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文明仙师 > 正文 第六章奇异火焰(已修改)
    “这是被妖魔附体了?”

    看着苏白踏着六亲不认的步伐,一步步靠近,王县令眉头一皱,目光转向身旁的金老道。

    老道闻言,手掌一翻,一块巴掌大小的圆镜出现在手中,法力涌入,对着苏白照了过去。

    “嗡……”

    一道白光,从圆镜之中射出,直直的射向苏白的眉心。

    速度极快,眨眼即逝。

    苏白还未反应过来,便感觉脑海一震,仿佛开天劈地一般,脑海内的一切,竟然看的一清二楚。

    “这是那团火焰!”

    脑海中竟然漂浮着一团的火焰,只有拳头大小,却又无物自燃。

    正是在鬼域之中,拯救苏白的那团神奇的火焰。

    在火焰上方,苏白还看到了一团黄色的气体,足足有婴儿头颅那么大。

    这是破除鬼域,解救出一百多亡魂之后产生的。

    应该是功德,亦或是阴德之类的。

    此刻,这团功德就漂浮在那团神奇的火焰上方。

    然而,不等苏白多想,身前突然传来一阵阵利刃出鞘的声音。

    等到苏白回神,便看到那十几个捕快,一个个手持朴刀,立于三米开外,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

    苏白心里一咯噔,连忙拱手大喊道:“县令大人,在下奉命前往鬼域探查追凶,为何如此对我?”

    王县令闻言整个人都微微一愣,一个死刑犯?何来的奉命一说?

    看到县令不信,苏白连忙解释道:“在鬼域之中苏醒,在下脑海之中只有一段身为捕快的记忆,奉县令大人之命,前往鬼域探查。”

    苏白的言语异常真诚,身上带着一股惶惶正气,完全不像是伪装,这正是苏白不断自我催眠,起到的效果。

    看着这样的苏白,别说王县令诧异,就是一旁的金老道,此刻也是惊诧万分。

    他所施展的法术,也只是用灵识压制住苏白原本的记忆,然后强行留下一段身为捕快的记忆,并不会让人失忆。

    “这怎么可能?”

    看着手中法器的反应,金老道惊异不定的看着苏白,苏白的确是一个人类,并没有被夺舍。

    但一个普通人又是如何破除鬼域,毫发无损的走出来的?

    鬼域,是无数亡魂的鬼气、怨气、阴气汇聚,形成的一方奇特空间。

    若是寻常的鬼物,一般的武者用血气都能震慑,但是一旦形成鬼域,有了奇特的规则,就是一些修行高人出手,一不小心也会身死道消。

    这也是他们用死刑犯,在其身体灵魂之上烙印符文以及记忆,丢进鬼域的原因。

    气血为阳,配合激发的符文,能冲散鬼域的些许气机,让他们能够一窥这方鬼域的特点,为破除鬼域打根基。

    “确定没看错?”

    王县令同样有些震惊,鬼域一旦形成,便会有奇特的规则,就算是身边的金老道,都不愿以身犯险,强行进入鬼域。

    老道摇了摇头,有些拿捏不定,若真是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安然无恙的从鬼域之中走出?

    王县令见此,也不再犹豫,手一挥,喝道:“拿下,若敢反抗,格杀勿论!”

    苏白闻言心底一沉,面色微变,看着靠近的一众捕快,大喊道:“等等,县令大人,我还有话要说!”

    声音极大,似乎是歇里斯底,还带着几分憋屈。

    任谁刚一穿越,就遇到这种事情,也会憋屈。

    而且,苏白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连逃跑,都不可能。

    靠近的众捕快微微一顿,看到苏白并没有反抗,目光转向王县令,似乎在询问是否动手。

    “你有何话说?你是一个死囚,莫说是失忆,就是变成傻子,也要到应有的惩罚!”

    王县令声音冷冽,带着一股法不容情的正气。

    同时,他也完全没想到苏白会是这个反应。

    在他看来,苏白自从认罪之后,便像是对未来绝望了,甚至有些麻木,任由摆布。

    完全没想到,进入鬼域一遭,竟然好似换了个人。

    “县令大人!”

    苏白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他就怕县令油盐不进,就把他砍了,那才是真的憋屈。

    拱手弯腰,对着县令一礼,异常恭敬的说道:“在下失去记忆,若是不能明白自己所犯何罪,心有不甘!”

    “而且,在下意外破除鬼域,应该也算有功,恳请县令大人能够酌情重审此案!”

    苏白不想死,更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只是现在能做的不多,但要是能够重审案件,只要不是铁证,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就算不行,大不了以后继续戴罪立功,直到身获自由为止。

    “重审?”王县令闻言眉头一皱。

    永安县虽然不大,只有一个县城,和四周十几个村落,但事务同样繁重,不然这一个鬼域也不可能拖延一个月之久。

    只是苏白所求也属正常,更算是破除鬼域的功臣,这点要求于情于理都应该满足。

    想到苏白的案情,王县令突然开口道:“你所犯之案,铁证如山,重审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苏白心脏狠狠一抽,铁证如山?

    那不是说自己必死无疑?

    只是重审还能拖延一点时间,若不重审,回去就把自己砍了,那就更没有办法了。

    想到这里,苏白表情一肃,郑重说道:“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哪怕是粉身碎骨,我也要死的明明白白!”

    说着,苏白再次躬身行礼,道:“若无罪,当留清白,若有罪,我亦无怨,恳请大人成全!”

    说完,苏白起身,却看到眼前的一众捕快,纷纷后退,不敢直视自己。

    就连王县令此刻也是面露震惊之色。

    “浩然正气?这怎么可能?”

    看着苏白身上冲天而起的白芒,王县令惊呼出口。

    一旁的老道,此刻也是陡然一愣,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阵变幻。

    “这就是你能安然走出鬼域的依仗?”

    王县令恍然,神情又有些失落,苏白身上爆发的浩然正气,竟然堪比大儒。

    他堂堂一县之令,身上的浩然正气,竟然还比不上一个死罪之人。

    而此刻的苏白,同样察觉到了身上的变化,浑身暖洋洋的,像是一团温和的火焰在身体内燃烧。

    “这是那团火焰搞的鬼?”

    苏白脑海之中,那一团奇异的火焰,竟然引燃了那一团功德,爆发出浩瀚的浩然正气。

    “不对,这浩然正气并不是我的。”

    看到脑海中的毫无根基的浩然正气,苏白瞬间明悟。

    这应该是半段《石灰吟》诗句的意境,其中蕴含的惶惶正气,被金手指燃烧功德具现了出来。

    看着震惊的众人,苏白心里一阵惊喜,有了这浩然正气,是不是自己就不用死了?

    同时苏白心里还有一个古怪的念头,既然能够具现诗句内的意境。

    那要是功德足够,念出圣人所著的道德经,又会怎么样?

    直接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