致的危险笼罩在苏白心头。

    他有一种感觉,自己似乎下一刻就会被这无尽的鬼气侵蚀,化为枯骨。

    也就在这时,苏白似乎看到了脑海之中有着一团火焰在跳动,在他的身体上燃烧起来,所有鬼气、阴寒,似乎都被驱逐。

    那股致命的危机仿佛从未出现。

    但眼前的一切还在不断毁灭,又像是被燃烧殆尽的灰烬一般,开始飞舞,遮挡住苏白的目光。

    等苏白再次看到景物之时,一切似乎又根本没有变化。

    整个事情像似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下一刻,苏白不可思议的看着庭院内,一个老者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而后那位和蔼的管家走到老者身前,道:“老爷,今天天气不错,我扶你出去走走!”

    “重新开始了么?”

    苏白似乎明白了,这的确是一个鬼怪幻境,一切好似都没发生过一般,回到了起点,自己还活着。

    看着管家扶着老人离开,苏白转头,脸色蓦然一僵,他的面前正站着一位白衣少女,好奇的看着他。

    “你是谁啊?为什么在老爷书房?”

    少女天真单纯的声音响起,苏白浑身突然又放松了下来,对着少女微笑道:“我姓苏,叫苏白,是解救你们的人!”

    苏白说着,直接打开了木门,不顾一切的冲向了那颗旁人看不到的虚幻黑球……。

    ……

    苏家村外。

    一群身穿捕快的人来回走动着,在村外不远处站着一个身具威严的男子,一身县令的服饰,周身隐隐有浩然正气散发,看着身前不远处的荒凉村子。

    “道长,事情似乎出了变故,第四道血气迟迟未能爆发,血祭失败了么?”

    县令模样的威严男子说道,他的身旁还站着一身道袍的老者。

    老道身形单薄,蓄着胡须,风吹起时,倒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

    此刻,老道抚摸了一下胡须,一脸悲悯的叹道:“此法有伤天和,失败也不足为奇!”

    “不!他们四个本就是死刑犯,不日问斩,若是死前,血气能够冲淡这一方鬼域的气机,助吾等破除此方鬼域,也算功德无量!”

    县令一脸正气,转头看了看身周不远,来回走动的捕快,接着道:“他们都是我大荒大好儿郎,护佑一方安平,不应该死在这幽幽鬼域之中。”

    “也罢!朝廷司天监初立,人手不足,也只能如此了!”

    老道悲天悯人的叹道,刚想继续开口,整个人却是陡然一愣,看向苏家村外陡然出现的一个身影,还有那渐渐飘散的无尽鬼气,眉头古怪的皱了起来。

    眼中似乎还带着浓浓的不可思议。

    县令此刻的眸子也陡然一眯,就连四周的捕快此刻也纷纷戒备起来。

    苏白看着远处的众人,似乎早已明白了眼前的情形,并没有惊慌,而是带着大义凌然的气势,目光坚定的一步步向着众人走来。

    而在苏白的内心,此刻却是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

    “我是一个捕快!”

    “我是一个捕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