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文明仙师 > 正文 第六章奇异火焰
    “怎么回事?被妖物夺舍了身躯?”

    看着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一步步靠近的苏白,王县令神色严肃,还不等他开口,所有的捕快都瞬间靠近,手持着朴刀,戒备的看着苏白。

    就连一旁站立的金老道此刻也有些发懵。

    鬼域,是无数亡魂的鬼气、怨气、阴气汇聚,形成的一方奇特空间。

    若是寻常的鬼物,一般的武者用血气都能震慑,但是一旦形成鬼域,有了奇特的规则,就是一些修行高人出手,一不小心也会身死道消。

    这也是他们用死刑犯,在其身体灵魂之上烙印符文以及记忆,丢进鬼域的原因。

    气血为阳,能冲散鬼域的些许气机,让他们能够一窥这方鬼域的特点,为破除鬼域打根基。

    可是现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死刑犯,竟然毫发无损的走了出来,还破除了鬼域,这简直刷新了他的三观。

    “嗡……”

    金老道单手一挥,一块古朴圆镜出现在他手中,手中的法力激荡,蜂拥的涌入镜子内部,让镜子如同小太阳一样,绽放出刺目的光华。

    站在王县令一侧,神情异常严肃的看着靠近的苏白,随时准备以雷霆手段镇压。

    “我是一个捕快!”

    “我是一个捕快!”

    “……”

    一边不断对自己催眠,苏白一边迈着正气凌然的步伐,向着众捕快靠近,可是当他看到一众捕快手持的大刀,其上刀气吞吐。

    以及浑身散发着浩然正气的县令。

    还有那手中爆发出神光的老道,苏白心底一咯噔,这都好像是特殊人才啊。

    “在这种人面前,我特么说一百遍,估计也不可能有用吧?”

    苏白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在他打碎那颗黑色珠子之后,幻境消散,脑海之中的记忆虽然不多,但也渐渐变得异常清晰。

    他的前身,确是一个死刑犯,不日即将问斩,被县令抓来,强行塞入一段捕快的记忆,丢入鬼域之中。

    现在活着从鬼域走出,怕是依然逃不过砍头的命运。

    “不对!破除鬼域,也算戴罪立功吧!”

    苏白眉头紧皱,他不想死,哪怕是在牢狱之内,只要活着,总会有自由的机会。

    要是一旦被砍头,那可就真的死了。

    “对!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

    “我是一个捕快!不……就算不是捕快,我也要是一个正义凌然之人!只有这样才能活着吧?”

    就像是一些犯人幡然醒悟,戴罪立功之后,总是能根据表现,减免死罪一样,他应该也有这个机会……

    吧?

    想到这里,苏白一脸正气的对着县令,抱拳躬身,刚要大义凛然的与县令汇报鬼域的一切,却看到县令一挥手喝道:“来人,拿下,若是反抗,格杀勿论!”

    县令声音浩大,身具威严,苏白整个人一抖,连忙歇里斯底的大喝:“大人,我是一个捕快……”

    声音异常真诚,又似乎充满了憋屈。

    “嗡……”

    随着大喝,苏白似乎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脑海之中,有着一团燃烧在火焰。

    “这是?”

    苏白整个人一顿,他的脑海中之中,那一团红彤彤的火焰,正是鬼域之中救他性命的火焰。

    此刻竟然点燃了火焰上方一团黄色的云雾一般的物质。

    这团物质,他刚刚见过,是在苏家村摔碎那颗黑色珠子之时,无数亡魂得到解脱,对他参拜,生成的奇特物质。

    应该就是所谓的功德、或者说是阴德!

    只见这火焰点燃了阴德,随着那一句‘我是一个捕快’的话语出口。

    苏白瞳孔内散发出一股迷蒙的青光,瞬间洒落在一众捕快、县令,以及老道身上。

    速度极快!

    众人微微一顿,似乎有些迷茫,好似忘记了某种事情。

    下一刻,县令看着一众拿着朴刀的捕快,大喝道:“你们做什么?苏捕快不惧艰险,破除鬼域,乃是大功劳、大功德,尔等竟然拔刀相对?”

    说完,县令整个人也是一愣,总感觉这句话说得极有问题,却又感觉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似乎脑海之中有着一股神奇的力量,让他的记忆出现了混乱。

    看向身旁的金老道,发现金老道也一脸的迷茫,就像是喝醉断片了一般,正在努力回忆。

    一众捕快此刻也是微微一顿,互相看了几眼,有些莫名其妙。

    而后齐齐收刀,对着苏白拱手道:“苏捕快不畏艰险,进入鬼域调查,真乃吾辈楷模!”

    “对啊!苏捕快如此功绩,怕是晋升捕头有望啊!”

    “苏捕快,以前是我不对,对你打骂,还请苏捕快原谅!”

    “……”

    一众捕快瞬间化身舔狗,对着苏白恭维了起来。

    “额?”

    苏白眨了眨眼,刚刚不是还格杀勿论来着么?怎么一眨眼就变了?

    “我真是一个捕快?”

    苏白自己都迷惑了,可是脑海里的记忆告诉他,他是一个死囚,是被县令丢入到鬼域之中的。

    “是那团神奇的火焰,点燃功德改变了众人的想法或者是记忆?”

    带着明悟,苏白看向众人,连忙拱手、弯腰回礼,同时心里暗道:“这种改变,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苏捕快不用多礼!”王县令连忙扶起苏白,一脸温和的言道:“破除鬼域乃是大功德,亦是大功,且随我回府衙,再做封赏!”

    说着,王县令转身大声说道:“秦捕头,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彻查苏家村异变的原因!”

    王县令说完,带着苏白直接转身,向着不远处的马车走去。

    “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忘了什么事情一样?”

    跟在县令身旁的老道,此刻面色古怪,不断的掐指推算起来。

    看到金老道的反应,苏白心中亦是忐忑,总有种很快就会被拆穿的感觉。

    ……

    苏家村距永安县城并不远,只有二三十里路程。

    又有着马车乘载,速度极快。

    而苏白也发现了,随行的几个捕快,每一个人都有着武艺在身,一步踏出足足有数丈之遥,气不喘、汗不流。

    甚至还有某种神异的气劲爆发,显然这个世界有内功的存在。

    看着越来越近的城门,苏白心里的危机感,没来由的也越来越强。

    他总感觉县令大人、老道士、还有一众捕快,都在演自己。

    关键是自己还不知道是真是假!

    踏入城门,苏白还未来得及打量,便看到一个衣衫华贵的老者,被几个人扶着,站在城门之内,不断了看着来回进城的马车。

    四周聚集了不少人,显然是站在这里不少时间了。

    此刻看到县令大人的马车,老者颤颤巍巍的跪倒在地,大喊道:“求县令大人为我做主啊!”

    “自古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苏白害死我儿子,必须斩首示众!”

    老者大喊,而跟在老者身旁的十几人,同样跪倒在地,大喊道:“求县令大人还吾等一个公道,为何带着死刑犯苏白私自逃离!”

    听着众人的声音,苏白心里一咯噔,显然刚刚燃烧功德,也只是改变的县令等人的想法,并没有改变整个永安城所有人的想法。

    破除鬼域、以及一百多亡魂的参拜,也只是让他脑海之中多出一团婴儿头颅大小的一团功德而已。

    改变县令等十几个人的记忆,就燃烧了三分之一,很明显,想要改变全城人的记忆,这点功德杯水车薪。

    走下马车的县令与老道此刻有点迷茫,沉思之色不时在脸上闪过,但脑海中似乎有一股力量在压制他们去回忆。

    只是,看着面前跪着的众人,他又不觉得是在撒谎,心中有着一股矛盾,在生根发芽。

    其目光,亦不断在苏白和跪地的老者之间打量,一脸的为难。

    眼前的苏白可是破除鬼域的功臣啊!

    怎么成了杀人犯呢?

    “苏白,害死我儿,你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