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文明仙师 > 正文 第七章浩然正气
    天下九州,妖魔横行,鬼怪滋生。

    自大荒帝崛起,横扫八方,镇压妖魔,建立大荒帝国,儒、道、佛俯首称臣,至今已有三百余年。

    云州书院。

    在苏白燃烧无意间燃烧阴德,点燃‘石头吟’中半句诗文之中的意境,爆发出其中的惶惶正气之时。

    云洲书院正气钟,陡然响起,更是爆发出一股浩然正气,与苏白的浩然正气遥相呼应。

    “咚……”

    伴随着钟声的响起,一道虚无的声音,也在那钟声之中显化。

    “粉身碎骨浑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间。”

    一瞬间,整个云州似乎都响起了这种虚无缥缈之音。

    无数人在这钟声之中沉醉,甚至还有不少人,借助着诗句之中的意境,一举凝聚出浩然之心。

    书院后山,一位白须老者手执棋子,正准备落子,听到这道虚无缥缈的钟声,整个人直接愣住,而后嘴唇蠕动,仿佛在不断念叨着诗句。

    而随着诗句在老者口中传出,一幅幅画卷陡然在老者面前铺开。

    其上似乎有着一个正气凌然的身影,无愧于天地,傲然而立。

    仿佛在演绎诗句之中的意境。

    等到意境演化完成,老者身上的气势陡然迸发,一股浩然正气从老者身上爆发,直冲云霄。

    天空之中的云层,都被冲散。

    “好一个要留清白在人间!可惜只有半阙!”

    老者吐出一口气息,身上的浩然猛然正气化形,如山如岳一般镇压天地。

    其目光却像似透过千山万水,看向了苏白所在之地。

    “青州、永安县!”

    老者默默念叨了几声,而后身上的气势收起,坐在凉亭内,一手执白一手执黑,平静的看着面前的棋盘,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而在书院之中,一位手捧书籍的年轻后生,陡然一愣,侧耳倾听片刻,这才念叨着:“青州、永安县,有点远啊!”

    ……

    青州,永安县府衙。

    捕房旁边的一个厢房内,苏白捧着卷宗,一脸的呆滞。

    昨日突然爆发出浩然正气,县令确实对苏白礼遇有加了。

    没有牢狱加身,亦答应了重审此案。

    但,看着眼前的卷宗,苏白是真的束手无策。

    不是案子太过复杂,而是极其简单。

    卷宗上是这么记载的:

    “荒历331年七月六日晚,书生苏白于永安县回春楼,与赵家公子赵茂,因头牌芸娘发生争执,争吵推攘之下,赵茂被苏白推到阁楼边缘,撞断护栏,跌落于大厅,当场死亡。”

    “后经查证,又有芸娘、丫鬟,赵茂随从,以及围观之人口中得到证实,苏白杀人,证据确凿,犯人苏白供认不讳……”

    青楼之中,众目睽睽之下,人证物证俱全,也怪不得前身没怎么反抗,就直接认罪了。

    这放在他身上,同样看不出丝毫疑点。

    就在这时,府衙外陡然传来一阵鼓声。

    “咚咚咚!”

    紧接着是一声声呼喊:“请县令大人为我们做主!”

    “自古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苏白害死我儿,必须斩首示众!”

    开口的是一位富态的老者,身体有些佝偻,但身上的衣衫却是奢侈。

    绫罗绸缎、锦衣华服,显然是富贵人家,此刻正被一个仆人搀扶着。

    而听到衙鼓被敲响,四周极快的聚拢了不少人影,远远的观望起来。

    苏白也急了。

    “怎么办?马上升堂了!”

    来回翻了几遍卷宗,不管是仵作的验证,以及所有人的供词,自己是杀人凶手无疑了。

    而且还是在青楼里争风吃醋,惹来的人命官司!

    “不行,要冷静!”

    苏白长呼了一口气,再次翻开卷宗,认真的看了起来。

    期望在开堂之前,能够找出些许疑点。

    而苏白并没有察觉,就在他冷静的思考之时,他的瞳孔之内陡然出现了一团火焰光影。

    像是一团火红的火焰,在瞳孔内燃烧。

    “回春楼?芸娘、丫鬟、赵茂以及赵茂的随从!”

    “撞断阁楼护栏,跌落大厅,当场死亡!”

    “……”

    看着这一幕幕的记录,苏白仿佛回到了现场。

    看到自己,在阁楼上与赵茂冲突。

    “不对!赵茂还有一个随从,我怎么可能打的过?”

    像是想到了什么,苏白握了握拳头,感受着身体的力量,再次看向卷宗内的记载:“赵茂,二十一岁,永安城赵家二公子,身高六尺有余,体型微胖……”

    “我这力量能够推动赵茂么?”

    苏白沉默,身高六尺有余,在古时差不多接近一米八,而苏白年仅十八,身高最多一米七五,身体消瘦。

    若是赵茂毫无反抗,猝不及防下,他或许可以推动。

    但是赵茂能不反抗么?

    而且身后还跟着一个随从。

    “咚咚咚……”

    就在此时,一阵敲门声响起,而后一道声音传来:“苏先生,升堂了,县令大人传唤!”

    苏白闻言合上卷宗,起身开门,看到门外的捕快,微笑着说道:“王捕快,有劳了!”

    “苏公子客气了,请跟我来!”

    王捕快点了点头,没有多说,直接向着衙门走去。

    公堂之上。

    “苏白,你害死我儿,你不得好死!”

    看到苏白出现,老者登时大吼起来,咬牙切齿,恨不能生啖苏白血肉。

    “啪!”

    惊堂木的拍击声响起,王县令冷冽的声音,也随之传来:“肃静!”

    “赵老爷,为何击鼓?”

    “大人,昨日有人看到县令大人带着苏白离去,苏白是杀人凶手,理当问斩,怎么能放过!”

    说道这里,赵老爷再次转头,看向面容干净俊俏的苏白,在看到其身上洗的干净的长衫之时,面色一瞬间狰狞起来。

    这个模样的苏白,哪里还有一点死囚的模样?

    “原来如此!”王县令点了点头,声音威严的说道:“苏家村鬼域,想必大家都知道,昨日本官带着四个死囚,包括苏白,想要血祭鬼域,以求能够寻机破开鬼域,还永安县一个安宁!”

    “然,苏白身怀浩然正气,意外破除了鬼域,得以活命,虽是死囚,但亦有功劳,既然赵老爷已经来了,那便应了苏白的要求,重审此案!”

    说着,王县令的目光看向苏白,道:“你可有话说?”

    王县令的话音刚落,赵老爷便怒吼起来:“不可能!他一个杀人犯,怎么可能身怀浩然正气!”

    身怀浩然正气,必然不会是大奸大恶之人,这是世人都知晓的。

    而苏白是一个杀人犯,怎么可能够养出浩然正气?

    除非他的儿子是一个该杀之人!

    但就算如此,身怀浩然正气之人,也不可能杀人。

    看着赵老爷恨不能生撕了自己的模样,苏白意念一动,脑海之中的火焰,瞬间点燃了一丝功德,而后默念起《石灰吟》。

    “嗡……”

    就在苏白念起的刹那,一道白光在苏白身上升腾而起,如同一个小太阳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这还是苏白花费了一夜时间,试验出来的结果,若是点燃更多的功德,那爆发的浩然正气,将会更加浩瀚。

    昨日在苏家村外,苏白爆发出堪比大儒的浩然正气,可是直接点燃了三分之一功德。

    赵老爷见此,瞬间哑口无言,身体一阵颤抖。

    苏白面色从容,没再去看赵老爷的表情,对着王县令拱手道:“大人容禀,在下确实找到此案的一些疑点!”